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梁启勋(1876年-1965年),字仲策广东新会人,中国二十世纪著名词学家,梁启超之弟。 早年在康有为万木草堂修业。1896年在上海《时务报》担任修改译稿工作。1902年入上海震旦学院(今复旦大学),后旅居美国数年。1912年任天津《庸言》杂志撰述,翌年任《大中华》杂志撰述。1914年任北京中国银行监理官,又任币制局参事。1928年脱离政界。1931年执教于国立青岛大学(今山东大学)。1933年在交通大学及北平铁道管理学院(今北京交通大学)任训育主任。1951年7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梁启勋著有《词学》二卷、《稼轩词疏證》六卷、《中国韵文概论》三卷、《曼殊室随笔》五卷、《海波词》四卷,被称为海波老人。与夏敬观刘毓盘、吴梅、王易、汪东、顾随、任讷,陈匪石、刘永济、蔡桢、俞平伯、夏承焘、唐圭璋、龙榆生、詹安泰、赵万里等并为朱、况一脉。还翻译过《大社会》,后更名为《社会心理之分析》。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曾对他的词亲笔写来过赞扬的信(文革抄家时抄走,至今无下落)。此外,他还翻译过若干外国名著,是中国最早的翻译家之一。

梁仲策
本名 梁启勋
出生 1876年
 大清廣東省广州府新會縣潮居都茶坑鄉
逝世 1965年
 中国北京市协和医院
居住地

 中華民國北平市

 中国北京市南长街54号
国籍  中国
母校 复旦大学、哥伦比亚大学
研究领域 词学、文学
知名作品 《中国韵文概论》三卷、《词学》二卷、《稼轩词疏证》六卷、《海波词》四卷、《词学铨衡》、《曼珠室随笔》四卷等
亲属梁启超

目录

学术生涯编辑

梁启勋是梁启超的二弟,于诸兄弟中与乃兄年龄相距最近,关系也最亲密。1890年,梁启超结识康有为并拜其为师。1891年,在梁启超、陈千秋的邀请下,康有为在广州设立“万木草堂”,梁启勋于1893年随兄入“万木草堂”学习,学得许多西方哲学、历史和自然科学技术,还自学英、日文。

1902年,梁启超创办《新民丛报》半月刊,将家庭从东京搬来横滨。以“饮冰子”为笔名继续发表《饮冰室自由书》,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系列文章是《新民说》。梁启勋则在1902年考入上海震旦大学(现复旦大学),不久考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遂赴美勤工俭学,除在华侨开办的洗衣店等打工外,还翻译出版外文书以维持生活和上学。这时期翻译的《血史》和《世界近世史》分别在1905年和1907年在上海广智书局出版。毕业后即赴日本参加梁启超在海外创办的《新民丛报》、《国风报》等工作。

1912年梁启勋与梁启超一同回国,返回天津,梁启超着手创办《庸言报》,梁启勋任报纸撰述。1914年,梁启超任接任币制局总裁,梁启勋即任中国银行监理、币制局参事的经济工作等。 1915年梁启超主编《大中华》杂志,梁启勋任杂志撰述。1916年,护国战争爆发,梁启超南下发起反袁活动,梁启勋在广州料理父亲梁宝瑛丧事,梁启超开始不知父亲逝世消息,仍寄来报平安的家信。1919年巴黎和会召开,4月29日,英、美、法三国作出决定,同意将德国在山东及胶州湾的所有权利让与日本。梁启超致电林长民,林氏刊文说明事实,导致[[五四运动]]爆发,这其中,梁启勋赠千金给被捕的学生。

1924年,梁启超夫人李蕙仙去世,梁启勋在北京全权负责营造墓园工程。1925年,梁启超在清华讲学期间,进城便住在南长街梁启勋住所。1926年,梁启超任司法储才馆馆长,聘梁启勋为总务长。1927年,梁启勋代梁启超在北京为梁思成、林徽因主持订婚仪式。1928年,梁启超因病住在[[协和医院]],梁启勋写有《曼殊室戊辰笔记》。1929年梁启勋于梁启超逝后跋《袁世凯之解剖》、《白香山诗集》、《东坡乐府》、《初白庵苏诗补注》,缅怀长兄。 梁启超早年流亡日本时,梁启勋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经济,兄弟之间常常鸿雁往来,探讨学问之道。及至1912年梁启超回国,梁启勋则成为乃兄负责家庭事务的左右手。梁启超对诗词的研究兴趣,对梁启勋影响很大。今人陈声聪以梁启超昆仲比拟苏轼兄弟,殊为确当。梁启勋的《稼轩词疏证》正是继长兄梁启超未竟之业,并对乃兄的研究成果进行补正。[1]


在山东省档案馆馆藏的民国档案中,有一份1931年国立青岛大学(山东大学前身)的聘书,上面写道:聘梁仲策先生为中国文学系讲师,月薪220元。梁仲策先生即是梁启勋先生。聘书的落款为“校长杨”,而这位杨校长即是国立青岛大学的校长杨振声。1931年12月,梁启勋接受了杨振声的邀请,于1932年2月到校任职,任文学院中国文学系讲师。

那年的2月15日,《国立青岛大学周刊》曾以《本校聘梁启勋先生为中国文学系讲师》为题进行了报道:本校本学期聘梁启勋先生为中国文学系讲师。梁先生清光绪年间曾在广州万木草堂受业于康有为先生。西历一九〇八年毕业于美国芝加哥专门学校,民国元二三年主办庸言及大中华报,著有稼轩词疏证,今来本校执教,可为中国文学系同学庆也。

