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势(4世紀-361年),子仁十六国時期略陽郡人。成汉最後一位皇帝。成漢太傅李驤孫,昭文帝李壽長子,母李氏。李勢以皇太子身份繼位,即位後縱情財色,又濫殺官員, 國內形勢急劇惡化,終令國家遭東晉桓溫領兵所亡。

李勢
統治343年-347年
逝世361年
全名
李势
年號
太和:344年-346年九月 嘉宁:346年十月-347年三月
政权成汉

生平编辑

玉衡八年(晉太興元年,318年),成漢梁州刺史李鳳巴西郡反叛,李驤在皇帝李雄增援下攻殺李鳳,改以李壽知梁州事,兼督巴西軍事[1][2]。因著李壽和妻閻氏尚未有子,李驤為李壽納了李鳳之女,遂生下李勢。玉衡二十四年(晉咸和九年,334年),李雄去世,繼位的成哀帝李班不久即遭李雄子李期聯合李越等人所弒,李期隨後獲擁立為帝,並封了李壽漢王爵位。李勢因其姿貌而獲李期喜愛,獲授翊軍將軍、漢王世子。隨著李壽與李期兄弟間互相猜忌,李壽終在玉恆四年(晉咸康四年,338年)起兵突襲成都,李勢在成都當內應開門迎軍入城,李壽遂殺掉李越等政敵及廢黜李期自立,李勢亦於同年獲立為皇太子[3][4]漢興四年(晉咸康七年,341年),李勢領大將軍,錄尚書事[5][6]

漢興六年(晉建元元年,343年),李壽死,李勢繼位。太和元年(晉建元二年,344年),尊嫡母閻氏為太后,立妻李氏為皇后。昔日李壽即位後盡殺李雄諸子[7],並且將國號由「成」改為「漢」,把奉祀李特及李雄的原宗廟與自己李驤一脈的新宗廟分開[8];此時太史令韓皓上奏出現熒惑守心天象,認為這是與宗廟禮法不當之故,在相國董皎等的支持下李勢遂下令宗廟復祀李特李雄,都稱他們為漢王[9]。太和二年(晉永和元年,345年),時李勢無子嗣,李勢弟弟漢王李廣就自求立為皇太弟,遭李勢拒絕。馬當解思明認為李勢兄弟本已少,若再有廢罷只會令宗室力量更弱,力勸李勢答允李廣所請。但李勢反認為二人和李廣有異圖,便處死了兩人並逼李廣自殺。由於馬當有人心,解思明有智慧謀略且敢獻諫言,時人對二人被殺都感哀痛,亦令朝政敗壞[10][11]

太和三年(晉永和二年,346年),鎮東將軍李奕晉壽起兵叛變,並得大量當地人響應,部眾達數萬人。李勢據成都城抵抗,李奕在攻城門時遭守門士兵射殺,部眾遂潰,李勢遂下令大赦並改元嘉寧[12][13]

李勢本人身高七尺九寸,腰圍有十四圍長,而擅於即時應對,年輕時獲得當時人稱異[14]。但李勢當上皇帝後表現得驕吝而沉迷於錢財及情色之中,甚至常常殺掉別人以強奪其妻,經常只在內庭居住而不見公卿,不理國事;親小遠賢,並縱容所親小人作威作福;殘殺大臣及濫用刑罰等種種事事亦令國內人心惶惶。朝政敗壞下連原本沒人侵擾的國境都出現了十多萬落獠人,大大影響百姓生活,而成漢朝廷亦乏軍力去應對。即使有官員多次上報各地出現異變,李勢在認為異變是上天對統治者的警告的傳統思想下仍只試圖藉加尊相國董皎為太師的方式想將責任攤分出去[15]

