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瑾

林子瑾(1878年3月16日-1956年5月12日)字少英、號大智,別署林鷹林疋,臺中人,曾活躍於近代臺灣與中國的文學、社會、商業等不同領域,他漢學背景深厚,是櫟社臺灣文社的核心人物,他的思想新穎,曾翻譯西方學術論述,但由於後半生定居北京未再返台,因而在臺灣已逐漸被人遺忘。

林 子 瑾
林子瑾 (2).jpg
出生1878年3月16日(光緒四年、明治十一年)
 大清福建省臺灣府彰化縣
逝世1956年5月12日(1956歲-05-12)(78歲)
 中国北京市
国籍 大清(1878年-1895年)
 大日本帝国(1895年-1945年)
 中華民國(1945年-1956年)
别名字:少英
號:大智
別署:林鷹、林疋
教育程度私塾、家庭教師
福建法政專校
日本早稻田大學
职业詩人、文化與社會運動者
企業經營者
组织中央金曜會、櫟社、樗社
臺灣文社
臺灣文化協會
臺灣革新同志會
知名作品《瑾園詩鈔》
《臺灣文藝叢誌》
家乡 臺灣臺中市東區
伴侣元配 呂詩琴 (臺中神岡人)
二房 孫鳳(臺北大稻埕人)
三房 林阿巧(臺中樹仔腳人)
四房 孫培儀(北平人)
儿女請詳 家人
父母林染春(父)、吳幸元(母)
亲属吳鸞旂(娘舅)、林獻堂(姻親)、吳子瑜(表弟)
台灣語言寫法及拼音

林子瑾1911年加入日治時期臺灣三大詩社之櫟社,並於1919年與櫟社同仁共創臺灣文社,為創設十二理事之一,並擔任副總務理事。1919年1月1日臺灣文社發行臺灣文藝叢誌第一號。1921年蔣渭水等人發起臺灣文化協會,10月17日於臺北靜修女子中學召開成立大會,林子瑾被推為議長,後任臺中州評議員,並參與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曾與林獻堂同赴東京。1923年林子瑾創立樗社自任社長,1923年2月10日樗社在吳子瑜宅邸召開中嘉南聯合吟會,來自臺灣南北詩社共上百人參加;1923年底因治警事件日治當局大事搜捕臺灣文化協會幹部,1924年林子瑾避居北京,1937年返臺奔母喪,1940年返回北京。二戰日本投降後林子瑾於北平成立台灣革新同志會,1946年4月1日以別署林鷹發表就台灣人產業處置而言,為當時在大陸身分地位未明之臺灣人爭取權益;1949年林子瑾準備舉家返臺,然因病未能成行,臥床多年後1956年5月12日於北京去世。令人惋惜的是,因大陸鬧無產階級解放和文化大革命,林子瑾旅居北京多年的相關資料,大部毀於其中。林子瑾居住的宅第,現仍坐落於臺中市東區,稱為「瑾園」,於107年7月2日公告為歷史建築。

家族背景编辑

林子瑾父親林染春是清朝秀才也是中醫,由福建漳州府平和縣隻身到臺灣行醫,落腳臺中,娶吳鸞旂長姐吳幸元為妻。時人稱林子瑾為阿楨舍,吳子瑜(吳鸞旂兒子)為東碧舍,兩人為表兄弟,都有長時間旅居中國的經驗,他們與當時在北京的臺灣同鄉及民國初期的政治人物如黃興吳佩孚等人互動頗多,對探討近代臺灣人的中國經驗,具有研究價值。除了生平經歷特殊,他們的詩文作品更具有多重的時代意涵與個人特色。

家人编辑

妻室、子女编辑

  • 元配 呂詩琴 1882年 1月 9日~1939年 7月 1日 父 呂阿深 母 呂黃氏芙蓉 三女 1899年12月19日結婚、未傳
  • 二房 孫氏鳳 1901年 3月 4日~1978年 2月23日 父 蔡石忠 母 高氏白匏 長女 1917年7月15日入戶
    • 長子 林飛羆 1918年 6月18日~1938年12月10日
    • 次子 林飛龍 1920年 6月18日~1988年 1月10日
    • 三子 林飛鵬(信宏) 1923年 1月18日~2018年 4月10日
    • 長女 林月波 1925年12月10日~2001年 5月 8日
  • 三房 林氏阿巧 1903年 1月 5日~ ? 父 林金聲 母 楊氏如 三女 1931年 6月23日轉居留
    • 次女 林彬彬 1928年 3月 2日~
    • 四男 林有志 1929年10月10日~?卒
    • 五男 林雲(譜名林石) 1932年 1月 2日~2010年8月11日
    • 三女 林攀攀 1933年 2月 4日~
    • 四女 林棼棼 1936年 7月 7日~
    • 六男 林親宅 1938年 1月20日~1989年9月25日
  • 四房 孫培儀 1911年 6月 9日~2007年 9月11日 父 孫宗復 母 孫唐婉如 北平協和醫學院門診部總護士長
    • 七男 林泉 1939年12月16日~
    • 八男 林肯 1944年 8月27日~
    • 九男 林炯(坰) 1945年 3月30日~
    • 十男 林皋 1949年 9月 8日~

