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楊鎬(?-1629年),京甫風筠河南商丘縣(今商丘市)人。明末軍事人物。萬曆年间進士。官至遼東巡撫,率領明軍發起薩爾滸之戰,大敗而歸,關押數年後處決。

楊鎬

大明巡撫遼東都察院右都御史兵部右侍郎
籍貫 河南歸德府商丘縣
字號 字京甫,號風筠
出生 生年不詳
河南商丘縣
逝世 崇禎二年(1629年)
京師
出身
  • 萬曆八年庚辰科同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入仕编辑

河南鄉試第四十二名。萬曆八年(1580年)庚辰科三甲進士[1][2],歷任南昌二縣知縣。之後,入朝擔任御史,坐事調大理評事

山東编辑

遷任山東參議,分守遼海道。嘗偕大帥董一元雪夜度墨山,襲擊蒙古炒花的大帳,大有斬獲。進副使。又墾荒田一百三十餘頃,歲積粟一萬八千餘石。進官山東參政[3]

朝鮮编辑

萬曆二十四年(1596年),日本豐臣秀吉侵略朝鮮。萬曆二十五年春,楊鎬偕副將李如梅出塞,但卻失敗,還戰死了部將十人,士卒一百六十餘人。會朝鮮再用兵,命免鎬罪,擢右僉都御史,經略朝鮮軍務。鎬未至,先奏陳十事,請令朝鮮官民輸粟得增秩、授官、贖罪,及鄉吏奴丁免役,大氐皆茍且之事。又以朝鮮君臣隱藏儲蓄不餉軍,劾奏其罪。由是朝鮮多怨。

此時,倭將小西行長加藤清正等人已率軍入據南原、全州,引兵犯全羅道慶尚道,逼王京,軍勢甚銳,南原守將楊元棄城而走。賴沈惟敬就擒,鄉導乃絕。而朝鮮兵燹之餘,千里蕭條,賊掠無所得,故但積粟全羅,為久留計,而來自明朝的援軍亦漸集中。

當是時,倭將行長、清正等已入據南原、全州,引兵犯全羅、慶尚,逼王京,銳甚。賴沈惟敬就擒,鄉導乃絕。而朝鮮兵燹之餘,千里蕭條,賊掠無所得,故但積粟全羅,為久留計,而中國兵亦漸集。九月朔,鎬始抵王京。會副將解生等屢挫賊,朝鮮軍亦數有功,倭乃退屯蔚山。

同年十二月,楊鎬會總督邢玠、提督麻貴議進兵方略,分四萬人為三協,副將高策將中軍,李如梅將左,李芳春、解生將右,合攻蔚山。先以少兵嘗賊,賊出戰,大敗,悉奔據島山,結三柵城外以自固。鎬官遼東時,與如梅深相得。及是,遊擊陳寅連破賊二柵,第三柵垂拔矣,鎬以如梅未至,不欲寅功出其上,遽鳴金收軍(此為清修明史記載,而按朝鮮史藉記載與史家李光濤說法,「楊鎬在攻城之頃,不特未掣陸寅之時,且力勸其急擊,寅因受倭铳威脅,初無嗚金止攻之事」,與清人明史之說大有出入)。日軍閉城不出,堅守以待援。明軍四面圍之,而土地泥淖,且正值風雪裂膚,士無固志。日軍日夜發砲,用藥煮彈,中炮明軍死傷很多,攻圍十日不能下。日軍知官兵懈,詭乞降以緩之。

萬曆二十六年正月二日,小西行長的救兵驟至。楊鎬大懼,狼狽先奔,諸軍繼之。賊前襲擊,死者無算。副將吳惟忠、遊擊茅國器斷後,賊乃還,輜重多喪失。之後,楊鎬又謊報軍功、隱瞞明軍在蔚山大敗、損失士卒兩萬的訊息不報,只說百餘人傷亡(此處出自清修明史,而按第一手史料的李朝朝鮮實錄記載,蔚山一役傷亡為「或云三千, 或云四千」「前後上陳死傷, 通考査報實數, 則死者幾七百, 傷者又三千餘人」)。此時,楊鎬又面臨父喪,上詔奪情視事。御史汪先岸嘗劾其他罪,但有閣臣包庇之,擬旨褒美,旨久不下。