內憂以外,東晉荊州刺史桓溫亦看中成漢國力衰弱而出兵討伐。嘉寧二年(晉永和三年,347年),桓溫兵臨青衣時李勢才派兵抵抗,並派了叔父左衞將軍李福、堂兄鎮南將軍李權及前將軍昝堅等領兵數千人出迎抵抗桓溫。當時有人認為桓溫會以步兵入蜀,建議在長江南岸設伏兵等待,但昝堅堅持要經江北渡頭以水路到犍為郡。桓溫到彭模後留周楚孫盛等守輜重,自率晉軍主力帶著三日糧食經江南直取成都。李福及後嘗試進攻彭模的東晉輜重隊但為晉軍所敗;李權在路上遇到桓溫主力但三戰皆北, 於是散兵逃返成都,鎮東將軍李位都更降晉;昝堅到犍為後才知自己錯過了桓溫,於是回頭,追及時桓溫已經在成都附近的十里陌,昝堅部眾遂潰。李勢率眾在笮橋與晉軍決戰,晉軍前鋒初戰不利,但鼓吏仍然擂鼓以示進攻,袁喬遂借此領軍大破李勢,桓溫於是直抵城下並焚燒成都大城各城門。城內人心恐懼,成漢中書監王嘏及散騎常侍常璩更勸李勢出降。李勢問侍中馮孚後馮孚卻以昔日吳漢公孫述一事認為即使投降也恐怕要被殺。李勢於是乘夜經東門逃出成都,到晉壽後鄧嵩、昝堅皆勸李勢投降,這時他才派散騎常侍王幼獻降書,並命令軍隊停止抵抗。隨後李勢縛著自己,帶著棺材到桓溫軍門投降,桓溫納降並讓李勢鬆縛並燒掉棺材,將李勢和其宗室十多人送到建康[16][17][18]。東晉及後封李勢為歸義侯。升平五年(361年)李勢去世。

家庭编辑

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李廣,李勢弟,因圖令自己成為皇太弟而被賜死。
  • 李氏,李勢妹,成漢亡後嫁桓溫為妾。桓溫妻南康公主知道後大為妒忌,乃拔刃往李氏居所,準備砍人。結果看見李氏正在窗前梳頭,「姿貌端丽,徐徐结发,敛手向主,神色闲正,辞甚凄惋。」見美而生憐生愛,於是擲刀前抱之曰:「阿子,我見汝亦憐,何況老奴。」意思是說連我看了都會心動了,更何況是那老傢伙。成語「我見猶憐」因此而來。[19]


