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

東北亞地區
(重定向自滿洲

滿洲是歷史地理名詞,範圍為現今中國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內蒙古東北部地區(即東四盟)和河北省承德市(原熱河省)。傳統意義下的滿洲的面積,約為125万~145万平方公里;廣義上的滿洲,還包括現由俄羅斯控制的外滿洲

中國歷史
中国历史系列條目
史前
時代

史前時代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传说時代
三皇五帝
新石器時代
黄河文明长江文明

前21世纪–前17世纪

前17世纪–前11世紀

前11世紀

前256
西周 前11世紀–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76
戰國 前475–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220
西汉 前202–8
9–23
更始政權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9–280
蜀漢
221–263

220–265

265–420
西晋 265–316
东晋
317–420
五胡十六国
304–439



420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1
中華民國
大陆时期 1912–1949
中華人民共和國
1949至今
中华民国
臺灣時期 1949至今
相关条目
China.svg 中国历史年表

「滿洲」原為满洲族清朝的官方稱呼,作為地名使用最早出現在日本學者高橋景保日语高橋景保的著作《日本邊海略圖》一書中[參 1]。直到19世紀末期,西方列強、尤其是俄羅斯帝國勢力延伸至此,滿洲作為地名的意義才開始突顯[參 2]。此後更因為俄國日本對這一地區的爭奪而為世界所熟知。清朝政府在設置東北三省後,正式場合之中使用「東三省」來稱呼這片區域,例如1902年中俄《交收東三省條約》、1905年《中日會議東三省事宜條約》等皆以「東三省」稱之。1931年,日本发动九一八事变,从国民政府手中夺取东三省,又于1932年扶植清朝末代皇帝溥仪复出,於東北三省樹立满洲国,溥仪在正式场合中改称這片區域為满洲。1940年,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于南京成立汪偽政權,承认满洲国,亦在正式场合中称此區域為满洲。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中共控制區(哈爾濱等地)的報紙,如《東北日報》上,延用滿洲國時期「北滿」、「南滿」、「東滿」之类詞匯与「東北」混用,用以表示東北北部、東北南部和東北東部。中共機構和軍區分別設置西北滿分局西北滿軍區

当今中國一般使用「東北」、「東北三省」、「東三省」或「關東」等來稱呼滿洲地區的遼寧、吉林和黑龍江三個省級行政區,有時談論東北也包括內蒙古東北部地區。目前滿洲已經很少被作為地名的稱呼,尤其是官方,滿族也非當地人口構成的多數。在歷史遺留的專有名詞方面,中國官方仍使用滿洲一詞,比如「中共滿洲省委舊址」(位於遼寧省瀋陽市北市場)之類文物古蹟、滿洲里市等專有地名、還有一些企業如「北滿特鋼」(位於齊齊哈爾市)等。在朝鲜韩国日本俄羅斯等接近滿洲的國家和世界其他各國,滿洲作為地理名稱仍很常見。

名源编辑

詞語本義编辑

漢語滿洲僅僅指代滿族人,而不包含任何地理學概念。這種稱呼在1635年由皇太極引入[1][2][3]。关于满洲(manju)这一族名的来历说法不一,清史学界至今尚未达成共识[參 3]。根据清朝官方观点表示,满洲之名源于文殊菩萨梵語मञ्जुश्री,Maṅjuśrī)[參 4]乾隆帝还特别在其诗中自注以表示对这一说法的认同[參 5]。该词可能是經維吾爾語譯為蒙古語,之後進入滿語。努爾哈赤建國時,以滿洲國(满语ᠮᠠᠨᠵᡠ
ᡤᡠᡵᡠᠨ
穆麟德manju gurun)為名,取“文殊菩薩的土地”之意[參 6]。清史学者孟森也曾作考证来支持这一观点。他还进一步认为“满洲”之名与明朝中期建州卫指挥使李满住有关[參 7],并指出满住(满洲)是建州傳統觀念中的“最尊之称”。“满洲部族”正是“文殊部族”之意,是為當時建州女真人中自成的一種自名其部族之熟語[參 8]

