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武成帝

北齐皇帝
(重定向自高湛

齊武成帝高湛(537年-569年1月13日),小字步落稽[1]北齐第四位皇帝,561-565年在位,565 - 569年居太上皇,在位四年,实际掌权八年。東魏權臣高歡第九子,文襄帝高澄文宣帝高洋孝昭帝高演之同母弟[2]

齊武成帝
統治561年12月3日—565年6月8日
出生537年
逝世569年1月13日(569歲-01-13)(31-32歲)
安葬
永平陵
全名
高湛
年號
太宁:561年十一月-562年四月 河清:562年四月-565年四月
谥号
武成皇帝
庙号
世祖
政权北齊

生平编辑

高湛少有英姿,幼時极得父親高歡喜愛[3]北齊建國後,被齊文宣帝封為長廣王[4]高湛協助其兄高演發動政變廢黜了侄兒高殷高演本答应高湛事成后立其为皇太弟,繼位後,则转立高百年为太子,令高湛心怀愤恨。[5]高演登基后,迅速开始削弱高湛的权力,使其立刻警惕起来,计划谋反,但最终没有举事。[6]高演傷病兼身,臨終時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子高百年落得與高殷一樣的命運,決定傳位於弟。561年,高湛繼位,改元太寧,是為武成帝[7][8][9]

武成帝在位时,重用段韶斛律光高长恭等名将,曾数次大破北周、突厥入侵,武功赫赫。[10][11][12]

齐文宣帝生前,曾命百官勘定北魏《麟趾格》为《齐律》,过了很久也没有成书。文宣帝一朝,军事国事很少有依法律条文行事的,被粉饰为“变法从事”。高湛即位后,意图改革这等弊端,《齐律》便在武成一朝修成,之后的官吏方才开始遵守法令而行;武成帝又命官宦子弟时常讲习诸法,于是北齐人知晓法律者便很多了。[13]

565年,傳位於太子高緯,自任太上皇[14],繼續在幕後主政。天统四年十二月崩于邺宫,年三十二歲,谥号武成帝庙号世祖,葬於永平陵[15]

性格编辑

高湛为人冷酷无情。高洋在位时,异母兄高浚高涣被诬下狱,关押地牢一年后,高洋在地穴边命令他们和歌,由于恐惧,出声颤栗。文宣帝有所触动,本意赦免二人,不料高湛素与高浚有仇,说道:“猛獸安可出穴?”高洋便沉默不言了。高浚高涣听闻,高喊高湛小字道:“步落稽,皇天見汝!”左右手下没有不流泪的。高浚高涣二人后被高洋、刘桃枝用槊乱刺,哭号不止;又被投火烧身而死,状甚凄惨,天下为二人痛惜不已。[16]

其人亦非常多疑谨慎,即使高演已死,也不轻信王松年所宣布的遗诏。赶往晋阳之前,先遣亲信河南王高孝瑜改换了宫中禁卫,方肯入城。[17]

其母婁昭君皇太后去世時,宮女獻上白袍,但高湛飲酒作樂如故,拒絕為母親批孝服喪。[18]

高洋皇后李祖娥其子高殷即位,但只有一年便被其叔高演所篡。高演即位為孝昭帝後,將她由皇太后降為昭信皇后,居於昭信宮[19]。後高湛繼位為武成帝後,逼李皇后與之相姦。高湛恐嚇她:「如果妳敢不從,我就殺妳兒子。」李皇后因害怕而答應他,從此頗受寵愛。她懷孕的時候,兒子太原王高紹德到她的宮殿,她避不見面,高紹德便怒言:「兒子难道不知道嗎?您是因為肚子大了,所以不見兒子。」李皇后非常惭愧,等到生下一個女兒,就不养育她[20]

高湛見女兒被害,怒不可遏,將高紹德捉到宮里,舉刀怒喝:「妳殺我的女兒,我就殺妳的兒子!」高紹德驚慌求饒,高湛又罵高紹德:「想當年我被你父親毒打,你也沒來救過我!」當場將高紹德殺死。李皇后大哭起來,高湛更是憤怒,將她衣服脫光,胡亂鞭打她,讓她哭天喊地不已。最後將她裝在絹袋裡,不顾她鮮血淋漓,就丟到渠道裡,任水漂流,許久才甦醒。用牛車送到妙勝寺出家為尼[21]。北齊滅亡後入關內,隋朝時才得以送還故鄉[22]

