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汉族对周边民族服饰的影响

由于华夏儒教王道文化的传播,漢服對周邊地區服飾的影響深远,周边地區的民族、包括许多其他儒家文化圈汉文化圈)国家通过效仿华夏礼仪制度借鉴了汉服的某些特征,用于吉凶宾军嘉五礼。此外,华夏宾礼也规定四夷之君必须穿本国服饰朝见中国天子,谓“蕃主服其国服”。[1]汉唐藩属体制中,周边民族首领存在着定期朝见皇帝的所谓“朝集”制度。无论是外国君主及其使者或者臣子朝谒中国天子,接受官职,贡献方物,还是中国天子宴请外国君主,外国君主都要穿国服奉礼。国服制度促使了周边民族形成自己的民族服饰。比如,契丹太宗入晋,接触到中原衣冠制度,北归后,参照中原服制制定了本朝国服与汉服制度[2]

日本及和服编辑

在汉服传入日本之前,日本人仍穿着简单的土著服装,或爲套头装,或爲对襟装。直到古坟时代后期,受中原和朝鲜半岛服饰的影响,豪族服饰出现了左衽的倾向。进入飞鸟时代推古天皇十一年十二月,宫廷开始仿照中原隋朝的服饰制度,制定了自己的冠服和朝服制度,东亚大陆的服饰制式对日本的影响走向系统化[3][4],汉人将服饰与礼相联系的文化也从此深入到日本,日本此後逐渐成为儒家文化圈的一部分。

日本将汉服改良後,自幕府时代起称之为和服,义爲“和族的服饰”。其与汉服一致的是交領右衽、系带等,亦有圓領袍,但又有诸多不同之处,如:袖長較短,袖口寬大,但不像漢服的廣袖;繫帶位置比漢服靠中;身後有形狀很大的腰帶(日语:转写obi)。明治天皇改新以来,由于西方文化的入侵,和服大有被西服(日语:洋服蘭服)取代之勢,和服的材质、斑纹、制式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現代和服常服以浴衣為主,而禮服如狩衣等,有極強的本土色彩,是漢族地區所沒有的。

琉球及琉服编辑

琉球人與日本和族同源,同時也深受中原文化的影響,因此衣冠與明代漢服、江戶時代和服一脈相承,稱爲琉裝。琉球國於16世紀時確立了階級制度和相應的服飾制度。

朝鲜半岛及韩服编辑

韓國稱韓服(韓語:한복/韓服),古時及北朝鮮稱朝鮮服朝鮮語:조선옷朝鮮옷)。古朝鮮半島平民多穿白衣,只有貴族才能穿帶花紋的綾羅綢緞。朝鮮三國時代末期,人將漢服帶到朝鮮半島,那裡的貴族才開始穿著襦、裙、袍、褲,其新羅國服飾與唐人相同。朝鮮王朝中期,漢服深受明朝衣冠制式的影響,誕生了如今人們熟知的赤古里裙、襖裙、周衣等樣式。

近現代韓服改良了漢服的部分細節,如:女性的赤古里裙上衣極端,下裙的位置提高;男性的腰帶位置也有提高;男性長袍的衣長稍有減短,至小腿位置;繫帶位置靠中;護領普遍較寬。

越南及越服编辑

歷史上,秦朝統一百越,越南領土歸服中國,但由於和中原距離較遠,中原帝國的控制力有限,故越南和中原帝國分分合合,直到宋朝時越南丁朝皇帝被冊封爲交趾郡王,首次從中國領土變為中國的藩屬國。此時的越南已經受到漢族文化極深的染化,歷代正統服制多因襲或模仿中原漢族王朝的樣式。越南屬明時期,於明朝的統治下被迫「束髮易服」[5],被明朝征剿過後倖存的土著都掌人亦被強迫「更名易服」,以及更改有都掌特色的地名,消除都掌文化[6]後黎朝時期,越南朝廷曾頒文禁止清朝風俗流入越南。阮朝建立後,一方面對大清稱臣,一方面對朝服、官服、禮服等正式服飾做出了明確規定,官服主要參酌大明制度,此時代的服飾與中原宗藩裝束十分相似。阮朝又影響了眞臘等其藩屬國的衣冠制度[7]

但清朝時中原地區剃髮易服,越南衣冠或多或少受到滿清服装风格的影响,以女性服飾爲明顯。20世紀初,越南根據18世紀廣南國宮廷裝四身襖、五身襖改造出修身的女性服裝襖黛越南语Áo dài𨱾),這種長袍和近現代中國的旗袍十分相似,故也稱爲越式旗袍

近年來,和漢服復興運動同時進行的越服復興運動也在越南展開[8]

