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直 (明朝宦官)

(重定向自汪直 (宦官)

汪直,是明朝成化年間的知名宦官,首創西廠廣西桂平西北大藤峡人,瑤族

生平编辑

生卒不詳,成化三年(1467年),襄城伯李瑾、尚书程信督师招讨南蛮,汪直被俘獲,帶至京師,經宮刑後分赠王公貴族。汪直初为宪宗宠妃万贵妃身边的小内侍,后被委派伺察刺事而受到信任。

成化十三年,汪直得到明憲宗的寵信領新设特务机构西廠,权势远在锦衣卫东厂之上。成化十五年,宪宗又诏令汪直训边,得以监管指挥九边兵马。

內閣首輔商輅陳汪直十一罪,並說服內閣大臣萬安、劉珝、劉吉等內閣重臣,加上九卿項忠等亦彈劾汪直,兼之宪宗在太監阿醜做一場《醉酒》戲突顯汪直權大,憲宗知其意,當日罷黜西廠。雖然汪直不再掌管西廠,但仍然受寵,遂誣陷商輅收授指揮楊曄賄賂,而御史戴縉再次歌頌汪直功勞,請恢復西廠,商輅於是力求離去。商輅既去,士大夫更加俯首侍奉汪直,沒有再敢與之抗者了。

後來,明憲宗命汪直掌管十二团营,开明代禁军掌于内臣之先河。后因久镇辽东,与宪宗逐渐疏远,失去宠信,被东厂提督尚铭等人弹劾,贬往南京。从此退出历史舞台。


汪直是大藤峡叛乱中瑶民后代,成化三年(1467年)以幼童身份被俘进宫。最初在昭德宫侍奉万贵妃,后升任御马监太监。 成化十二年(1476年),有黑眚出现在宫中,妖人李子龙用巫术勾结太监韦舍私自进入大内,事发后被诛杀。明宪宗心中很讨厌这件事,急于想了解外面的事情。汪直为人狡猾聪明,明宪宗于是令他改换服装,带一两名校尉秘密出去侦察。人们都不知道,只有都御史王越与他相交甚欢。汪直将所见所闻,全部报告明宪宗,明宪宗大悦。

成化十三年(1477年)正月,明宪宗建立西厂,由汪直统领,钦定校尉人数多于东厂一倍。二月,已故少保杨荣曾孙、福建建宁卫指挥同知杨晔(也有写作“业”)与其父杨奏(一作泰)暴横乡里,惨害人命,被仇家所举报,于是入京行贿,被汪直所发觉,关进西厂监狱严刑拷问,并牵连多位大臣,一时西厂“权宠赫奕,都人侧目”。 五月,内阁首辅商辂等人上疏,言西厂“伺察太繁、法令太急、刑网太密”,并联合六部九卿请罢西厂。明宪宗无奈同意,令汪直回御马监。一月后,西厂得到机会重开,内阁首辅商辂等人辞职。 同年,南京镇监覃力朋上京进贡后回去,用一百艘船只载运私盐,骚扰所过州县。武城县典史责问他,反倒被覃力朋击打,牙齿被打断,另有一人被射杀。 汪直查访得知,报告给明宪宗,结果覃力朋被逮捕,判处斩刑。覃力朋后来侥幸得免,而明宪宗通过此事认为汪直能探知奸情,便更加宠爱他。汪直于是任用锦衣卫百户韦瑛作为心腹,屡兴大狱。 同年,商辂弹劾西厂奏章中说“今汪直年幼,未谙世事,止凭韦瑛等主使”,在外监军时期怀恩评价“直年少喜功”,按古代标准符合这个条件的,再以入宫时间推算,应该是提督西厂时候只有十五六岁,被贬南京时候二十出头。

成化十四年(1478年),三月,建州女真犯边,汪直欲前去招抚,为司礼监掌印怀恩、大学士万安等人所阻。 五月,汪直奏请开设武举,设科乡试、会试、殿试,欲悉如进士恩例,诏命试行数年,俟有成效。 六月,宪宗令汪直领通事百户王英往辽东处置边务,并赐汪直敕曰遇事可便宜行事。

成化十五年(1479年),汪直偏信辽东巡抚陈钺言,下兵部侍郎马文升于锦衣卫狱,后谪戍重庆,至此汪直威势倾天下。建州女真首领伏当加声言要犯边,宪宗令汪直监军,抚宁侯朱永为总兵官,陈钺提督军务前去征讨建州三卫。汪直先是招诱了郎秀等四十人组成的入贡使团,将他们秘密械送京师。而建州之役的具体过程,由于清朝对此过多隐晦,难以找到详细资料。《彰瘅录》记载,明军先派鸿胪典礼官诱开了城门,继而官校突然杀出夺取城门,女真人不意大军突至,多被杀戮。录平建州功,封朱永为保国公,陈钺升为右都御史,汪直加食米三十六石,后总督十二团营,开明代禁军专掌于内臣之先河。