后世评价编辑

齐武成帝高湛能驾驭群臣,有帝王之量。其战北周虽有武功,为君也有长远的谋略,但由于亲近小人,作风腐败,素无私德,对北齐国力造成损害也是不争的事实。[23]

家庭编辑

妻妾编辑

正室编辑

妾室编辑

子女编辑

影視創作编辑

飾演高湛的演員 影視作品
陳曉 陸貞傳奇》(于正工作室2013年電視劇)
何中華 蘭陵王》(柏合麗娛樂傳媒集團2013年電視劇)

參考資料编辑

  • 北齊書》 卷七 帝紀第七 武成帝
  • 北齊書》 卷十 補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
  • 北齊書》 卷十四 补列传第六 广平公盛 阳州公永乐 弟长弼 襄乐王显国 上洛王思宗 子元海 弟思好 平秦王归彦 武兴王普 长乐太守灵山 嗣子伏护
  • 资治通鉴》 卷一百六十八 陳紀二

註釋编辑

  1. ^ 《北齊書·永安簡平王浚傳》:長廣王湛先與浚不睦,進曰:「猛獸安可出穴。」帝默然。浚等聞之,呼長廣小字曰:「步落稽,皇天見汝!」左右聞者,莫不悲傷。
  2. ^ 北齊書 卷七 帝紀第七 武成帝》:世祖武成皇帝,諱湛,神武皇帝第九子,孝昭皇帝之母弟也。
  3.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儀錶瑰傑,神武尤所鍾愛。神武方招懷荒遠,乃為帝聘蠕蠕太子庵羅辰女,號「鄰和公主」。帝時年八歲,冠服端嚴,神情閑遠,華戎歎異。
  4.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元象中,封長廣郡公。天保初,進爵為王,拜尚書令,尋兼司徒,遷太尉。
  5. ^ 北齊書卷十四補列傳第六》:皇建末,孝昭幸晉陽,武成居守,元海以散騎常侍留典機密。初孝昭之誅楊愔等,謂武成云:「事成,以爾為皇太弟。」及踐祚,乃使武成在鄴主兵,立子百年為皇太子,武成甚不平。
  6. ^ 北齊書卷十四補列傳第六》:先是,恒留濟南於鄴,除領軍厙狄伏連為幽州刺史,以斛律豐樂為領軍,以分武成之權。武成留伏連而不聽豐樂視事。乃與河南王孝瑜偽獵,謀於野,暗乃歸。先是童謠云:「中興寺內白鳧翁,四方側聽聲雍雍,道人聞之夜打鐘。」時丞相府在北城中,卽舊中興寺也。鳧翁,謂雄雞,蓋指武成小字步落稽也。道人,濟南王小名。打鐘,言將被擊也。旣而太史奏言北城有天子氣。昭帝以為濟南應之,乃使平秦王歸彥之鄴,迎濟南赴幷州。武成先咨元海,並問自安之計。元海曰:「皇太后萬福,至尊孝性非常,殿下不須別慮。」武成曰:「豈我推誠之意耶?」元海乞還省一夜思之。武成卽留元海後堂。元海達旦不眠,唯繞床徐步。夜漏未曙,武成遽出,曰:「神算如何?」答云:「夜中得三策,恐不堪用耳。」因說梁孝王懼誅入關事,請乘數騎入晉陽,先見太后求哀,後見主上,請去兵權,以死為限,求不干朝政,必保太山之安。此上策也。若不然,當具表,云「『威權大盛,恐取謗衆口』,請青、齊二州刺史。沉靜自居,必不招物議。此中策也。」更問下策曰:「發言卽恐族誅。」因逼之,答曰:「濟南世嫡,主上假太后令而奪之。今集文武,示以此勑,執豐樂,斬歸彥,尊濟南,號令天下,以順討逆,此萬世一時也。」武成大悅,狐疑,竟未能用。乃使鄭道謙卜之,皆曰:「不利舉事,靜則吉。」又召曹魏祖,問之國事。對曰:「當有大凶。」又時有林慮令姓潘,知占候,密謂武成曰:「宮車當晏駕,殿下為天下主。」武成拘之於內以候之。又令巫覡卜之,多云不須舉兵,自有大慶。武成乃奉詔,令數百騎送濟南於晉陽。