參考資料编辑

  1. ^ 《資治通鑑·卷九十》:成梁州刺史李鳳數有功,成主雄兄子稚在晉壽,疾之。鳳以巴西叛。雄自至涪,使太傅驤討鳳,斬之;以李壽爲前將軍,督巴西軍事。
  2. ^ 《華陽國志·卷九》:太興元年,鳳以巴西叛,驤討之,久住梓潼不敢進。雄自至涪,驤遂斬鳳,以壽代鳳知州、征事。
  3.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成主期驕虐日甚,多所誅殺,而籍沒其資財、婦女,由是大臣多不自安。漢王壽素貴重,有威名,期及建寧王越等皆忌之。壽懼不免,每當入朝,常詐爲邊書,辭以警急。……期頗聞之,數遣許涪至壽所,伺其動靜;又鴆殺壽養弟安北將軍攸。壽乃詐爲妹夫任調書,雲期當取壽;其衆信之,遂帥步騎萬餘人自涪襲成都,許賞以城中財物;以其將李奕爲前鋒。期不意其至,初不設備。壽世子勢爲翊軍校尉,開門納之,遂克成都,屯兵宮門。期遣侍中勞壽。壽奏建寧王越、景騫、田褒、姚華、許涪及征西將軍李遐、將軍李西等懷姦亂政,皆收殺之。縱兵大掠,數日乃定。壽矯以太后任氏令廢期爲邛都縣公,幽之別宮。追諡戾太子曰哀皇帝。……壽改立宗廟,追尊父驤曰獻皇帝。母昝氏曰皇太后,立妃閻氏爲皇后,世子勢爲皇太子。
  4. ^ 《華陽國志·卷九》:壽期、越兄弟十餘人,年方壯大而手下有強兵,懼不自全。……陰與長史洛陽羅恒、巴西解思明共謀據成都為晉稱藩。會養弟攸從成都病還,死道中。乃佯言越藥殺之。又詐造妹壻任調書,言期、越當廢壽,以惑群下,群下信之。乃誓文武,許賞城中資財,得數千人。南攻成都。子勢為開門內應,遂獲期、越,誅其宗族十餘人。
  5.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漢主壽以其太子勢領大將軍、錄尚書事。
  6. ^ 《十六國春秋輯補·卷七十九》:四年,以其太子勢領大將軍、錄尚書事。
  7.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九月,漢僕射任顏謀反,誅。顏,任太后之弟也。漢主壽因盡誅成主雄諸子。
  8. ^ 《資治通鑑·卷九十六》:壽改立宗廟,追尊父驤曰獻皇帝。母昝氏曰皇太后,立妃閻氏爲皇后,世子勢爲皇太子。更以舊廟爲大成廟,凡諸制度,多所更易。
  9. ^ 《晉書·卷121》:太史令韓皓奏熒惑守心,以過廟禮廢,勢命群臣議之。其相國董皎、侍中王嘏等以為景武昌業,獻文承基,至親不遠,無宜疏絕。勢更令祭特、雄,同號曰漢王。
  10. ^ 《晉書·卷121》:勢弟大將軍、漢王廣以勢無子,求為太弟,勢弗許。馬當、解思明以勢兄弟不多,若有所廢,則益孤危,固勸許之。勢疑當等與廣有謀,遣其太保李奕襲廣於涪城,命董皎收馬當、思明斬之,夷其三族。貶廣為臨邛侯,廣自殺。思明有計謀,強諫諍,馬當甚得人心。自此之後,無復紀綱及諫諍者。
  11. ^ 《華陽國志·卷九》:勢之弟大將軍廣以勢無子求為太弟,勢不許。馬當、解思明固請許之。勢疑與廣有謀,收當、思明斬之。廣自殺。思明被收,歎曰:「國之不亡,以我數人在也。今其殆矣!」思明有智略,敢諫諍焉;當素得人心,及其死,士民無不哀之。
  12. ^ 《晉書·卷121》:李奕自晉壽舉兵反之,蜀人多有從奕者,眾至數萬。勢登城距戰。奕單騎突門,門者射而殺之,眾乃潰散。勢既誅奕,大赦境內,改年嘉寧。
  13. ^ 《十六國春秋輯補·卷七十九》:嘉寧元年 李奕自晉壽舉兵反,蜀人多有從奕者,眾至數萬。勢登城拒戰,奕單騎突門,門者射而殺之,眾乃潰散。勢既誅奕,大赦境內,改年嘉寧。
  14. ^ 《晉書·卷121》:勢身長七尺九寸,腰帶十四圍,善於俯仰,時人異之。