鲜卑人及汉化政策编辑

北魏王朝原是由鲜卑族成立,孝文帝继位时只有五岁,由祖母冯太后主持政事他迁都洛阳,发起汉化改革,禁穿胡服,改穿汉服;禁说鲜卑语,改说汉语;改胡姓为汉姓。[9]“魏太子恂不好学,体素肥大,苦河南地热,常思北归。魏主赐之衣冠,恂常私著胡服。”[10]拓跋力微的长子拓跋沙漠汗在中原期间,受到汉文化的熏陶,归北时,因穿着汉人的服饰,又援弹飞丸,射落飞鸟,结果引起鲜卑部落各首领的疑忌与恐慌:“太子风彩被服,同于南夏,兼奇术绝世,若继国统,变易旧俗,吾等必不得志,不若在国诸子,习本淳朴。”[11]太武帝拓跋焘曾因为贺狄干“言语衣服类中国,以为慕而习之,故忿焉,既而杀之”。[12]孝文帝冲破重重阻力推行“用夏变夷”的服饰改革后,至西魏又大肆复旧。

藏人及藏袍编辑

漢族和藏族同源於漢藏先民,同樣具有交領的衣著特點。歷史上漢藏文化又有著長期交流,藏人的藏袍深受漢服的影響,很早就出現了右衽、繫帶的特點。但為了方便勞動,通常將衣長改短;為了避寒,又將袖長增長。

唐代時,敦煌一度被吐蕃占领,當地汉人被迫从「夷俗」,只有祭祖时才穿上汉人服飾,“遗衣整巾潜泪垂,誓心密定归分记”,设法回归唐朝[13]。吐蕃汉人沿袭汉服保持民族气节和习俗,保持和唐朝的联系[14]

女真及滿族服飾编辑

建州女真朝鮮人記載的“雜亂無章”走向“貴賤有別”的過程當中受到了漢族服飾很大影響。明代初期禁止民人穿著「馬褂的先祖」對襟衣和罩甲等服飾:“禁官民步卒人等服對襟衣,唯騎士許服……其不應服而服者罪之”,但後來由於禁令漸漸廢弛而逐漸走入民間,這一世俗化和普及化的過程,被認為會對關外的滿洲有所影響,由於滿洲的崛起有賴於騎射之利,而對襟衣之類又便於騎射。在此情形下,經濟文化相對落後的滿洲被指理所當然地吸收並大量借鑒了明代的冠服制度,例如馬甲就是由明代罩甲演變而成[15][16]

公元1129年,金朝政權下令禁民漢服,又令髡髮,不如式者殺之。後來海陵王首先宽松了政策:“诏河南民,衣冠许从其便”,最後結果反而是女真人的服飾漢化。

契丹及其服饰文化编辑

契丹族习惯着長袍左衽,圓領窄袖,疙瘩紐襻,褲腳放靴筒內,有髡髮的习俗[17]。有研究指出,達斡爾族的祖先是契丹人的一支,其很多風俗和契丹人相同,曾使用契丹文,服飾也仍和契丹人一樣左衽[18]。在建立辽国後,採取官分南北的政策[19]。南官管理漢人,採取漢制,故官服也沿襲“漢服”;北官管理契丹人,採取契丹國制,故官服因襲契丹族“髡髮左衽”的風格,稱爲“國服”[20];又,凡三品以上官員行大禮時一律用漢服[21]。常服和官服同,皇帝和漢官著漢服,皇后和契丹官著契丹服[20]

隨著胡漢文化的交流,遼國初期時契丹人就出現了“长袍右衽、衣裳分制、妇女下衣着裙子”的漢服制式,在遼國中後期更甚,胡漢混裝的現象頗為明顯,契丹人著漢服,漢人著契丹服的狀況頗為普遍[22][23]

蒙古人及蒙古袍编辑

蒙古人最初披发左衽,衣服与契丹相同。[24][25]蒙古汗国受汉文化影响后又多着右衽的辫线袄和质孙服。[26]忽必烈統一中国后则延用了前代服裝。[27]

元朝前後蒙古袍受汉服影响产生了质孙服,质孙服又反作用於汉服,使产生了曳撒yè sà制式,“曳撒”的名字即来自於“质孙”。清朝以降,受滿人服飾的影響,喀尔喀蒙古的服饰明显具有满服的特点,当今常见的蒙古袍都以喀尔喀蒙古袍为主,但大部分蒙古族地區仍然能見到交領右衽的傳統服飾。

臺灣原住民编辑

漢服隨古代漢族移民傳入台灣,台灣各族原住民均有其民族服飾,與漢服並無關連,不過被漢化的原住民亦可能穿著漢服,而一些原住民的早期服裝也看到類似漢服的交領右衽樣式。早期台灣漢族服飾由於明鄭政權的建立而主要遵循明朝儀制。1650年代後,满清政權開始嘗試與明鄭談判,從鄭成功以至鄭經,服制問題始終是明鄭與滿清雙方談判時所重視的條件之一。[28]