  7. ^ 北齊書卷十二列傳第四孝昭六王》:帝臨崩,遺詔傳位於武成,並有手書,其末曰:「百年無罪,汝可以樂處置之,勿學前人。」
  8.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初,帝與濟南約不相害。及輿駕在晉陽,武成鎮鄴,望氣者云鄴城有天子氣。帝常恐濟南復興,乃密行鳩毒,濟南不從,乃扼而殺之。後頗愧悔。初苦內熱,頻進湯散。時有尚書令史姓趙,於鄴見文宣從楊愔、燕子獻等西行,言相與復讐。帝在晉陽宮,與毛夫人亦見焉。遂漸危篤。備禳厭之事,或煮油四灑,或持炬燒逐。諸厲方出殿梁,騎棟上,歌呼自若,了無懼容。時有天狗下,乃於其所講武以厭之。有兔驚馬,帝墜而絕肋。太后視疾,問濟南所在者三,帝不對。太后怒曰:「殺之耶?不用吾言,死其宜矣!」臨終之際,唯扶服床枕,叩頭求哀。遣使詔追長廣王入纂大統,手書云:「宜將吾妻子置一好處,勿學前人也。」
  9.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孝昭幸晉陽,帝以懿親居守鄴,政事咸見委託。二年,孝昭崩,遺詔徵帝入統大位。及晉陽宮,發喪於崇德殿。皇太后令所司宣遺詔,左丞相斛律金率百僚敦勸,三奏,乃許之。
  10.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三年春正月庚申朔,周軍至城下而陳,戰於城西。周軍及突厥大敗,人畜死者相枕,數百里不絕。詔平原王段韶追出塞而還。
  11.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閏月乙未,詔遣十二使巡行水潦州,免其租調。乙巳,突厥寇幽州。周軍三道並出,使其將尉遲迥寇洛陽,楊檦入軹關,權景宣趣懸瓠。冬十一月甲午,迥等圍洛陽。戊戌,詔兼散騎常侍劉逖使於陳。甲辰,太尉婁叡大破周軍於軹關,擒楊檦。
  12.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十二月乙卯,豫州刺史王士良以城降周將權景宣。丁巳,帝自晉陽南討。己未,太宰、平陽王淹薨。壬戌,太師段韶大破尉遲迥等,解洛陽圍。丁卯,帝至洛陽,免洛州經周軍處一年租賦,赦州城內死罪已下囚。
  13. ^ 资治通鉴 卷一百六十八 陈纪二 起上章執徐,盡玄黓敦牂,凡三年。》:初,齊顯祖命群官刊定魏《麟趾格》為《齊律》,久而不成。時軍國多事,決獄罕依律文,相承謂之「變法從事」。世祖即位,思革其弊,乃督修律令者,至是而成,《律》十二篇,《令》四十卷。其刑名有五:一曰死,重者轘之,次梟首,次斬,次絞;二曰流,投邊裔為兵;三曰刑,自五歲至一歲;四曰鞭,自百至四十;五曰杖,自三十至十;凡十五等。其流內官及老、小、閹、癡並過失應贖者,皆以絹代金。三月,辛酉,班行之,因大赦。是後為吏者始守法令。又敕仕門子弟常講習之,故齊人多曉法。
  14.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丙子,乃使太宰段韶兼太尉,持節奉皇帝璽綬傳位於皇太子,大赦,改元為天統元年,百官進級降罪各有差。又詔皇太子妃斛律氏為皇后。於是群公上尊號為太上皇帝,軍國大事咸以奏聞。始將傳政,使內參乘子尚乘驛送詔書於鄴。
  15. ^ 北齊書卷七帝紀第七武成帝》:天統四年十二月辛未,太上皇帝崩於鄴宮乾壽堂,時年三十二,諡曰武成皇帝,廟號世祖。五年二月甲申,葬於永平陵。
