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狐偃(?-前627年),姓,氏,字子犯。是晋文公的舅舅,又稱舅犯咎犯臼犯

狐偃
子犯
别名 咎犯、舅犯
时代 春秋
国家 晉國
身份
官位 晉國上軍佐
狐突
子女 狐射姑

生平编辑

狐偃出身戎狄部落。其父狐突,在晋武公時出仕晉國。其兄狐毛。武公之子晋献公娶狐突的女儿生重耳夷吾,狐偃和兄长狐毛輔助重耳。

驪姬之乱使晋国混乱,狐偃劝重耳流亡外国。重耳开始了19年国外流亡。开始住在北狄,后来继位为晋惠公的夷吾密谋行刺重耳,重耳与属下大夫们流亡中原

途中、重耳一行经过卫国五鹿,向种地的农民乞求食物,农民将土块放于容器中給重耳[1]。重耳(據中華書局本《史記》載,是趙衰而非狐偃勸阻重耳:「趙衰曰『土者,有土也,君其拜受之。』」但北大本《春秋左傳正義》載,是子犯勸阻重耳。子犯乃狐偃字。)大怒,要鞭打农民,狐偃说农民献土,说明公子得到土地啊,重耳大喜。前636年,在赵衰、狐偃、胥臣先轸的辅佐下重耳成为国君晋文公,狐偃帮助晋文公成为霸主,狐偃为上军佐,是晋文公的首席谋士,之后,其子狐射姑继承了他的爵位。遗物有“子犯和钟”,现藏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2]

参考文献编辑

  • 史记
  • 左传》(僖公二十七年)……,使狐偃将上军,让于狐毛,而佐之。
  •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何如足以战民?’[3]
  1. ^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乞食于野人,野人与之块’块,土块也。晋世家作‘野人盛土器中进之’,盖器者,公子乞食所用者也”
  2. ^ 子犯和鐘1-12舊連結舊連結存檔 - 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
  3. ^ 晋文公问于狐偃曰:“寡人甘肥周于堂,卮酒豆肉集于宫,壶酒不清,生肉不布,杀一牛遍于国中,一岁之功尽以衣士卒,其足以战民乎?”狐子曰:“不足。”文公曰:“吾弛关市之征而缓刑罚,其足以战民乎?”狐子对曰:“不足。”文公曰:“吾民之有丧资者,寡人亲使郎中视事,有罪者赦之,贫穷不足者与之,其足以战民乎?”狐子对曰:“不足。此皆所以慎产也;而战之者,杀之也。民之从公也,为慎产也,公因而迎杀之,失所以为从公矣。”曰:然则何如足以战民乎?”狐子对曰:“令无得不战。”公曰:“无得不战奈何?”狐子对曰:“信赏必罚,其足以战。”公曰:“刑罚之极安至?”对曰:“不辟亲贵,法行所爱。”文公曰:“善。”明日,令田于圃陆,期以日中为期,后期者行军法焉。于是公有所爱者曰颠颉后期,吏请其罪,文公陨涕而忧。吏曰:“请用事焉。”遂斩颠颉之脊,以徇百姓,以明法之信也。而后百姓皆惧曰:“君于颠颉之贵重如彼甚也,而君犹行法焉,况于我则何有矣。”文公见民之可战也,于是遂兴兵伐原,克之。伐卫,东其亩,取五鹿。攻阳。胜虢。伐曹。南围郑,反之陴;罢宋围。还与荆人战城濮,大败荆人;返为践土之盟,遂成衡雍之义:一举而八有功。所以然者,无他故异物,从狐偃之谋,假颠颉之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