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政黨

(重定向自浙党

明朝政黨,是明神宗萬曆後期以來士大夫所組織的政治團體,目的為控制內閣六部,打壓政見相左的異議人士。由於明朝的政黨仍是以維護自身權益為主的朋黨,因此並非現代意義的政黨

背景编辑

萬曆後期,國本之爭楚宗之亂明末三案京察之爭相繼爆發,嚴重分化朝中的士大夫集團,許多朝廷命官以籍貫為號召,集結士大夫組織朋黨,以便攻擊政敵。此時的明神宗已有數十年不曾上朝,對於朋黨之爭不聞不問,黨爭遂綿延數十年,幾無寧日。

東林黨编辑

万历三十二年(1604年),吏部郎中顾宪成國本之爭反對神宗的「三王並封」方案,被削籍歸里[1]。顧返鄉後與高攀龙为首的学者重修宋儒楊中立主講的东林书院,並在此讲学,學問調和了陽明學朱子學,主要是陽明學的守舊派,甚至是偏朱子學,每年一大会,每月一小会,会期各3天。东林书院则成为江南谈论国事的舆论中心,在此谈论国事的人则以东林党人自居。东林党聚集了在朝在野的各种势力,在讲学之余“讽议朝政,裁量人物”[2],提出了一些有利于国家改革时政的建议,例如加强军权 “京案”“行取”考察官员,澄清吏治,限制閣權,政歸六部,停止矿税的掠夺等。奉顧憲成趙南星鄒元標為黨魁,號稱「東林三君」,還有「漕汪二賢」:朝有李漕撫(李三才)、也有汪文言,另有在內閣主事的葉向高執掌人事機要。

東林黨在天启後期被當局取締,但其在南方的力量幾乎未被触动,这也是崇祯登基后反扑閹黨的力量来源。

浙黨编辑

萬曆二十九年(1601年),浙江籍的沈一貫出任首輔,與同鄉朱賡、門生李廷機提拔親信出仕[3],形成朝廷最大的政治勢力。之後為與東林黨進行政治攻防,沈集結姚宗文劉廷元等浙江士大夫正式組建浙黨[4]

沈一貫致仕後,方從哲接任黨魁,並在萬曆四十二年(1614年)組閣執政,惟六年後因紅丸案下台。此後浙黨趨向泡沫化,大部分成員轉而投靠閹黨

楚黨编辑

萬曆後期,戶科給事中官應震兵科給事中吳亮嗣集結湖廣士大夫組建楚黨[5],由於黨勢較弱,多依附浙黨。

永曆年間,楚黨變為湖廣總督何騰蛟、大學士瞿式耜用以爭奪權位的政治集團[6],後因何、瞿殉國而式微。

齊黨编辑

萬曆後期,吏科給事中亓詩教禮科給事中周永春集結山東士大夫組建齊黨,由於黨勢較弱,多依附浙黨。

宣黨编辑

萬曆後期,直隸宣城出身的南京國子監祭酒湯賓尹集結詹沂劉光復鄭繼芳等直隸士大夫組建宣黨[7],在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的辛亥京察中,宣黨被東林黨人斥逐出京,失勢垮台,留京者轉而依附齊楚浙黨。

崑黨编辑

萬曆後期,江蘇崑山出身的左諭德顧天峻集結江蘇士大夫組建崑黨,與宣黨合攻東林黨[7],在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的辛亥京察中,崑黨被東林黨人斥逐出京,失勢垮台,留京者轉而依附齊楚浙黨。

秦黨编辑

萬曆後期,吏部尚書孫丕揚集結王國王圖等陝西士大夫組建秦黨[8],與宣、崑二黨長年相爭。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孫受命主持辛亥京察,聯合東林黨將宣、崑黨籍的大批士大夫斥逐出京,次年孫丕揚因推薦東林黨入閣之事未獲神宗批准,亦致仕歸里[9],秦黨遂併入東林黨。