  16. ^ 北齊書 卷十 補列傳第二 高祖十一王》:詔令徵浚,浚懼禍,謝疾不至。上怒,馳驛收浚,老幼泣送者數千人。至,盛以鐵籠,與上黨王渙俱置北城地牢下,飲食溲穢共在一所。明年,帝親將左右臨穴歌謳,令浚和之。浚等惶怖且悲,不覺聲戰。帝為愴然,因泣,將赦之。長廣王湛先與浚不睦,進曰:「猛獸安可出穴。」帝默然。浚等聞之,呼長廣小字曰:「步落稽,皇天見汝!」左右聞者,莫不悲傷。浚與渙皆有雄略,為諸王所傾服,帝恐為害,乃自刺渙,又使壯土劉桃枝就籠亂刺。槊每下,浚、渙輒以手拉折之,號哭呼天。於是薪火亂投,燒殺之,填以石土。後出,皮髮皆盡,屍色如炭,天下為之痛心。
  17. ^ 资治通鉴 卷一百六十八 陈纪二 起上章執徐,盡玄黓敦牂,凡三年。》: 趙郡王睿先使黃門侍郎王松年馳至鄴,宣肅宗遺命。湛猶疑其詐,使所親先詣殯所,發而視之。使者覆命,湛喜,馳赴晉陽,使河南王孝瑜先入宮,改易禁衛。癸丑,世祖即皇帝位於南宮,大赦,改元太寧。
  18. ^ 《北史•卷十四列傳第二•后妃下》:「及后崩,武成不改服,緋袍如故。未幾,登三臺,置酒作樂;宮女進白袍,帝怒,投諸臺下。和士開請止樂,帝大怒,撾之。」
  19. ^ 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 後宮》: 孝昭即位,降居昭信宮,號昭信皇后。
  20. ^ 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 後宮》: 武成踐祚,逼后淫亂,云:「若不許,我當殺爾兒。」后懼,從之。後有娠,太原王紹德至閣,不得見,慍曰:「兒豈不知耶,姊姊腹大,故不見兒。」后聞之,大慚,由是生女不舉。
  21. ^ 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 後宮》: 帝橫刀詬曰:「爾殺我女,我何不殺爾兒!」對后前 築殺紹德。后大哭,帝愈怒,裸后亂撾撻之,號天不已。盛以絹囊,流血淋漉,投諸渠水,良久乃蘇,犢車載送妙勝尼寺。
  22. ^ 北齊書 卷九 列傳第一 後宮》:后性 愛佛法,因此為尼。齊亡入關。隋時得還趙郡。
  23. ^ 《北齐书•補帝紀第七•武成帝》:「論曰:武成風度高爽,經算弘長,文武之官,俱盡其力,有帝王之量矣。但愛狎庸豎,委以朝權,帷薄之間,淫侈過度,滅亡之兆,其在斯乎?玄象告變,傳位元子,名號雖殊,政猶己出,跡有虛飾,事非憲典,聰明臨下,何易可誣。又河南、河間、樂陵等諸王,或以時嫌,或以猜忌,皆無罪而殞,非所謂知命任天道之義也。」
  24. ^ 罗新, 《跋北齐<可朱浑孝裕墓志>》, 《北大史学》, 2001年, (第00期): 84–93 
  25. ^ 北史 列传第四十 齐宗室诸王下》河南康舒王孝瑜......尔朱御女名摩女,本事太后,孝瑜先与之通
  26. ^ 《北齊書卷十二·武成十二王列傳》:南陽王綽,字仁通,武成長子也。以五月五日辰時生,至午時,後主乃生。武成以綽母李夫人非正嫡,故貶為第二,初名融,字君明,出後漢陽王。河清三年,改封南陽,別為漢陽置後。
  27. ^ 大同北朝艺术研究院. 《北朝艺术研究院藏品图录》. 北京: 文物出版社. 2016年5月: 38–39、194–204. ISBN 978-7-5010-4630-0 (中文(简体)). 
前任:
六兄孝昭帝高演
中国北齐皇帝
561年—565年
繼任:
长子後主高緯

侄子安德王高延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