創造傳播编辑

滿洲真正被用作地名來自於日語満州Manshū。據日本學者宮脇純子岡田英弘所言,日本幕府時期的地理學家高橋景保於1809年在《日本邊界略圖》中首次將“滿州”一詞用作地名,西方人也正是從該作品中採用了這個名稱[4][5]。根據馬克·C·艾略特(Mark C. Elliott)的說法,滿州一次用作地名是在桂川甫周1794的作品《北槎聞略》。此後,滿州一次便被日本地理學家[6]大量使用。日本人創作的地圖由荷蘭人菲利普·馮·西博德(Philipp von Siebold)帶回了歐洲[7]。根據日本學者中見立夫的說法,菲利普·馮·西博德同時也將日語的Manchu轉化為了Manchuria,並代入了歐洲語言[8]。根據比爾·休厄爾(Bill Sewell)的說法,最早開始使用Manchuria來指代該地區的是歐洲人,而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地理術語”[9]。歷史學家加文·麥考馬克(Gavan McCormack)和羅伯特·H·G·李(Robert H. G. Lee)均認為,即滿洲利亞(Manchuria)或滿州(Man-chou)是由西方人和日本人現代創造的詞,該詞本質上是帝國主義的,沒有“確切的含義”。例如因為日本人在建立偽滿洲國時,故意提倡使用“滿洲”作為地名,以表現其與中國本土的分離[10]

在18世紀的歐洲,後來被稱為“滿洲利亞”(Manchuria)的地區最常被稱為“(中華)韃靼利亞”。然而,滿洲(法語作Mantchourie)一詞在世紀末開始出現;法國傳教士最早在1800年就使用了它[11]。法國地理學家康拉德·馬爾特·布戎和埃德梅·門特爾(Edme Mentelle)倡導使用 Manchuria(或法語Mantchourie)一詞,以更好地區分“蒙古”、“卡爾梅克”等地理區域[12]

漢語稱呼编辑

在漢語語境中,滿洲曾被稱為關東關外,意指秦皇島的山海關之外[13]。關東後來被更狹義地用於遼東半島的關東州租借地。1683年吉林與黑龍江分治,此後東北地區作為滿族的龍興之地一直被三大將軍統轄[14][15]。1907年東北設省,清朝對此地區的官方稱謂為“東三省”( ᡩᡝᡵᡤᡳ
ᡳᠯᠠᠨ
ᡤᠣᠯᠣ
,Dergi Ilan Golo),該稱謂一直延續至中華民國以及後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滿洲作為一個分裂主義和帝國主義色彩極強的詞彙,在多數場合被中國政府拒絕使用。在東北設省前的光緒二十二年(1896年),清政府派特使李鴻章在赴俄祝賀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禮期間簽署《中俄禦敵相互援助條約》(簡稱《中俄密約》)。清廷尋求俄國幫助,條約約定清俄協防日本,並同意俄國「通過黑龍江吉林修築一條鐵路」。俄國將鐵路定名為「滿洲鐵路」,此舉遭到了李鴻章的強烈反對,他堅持「必須名曰『大清東省鐵路』,若名為『滿洲鐵路』,即須取消允給之應需地畝權」。後來改鐵路被正式定名為大清東省鐵路,簡稱清東鐵路,又稱東清鐵路。