贊畫主事丁應泰聽到楊鎬戰敗,詣楊鎬咨後計。楊鎬示以張位沈一貫手書,並所擬未下旨,揚揚詡功伐。丁應泰憤,抗疏盡列敗狀,言楊鎬當罪者二十八、可羞者十,並劾位、一貫扶同作奸。萬曆帝震怒,欲行法。首輔趙志皋營救,於是罷楊鎬,令聽勘,以天津巡撫萬世德代之。已,東征事竣,給事中楊應文敘楊鎬之功,詔許復用。

以上是清修明史對楊鎬的記錄,但根據李朝朝鮮人的第一手史料記載,儘管一開始擔任經略的楊鎬並不受朝鮮人所歡迎[4][5],但後來以持軍嚴謹清廉漸得好評[6][7][8],楊鎬得罪時,朝鮮君臣還為他上奏辯誣,連吴惟忠、茅國器、許國威等二十三员援朝將領也為之申救[9]

而楊鎬在稷山之戰等的活躍也廣為朝鮮人所讚賞,如朝鮮文獻《无名子集文稿·册十》則評價道「捷至。镐始整兵追至庆尙海上。自倭犯顺。未有若此之衂。其挥霍之谋。节制之功。过如松平壤之战」,後世朝鮮史家李光濤也不吝讚賞地說「稷山大捷,由丁酉倭禍言之,乃明人再度援韓第一功。而是役立功人物,又應以經理楊鎬為第一」。李朝實錄則詳細記載該戰役道「先是,賊自陷南原,乘勝長驅,進逼京畿。經理楊鎬在平壤聞之,馳入京城,招提督(麻貴)責不戰之狀,與提督定計,密選騎士之精勇者……迎擊於稷山,諸軍及我人皆莫知也。解生等伏兵於稷山之素沙坪,乘賊未及成列,縱突騎擊之,賊披靡而走,死者甚多」,「上年秋,賊酋行長,攻陷南原,淸正領大衆,隨會兇鋒,已迫漢南,都城之民,魚駭鳥竄,洶洶靡靡。楊鎬自平壤,單車疾驅,冒入危城,慰諭餘氓,申飭將士,使人心依賴,賊情畏沮,遂却敵於談笑指揮之間。此蓋人所難爲,而都城之得保今日,皆其力也」,甚至朝鮮大臣李德馨還直言自己在戰場上曾親眼看見「經理(楊鎬)躬擐甲冑, 上陣督戰, 諸將用命, 俱冒死進戰。 因此賊鋒大挫, 不復再動」。然而若按清修明史對朝鮮戰場中楊鎬的記載,卻幾乎找不到任何楊鎬指揮的事實。

至於蔚山城之敗,朝鮮人也力言為楊鎬辯護道「至於島山之役, 本院(楊鎬)躬擐甲冑, 親自督戰, 冒犯風雪, 過十二晝夜, 焚燒內外柵房, 斬級一千餘顒。 淸正窮蹙鼠伏, 幾被擒獲, 此蓋曠世之奇功。 旣而我軍日久漸疲, 賊之生兵又來援, 則本院密察事機, 宣令左次, 挑選馬軍, 自領爲殿, 路遇被傷官兵, 令給標馬。 其處置從容, 有如是者, 豈有參奏中所謂陣亡幾萬之理乎? 所據李德馨査訪死傷之數, 雖非親自査驗, 亦所終始目見。」「島山之役, 楊鎬以文職大官, 擐甲上陣, 暴露虎穴, 過十二晝夜, 一同提督及諸將, 勵氣督戰, 焚燒內外寨柵, 斬獲千餘級, 淸正窮慼一穴, 渴餒幾斃。 是蓋曠世之奇功, 而不幸天雨急寒, 士卒多傷, 我勢已疲, 而賊援大集, 固將有腹背受敵之患。 楊鎬與麻貴, 密察事機, 宣令左次, 仍將遺下糧餉, 盡行焚燒, 挑選馬軍, 身自爲殿, 賊不敢追躡。 」