櫟社時期编辑

[1][2][3]

1902年霧峰林癡仙(俊堂)、林南強(幼春)、燕霧大莊賴悔之(紹堯)三子始結詩社,名之曰櫟;嗣而同聲相應者,有苑裡蔡啟運(振豐)、房裡陳滄玉(瑚)、三角仔呂厚庵(敦禮)、鹿港陳槐庭(懷澄)、牛罵頭陳基六(錫金)諸子。春秋佳日,會集一堂;擊缽分箋,互相酬倡。3月4日蔡啟運、呂厚庵、賴悔之、陳滄玉、林癡仙、陳槐庭、林南強及霧峰林壺隱(仲衡)、校栗林傅鶴亭(錫祺)等9人集于臺中林季商之瑞軒,撮影以為紀念;後以來會者為創立者,定櫟社規則17條。

1911年林子瑾加盟為櫟社社友。同年粵東名士梁任公(啟超)、湯覺頓(叡)、梁令嫻女士等遊臺,櫟社開會歡迎之。4月2日會於瑞軒,社友12人、來賓12人,社友為啟運、灌園、南強、伊若、槐庭、旭東、悔之、卿淇、聯玉、大智、子材、蘊白、少舲、滄玉、癡仙、望洋、雅堂、篤軒、升三、鶴亭等於臺中公園物產陳列館前攝影留念;梁啟超並題字贈予林子瑾。

1918年基六、惠如與其鄉友創吟社鼇西詩社,惠如倡開櫟、鼇聯合會。9月20日,會于鼇峰惠如之伯仲樓,櫟社社友11人,即基六、卿淇、滄玉、少舲、聯玉、望洋、南強、伊若、槐庭、鶴亭及主人惠如等;是會決議四項,作決議錄,席上惠如深慨漢文將絕於本島,倡議設法維持。(按臺灣文社之設立,即胚胎於此會)

1919年6月14日~15日,櫟社會於臺中大智之瑾園,先是臺灣文社成立,基六、滄玉、灌園、南強、惠如、槐庭、少舲、聯玉、伊若、大智、望洋、鶴亭等12人以創立者而為理事,本日即櫟社總會兼臺灣文社理事會;櫟社改社則18條為26條,作會議錄,選任南強、槐庭、灌園、少舲、滄玉、大智等6名為櫟社理事,頒會則及會議錄于諸社友。

1920年1月31日~2月2日,立春七日萊園紅梅正開,櫟社開觀梅會,來會者:升三、卿淇、滄玉、少舲、沁園、大智、南強、壺隱、太嶽、望洋、豁軒、肖峰、子昭、子材、鶴亭及主人灌園等16人;擊缽吟因元賞題為「空氣枕」,次「折梅」、次「火山」,次分詠格詩鐘「寫真」、「馬」;2月1日紀念撮影。

1920年9月27日櫟社會於臺中大智之瑾園,社友出席者:升三、卿淇、蓮溪、守拙、枕山、壺隱、少舲、灌園、太嶽、豁軒、南強、肖峰、子昭、大智、鶴亭等15人,鶴亭報告自1月至8月之收支決算後,即商議辛酉二十周年祝賀及紀念事,議決右開四項:1.辛酉秋季開成立二十周年祝賀會。 2.選刊社員詩集。 3.發行社員紀念章。 4.立紀念碑於霧峰之萊園。;事務分擔亦議定:林子瑾負責辦理紀念章及紀年碑文書字。

1921年6月18日~20日櫟社會於臺中大智之瑾園,出席者社友13人,即基六、升三、笏山、少舲、沁園、子材、大智、南強、太嶽、灌園、豁軒、望洋、子昭等;來賓為王石鵬、王竹修、王達德、黃爾璿、蔡梓舟諸氏。詩題有「啖荔枝」、「瑾園聽雨」等。先是,各交宿題之「田橫」詠史詩,選取後,乃擊缽。越二十日,散會。

