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 (新加坡)

消费税(英語:Goods and Services Tax,简称“GST”),又稱「商品及服務稅」,是新加坡徵收的增值稅,稅率為7%。新加坡对商品进口以及几乎所有商品和服务供应征税。唯一的豁免是住宅物业的销售和租赁、投资贵金属的进口和当地供应以及大多数金融服务。[1]货物和国际服务的出口为零税率。

背景编辑

1986年之前,新加坡的企业所得税率和最高边际个人所得税率均保持在40%。如此高的利率被认为是没有竞争力的。根据1986年经济委员会的建议,新加坡政府决定需要从征收直接税转向间接税,以保持其在吸引投资方面的国际竞争力,并维持其经济增长,为新加坡人创造高薪工作[2]

实施编辑

税率史一览
日期 税率 描述 来源
1994年4月1日 3% 开始征收消费税 [3]
2003年 4% 税率增加
2004年 5% 税率增加
2007年7月1日 7% 时任财政部第二部长尚达曼于2007年2月15日宣布在此日将税率增至7% [4]
2023年1月1日

(预定)

8% 政府原计划于2021至2025年间将税率上调至9%,后因考虑到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所造成的影响而将增税计划推迟至2022年之后。 [5][6][7] [8]
2024年1月1日

(预定)

9%

政府于1994年4月1日以3%的单一税率实施消费税,并保证至少五年内不会提高税率。为了缓解消费税对新加坡家庭的影响,政府推出了一项税款抵消方案。同时,企业税率下调3%至27%,最高边际个人所得税税率下调3%至30%。最初征收的3%消费税率曾是世界上最低的消费税率之一,因为征收该税的主要目的并非是要产生可观的税收,而是让人们适应税收[9]

2002年,经济审查委员会审查了新加坡的税收政策,并建议有必要进行进一步的税收改革以引入新的投资。该委员会指出,其他国家正在积极降低直接税率以吸引国际流动资本和劳动力,并建议政府更多地依靠消费税来获得税收,同时再次通过一揽子抵消方案来缓冲赋税对新加坡家庭的影响[10]

政府接受了委员会的建议。消费税税率在2003年从3%提高到4%,并在2004年提高到5%。每一次提高都伴随着一个补偿方案,旨在使新加坡普通家庭在消费税率的提高的情况下,生活成本增加之后整体适应状况仍然较好。在提高消费税之后,直接税率也相应降低[11]

提高至7%编辑

2007年2月15日(该年度财政预算案发表当天),时任财政部第二部长尚达曼宣布,自2007年7月1日起,消费税税率将提高至7%。

增税伴随着一项抵消方案,以帮助新加坡人适应税率的提高。该计划将在五年内花费政府40亿新元[12]

政府也降低了直接税率,延续了自 1986 年以来降低直接税率的做法[13]。截至2010年,公司税的最高边际税率为17%,个人所得税为20%,使实际税率要低得多。

作为善意的表示,并为了帮助低收入群体应付日常开销,几家连锁超市都在增税后的1个月至6个月不等吸收了这2%的税率增长。它们包括冷藏公司超市巨人超市职总平价超市昇菘超市。除了平价超市,职工总会(NTUC)还吸收了 NTUC Foodfare、NTUC Childcare、NTUC LearningHub、NTUC Club 和 NTUC Healthcare 旗下商品与服务六个月的2%价格涨幅。

数字服务征税编辑

2018年2月19日(该年度财政预算案发表当天),财政部长王瑞杰宣布将对进口数字服务征收消费税,该政策于2020年1月1日生效。这一变化是为了确保本地和海外服务在税收制度中得到公平对待[14]

取缔牟取暴利委员会(CAP)编辑

政府于1994年和2007年7月均设立取缔牟取暴利委员会(简称“CAP”),旨在调查以消费税增加为借口的暴利或不合理价格上涨的投诉和反馈[15][16]

提高至9%编辑

消费税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之间的某个时间点从7%提高到9%。提高税率的主要理由是为未来的基础设施项目和现有基础设施的改造积累资金,增加社会支出以帮助应对日益老龄化的人口也被认为是次要原因[17]

