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李昌仪(?-?),赵郡平棘县(今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人,出自赵郡李氏西祖。

生平编辑

李昌仪艳丽且聪慧,而且擅长书写,工于骑马驾车,高仲密休掉了前妻崔暹的妹妹后,娶了李昌仪。高仲密在兖州做刺史时[1],非常敬重一个叫显公的和尚,夜间常与他说话,长久的不睡觉。李昌仪很担忧,向高仲密挑拨,显公因此被杀。高澄听说李昌仪的美丽,见到后非常喜悦,向她挑逗,李昌仪不从,衣服全部被高澄撕裂。李昌仪将事情告诉高仲密,高仲密非常怨恨。不久高仲密外调为北豫州刺史,武定元年二月壬申(543年4月1日)高仲密占据虎牢关西魏投降[2]

高仲密入关后,宇文泰率领部队向东进发,在芒山吃了败仗,侯景将高仲密的妻子儿女全部被擒获,送至邺城。高欢因为高仲密家族有功勋,奏告只将高仲密一房发配为奴隶。李昌仪依律当死,高澄穿着华丽的服饰去见她,说:“今天怎样?”李昌仪默然无语,顺从了高澄[3][4][5]

北齐乾明元年(560年),杨愔燕子献郑颐等人计划将高殷的两个叔叔高演高湛外调为刺史,因为高殷太过仁慈,于是将计划用书信通报给高殷的母亲皇太后李祖娥,详细陈述平安和危险。李昌仪当时在宫中做宫人,李祖娥因为李昌仪是同族的姑姑,非常亲热喜爱她,将书信给李昌仪看,李昌仪将此事秘密的报告了太皇太后娄昭君杨愔燕子献郑颐等人最终都被杀死[6][7][8]

家族编辑

父亲编辑

  • 李徽伯,东魏使持节、卫大将军、陕州刺史、固安县伯

兄弟编辑

  • 李子旦,东魏司徒属、固安县伯
  • 李子雄,隋朝上开府、河北行台兵部尚书、高都郡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北史校勘记·卷三十一·列传第十九·三二》:慎之为沧州甚重沙门显公 按下云显公为慎妻李氏所构,被杀。李氏为慎后妻,必在崔氏被出之后。据本书卷三二崔暹传云:“避地渤海,依高乾,以妹妻其弟慎。慎后为沧、光二州,启暹为长史,委以职事。”则当慎为沧州刺史时,与暹相处甚洽,岂得遽弃其妹?且慎为沧州,在中兴初(见北齐书卷二一高慎传),为时甚早。此“沧州”当为“兖州”之误。据北齐书,慎于元象初出为兖州刺史,后方入为御史中尉。与崔暹受高澄重用之时间,正相符合。
  2. ^ 《北史·卷三十一·列传第十九》:慎前妻,吏部郎中崔暹妹,为慎弃。暹时为文襄委任,乃为暹高嫁其妹,礼夕,亲临之。慎后妻赵郡李徽伯女也,艳且慧,兼善书记,工骑乘。慎之为沧州,甚重沙门显公,夜常语,久不寝。李氏患之,构之于慎,遂被拉杀。文襄闻其美,挑之,不从,衣尽破裂。李以告慎,慎由是积憾,且谓暹构己,遂罕所纠劾,多行纵舍。 神武嫌责之,弥不自安。出为北豫州刺史,遂据武牢降西魏。
  3. ^ 《北史·卷三十一·列传第十九》:慎先入关,周文率众东出,败于芒山,慎妻子尽见禽。神武以其家勳,启慎一房配没而已。仲密妻逆口行中,文襄盛服见之,乃从焉。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梁纪十四》:仲密后妻李氏艳而慧,澄见而悦之,李氏不从,衣服皆裂,以告仲密,仲密益怨。寻出为北豫州刺史,阴谋外叛。丞相欢疑之,遣镇城奚寿兴典军事,仲密但知民务。仲密置酒延寿兴,伏壮士,执之,二月,壬申,以虎牢叛,降魏。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梁纪十四》:泰使谍潜入虎牢,令守将魏光固守,侯景获之,改其书云:“宜速去。”纵谍入城,光宵遁。景获高仲密妻子送邺,北豫、洛二州复入于东魏。五月,壬辰,东魏以克复虎牢,降死罪已下囚,唯不赦高仲密家。丞相欢以高乾有义勳,高昂死王事,季式先自告,皆为之请,免其从坐。仲密妻李氏当死,高澄盛服见之,曰:“今日何如?”李氏默然,遂纳之。
  6. ^ 《北齐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文宣大渐,以常山、长广二王位地亲逼,深以后事为念。愔与尚书左僕射平秦王归彦、侍中燕子献、黄门侍郎郑子默受遗诏辅政,并以二王威望先重、咸有猜忌之心。初在晋阳,以大行在殡,天子谅闇,议令常山王在东馆,欲奏之事,皆先谘决。二旬而止。仍欲以常山王随梓宫之邺,留长广王镇晋阳。执政复生疑贰,两王又俱从至于邺。子献立计,欲处太皇太后于北宫,政归皇太后。又自天保八年已来,爵赏多滥,至是,愔先自表解其开府封王,诸刀窃恩荣者皆从黜免。由是嬖宠失职之徒,尽归心二叔。高归彦初虽同德,后寻反动,以疏忌之迹尽告两王,可朱浑天和又每云:“若不诛二王,少主无自安之理。”宋钦道面奏帝,称二叔威权既重,宜速去之。帝不许曰:“可与令公共详其事。”愔等议出二王为刺史。以帝仁慈,恐不可所奏,乃通启皇太后,具述安危。有宫人李昌仪者,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之妻,坐仲密事入宫。太后以昌仪宗情,甚相昵爱。太后以启示之,昌仪密启太皇太后。
  7. ^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文宣大渐,以常山、长广二王位地亲逼,深以后事为念。愔与尚书左僕射平秦王归彦、侍中燕子献、黄门侍郎郑子默受遗诏辅政,并以二王威望先重,咸有猜忌之心。初在晋阳,以大行在殡,天子谅闇,议令常山王在东馆,欲奏之事皆先谘决,二旬而止。仍欲以常山王随梓宫之邺,留长广镇晋阳。执政复生疑贰,两王又俱从至于邺。子献立计,欲处太皇太后于北宫,政归皇太后。又自天保八年已来,爵赏多滥,至是,愔先自表解其开封王,诸刀窃荣恩者皆从黜免。由是嬖宠失职之徒尽归心二叔。高归彦初虽同德,后寻反动,以疏忌之迹,尽告两王。可朱浑天和又每云:“若不诛二王,少主无自安之理。”宋钦道面奏帝,称二叔威权既重,宜速去之。帝不许曰:“可与令公共详其事。”愔等议出二王为刺史,以帝仁慈,恐不可所奏,乃通启皇太后,具述安危。有宫人李昌仪者,北豫州刺史高仲密之妻,坐仲密事入宫。太后与昌仪宗情,甚相昵爱。太后以启示之,昌仪密白太皇太后。
  8. ^ 《资治通鉴·卷一六八·陈纪二》:愔等议出二王为刺史,以帝慈仁,恐不可所奏,乃通启皇太后,具述安危。宫人李昌仪,高仲密之妻也,李太后以其同姓,甚相昵爱,以启示之;昌仪密启太皇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