後來楊鎬從朝鮮還朝之日,朝鮮自國王宣祖至平民百姓皆戀戀不捨,宣祖率百官泣送於弘濟院,漢城士民男女重髫戴白,皆出送郊外,諸臣以詩為別[10]。後來還建宣武祠於漢城南,特崇享兵部尚書邢玠、經略楊鎬,親書再造藩邦四字以作匾額。 [11]到康熙年間時,官員論援朝諸將功,還是「壬辰再造之恩,尚忍忘哉? 神宗皇帝,赫然東顧,動天下兵,復我疆土。天將之受命來戰,如提督李如松諸人,其功烈豈不偉燁,而猶不若經理楊鎬之血心我東事也。」[12],朝鮮人尊崇楊鎬以至到了十九世紀時,朝鮮王朝北學派大儒朴趾源在《楊經理鎬致祭文》中道:“再造我東,系誰之功?天子攸命,蒼嶼楊公。”[13]可見楊鎬在李朝朝鮮人心目中地位之高。

遼東编辑

萬曆三十八年(1610年),復起巡撫遼東,出兵襲擊蒙古炒花於鎮安,成功破之,但御史田生金劾其擅開邊釁,又值當期時遼東多事,楊鎬力薦李如梅,請復用如梅為大將,為給事中麻僖、御史楊州鶴所劾,於是便疏辨乞休,明神宗不問,鎬竟辭官而去。萬曆四十六年,後金兵破撫順,楊鎬因為「昔曾巡撫其地(遼東),熟諳虜情也」而被廷推為兵部右侍郎經略遼東,并賜尚方劍節制軍務,主持征伐。新上任後首斬逃將白雲龍,申明紀律。次年(1619年)二月,楊鎬以十萬餘人分四路出師出擊後金,四路軍為山海關總兵杜松、遼東總兵李如柏開原總兵馬林遼陽總兵劉鋌,以杜松部為主力。劉綎,驍勇善戰,但與楊鎬素不和,被派往東路,孤軍深入。四路軍企圖「分進合擊」,但由於杜松輕敵,在薩爾滸(今遼寧撫順東渾河南)遇伏,全軍覆沒,繼而馬林敗逃開原,劉鋌戰死,僅李如柏全師而退[14]。薩爾滸大敗,損軍四萬餘人,開原、鐵嶺相繼失守,明廷御史楊鶴交章劾奏楊鎬,因此下獄,令兵部侍郎熊廷弼代任經略[15]崇禎二年(1629年)被處決[16]

家庭编辑

曾祖父楊文通;祖父楊繼道;父親楊儒,曾任壽官。母張氏;繼母李氏[17]