当时,闻一多任中文系主任、梁实秋任外文系主任,他们均毕业于清华大学,都曾是梁启超的学生。因这层关系,再加上梁启勋到校时已56岁,闻一多、梁实秋视他为师长,对他特别敬重。不过因为年龄的原因,梁启勋和梁实秋、闻一多交往并不多,他只管潜心备课、认真教书。

梁启勋不仅是词人,而且是现代重要的词学家。他在国立青大中文系讲授词学和音韵文,臧克家、丁观海等都是梁启勋的学生。

梁启勋正是在国立青大任职期间,开始著写《中国韵文之变化》一书。笔者曾看到过被拍卖的梁启勋《中国韵文之变化》书稿手迹一份。此手稿书于“国立青岛大学”用笺上,梁启勋在《序》处自署“二一壬申(1932年)四月二十四日始属稿”,“成于廿六年丁丑年(1937)一月七日。”可知此著作于1932年作而完成于1937年。梁启勋自叹“其间或作或辍,迄无常课,偶有所获辄援笔增补。大抵每年夏季工作较多,盖容我终日伏案者,唯暑期中而已。”

该书于1938年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书名改为《中国韵文概论》,全书通过介绍《离骚》、汉赋、骈文、乐府、唐诗、宋词、元曲的演变及其关系,讲述韵文的发展概况,提出了一些有价值的见解。其中一个重要观点是:《诗经》三百篇乃中原文学之祖,中国韵文的源头皆由此出。梁启勋说:“《诗》三百篇,是中原文学之祖,一切变化皆由此出。词的方面如骚、赋、七、骈文、律赋等,诗的方面如古乐府、五七言诗、新乐府、词、曲等源于三百篇。”[2]

1932年7月,梁启勋离开国立青岛大学,后在交通大学及北平铁道管理学院(今北京交通大学)任教,这时期译有《社会心理之分析》二卷(‘Great Society’英国walins.G著)。任教期间创作了著名的《交大平院校歌》。

艰苦岁月编辑

1938年七七事变,日寇大规模侵华,他的五个孩子都还在上小学和中学,无法随祖国向后方转移,而尚在沦陷区,抗战时期一直只在银行担任阅报、圈报和剪报的工作,这是梁启勋一生最苦恼的时期。40年代初其二子梁思睿在上大学时,经同学介绍参加了国民党在沦陷区北平的地下抗日工作。梁启勋很欣慰支持,曾多次通过二子梁思睿向祖国提供敌伪政府的经济、金融、组织的情报材料。

抗日胜利后,梁启勋目睹国民党政府官员的飞扬跋扈,贪赃枉法和他们在抗日后方时大发国难财的丑闻,这时全国各地都掀起看轰轰烈烈的爱国民主运动,可以较普遍地读到唯物辩证法、社会发展史等书籍和知道了解放区的许多,从此梁启勋对共产党逐渐由了更深入的了解。这时期他在北京大学任助教,通过参加民主运动,思想有了觉悟,参加了地方党。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疯狂镇压民主运动,许多学生被上了逮捕的黑名单,大批青年和民主人士被杀害,整个北平陷入了一片黑暗恐怖之中,梁启勋对此非常反感、愤怒,梁启勋青年是在戊戌变法中就亲身遭受过西太后反动派的类似镇压,梁启勋认为,现在只有打倒反动的国名党,由共产党取得政权,中国才有希望。


这时北京大学红楼一带被反动军警、特务包围封锁,我党地下工作者周基愚和四个被上了黑名单的学生逃出了围困,梁启勋毫不迟疑的把他们收藏在南长街的家中。掩护在自己的卧室内,后由地下党组织将他们转移解放区。不久,又有电影和戏剧界的陈怀凯、刘燕驰、凌翠、邵丹等四个教员和学生从南京逃来北平,他也收容掩护在家里,通过地下组织送往解放区,母亲见他们没有御寒的衣被,便把准备为小女儿结婚用的新棉被送给们带走。梁启勋为北大地下党和学生会收藏有许多秘密文件,北大地下党文理法学院教员支委会和讲师、讲员。祝教会、理事会也常到他家去开秘密会议。

梁启勋的儿女们都参加了革命:

  • 长女梁思明已经在北平解放前便前往冀中解放区工作;
  • 长子梁思衡和三女梁思爱(地下共产党员)参加解放大军南下解放华南;
  • 二女梁思聪参加南下工作团支援两广解放后的工业和支教工作。

晚年时期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建立中央文史研究馆,经周恩来提名,由毛泽东圈定梁启勋、章士创、康同壁、齐白石等28位各界著名人士为中央文史馆首任馆员。梁启勋首当选为北京市第一、二、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妻子也参加了街道委员会的工作。这时的二子也参加了人民志愿军赴朝鲜前线与美帝作战。梁启勋的家庭被北京市区评为“革命家庭”,在他们的南长街54号大门上装置了“革命家庭”的铜匾牌。

1950到60年代,周总理每年在新年和国庆节都要举办国宴,宴请各界名人,梁启勋都被邀请参加。1961年国庆节的国宴前,周恩来总理曾特意邀请梁启勋在人民大会堂单独会晤,畅谈他在戊戌变法前后的工作情况,并请他写了一篇关于“万木草堂”的回忆记述,刊登在1962年1月全部过政协编辑的《文史资料选辑》第25辑.1999年10月26日广东《新会报》登载“周恩来约见梁启勋”一文报导了这次会晤。

梁启勋一生,除从事过经济和中国文学历史的教研工作外,他更热爱中国的诗词,是一位有名的词学家,他的主要著作有《中国韵文概论》三卷、《词学》二卷、《稼轩词疏证》六卷、《海波词》四卷、《词学铨衡》、《曼珠室随笔》四卷等。

参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