1922年10月8日午後4時櫟社在霧峰萊園題名碑前舉行櫟社二十年題名碑落成典禮。碑為南強撰記、大智書石。

櫟社二十年間題名碑記编辑

   櫟社者,吾叔癡仙之所倡也。叔之言曰:『吾學非世用,是為棄材;心若死灰,是為朽木。今夫櫟,不材之木也,吾以為幟焉。其有樂從吾遊者,志吾幟!』同時,賴丈紹堯及予聞其言而贊之;既而,傅君鶴亭、陳君滄玉、陳君槐庭、呂君厚庵、蔡君啟運、從兄仲衡聞其風而贊之,始定社章、立題名錄,為春秋佳日之會。
   自是和者寖眾,丙午(清光緒三十二年)莊君太岳、張君子材、陳君豁軒、鄭君濟若、王君學潛、黃君旭東、鄭君汝南、蔡君惠如、丁未(三十三年)林君望洋、魏君品三、張君升三、袁君炳修、陳君基六、己酉(清宣統元年)連君雅堂、庚戌(二年)從叔灌園、呂君蘊白、辛亥(三年)林君少英入社。是歲三月,集全島詞人大會于瑞軒。再會于萊園,時梁任公、湯明水兩先生亡命海外,適然戾止;觴詠之歡,有逾永和。然而耆舊風流,抑亦盛極不可複繼矣!逾月,蔡君啟運徂謝;乙卯、丁巳(中華民國四~六年)之間,癡叔、賴丈亦相繼下世。當一線未絕之秋,奪我老成;此非特吾社之憂,蓋亦吾土斯文所同戚也!己未(八年)蔡君子昭、施君嘯峰、林君竹山、丁君式周、庚申(九年)林君耀亭、張君笏山入社;辛酉(十年)仲秋,複開大會於萊園。溯自壬寅結社,至是二十年矣。經營肇造於癡仙、規模大具於鶴亭,提攜羽翼,則又灌園之力為多。計前後大會者三次、小集者數十次;登社友錄者若干人、存者若干人,其中道退社者不列焉。
   世變以來,山澤臞儒計無複之,遂相率而遊乎酒人、逃於蓮社;有一倡者,眾輒和之。迄於今,島之中社之有聞者以十數。嗚呼!是亦風雅之林,民俗盛衰之所系也;可不慎歟!
   辛酉秋(孔子降生二千四百七十二年),林資修撰文、林少英書石。

1924年3月22日午後4時,櫟社舉二十周年紀念銀瓶贈呈式於霧峰灌園府第之應接室,社友至者有:基六、升三、蓮溪、作敬、沁園、鐵生、蘊白、豁軒、壺隱、南強、灌園、望洋、子昭、太嶽、少舲、笏山、鸛亭等17人。席定,由沁園代表社友贈銀瓶於鶴亭,而鄭重敘禮;式畢同至萊園為贈瓶紀念撮影。 櫟社第一集梓成,計300冊,決定社員每人配付5冊,已故社友之遺族及全臺各詩社、各圖書館各贈與1冊;櫟社第一集所梓者:無悶、悔之、南強、啟運、厚庵、鶴亭、枕山、沁園、壺隱、太嶽、子材、豁軒、濟若、卿淇、旭東、少舲、鐵生、望洋、升三、炳修、基六、雅堂、灌園、蘊白、大智、子昭、肖峰、蓮溪、作敬、守拙、笏山、雲從等32人之詩,計617首。

櫟社第一集 目錄编辑

無悶詩草(29首)、逍遙詩草(46首)、南強詩草(18首)、啟運詩草(18首)、厚庵詩草(25首)、鶴亭詩草(25首)、趣園詩草(26首)、沁園詩草(27首)、仲衡詩草(32首)、太嶽詩草(28首)、雲從詩草(26首)、知足齋詩鈔(15首)、豁軒詩草(21首)、怡園吟稿(5首)、卿淇詩草(6首)、旭東詩草(10首)、汝南詩草(12首)、鐵生詩草(5首)、望洋詩草(10首)、升三詩草(5首)、槐蔭詩草(7首)、鼇峰詩鈔(36首)、劍花室詩草(43首)、灌園詩草(20首)、蓉村詩草(13首)、瑾園詩鈔(21首)、蕉窗吟草(19首)、肖峰詩草(22首)、蓮溪詩草(22首)、竹山詩草(7首)、耀亭詩草(7首)、笏山詩草(11首)。(以入社先後為序,同時入社者序齒)