一些臺灣原住民如布農族人在清初至日治期間與漢族人有經濟上的來往,部分部落的布農族人在與漢族人彼此交易中,獲得了漢族人的衣飾,也穿起了漢服。自從接觸了漢族文化之後,逐漸形成男穿長衫女穿,日本人鈴木作太郎在1932年的著作裡指出,布農族人的穿著和泰雅族人同樣是麻織布上衣,只是婦女後來仿漢人穿著綿衣衫褲。可見在日治時代,部分部落的布農族已經大量穿著漢服,與傳統族服正為穿用[29]

其他同源民族编辑

布依族侗族哈尼族黎族苗族瑶族彝族羌族達斡爾族畲族等等周邊少數民族的服飾共同特點是如今仍是或曾經是交領、左衽,歷史上部分受到漢族影響出現了右衽,如壯族的服飾也可以右衽,但交領左衽仍占多數。

门巴族不丹族等族群深受藏族文化和漢文化影響,現在仍是交領右衽。

参考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大唐开元礼·宾礼》
  2. ^ 彭林,宋德金,唐赞功,1994,《中华文明史:辽宋夏金》,河北教育出版社
  3. ^ 隋书·倭国传》:“其服饰男子,衣裙襦,其袖微小,履如履形,漆其上之於脚……至隋其王始制冠,以锦綵为之以金银镂花为饰”
  4. ^ 日本女性在有和服之前穿什么?-磊团子的回答-知乎
  5. ^ [越南]陳重金《越南通史》,商務印書館
  6. ^ (明)諸葛元聲《兩朝平攘錄》,卷二.都掌:「凡新拘留被擄民婦,各蒙親屬認領還家。至於降蠻老幼婦女數千餘人,各變姓名,易冠服,配去遠方衛所安置。於是九絲一空,都蠻盡平」
  7. ^ 《大南实录·正编·第一纪·卷五十四·嘉隆十五年七月条》:初藩王匿縝既受冠服、藩僚见而美之、皆愿改从我国服色、嘉定城臣为之请。……自此腊人衣服器用多慕汉风、蛮俗渐改革矣。
  8. ^ 越南真正的传统服装越服
  9. ^ 《魏书‧高祖纪下》云:“太和十八年……革衣服之制。”
  10. ^ 《资治通鉴·齐记六》
  11. ^ 魏收《魏书·序纪》,中华书局,1974 年。
  12. ^ 魏收,《魏书·贺狄干传》,中华书局,1974 年。
  13. ^ 《唐书》第216卷下
  14. ^ 翟理斯,《东方和非洲研究学院通报》第7卷第559页
  15. ^ 丁超《清代黄马褂源流考》,〈清史研究〉.2011年5月第2期,第127-133頁
  16. ^ 《中國現代學術經典.章太炎卷》,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第316頁
  17. ^ 《契丹国志·兵马制度》:“又有渤海首领大舍利高模汉兵,步骑万余人,并髡髮左衽,窃为契丹之饰。 ”
  18. ^ 达斡尔族服饰尚左衽, 內蒙古日報 
  19. ^ 辽史·百官志》:「官分南、北,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
  20. ^ 20.0 20.1 《辽史》:“辽国自太宗入晋之后,皇帝与南班汉官用汉服;太后与北班契丹臣僚用国服,其汉服即五代、晋之遗制也。”
  21. ^ 遼金元服飾特點
  22. ^ 霍宇紅, 論契丹族与汉族服饰文化的融合, 赤峰學院學報(漢文哲學社會科學版) 
  23. ^ 《大遼王朝: 青牛、白馬、黑契丹》,作者:劉學銚
  24. ^ 《旧唐书·室韦传》载:“畜宜犬豕,豢养而噉之,其皮用以为韦,男子女人通以为服。被发左衽。”
  25. ^ 《契丹国志》卷26载:“(室韦)盖契丹之类,其南者为契丹,在北者号为室韦……夏则城居,冬逐水草,有南室韦、北室韦。其俗,丈夫皆盘发,衣服与契丹同。”
  26. ^ 《黑鞑事略》明确记载:"其服,右衽而方领,旧以毡革,新以拧丝金线,色以红紫钳绿,纹以日月龙凤,无贵贱等差。"徐霆注云:"腰间密密打作细摺,不计其数,若深衣止十二幅,鞑人摺多尔。又用红紫帛捻成线横在腰上,谓之腰线,盖欲马上腰围,紧束突出,采艳好看"
  27. ^ 《元史》“元初立国,庶事草创,冠服车舆,并从旧俗。世祖混一天下,近取金、宋,远法汉、唐。”
  28. ^ 劉家駒. 清史拼圖. 台北: 遠流出版社. 2003: 頁35–58. ISBN 957-32-4824-7. 
  29. ^ 田哲益《玉山的守護者: 布農族》,五南圖書,第216-21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