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汉委奴国王印

(重定向自漢委奴國王印

漢倭奴國王印東漢光武帝頒授給其屬國奴國的一枚金制王印[3]。該印於天明四年(1784年)出土,現藏於日本福岡市立博物館[4]。這一重大歷史發現標誌著中古時期中日外交關係的正式建立,曾被廣泛引為中日交流的重要證據[4][5]

漢封倭奴國王金印
King of Na gold seal knob.jpg
漢封倭奴國王金印,現藏於福岡市立博物館
文物信息
材質
重量 108.7 g
尺寸 2.3 cm × 2.3 cm
高度 印身 0.8 cm
蛇紐 1.5 cm
年代公元57年
時期 東漢光武帝時期
日本垂仁天皇時期
發掘於 1784年4月12日博多灣志賀島[1]
現存於 福岡市博物館
地位 日本國寶
日本汉字 漢委奴国王印
假名 かんのわのなのこくおういん
日语罗马字 Kan no wanona no kokuō in
其他名称 金印 (kin-in)
印文
King of Na gold seal imprint.svg
陰刻篆體,呈三行五字:
「漢」、「委奴」、「國王」
(由右至左、從上到下)
汉语 奴國
简化字 奴国
字面意思 漢朝屬國倭國的奴邦之王[2]
汉语拼音 hàn wō nú guó wáng

中原王朝对倭国颁发金印,表明历史上日本确实作为中国的属国而存在。中国也不可能承认除了中国以外的任何「王朝」,只有中国的皇帝才能称为「皇」,这是整个东亚世界乃至天下的共识。

目录

歷史编辑

漢代时,日本列岛分为诸多小国。據《後漢書·東夷傳》記載,建武中元二年,倭國眾多邦國當中的奴國遣使朝貢,光武帝劉秀賜金印。“建武中元二年,倭奴國奉貢朝賀,使人自稱大夫,倭國之極南界也,光武賜以印綬。”[6]

乾隆四十九年(日本江戶時代天明四年)甲辰二月二十三日,一來自叶崎[8]的農夫甚兵衛在整修自家水田時掘獲此印[9]。該印金質蛇紐,重約108克;印面2.34厘米見方,以陰刻篆體刻有「漢委奴國王」[3][7][10]

儒學者龜井南冥是第一個考證金印歷史由來的學者,并將其獻給了當時福岡藩的藩主黑田家。1931年昭和6年),日本指定該印為國寶二戰后再於1956年定為一級國寶。1978年,黑田家将金印捐給福岡市。[4][7]1979年福岡市美術館收藏金印,1990年改由福岡市博物館收藏。

眞僞编辑

十八世紀以前,部份日本學者對《後漢書》中所載東漢光武帝賜以金印的事認為係遊戲文章,並無事實的根據[7]。金印發現後,日本學術界對「漢委奴國王」金印的真偽始終持有爭論,主要分為三種觀點。有人認為此印綬為東漢光武帝所賜主印,即真印說;有人認為是日本人自己所刻,即假印說;還有人認為是日本人仿刻,即偽印說[4][11]

經日本史學家、考古家的鑑定,該印尺寸及蛇紐均符合漢制。1956年,一枚形如盤蛇印紐的金印「滇王之印」於中國雲南石寨山西漢古墓群的6號墓滇王墓出土,經考證是漢武帝劉徹元封二年(前109年)滇王嘗羌臣服漢室后賜予的印綬。1981年2月21日,中國揚州地區邗江縣甘泉二號漢墓出土另一顆漢代金印「廣陵王璽」。這枚印章也是純金鑄成,印體方形,龜紐,陰刻篆體字,規格、形制、篆刻技法與漢委奴國王印如出一轍,據專家考證很可能出自同一匠人之手。考古人員參照附近漢墓中刻於其它銅器上的年號推定,這枚金印就是東漢明帝劉莊于永平元年(58年)封劉荊廣陵王時賜予他的,與授日本金印的時間(建武中元二年,公元57年)僅隔一年,從而確定了「漢委奴國王」金印確為後漢光武帝所頒賜。[4][5][11]