瑾園詩鈔编辑

詠臺灣獨立軍旗编辑
 一場春夢去無痕,畫虎人爭自笑存,終是亞洲民主國,前賢成敗莫輕論。(旗保存臺北博物館內黑地畫虎)
编辑
 日日松間下幾枰,指揮操縱足平生。自嗤好勇心猶在,權作潢池試弄兵。
望遠鏡编辑
 管底星辰如可摘,人間天上總難分。獨憐縮地長房術,寂寂千秋竟不聞。
 凹凸玻璃首尾分,白山臺上望天文。從知璧月多痕跡,始信吳剛運斧斤。
鄭成功编辑
 一線延明賜姓朱,臺澎割據勢終孤。千秋倘有英靈在,喜看孫黃覆曼殊。
天津會梁啟超编辑
 危局扶持恃大才,欣君遠自日邊回。信然併黨成優勢,九派潯陽入海來。
與黃興编辑
 立國宗農信不誣,況經兵燹盡荒蕪。中原病久多孱弱,養血先當服首烏。
詠史编辑
 操戈同室盡仇讎,借箸頻聞起代籌。勢弱但知秦客貴,言庬更雜楚人咻。馬肝諱死甘心日,牛鼎分羹染指秋。我 本周嫠空恤緯,南冠無地哭神州。

1926年6月15日傅錫琪自客歲遊歷青島、北京、天津等處歸來,櫟社爰假灌園府第開小集兼洗塵會。是日,社友至者有:灌園、南強、作敬、少舲、沁園、豁軒、基六、鐵生、蓮溪、太嶽、升三、蘊白、笏山、子材、守拙、子昭、鶴亭等17人;客有台南謝星樓、台中王石鵬、吳子瑜等3人。詩題為「洗塵宴」七律(「真」韻)、「歸船」七絕(「微」韻)。翌日午刻,林階堂招宴,並在其右廂小亭為紀念照像。林獻堂推薦王石鵬、吳子瑜2人入社,諸社友均贊成。

1930年4月2日櫟社於霧峰萊園開總會,先議收支決算,次議連雅堂,不將其3月2日發表之阿片論文為之除名,而用16回未出席,認其退社;林獻堂提議林子瑾誘拐同姓女子亦當除名,討論後無記名投票,以八年未出席于總會決定認作退社。

臺灣文社與臺灣文藝叢誌编辑

[4]

1918年9月20日,櫟、鼇聯合會會于鼇峰蔡惠如之伯仲樓,蔡惠如深慨漢文將絕於本島,倡議設法維持,臺灣文社之設立,即胚胎於此會。

1919年10月傅錫祺、林獻堂蔡惠如、林子瑾、林幼春、鄭汝南、林載釗、陳滄玉、陳聯玉、陳基六、陳懷澄、莊伊若等12名創社理事共同發表《臺灣文社設立之旨趣》 ,決意將臺灣文社打造成立足臺中、引領全臺的文藝團體,大力維持和發展漢學的文藝園地。

1918年12月12日,傅錫祺(總務)、林獻堂(財務)、蔡惠如(外務)、林子瑾(內務)、林幼春(文務)、鄭汝南(編簒)、林載釗(編簒補助)、陳滄玉(財務補助)、陳聯玉(文務補助)、陳基六(文務補助)、陳懷澄(內務補助)、莊伊若(外務補助)等12名創社理事訂文社規則12條。

1918年12月15日以前,林熊徵、林子瑾、林烈堂、鄭拱辰、林獻堂、林階堂等人交社費五十元以上為名譽社員。

1919年1月1日臺灣文社發行臺灣文藝叢誌第一號,定價四十錢,封面由少英題字,發行所位於臺中廳臺中花園町五丁目五六。

1919年6月14日於臺中大智之瑾園(今臺中市東區大智路104號),傅錫祺、林獻堂蔡惠如、林子瑾、林幼春、鄭汝南、林載釗、陳滄玉、陳聯玉、陳基六、陳懷澄、莊伊若等12名創社理事召開臺灣文社理事會。

1919年10月19日臺灣文社假臺中街之臺中座召開正式成立大會,出席會員北至基隆南至阿猴,大會推舉林子瑾為理事代表陳述文社的成立過程、資金來源、叢誌設置概況及主要供稿者名單,林子瑾並在隨後的演講中列舉漢學不可廢的四大理由。


相片集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傅錫祺 櫟社沿革誌略
  2. ^ 櫟社第一集
  3. ^ 林獻堂 灌園先生日記
  4. ^ 臺灣日日新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