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潘景寅(1929年1月-1971年9月13日)。河北人。曾为中共中央首脑要员的专机驾驶员,后因在九一三事件中参与飞机驾驶任务身亡。

生平编辑

潘景寅自小母亲去世,14岁给地主放牛。1946年6月,后来改编成四野的部队路过,他“把牛鞭子一扔,跟着部队走了”。[1]50年代由陆军选入空军学飞行,是航校第七期飞行学员。30岁时经介绍与正在北大护校上学的孙祥凝结婚。婚后有两个女儿潘鸶和潘鹭,一个儿子潘鹏。3个孩子的名字都是潘景寅改的,都有“飞”的意思。[1]

潘景寅后来升至副师职。1967年7月,毛泽东七二零事件中,因武汉事态紧急离开而在其人生中最后一次坐飞机,就是潘景寅驾驶的。由于他多次圆满完成宋庆龄的专机任务,有时宋出行时就指名要他担任机长。

1970年代初,巴基斯坦国内发生水灾,中国政府向巴基斯坦提供无息贷款,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将三架巴基斯坦购买自英国的三叉戟飞机作为实物还贷交给中国。1970年夏,飞机从巴基斯坦进口,由潘景寅带队以民航身份将飞机带回。后来,他又带领新组建的空地勤人员,在广州白云机场同巴基斯坦人员一起进行该批飞机的技术交接和改装与训练。不久,他的职务改为专机师副政委。因为中央规定毛泽东不再坐飞机,所以一号专机就给了副主席林彪,由潘景寅任机长。

1971年9月12日,潘景寅刚出差回来。孙祥凝和女儿给他包饺子。瓜馅舍不得给孩子吃,专留给老潘,所以拌了两种馅。当时孙祥凝接到急电通知潘景寅有任务,潘景寅提着装有牙具、毛巾和拖鞋的旅行袋就出了门,临走说了句“今晚可能回来”。 当时场站政委的家属来串门,后来追查的时候她当了证人,说潘景寅临走确实没说什么。[1]

9月12日19点40分,潘驾驶二五六号三叉戟从西郊机场起飞,20点20分降落在海军的山海关机场。他坐在机场调度室裡,抽了几支烟。[1] 1971年9月13日零时,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等人乘红旗轿车急速由北戴河驶往山海关机场。零时32分林彪等人所乘飞机强行起飞,潘景寅驾驶。飞机曾在山海关上空划出了一个“大问号”。[2][3]

身后编辑

接到苏联安德罗波夫的指令,全权负责林案现场调查的第一当事人,后来的苏联情报九局局长给出了专机飞出国境后的的飞行路线:飞机飞抵苏、蒙边境,距苏联赤塔50公里处,几乎是180度向南折回。它的油料不仅足够飞到赤塔,而且飞抵伊尔库茨克乌兰巴托都没有问题。雷达从飞机一起飞,就捕捉到目标,而且全程跟踪[4]

北京政府只将苏联拣剩下殉难者尸体就地掩埋,而最重要的黑匣子至今没有向苏联(现俄罗斯)索取。[5]

潘景寅死后,长时间没有哪一级组织或领导为他做结论,不少人怀疑甚至公开声称他是林彪死党的一个成员。1980年11月15日,邓小平在接见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总编辑厄尔·费尔谈到“九一三”事件时说:“据我个人判断,飞行员是个好人,因为有同样一架飞机带了大量党和国家的机密材料准备飞到苏联去,就是这架飞机的飞行员发现问题后,经过斗争,飞机被迫降,但这个飞行员被打死了。”[6]

1981年12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做出了潘景寅是“在蒙古温都尔汗飞机坠毁死亡”的结论,发给其家属盖有总政大印的证明书。这种结论在空军通称为“随机正常死亡”。专机师政治处确定“按师职或十三级以上干部病故抚恤标准抚恤”,北京海淀区民政局据此发给潘的家属应有的抚恤金。

九一三事件后中共对潘景寅进行调查没有发现政治错误,但孙祥凝还是被打成反革命家属,1980年释放后仍被当作反革命家属。她给所有坐过潘景寅专机的中央领导人写申诉信,要求给个说法。后在北京南站附近的中央组织部接待站的帮助下才洗清罪名。[7]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当年带林彪上天的飞行员——潘景寅]
  2. ^ 2005年7月17日凤凰卫视口述历史专访康庭梓。
  3. ^ 《在大漠那边:林彪坠机真相》孙一先(原中国驻蒙大使馆二秘、中国驻蒙古大使馆代办),2006年,中国青年出版社,ISBN 7500665164
  4. ^ 凤凰卫视采访苏联情报九局局长。
  5. ^ “关于飞机上的‘黑匣子’,许大使没有向蒙方提出索要。因为我方人员完全缺乏这方面知识,而国内来电中,也没有提到此项要求。”《在大漠那边:林彪坠机真相》孙一先,2006年,中国青年出版社,ISBN 7500665164
  6. ^ 林彪坠机的疑点
  7. ^ 九一三事件中的飞行员潘景寅 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