历史编辑

明及之前编辑

 
「滿洲」一詞在滿文中的寫法,意为「滿洲人」,并非地名

满洲地区中部在古代中国被称为扶餘國。上古至中古時代,满洲地区的東部及俄國遠東在古代中國被稱為肅慎女真等民族居住。滿洲的南部屬於漢族的漢地,滿洲的西部属於匈奴、突厥、蒙古等民族聚居地。戰國時燕昭王曾經擊東胡、拒箕子朝鮮,辟地千里。秦統一中國後設立遼東郡,兩漢置遼西遼東郡,另左北平郡領有部分遼土,東漢三國時司馬懿討平割據此地之公孫氏,置平州,西晉因之,後五胡亂華時,鮮卑族在這裡建立前燕後燕,後被高句麗吞併。滅高句麗後,遼東復歸中國,其北部則建立了渤海國,之後則分屬契丹女真和蒙古等族建立起來的政權所有。明初洪武北伐降伏納哈出,逐退李成桂,克復遼東,因其邊地,行衛所制,設都指揮使司,隸山東布政使,並置遼藩(靖難之亂後遷湖廣荊州),移山西之民填之。永樂年間在黑龍江烏蘇里江下游設立羈縻機構奴兒乾都司,其南部則為自治的女真族聚居地,當時有建州女真海西女真野人女真三部。15世紀的朝鮮曾對女真展開進攻,吞併了圖們江以南的地區,設立四郡六鎮

清代滿洲编辑

16世紀中葉,建州女真部開始興起,逐漸統一女真各部併發展為後來的後金政權。後金成立之初即以七大恨為由起兵反明,至崇禎季年已控制整個遼東,以至建立清朝入主中原。地理意義上的滿洲通常指今天的遼寧吉林黑龍江三省全境,再加上內蒙古東北部的地區(即東四盟)。根據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中俄《尼布楚條約》、1727年(雍正五年)中俄《布連斯奇條約》、1712年(康熙五十一年)與朝鮮的勘界約定,歷史上滿洲的地域還包括外滿洲即今天的烏蘇里江以東、黑龍江以北,以及外興安嶺以南,總面積約為210多萬平方公里。

清朝初年,在滿洲設置了盛京將軍吉林將軍黑龍江將軍,滿洲在管理方式、行政制度及土地佔有形式方面有別於關內地區。中俄雅克薩戰役後,清朝於1692年開始向滿洲地區派遣八旗及八旗漢軍移民。屬於吉林將軍管轄的寧古塔在清朝則是著名的流放地。由於滿洲是清朝的發祥地,因此清兵入關之後對這一地區採取了封禁措施,修建了柳條邊,禁止漢族移民進入其腹地。但是在整個18世紀,清政府日益舉棋不定,時而封鎖移民,時而對漢人滲入柳條邊佯作不知。

近代時期编辑

在19世紀末,滿洲因為日本和俄國對這一地區的爭奪而為世界所熟知。俄國向滿洲的擴張始於17世紀上半葉。1858年和1860年,俄國通過《璦琿條約》和《北京條約》割佔了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約10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1861年牛莊(營口)開埠,西方勢力開始進入滿洲南部。英國太古洋行怡和洋行德國德茂洋行瑞記洋行美國旗昌洋行紛紛在營口開業,各國先後在營口設立領事館,清朝也設立了營口海關。從1865年至1891年,滿洲地區大量出口大豆、豆油、柞蠶絲、以及人參等土特產,進口鴉片、棉紡織品和其它消費品。

清朝早期,滿洲被列為「龍興之地」而禁止漢人進入。由於清朝末年俄國的南下勢力抬頭,以及朝鮮移民越過圖們江開墾長白山地區的情況趨於嚴重,滿洲地區的邊疆危機日甚,清朝被迫開放邊禁,採取「移民實邊」的政策。1861年至1880年代陸續開放了吉林圍場、阿勒楚喀圍場、大凌河牧場等官地和旗地。1882年(光緒八年)首先在吉林招墾,設立琿春招墾總局,此後又開放了黑龍江地區的土地開墾。1885年設立吉林電報局,1883年,滿洲第一家近代機器工業製造廠——吉林機器局投產。

1896年,帝俄通過《中俄密約》得到了在滿洲境內修建鐵路的特權,並於1898年取得了旅順-大連租借地。這一時期日本也逐漸加強向滿洲的擴張。1904年,爆發日俄戰爭,俄國戰敗,被迫退出南滿。此後日本、俄國和中國三方均加速對滿洲的開發。1907年清廷裁撤盛京、吉林、黑龍江三將軍,改置奉天、吉林、黑龍江,時稱東三省,設巡撫,並設東三省總督。日本於1906年成立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以公司的名義在滿洲實行殖民經略,並且鼓勵朝鮮人向滿洲大量移民。