成化十六年,鞑靼派军进入河套,宪宗令汪直监军,兵部尚书王越提督军务,保国公朱永为总兵前去御虏。王越说服汪直奏请朱永率大军从南路走,自己与汪直沿边境往榆林。后探知蒙古王庭在威宁海,于是尽调大同宣府两镇精兵两万,昼伏夜行二十七日至猫儿庄。时天降大风雪,王越汪直率精骑连夜奔袭至威宁海,敌寇犹未发觉,明军纵兵掩杀,获大胜。达延汗巴图蒙克(小王子)仅以身逃,达延汗的妻子,蒙古传奇女英雄满都海战死。此役后,王越功封威宁伯,成为明朝仅有的三位以战功封伯的文臣之一,汪直加食米四十八石。

成化十七年,鞑靼军入大同境剽掠,汪直等分布官军截杀,追至黑石崖等处获胜。论大同功加汪直食米三百石。太监无秩可升,只能加食米,以年十二石为一级,宪宗给汪直一下子加了三百石,前所未有,创有明一朝纪录。 七月,宪宗命汪直总督军务,威宁伯王越佩平胡将军印充总兵官,统京军精锐征剿鞑靼,并赐制敕曰各地镇守、总兵、巡抚俱受其节制,有不遵号令者可先以军法处治,然后奏闻。虏退,汪直王越请班师,宪宗不允。

成化十八年,宪宗任命汪直为大同镇守太监,而召还京营官兵。三月,汪直既在大同不得还,言官纷纷上疏奏其办事苛察纷扰,内阁首辅万安上疏请罢西厂,宪宗同意,中外欣然。六月,虏寇入延绥,汪直王越分兵抵御,获大胜,汪直加食米二十四石。 八月,万安等人担心王越有智计,恐诱汪直求复进,于是奏请王越与延绥守将许宁换防。同月,汪直上奏弹劾副总兵朱鉴等人玩忽职守,以致虏寇入境杀三十四人而去。朱鉴被逮至京师下狱,法司论罪坐斩,后免死。

成化十九年,五月,汪直上奏,左参将卢钦、右监丞杨雄等人不能御虏,以致敌寇多次入境杀掠人畜,又隐匿不报,论法当究问,并自劾不能节制之罪。诏命将卢钦、杨雄一起执来京师,汪直误事,暂记其罪。同月,镇守大同太监汪直驰书上奏,有自虏中逃回的人传报鞑靼可汗小王子打算纠结大军来犯,恐寡不敌众,请求令旧日所统的京军头目赶赴支援,兵部不允。 六月,巡抚郭镗上奏,汪直与总兵官许宁共事以来,互生嫌隙,不相和协,并列举了近乎胡闹的五件事为证,表明两人基本上是水火不容。鞑靼大军转瞬即至,恐会败事,于是宪宗调汪直于南京御马监。

八月,降南京御马监太监汪直为奉御(六品),除威宁伯王越名,安置安陆州,革南京工部尚书戴缙、锦衣卫带俸指挥吴绶职,俱原籍为民。九月,右都御史李裕等奏,汪直获罪,犹有未满者,希望把被汪直排挤的官员们官复原职并赐召还。宪宗以事已处分,李裕等烦扰,而且有的人不是汪直诬陷的为由,命锦衣卫把领头的御史下狱拘问,并停了都察院右都御史李裕、右副都御史屠滽俸禄半年。

成化二十年,大同败仗泄露,宪宗大怒,命锦衣卫执大同总兵许宁、巡抚郭镗、镇守太监蔡新于午门前门,后免了他们的死罪,改为各降官六级,永不起用。汪直走后,许宁等人消极抵御,后又中了小王子的诱兵之计,明军死伤数千人,差点丢掉了大同。朝中当路者都知道败在不该调走汪直王越,害怕宪宗责怪,只推说是因为调兵未集,与满朝科道官一起把败仗瞒了下来。直到一年后,终究人心不平,才有人将实情报给了宪宗。

后来史书上就少关于汪直的记载了,只有零星提到。

弘治元年,南京户部员外郎周从时上奏说应追究前朝遗奸汪直、钱能等人,抄其家以济边用,孝宗以奏疏格式不对为由将周从时下狱不久又放出,原来奏请的事也不了了之。

弘治十一年左右,孝宗召回汪直、梁芳等人,满朝哗然,吏部员外张彩愤而弃官。 [1]

參考書目编辑

  • 施建中。《中国古代史》(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6。7-303-04187-7
  1. ^ 明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