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楊鶴(?-1635年),字修齡,湖廣武陵縣(今湖南常德)人。明末政治、軍事人物。官至兵部侍郎陝西總督

楊鶴

大明總督陝西三邊軍務兵部右侍郎
籍貫 湖廣武陵縣
字號 字修齡
出生 生年不詳
逝世 崇禎八年(1635年)
親屬 楊嗣昌
出身
  • 萬曆三十二年甲辰科同進士出身

楊嗣昌,官至閣部督師

生平编辑

萬曆三十二年(1604年)進士。授雒南知縣,調長安縣。萬曆四十年(1612年),擢御史,上疏請東宮講學,又言時事憂危者七,多切時弊[1]。不久,出督兩淮鹽法,巡按貴州,當其時貴州土司相亂,土地、戶口、貢賦雜亂,朝廷難以節制管理,楊鶴上任後,傳檄讓當時勢力最大的貴州土官水西安氏盡數清查戶籍稅賦,查明貴州土官姓名和承襲的原由曲衷,把資料全部上交有關部門,於是自此簿牒始明,奸弊易核[2]。數年後還朝。

楊鎬在遼東四路兵敗,楊鶴推薦熊廷弼張鶴鳴李長庚薛國用袁應泰,使遼東軍備大振,邊患稍息[3],但楊鶴為官直言不諱,結果被高官所忌,引疾去職,又逢丁外艱守制。天启年間,啟用為太仆寺少卿,擢右僉都御史,巡撫南、贛。尚未上任,又丁內艱。熊廷弼在廣寧兵敗,魏忠賢以此為藉口,將楊鶴除名。

崇禎元年(1627年),召拜左僉都御史,進左副都御史。累官至兵部右侍郎,總督陝西三邊軍務。

兵事编辑

楊鶴素有清望,薩爾滸大敗後,楊鶴曾說:“遼事之失,不料彼己,喪師辱國,誤在經略;不諳機宜,馬上催戰,誤在輔臣;調度不聞,束手無策,誤在樞部。至尊優柔不斷,又至尊自誤”,崇禎元年又上言:“圖治之要,在培元氣。自大兵大役,加派頻仍,公私交罄,小民之元氣傷;自遼左、黔、蜀喪師失律,暴骨成丘,封疆之元氣傷;自搢紳構黨,彼此相傾,逆奄乘之,誅鋤善類,士大夫之元氣傷。譬如重病初起,百脈未調,風邪易入,道在培養。”時皆以為名言。楊鶴為官清正,但不知兵,一意主撫。

崇禎初年,山西“流寇”首领名单为:“紫金梁(王自用)其首也,余八大王(张献忠)、扫地王、邢红狼、黑煞神、曹操(罗汝才)、乱世王、闯将(李自成)、撞塌天(刘国能)、满天星、老回回(马守应)、李晋王、党家、破甲锥、八金刚、混天王、蝎子块、闯王(高迎祥)、点灯子(赵四儿赵胜)、不沾泥(张存孟)、张妙手、白九儿、一阵风、七郎、大夭王,九条龙、四天王、上天猴(刘九思)、丫头子、齐夭王、映山红、催山虎、冲天柱、油里滑、屹烈眼。”

杨鹤曾上疏指出“盗贼”之起,“总因饥荒之极,民不聊生”。杨鹤提出了“招抚为主、追剿为辅”的綏靖主義战略。在杨鹤的努力下,招安政策取得了一定的成功,陕西的各部起义军幾乎都接受过招安[4]但由於十万帑金和藩王捐助的五万白银和粮食二万石僅是杯水車薪,“所救不够及十一”。流賊神一魁投降后,杨鹤下令神一魁于耀州诱杀茹成名,最後引起神一魁的猜疑。崇祯三年(1630年),王左挂苗美率部攻打韩城,杨鹤无兵可调,只得命洪承畴部上阵,勉强解围。神一魁等賊兵既降復叛,陕西巡按御史李应期稱陕西“旋抚旋叛”,归咎于杨鹤的主抚。朝廷主剿派吴甡與御史謝三賓等势力抬头,极力攻击杨鹤的綏靖主義戰略,指责杨鹤“苟图结局,徇抚讳剿”。後楊鶴被朝廷拿辦[5],时任山海关内道参政的杨鹤之子楊嗣昌代父求情,谪戍袁州[6],由洪承疇接任。崇祯八年(1635年)十月,杨鹤死于袁州戍所。[7]

家族编辑

夫人朱氏,張獻忠破武陵,罵賊而死[8]

注釋编辑

  1. ^ 《明神宗顯皇帝實錄卷之五百》萬歷四十年十月乙亥
  2. ^ 《明史楊鶴傳》
  3. ^ 《明史》:“戊午己未,楊鎬三路喪師,撫順、清河陷沒,皇祖用楊鶴言,召起廷弼代鎬。一年餘,修飭守具,邊患稍寧。”
  4. ^ 《绥寇纪略》卷一引陕西巡按御史吴甡疏说:“督臣杨鹤以本年三月移镇宁州,招抚一魁,安插宁塞者四千有奇。尚有未尽余党如郝临庵、刘六等众不下数万。”
  5. ^ 崇禎下令:“杨鹤总制全陕,何等事权。乃听流寇披猖,不行扑灭,涂炭生灵,大负委任。著革了职,锦衣卫差的当官旗,扭解来京究问。员缺推堪任的来用。练国事姑著降三级,戴罪剿贼自赎,如仍玩纵,定行重治不宥。”(吕维祺:《明德先生文集》卷十五,《上福藩启》。)
  6. ^ 《杨文弱先生集》卷四,《情急呼天身代父罪疏》。
  7. ^ 《明史·卷二百六十
  8. ^ 《明季北略》:夫人朱氏,湖廣武陵人,薊遼巡撫楊鶴無山公夫人也。賊執夫人,夫人罵曰:「吾天朝命婦,豈從爾亂賊哉?」遂死之。

參考書目编辑

  • (清)張廷玉等,《明史》,中華書局點校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