  15. ^ 《晉書·卷121》:初,蜀土無獠,至此,始從山而出,北至犍為,梓潼,布在山谷,十余萬落,不可禁制,大為百姓之患。勢既驕吝,而性愛財色,常殺人而取其妻,荒淫不恤國事。夷獠叛亂,軍守離缺,境宇日蹙。加之荒儉,性多忌害,誅殘大臣,刑獄濫加,人懷危懼。斥外父祖臣佐,親任左右小人,群小因行威福。又常居內,少見公卿。史官屢陳災譴,乃加董皎太師,以名位優之,實欲與分災眚。
  16. ^ 《資治通鑑·卷九十七》:春,二月,桓溫軍至青衣。漢主勢大發兵,遣叔父右衞將軍福、從兄鎭南將軍權、前將軍昝堅等將之,自山陽趣合水。諸將欲設伏於江南以待晉兵,昝堅不從,引兵自江北鴛鴦碕渡向犍爲。三月,溫至彭模;議者欲分爲兩軍,異道俱進,以分漢兵之勢。袁喬曰:「今懸軍深入萬里之外,勝則大功可立,不勝則噍類無遺,當合勢齊力,以取一戰之捷。若分兩軍,則衆心不一,萬一偏敗,大事去矣。不如全軍而進,棄去釜甑,齎三日糧,以示無還心,勝可必也。」溫從之。留參軍孫盛、周楚將羸兵守輜重,溫自將步卒直指成都。楚,撫之子也。李福進攻彭模,孫盛等奮擊,走之。溫進,遇李權,三戰三捷,漢兵散走歸成都,鎭軍將軍李位都迎詣溫降。昝堅至犍爲,乃知與溫異道,還,自沙頭津濟,比至,溫已軍於成都之十里陌,堅衆自潰。勢悉衆出戰於成都之笮橋,溫前鋒不利,參軍龔護戰死,矢及溫馬首。衆懼,欲退,而鼓吏誤鳴進鼓;袁喬拔劍督士卒力戰,遂大破之。溫乘勝長驅至成都,縱火燒其城門。漢人惶懼,無復鬬志。勢夜開東門走,至葭萌,使散騎常侍王幼送降文於溫,自稱「略陽李勢叩頭死罪,」尋輿櫬面縛詣軍門。溫解縛焚櫬,送勢及宗室十餘人於建康
  17. ^ 《晉書·桓溫傳》:時李勢微弱,溫志在立勳於蜀,永和二年,率眾西伐。時康獻太后臨朝,溫將發,上疏而行。朝廷以蜀險遠,而溫兵寡少,深入敵場,甚以為憂。初,諸葛亮造八陣圖於魚復平沙之上,壘石為八行,行相去二丈。溫見之,謂「此常山蛇勢也。」文武皆莫能識之。及軍次彭模,乃命參軍周楚、孫盛守輜重,自將步卒直指成都。勢使其叔父福及從兄權等攻彭模,楚等禦之,福退走。溫又擊權等,三戰三捷,賊眾散,自間道歸成都。勢於是悉眾與溫戰於笮橋,參軍龔護戰沒,眾懼欲退,而鼓吏誤鳴進鼓,於是攻之,勢眾大潰。溫乘勝直進,焚其小城,勢遂夜遁九十里,至晉壽葭萌城,其將鄧嵩、昝堅勸勢降,乃面縛輿櫬請命。溫解縛焚櫬,送於京師。
  18. ^ 《晉書·卷121》:大司馬桓溫率水軍伐勢。桓溫次青衣,李勢大發軍距守,又遣李福與昝堅等數千人從山陽趣合水距溫。謂溫從步道而上,諸將皆欲設伏於江南以待王師,昝堅不從,率諸軍從江北鴛鴦碕渡向犍為,而溫從山陽出江南,昝堅到犍為,方知與溫異道,乃回從沙頭津北渡。及昝堅至,溫已造成都之十裏陌,昝堅之兵眾自潰。桓溫至城下,縱火燒其大城諸門。李勢的兵眾惶懼,無複固志,其中書監王嘏、散騎常侍常璩等勸李勢投降。李勢以問侍中馮孚,馮孚言:「昔吳漢征蜀,盡誅公孫氏。今晉下書,不赦諸李,雖降,恐無全理。」勢乃夜出東門,與昝堅走至晉壽,然後送降文于溫曰:「偽嘉寧二年三月十七日,略陽李勢叩頭死罪。伏惟大將軍節下,先人播流,恃險因釁,竊自汶、蜀。勢以暗弱,複統未緒,偷安荏苒,未能改圖。猥煩硃軒,踐冒險阻。將士狂愚,干犯天威。仰慚俯愧,精魂飛散,甘受斧鑕,以釁軍鼓。伏惟大晉,天網恢弘,澤及四海,恩過陽日。逼迫倉卒,自投草野。即日到白水城,謹遣私署散騎常侍王幼奉箋以聞,並敕州郡投戈釋杖。窮池之魚,待命漏刻。」勢尋輿櫬面縛軍門,溫解其縛,焚其櫬,遷勢及弟福、從兄權親族十余人于建康,封勢歸義侯。升平五年,卒於建康。在位五年而敗。
  19. ^ 妒记
前任:
父汉昭文帝李寿
成汉君主
343年--347年
繼任:
范賁(未獲普遍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