打开主菜单

曲阿之戰,是東漢末年孫策平江東之戰中,折衝校尉孫策奪取揚州刺史劉繇根據地曲阿的戰役。

曲阿之戰
孫策平江東之戰的一部分
日期興平二年(195年)
地点
结果 孫策佔領曲阿
参战方
孫策 劉繇
指挥官与领导者
孫策 劉繇
薛禮
笮融
太史慈
兵力
五六千人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獲男女萬餘人、斬首一千五百人以上

興平元年(194年),劉繇受命為揚州刺史,因右將軍袁術佔據州治壽春,遂渡江統治曲阿,出兵擊敗孫策舅父丹陽太守吳景及孫策從兄丹陽都尉孫賁,兩人退至歷陽。劉繇派遣部將樊能等屯兵橫江津張英屯兵當利口,以拒袁術軍[1]

孫策投寄袁術籬下,屢立戰功,卻不受重用。是年,原孫堅部將朱治建議孫策脫離袁術,返回江東故鄉,創建基業。此時,袁術派吳景、惠衢率軍攻張英等未克,孫策遂趁機要求助吳景平定江東。袁術許之,向朝廷請封孫策為折衝校尉。與平二年(195年),孫策率步兵千餘人、騎兵數十人,由壽春南下,沿途招兵買馬,進抵歷陽時,部隊已增至五、六千人。孫策好友周瑜在其從父丹陽太守周尚支持下,率軍及攜帶大批糧秣來歷陽迎接孫策,實力大增。孫策英勇善戰,又知人善任,治軍嚴明,深得民眾擁護,遂率軍進攻橫江、當利,首戰克捷,乘勝渡長江南下,軍鋒所向,無往不勝。於是,孫策首先集中兵力,攻取揚州刺史劉繇屯積糧秣和軍械的牛渚山,盡得邸閣糧穀、戰具。當時彭城相薛禮、下邳相笮融依附劉繇為盟主,薛禮據秣陵城,笮融屯兵縣南。孫策首先攻打笮融,笮融出兵交戰,斬首五百餘級,笮融即閉門不敢動。轉而渡江攻打彭城國相薛禮駐守的秣陵城,薛禮突圍逃走。隨即揮師進擊劉繇部將駐守的梅陵湖孰江乘,而樊能、于麋等複合眾襲奪牛渚屯。孫策聞之,還攻破樊能等,獲男女萬餘人。復南下攻打融,為流矢所中而傷股,不能乘馬,因自輿退還牛渚營。為了引笮融出城,孫策命士兵放出流言說他已重傷而死,笮融聽後遣將於茲攻擊孫策軍,孫策遣步騎數百挑戰,設伏兵於後,於茲出擊時,還未交戰便偽逃,於茲追入伏兵中,中伏大敗,孫策斬首千餘級。孫策後到笮融營下,令左右大呼說:「孫郎竟云何!」於茲於是驚怖夜遁。笮融聞孫策尚在,便深溝高壘,繕治守備,孫策以笮融所屯地勢險固,故捨棄而去,後攻破劉繇別將於海陵,轉攻湖孰、江乘,二城皆破先後攻克並殲滅了劉繇布防在曲阿外圍的守軍,迫使劉繇率兵出城決戰。孫策趁勢猛攻,劉繇大敗,逃往丹徒[2]

當孫策進軍至劉繇城下時,這時太史慈東萊來省繇而來,其部下皆勸劉繇以太史慈為大將對抗孫策,但是劉繇卻因許子將之言,而不敢重用。及後遺太史慈偵察城外,卻碰上了孫策,孫策則帶着三十騎人,當中黃蓋韓當皆在。太史慈知道為首一人是孫策,於是單騎而上,正與孫策相對,孫策刺太史慈馬,而攬得太史慈背上短戟,同時太史慈亦得孫策兜鍪。這時兩方軍隊各自前來,於是二人各自回去。不久劉繇與孫策相戰,但戰敗,於是棄軍遁逃[3],諸郡守皆棄城而走,城盡歸孫策所有。孫策進入曲阿,勞賜將士,發恩布令,告諭諸縣:「其劉繇、笮融等故鄉部曲來降首者,一無所問;樂從軍者,一身行,復除門戶;不樂者不強。」一日之間,四面雲集,得見兵二萬餘人,馬千餘匹,從此威震江東[4]