此外,近代以來福岡縣糸島郡前原町平原地方所發掘的青銅器等遺物亦可作為真印說之佐證。經九州大學考古學家鑑定,福岡古墳中發現的青銅鏡三十一面,鐵刀一柄,瑪瑙、玻璃,以及鹿角製的管玉各數個,玻璃裝飾小珠六百餘,大部分係中國东漢時代的產物[7]

據此,三宅米吉博士著有論文指出,在九州志賀島發現的漢委奴國王金印確是光武帝所賜,絕非後人所偽撰[7];另有岡部長辛、松村勇造、關野雄、栗原朋信、森貞次郎、直木孝次郎等諸氏[12],咸認為此印乃光武帝賜給倭奴國王的真印,而為學界大多數人所承認[10]

典故编辑

關於印紐:在中國古代,皇帝常以冊封官位或下賜印綬的手段來維持自己的最高統治地位,該印章制度也反映在漢朝的外交政策上。一般來說,印鈕的形狀根據民族、居住地區的不同而異。經專家考證,漢制賜給中原地方的太子及諸侯王的金印一般是龜紐,賜給臣服國國王的印紐則多用蛇、山羊、駱駝等造型,其中匈奴等北方民族侯王接受冊封的金印多為羊紐、駝紐。[11][13]

關於印文:「漢委奴國王」,意為“漢朝的屬國倭國子邦奴國之君主[2]

印文以“漢”字開始。一般來說,若是漢朝皇帝直接管轄的國土前面一般都不加王朝的名稱。而倭奴印的印文是以“漢”字當頭的,也就是說倭在當時是漢朝的朝貢國,而不是漢朝的直轄領地。此外末尾的“國王”兩字,為當時漢朝皇帝冊封外臣之王時使用的等級稱呼;這類稱呼總共分為五等,「國王」為最高等級,這也就意味著漢朝皇帝承認倭國擁有自己的領土管轄權[13]

至於“委奴”兩字的解釋,學者之間也有不同的看法。天明年間日人學者認為委奴應讀為「怡土」,因福岡縣系郡前原町一帶,古代即為「怡土」國,亦即魏書伊都國原址;至今仍有怡土村存在[7]。事實上,因“委奴”兩字同《後漢書》中的記載一致,可理解為“倭奴”的簡化寫法。一般來說,賜於外臣的金印,印文按王朝、民族、部族的順序排列,據此,印文應解釋為“倭(民)族的奴(部族)”,因而應讀作「漢的委的奴的國王」[13]


參考文獻编辑

  1. ^ 金印的发现. 福岡市博物館.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1). 
  2. ^ 2.0 2.1 2.2 金印. 福岡市博物館.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1). 
  3. ^ 3.0 3.1 黃大受. 第八章漢代的制度和對外發展(六)對日本的交通. 中國通史(上).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1989: 268. ISBN 9571100315. 
  4. ^ 4.0 4.1 4.2 4.3 4.4 陳世昌. 日本國寶「漢委奴國王」金印是假的?. 聯合報. 2007-04-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3). 
  5. ^ 5.0 5.1 袁昌堯; 張國仁. 古代日本:早期中日關係. 日本简史. 書林出版有限公司. 1996: 10. ISBN 9575865995. 
  6. ^ 後漢書·卷八十五·東夷傳》
  7. ^ 7.0 7.1 7.2 7.3 7.4 7.5 7.6 釋東初. 第四章:漢魏時代中倭之交通. 中日佛教交通史. 
  8. ^ 叶崎,位於九州北部筑前國那珂郡博多湾志賀島,今日本福岡縣糟屋郡志賀町。[7]
  9. ^ 一說实际挖掘的是甚兵卫的两个佣工,秀治和喜平。[2]
  10. ^ 10.0 10.1 石曉軍. 第二章:古代、中世中國對日本認識的變遷. 中日兩國相互認識的變遷. 臺灣商務印書館. 1992: 53. ISBN 9570506229. 
  11. ^ 11.0 11.1 11.2 “汉委奴国王”印的真伪. [永久失效連結]
  12. ^ 岡部長辛. 漢委奴國王金印考. 日本歷史. 杉村勇造, 金印は果てし偽物つ? 關野雄, 中國古代の尺度にいてか 栗原朋信, 文獻に現れた秦漢印璽の研究 
  13. ^ 13.0 13.1 13.2 金印典故. 福岡市博物館.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1).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