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

一個人殺害另一個人
(重定向自殺害

殺人是指將他人殺害導致死亡結果的行為,也可稱為他殺。由於殺人會剝奪他人的生命,因此在世界上幾乎被普遍視為是一種犯罪行為,各國的刑事法典中對殺人行為亦均設有相應的刑罰。但在某些例外的情形中,殺人也有可能是合法的,例如交戰中殺害敵軍、法警依法執行死刑等等,這些情況稱為「阻卻違法」。

法律規範编辑

在所有國家的法律中殺人都是屬於違法行為,不僅需負起刑事責任,也可能面臨被害人家屬的民事求償。不過,就各國刑事法規範的殺人的樣態、處罰範圍以及刑度多寡,則皆有所不同。

普通法编辑

英美法系國家的刑事法律體系中,殺人大致可分為「謀殺」與「誤殺」兩種類型:

  • 謀殺Murder),指行為人具有殺人意圖,並將意圖付諸實現造成他人死亡。通常又可再區分為:
    • 蓄意謀殺/惡意謀殺(Capital murder),指有預謀的殺害被害人,部分國家將此種行為定為「一級謀殺罪」。
    • 重罪謀殺(Felony murder),指行為人在犯下其他重罪的同時殺害他人。
  • 誤殺Manslaughter),指行為人本身不具備殺人意圖,而是在過失或具沒有預謀的情形下造成他人死亡。
    • 蓄意誤殺(Voluntary manslaughter),無預謀的故意殺人,如情緒過激時。
    • 防衛過當Imperfect self-defense),在企圖正當防衛時造成的不必要的凶殺。
    • 過失殺人(Involuntary manslaughter),指出於可歸責的疏失、粗心大意造成的殺人行為。

歐陸法编辑

大陸法系國家的刑事法律體系中,則大多遵循「三階理論」的模式,將殺害他人的行為,依行為人的主觀意欲區分為「故意」或「過失」兩種型態,再依據各自的結果論以故意殺人過失致死

  • 故意殺人,指行為人本身具有殺人的犯罪故意,並且實現該殺人行為。有些國家會再區分為「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藉以論斷其不法內涵的高低。
  • 過失致死,指行為人本身並不具有殺人故意,而是出於疏忽、違法了法律的要求,所造成的他人死亡結果。

阻卻違法编辑

然而,做出事實上的殺人行為,並不代表就一定要負起法律上的刑事責任。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殺人行為是例外被法律所允許的,這種情形稱為「阻卻違法」;意即行為人雖然做出了法律不允許的殺人行為,但是參照當時的環境與時空背景,如果加以苛責反而會顯得不合理,所以例外阻卻了犯罪行為的構成。這些特殊形況主要有以下幾種:

  • 正當防衛Self-defense),法律允許人民在遭受到來自他人的不法侵害時,得以自己之力加以還擊。不過,雖出於正當防衛而殺人,還是有可能面臨防衛過當的指控,因此不是完全阻卻犯罪。
  • 緊急避難,在危及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的緊急情形下,法律例外容忍人民在合理的範圍內,以違反法律的方式保護自己。誠如前述,出於避難而殺人同樣可能會面臨避難過當的指控。
  • 義務衝突,如果行為人同時面臨兩種衝突的法律義務,只能擇其一而違反另一義務時,即可能構成阻卻違法。如醫生只能救活兩名急診病患的其中一人時,如另一病患因而死亡,醫生即不會構成「不作為殺人」。
  • 依法令之行為,典型的例子即法警依法執行死刑槍決死囚。

另外,如果行為人因為精神異常或不具責任能力(未成年),而無法對於己身的殺人行為有全面的認知或控制能力時,法律通常會給予免除或減輕刑責,此在大陸法系中並不屬於阻卻違法的一環,而是稱作「阻卻罪責」。

特殊類型编辑

根據世界各國刑事法典中的殺人處罰規範,除了一般的故意殺人/蓄意謀殺及過失致死/誤殺等情形之外,尚可大致分為以下幾種態樣:

殺害尊親屬编辑

由於儒家思想中存在著根深柢固的倫理孝道觀念,弑親被視作是極端大逆不道的行為,故受到儒家文化影響較深的地區,如中國、港澳、南韓以及台灣等,其刑事法律皆認為弒親的不法內涵遠高於一般殺人罪行,而予以加重處罰。日本刑法原本也有針對弒親行為加重處罰,不過在明治维新之後受到來自西方的法學概念與人权思潮的影響,最高裁判所已於戰後宣告本罪違憲

由於弒親罪的本質隱含著對於同樣行為(殺人)有著相異的評價,凸顯出法律視不同生命有貴賤之分的意涵,而違反現代法學中相當重要的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思想,因此在以上國家一直都存在着違憲爭議。

生母殺嬰编辑

殺嬰行為是指生母在產下嬰兒的數日或數小時內,因為嬰兒可能不是在正常的情況下誕生,例如遭性侵害、婚外情或是亂倫等因素,生母害怕受到社會責難而做出的殺人行為。由於這類情形生母多半是基於畏懼社會壓力而犯法,法律認為這類案件中生母其情可憫,而特別給予的一種寬典,以減輕其殺人刑責。

女性主義法學的觀點中,則認為本罪是基於父權體系之下,對處於相對弱勢的女性給與的一種恩惠,其本質仍不脫整體社會對於女性身體自主的蔑視與打壓,才會屢屢發生類似案件,迫使法律必需做出看似寬貸的饒恕;因此這類罪名的存在,恐怕還是反應了社會中嚴重的性别不平等現象。

義憤殺人编辑

如果行為人基於情緒激憤、且為常人均難以避免的情形下殺人,由於係出於難以避免,因此過度的苛責並無意義,亦難以達到犯罪預防的效果,而對於此種類型的殺人行為予以減輕刑責。常見的例子包括目睹親人被侵犯、殺害而動手殺人等情形。

不作為殺人编辑

一般而言殺人是指以積極的手段造成他人死亡的行為,但在某些情況下,法律會課與行為人「阻止被害人死亡」的積極救援義務,當行為人違反這項義務、消極的放任被害人死時,就構成所謂的不作為犯,例外的被論以殺人罪責。例如看見子女溺水卻故意見死不救的父母親等。

種族清洗编辑

一般而言,殺人是指行為人透過親自、直接或以間接支配的方式,造成的一人或數人死亡的單一事件。然而,在二戰之後國際法對於系統性的、針對特定種族的,而且動用國家力量進行的大規模屠殺行為,則被視為「種族清洗」,其所面臨的刑責則與普通殺人事件完全迥異。

参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