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恒是《红旗》杂志写作组的笔名、代称(寓“持之以恒”意)。另有程越、方刚、吕真、田春、严章、黎章等笔名,轮流使用,各有分工、配合,以壮声势。其中以“池恒”的身价最高,最具代表性,一般是发表重点文章时使用。活动于1974年1月至1976年10月间计有33个月。其驻地在北京沙滩北街2号。

写作组由该杂志总编姚文元组建并直接掌握。其中肖木胡锡涛等是姚文元从上海市委写作组调来的。重点文章撰文前姚文元要布置选题、写作意图、论点、材料,写成后仍需送他多次审阅、亲笔修改,乃至敲定编发的时机、版面安排、目录顺序等细节,最后才能定稿。

该写作组的文章仅限于在《红旗》杂志上首次发表,写有50多篇文章。代表作有《坚持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掌握一分为二的辩证法》(1974)、《学习理论 执行政策》、《党内斗争与党的发展》、《结合评论水浒,深入学习理论》(1975)、《从资产阶级民主派到走资派》、《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毛泽东思想永远指引我们前进》(1976)等。该写作组的重头文章,从点题、内容、结构、手法、署名到反复修改,多由姚文元布置、授意、经手、过问。因《红旗》杂志为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的性质,“池恒”文章发表后,全国报刊多以第一时间、显著位置转载。

池恒文章多以正面立论,擅长政策性解说和思想、政治评论,较少涉及历史题材;风格更趋稳健,摆出一副理论权威的思辨架势,现实的尖锐性、文风的泼辣均不及梁效罗思鼎

池恒既是写作班子又是编辑班子,它同时还担任着组织工作:与梁效罗思鼎唐晓文初澜御用写作班子密切联系,通报组稿意图,协商修改、润色,并为之提供发表园地,起着某种居间协调的作用。因此它的作品及其影响,就不仅是自己撰写的单篇文章,还有作为刊物整体的《红旗》杂志。

参考文献编辑

  • 樊思《一个反革命的政治纲领——评池恒的反党文章》,《红旗》杂志1977年第8期
  • 《红旗》杂志社大批判组《捣乱、失败、灭亡的纪录——揭批姚文元利用制造反革命舆论的罪行》,《人民日报》1977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