相關影視作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明)张朝瑞. 《皇明贡举考》卷五. 《续修四库全书》史部第828册. 
  2. ^ 鲁小俊,江俊伟著. 贡举志五种 上.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7-07043-1. 
  3. ^ 《大明神宗顯皇帝實錄》:“戶部題優升副使楊鎬,以其開荒一百三十餘頃收糧一萬八百餘石。上准升鎬一級”“壬子,加升遼東副使楊鎬山東參政職銜,以其開墾屯田故也。”
  4. ^ 朝鮮宣祖實錄》:“上曰: 「楊鎬, 何如人也?恒福曰中原人謂: 其(楊鎬)性快而無慈詳仁厚之意故所在地方, 人皆苦之。”
  5. ^ 朝鮮宣祖實錄》:“上曰: 「想楊鎬爲人, 必是性急險辟之人, 我國不幸矣。」”
  6. ^ 朝鮮宣祖實錄》:“經理大人, 自渡江以來, 法度嚴明, 號令整肅, 約束諸官, 秋毫不擾。”
  7. ^ 朝鮮宣祖實錄》:“特以楊鎬銳意討賊,一力幹事,庶幾鎬在,則賊可滅耳,蓋鎬之得此於小邦者,實有其由。去年秋,賊逼漢南, 都城將潰,鎬單車赴難,談笑却賊,再全邦命。”
  8. ^ 朝鮮宣祖實錄》:「我國稱道 中朝人物, 必曰經理楊鎬。」
  9. ^ 朝鮮宣祖實錄》:“赐追返杨镐, 照旧经理朝鲜, 相时征战, 以毕前功。凯旋之日, 臣等诣阙剖心, 以洗杨经理罪羞, 所有战功, 愿不受赏 ”
  10. ^ 朝鮮宣祖實錄》:天朝罷經理楊鎬, 以萬世德代之。 鎬將還, 上出餞于弘濟院, 爲之泣, 鎬亦慘然動容。 父老遮道號哭, 鎬於轎上慰勉之, 垂涕而去。
  11. ^ 《再造藩邦志》5,《大東野乘》第三冊第1811頁,《李朝宣祖實錄》卷213,宣祖四十年閏六月癸亥
  12. ^ 李朝朝鮮實錄
  13. ^ 《燕巖集》卷9 楊經理〈鎬〉致祭文〈代詞臣撰〉
  14. ^ 明季北略》(卷1):“镐贪功自用,径行不听,松乃密遣人进关投揭当事,冀缓其师,而如柏侦知,令人于关外邀回,重责十棍,致松谋不行,兵受其创,见有松姪总兵杜文焕抱愤投揭可问。即此举动,已含陷松之毒矣。乃誓师时如柏佯与松洒酒拜别,曰吾以头功让汝。松磊落丈夫,慨信不疑,贾勇先登,不知如柏早已布置奸人,为松乡导,诱其暗入奸伏,盖敌素所畏者松与刘綎也。先得镐告示,悉其精锐,潜伏抚顺一路,独以当松。松果为乡导所诱,如柏先逃,望援不至,遂碎首沦没,寸骨不存,刘綎亦复血战,一时死敌。是松之死,实镐与如柏同谋计陷。坏此长城,为异日和戎之地,而乃曰三路之败,总由杜松故违节制耶。”
  15. ^ 明季北略》(卷1):“六月十五夜,大兵數萬騎乘虛直薄開原,孤城立下。十九日,以三萬圍鎮西堡,瀋鐵奔潰,上乃擢熊廷弼代楊鎬經略,廷弼請恢復開原,上賜劍,廷弼單騎就道。八月二日,廷弼受代。翌日,入遼陽,斬陣逃遊擊劉遇節等,設壇躬祭撫清開鐵死事軍民。”
  16. ^ 明史》(卷259):“大清兵乘高奮擊,林不支,遂大敗,遁去。鎬聞,急檄止如柏、綎兩軍,如柏遂不進。綎已深入三百里,至深河,大清兵擊之而不動。已,乃張松旗幟,被其衣甲,紿綎。既入營,營中大亂,綎力戰死。惟如柏軍獲全。文武將吏前後死者三百一十余人,軍士四萬五千八百餘人,亡失馬駝甲仗無算。敗書聞,京師大震。御史楊鶴疏劾之,不報。無何,開原、鐵嶺又相繼失。言官交章劾鎬,逮下詔獄,論死。崇禎二年伏法。”
  17. ^ 龚延明主编.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 登科录 点校本. 宁波: 宁波出版社. 2016. ISBN 978-7-5526-2320-8.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之《萬曆八年庚辰科登科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