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穆彰阿满语ᠮᡠᠵᠠᠩᡤᠠ穆麟德mujangga太清mujangga大词典muzhangga;1782年-1856年),子樸鶴舫,別號雲漿山人郭佳氏滿洲鑲藍旗人。

生平编辑

出身於官僚家庭,父親是廣泰。嘉慶十年(1805年)中進士,選庶吉士,散館授檢討。曾任軍機大臣翰林院掌院學士、兵部尚書戶部尚書協辦大學士太子太保等職。

道光八年(1828年)入軍機處,任軍機大臣達二十餘年。善於揣摩道光皇帝的心理,“終道光朝,恩眷不衰”,人称“在位二十年,亦爱才,亦不大贪,惟性巧佞,以欺罔蒙蔽为务”,[1]後擔任漕运总督。門生遍滿朝野,號稱“穆黨”。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穆相亦提拔曾國藩,二人有師生之誼,曾国藩的迅速发迹,[2]实离不开穆彰阿的提携。[3]

鴉片戰爭爆發,支持琦善,將林則徐鄧廷楨等革職,[4]军机大臣王鼎甚愤穆彰阿误国。闭户自缢,冀以尸谏。[5]鸦片战争后,穆党独揽朝政,官场弥漫著因循守旧的氛围。官員賄賂公行,弟子輒以及炭敬、冰敬、瓜敬之类投報,連曾國藩亦不例外。[6]

咸豐帝即位,依杜受田之議,起用林則徐姚瑩等人,指責穆彰阿“保位貪榮,妨賢病國”,將其革職,永不敘用。咸豐三年(1853年),穆彰阿捐納銀錢,贊助朝廷軍餉,賜五品頂戴。咸豐六年(1856年)病卒,年七十五。

注釋编辑

  1. ^ 此評見於汪士铎《汪悔翁乙丙日记》卷三。至於穆彰阿本人貪黷與否,有兩種說辭。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稱穆相“绝非贪墨之辈”;黄浚在《花随人圣庵披言》云“道光朝,穆相最为贪黩。其门生劳文毅迁冀宁道,入见,临别赠五十金,穆辞不受云: ‘汝官不及此,再入则可送矣。’当时非陛见人员,无由谒军机也。”
  2. ^ 曾國藩在家書說:“由從四品驟升二品,超越四級,遷擢不次,惶悚實深!”又說:“湖南三十七歲至二品者,本朝尚無一人。”(《曾國藩全集·家書一》)
  3. ^ 李伯元《南亭笔记》卷八,江蘇古籍出版社2000版,第99頁;況周頤:《穆相提攜曾文正》,《眉廬叢話》,山西古籍出版社1996年版,第276頁。
  4. ^ 清史稿·穆彰阿传》记载:“穆彰阿窥帝意移,乃赞和议,罢则徐,以琦善代之。”
  5. ^ 清史稿·王鼎传》记载:“自禁烟事起,英吉利兵犯沿海,鼎力主战。至和议将成,林则徐以罪谴。鼎愤甚,还朝争之力,宣宗慰劳之,命休沐养疴。越数日,自草遗疏,劾大学士穆彰阿误国。闭户自缢,冀以尸谏。军机章京陈孚恩,穆彰阿党也,灭其疏,别具以闻。”
  6. ^ 《辛丑年正月記舊存銀數》

參考文獻编辑

官衔
前任:
琦善
清朝漕运总督 繼任:
阮元
前任:
松筠
兵部滿尚書
道光十一年八月乙未 - 道光十一年十二月乙酉
1830年9月21日 - 1831年1月9日
繼任:
那清安
前任:
文孚
吏部滿尚書
道光十四年十一月丙戌-道光十六年七月庚子
1834年12月25日 - 1836年8月30日
繼任:
宗室耆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