鉴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消费税的上调将推迟到2022年之后,政府也在2020年提出60亿新元的“定心与援助配套”(英語:Assurance Package),以缓冲增税开始时所造成的影响[18]。消费税的上调后来再次推迟,分两个阶段进行;2023年1月1日先上调至8%,到2024年1月1日才调至9%。政府还将在60亿新元的“定心与援助配套”中增加6.4亿新元,使其总值达66亿元[7][8][19]

低价值进口商品征税编辑

2021年2月16日(该年度财政预算案发表当天),财政部长王瑞杰宣布将从2023年1月1日起对通过空运和海运进口的低价值商品征收消费税,确保本地和海外供应商得到公平对待。

批评编辑

坊间有反对者将新加坡的消费税制度批评为一种累退税。但消费税制度的拥护者则认为如果不将税款以收入的百分比计算,而是以终身消费的百分比来表示的话,则可以将消費稅视为一种等比例税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Overview of GST in Singapore. 3ecpa.com.sg. [2017-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5). 
  2. ^ Report of the Economic Committee, The Singapore Economy: New Direction, Singapore Ministry of Trade and Industry: 89, 1986 
  3. ^ Budget Highlights Financial Year 2005/2006: Creating Opportunity, Building Community (PDF), Singapore Ministry of Finance, 2005 [2021-03-0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3) 
  4. ^ GST rate to rise to 7% from July 1. 亚洲新闻台 Channel NewsAsia. 2007-02-15 [2020-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17) (英语). 
  5. ^ 政府计划在2021年至2025年之间上调消费税至9% – zaobao.com.sg. 联合早报. 2018-02-19 [2018-0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8). 
  6. ^ Lai, Linette. Singapore Budget 2020: GST hike will not take place in 2021; $6b Assurance Package to cushion impact of hike. 新加坡海峡时报 The Straits Times. 2020-02-18 [2020-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英语). 
  7. ^ 7.0 7.1 Budget 2022: GST will go up to 8% next year, then 9% from 2024; extra S$640 million to cushion impact. CNA. 2022-02-18 [2022-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5). 
  8. ^ 8.0 8.1 Budget 2022: Singapore to raise GST from 7% to 9% in two stages in 2023 and 2024. 海峡时报 The Straits Times. 2022-02-18 [2022-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19). 
  9. ^ Jenkins, Glenn P.; Khadka, Rup, Value Added Tax Policy and Implementation in Singapore (PDF), VAT Monitor (Amsterdam: International Bureau of Fiscal Documentation), March–April 1998, 9 (2): 35–47 [2022-02-12], ISSN 0925-083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2-01-20) 
  10. ^ Economic Review Committee Sub-Committee on Policies related to Taxation, the CPF system, Wages and Land. Restructuring the Tax System for Growth and Job Creation. 200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19).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1. ^ Budget Highlights Financial Year 2005/2006: Creating Opportunity, Building Community (PDF), Singapore Ministry of Finance, 2005 [2022-02-1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6-03-03) 
  12. ^ GST rate to rise to 7% from July 1. Channel NewsAsia. 2007-02-15 [2020-04-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17). 
  13. ^ Economic Review Committee Sub-Committee on Policies related to Taxation, the CPF system, Wages and Land. Restructuring the Tax System for Growth and Job Creation. 2002-04-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07). 
  14. ^ Kwan, Kevin. Budget 2018: GST to be imposed on digital services from 2020. CNA. 2018-02-19 [201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5) (英语). 
  15. ^ High prices not always due to profiteering. AsiaOne.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5-23). 
  16. ^ 胡渊文、陈劲禾、宋慧纯、周文龙. 王瑞杰:公共服务需求增加 国人须相应买单. 联合早报. 2018-03-02 [2022-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26) (中文(新加坡)). 
  17. ^ Singapore Budget 2018: GST to be raised from 7% to 9% some time between 2021 and 2025. The Straits Times. 2018-02-19 [201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英语). 
  18. ^ Lai, Linette. Singapore Budget 2020: GST hike will not take place in 2021; $6b Assurance Package to cushion impact of hike. The Straits Times. 2020-02-18 [2020-0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11). 
  19. ^ 黎康. 五大重点 看2022年财政预算案. 联合早报. 2022-02-18 [2022-02-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8) (中文(新加坡)).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