閹黨编辑

明熹宗時,宦官魏忠賢提督東廠,獨攬大權,結合了齊、楚、浙諸黨失意的士大夫,組成閹黨,施行恐怖統治,控制廠衛特務機構,爪牙遍及各地,實行血腥鎮壓。天启五年(1625年),熹宗下詔拆毀全國書院,許多東林人物被迫害,朝野忠良盡去。天启六年,魏又逼死了高攀龍、杀害了周宗建黃尊素李应升等東林七賢,东林书院被全部拆毁,讲学亦告中止。东林党在北京朝廷中的势力幾被消灭殆盡,時東林“纍纍相接,駢首就誅”,閹黨聲勢如日中天[10]

明思宗即位後,魏忠賢失勢,被迫自縊,思宗以「逆案」掃除閹黨,明定黨人永不錄用,但閹黨勢力並未完全消除。南明弘光朝時,首輔馬士英為了與東林黨爭權,大量任用名列逆案的官員,被視為閹黨再起。

參考文獻编辑

  1. ^ 小野和子:《明季黨社考》,頁138-139
  2. ^ 張秋香. 清代儒學系譜之建構 — 以江藩《漢學師承記》與《宋學淵源記》為範圍 (PDF). 國立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 2007年7月.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 
  3. ^ 《弘光朝偽東宮偽後及黨禍紀略》:「禍始於萬曆間,浙人沈一貫為相,擅權自恣,多置私人於要路。」
  4. ^ 孫立輝:《沈一貫與浙黨研究》,吉林大學,2005年
  5. ^ 《漢籍電子文獻資料庫-明人傳記資料索引》2969:官應震 ,字東鮮,號暘谷,黃岡人。萬曆二十六年進士,授宛縣令,遷戶科給事中,與劉廷元、亓詩敎,並貪恣用事,聲勢煊赫。時目為齊楚浙三黨,應震楚黨魁也。
  6. ^ 《續明紀事本末》(卷14):「楚黨以金堡、劉湘客、丁時魁、蒙正發、袁彭年主之,皆外聯瞿式耜、內恃李成棟。」
  7. ^ 7.0 7.1 《明史》(卷14):「祭酒湯賓尹、諭德顧天颭各收召朋徒,干預時政,謂之宣黨、昆黨;以賓尹宣城人,天颭崑山人也。御史徐兆魁、喬應甲、劉國縉、鄭繼芳、劉光復、房壯麗,給事中王紹徽,朱一桂、姚宗文、徐紹吉、周永春輩,則力排東林,與賓尹、天颭聲勢相倚,大臣多畏避之。」
  8. ^ 《明史》(卷224):「至是,繼芳巡按浙江,有偽為其書抵紹徽、國縉者,中云“欲去福清,先去富平;欲去富平,先去耀州兄弟”。又言“秦脈斬斷,吾輩可以得志”。福清謂葉向高,耀州謂王國、王圖,富平即丕揚也。國時巡撫保定,圖以吏部侍郎掌翰林院,與丕揚皆秦人,故曰“秦脈”。」
  9. ^ 《明史》(卷14):「丕場以白首趨朝,非薦賢無以報國。先後推轂林居耆碩,若沈鯉、呂坤、郭正域、丘度、蔡悉、顧憲成、趙南星、鄒元標、馮從吾、於玉立、高攀龍、劉元珍、龐時雍、姜士昌、範淶、歐陽東鳳輩。帝雅意不用舊人,悉寢不報。丕揚又請起故御史錢一本等十三人,故給事中鐘羽正等十五人,亦報罷。丕揚齒雖邁,帝重其老成清德,眷遇益隆。而丕揚乞去不已,疏复二十餘上。既不得請,則於明年二月拜疏徑歸。向高聞之,急言於上。詔令乘傳,且敕所司存問。既而丕揚疏謝,因陳時政四事,帝复優詔報之。」
  10. ^ 《明史》(卷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