參考資料编辑

  1. ^ 三國志 卷六十 吳書·孫破虜討逆傳》:先是,劉繇為揚州刺史,州舊治壽春。壽春,術已據之,繇乃渡江治曲阿。時吳景尚在丹楊,策從兄賁又為丹揚都尉,繇至,皆迫逐之。景、賁退捨歷陽。繇遣樊能、于麋東屯橫江津,張英屯當利口,以距術。
  2. ^ 三國志 卷四十六 吳書·孫破虜討逆傳》:術自用故吏琅邪惠衢為揚州刺史,更以景為督軍中郎將,與賁共將兵擊英等,連年不克。策乃說術,乞助景等平定江東。〈江表傳曰:策說術雲:“家有舊恩在東,原助舅討橫江;橫江拔,因投本土召募,可得三萬兵,以佐明使君匡濟漢室。”術知其恨,而以劉繇據曲阿,王朗在會稽,謂策未必能定,故許之。〉術表策為折沖校尉,行殄寇將軍,兵財千餘,騎數十匹,賓客願從者數百人。比至歷陽,眾五六千。策母先自曲阿徙於歷陽,策又徙母阜陵,渡江轉鬥,所向皆破。莫敢當其鋒,而軍令整肅,百姓懷之。〈江表傳曰:策渡江攻繇牛渚營,盡得邸閣糧穀、戰具,是歲興平二年也。時彭城相薛禮、下邳相笮融依繇為盟主,禮據秣陵城,融屯縣南。策先攻融,融出兵交戰,斬首五百餘級,融即閉門不敢動。因渡江攻禮,禮突走,而樊能、于麋等複合眾襲奪牛渚屯。策聞之,還攻破能等,獲男女萬餘人。復下攻融,為流矢所中,傷股,不能乘馬,因自輿還牛渚營。或叛告融曰:“孫郎被箭已死。”融大喜,即遣將於茲鄉策。策遣步騎數百挑戰,設伏於後,賊出擊之,鋒刃未接而偽走,賊追入伏中,乃大破之,斬首千餘級。策因往到融營下,令左右大呼曰:“孫郎竟云何!”賊於是驚怖夜遁。融聞策尚在,更深溝高壘,繕治守備。策以融所屯地勢險固,乃捨去,攻破繇別將於海陵,轉攻湖孰、江乘,皆下之。
  3. ^ 三國志 卷四十九 吳書·劉繇太史慈士燮傳》:揚州刺史劉繇與慈同郡,慈自遼東還,未與相見,暫渡江到曲阿見繇,未去,會孫策至。或勸繇可以慈為大將軍,繇曰:「我若用子義,許子將不當笑我邪?」但使慈偵視輕重。時獨與一騎卒遇策。策從騎十三,皆韓當、宋謙、黃蓋輩也。慈便前鬥,正與策對。策刺慈馬,而攬得慈項上手戟,慈亦得策兜鍪。會兩家兵騎並各來 赴,於是解散。
  4. ^ 三國志 卷四十六 吳書·孫破虜討逆傳》:〈江表傳曰:策時年少,雖有位號,而士民皆呼為孫郎。百姓聞孫郎至,皆失魂魄;長吏委城郭,竄伏山草。及至,軍士奉令,不敢虜略,雞犬菜茹,一無所犯,民乃大悅,競以牛酒詣軍。劉繇既走,策入曲阿勞賜將士,遣將陳寶詣阜陵迎母及弟。發恩布令,告諸縣:“其劉繇、笮融等故鄉部曲來降首者,一無所問;樂從軍者,一身行,复除門戶;不樂者,勿強也。”旬日之間,四面雲集,得見兵二萬餘人,馬千馀匹,威震江東,形勢轉盛。 〉

參考文献编辑

三國志 卷四十六 吳書·孫破虜討逆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