1911年清朝滅亡,1915年袁世凱稱帝後,日本陸軍參謀本部曾策劃滿蒙獨立運動,由於局勢變化而未能實現。之後,奉系軍閥張作霖成為滿洲地區的實際控制者,張初期與日本交好,之後關係轉差,1928年兵敗於國民革命军北伐,自北京退回奉天時,被日本關東軍的鐵路炸彈所暗殺。1929年其子張學良繼位,宣佈東北易幟,改五色旗青天白日紅旗,名義上歸順國民政府

1931年爆發滿洲事變(九一八事變),日本關東軍全面侵略中國東北,張學良不戰而退,滿洲地區被日本侵佔,1932年至1945年,在大日本帝國扶植下,以前清皇帝溥儀為執政建立滿洲國,1934年溥儀稱帝,改名滿洲帝國。

1945年8月,蘇聯紅軍進攻在滿洲的日本關東軍,日本戰敗後滿洲國隨之解體,滿洲地區被蘇聯軍隊佔領。國民政府中國共產黨開始爭奪東北地區的控制權。戰後因蘇聯遲未將滿洲歸還中華民國及運走大量滿洲國遺留之物資設備,導致中國爆發反蘇運動蘇聯最終於1946年5月撤出滿洲地區並歸還給中國。1948年,國民政府在遼瀋戰役中失利,標誌中共對國民政府實現了軍事勝利,而此前中共通過長期「剿匪」,徹底消滅了支持國民政府的各類地方武裝游擊組織。期間,中共對東北地區的行政區劃多有調整,1949年正式成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東北三省。

地理劃分编辑

內滿洲编辑

  • 南滿/南滿洲:中長路瀋陽至大連線以東的莊河、安東(今丹東)、通化、臨江、清原和瀋陽西南的遼中等地區。
  • 東滿/東滿洲:中長路瀋陽至長春線以東的吉林、西安(今東遼)、延吉、安圖、敦化等地區。
  • 西滿/西滿洲:中長路瀋陽至哈爾濱線以西的齊齊哈爾、洮南(今洮安)、扶余、雙遼、開魯、阜新等地區。
  • 北滿/北滿洲:哈爾濱、牡丹江、佳木斯、北安等地區。

外滿洲编辑

俄羅斯遠東聯邦管區薩哈林州薩哈林島哈巴羅夫斯克邊疆區的烏第河以南、濱海邊疆區猶太自治州阿穆爾州

民俗与文化编辑

满洲的文化传统基本上是华北汉族文化与土著各族民俗(包括满洲人锡伯人等)及日本人朝鮮人斯拉夫人外来殖民习俗的结合体。

饮食编辑

满洲的烹调以本地的原料和各本土居民的做法为基础,吸收了中国山东河北等地中式烹调传统和朝鲜半岛日本料理及俄罗斯烹调的特色。食物加工讲究以少为佳以保持是食物的原味,以及采用大量的野生材料。和中国关内的烹饪的最大不同是大量使用不经加热的生鲜蔬菜(夏天时节满洲人喜好食用新鲜的原味材料)。满洲的特色食物有:酸菜粘豆包东北火锅、满味萨其马酸汤子驴打滚血腸等。辽宁省南部的新鲜水果和海鲜也极为出名。

娱乐编辑

  • 嘎拉哈:一种由猪或者羊膝盖骨(有时也有牛膝盖骨)制作的玩具。
  • 冰尜(音:嘎):一种木质的类似陀螺的玩具。用鞭子在冰上抽打旋转。

曲艺编辑

满洲民众普遍喜爱歌舞。发端于满洲乡村地区的著名民间曲艺的有秧歌二人转踩高跷以及由宗教形式演变而来的萨满舞蹈等。在城市中奉天大鼓评剧京剧相声等北方汉族传统曲艺则较为流行。

特产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ed. Wolff & Steinberg 2007, p. 514.
  2. ^ Clausen 1995, p. 7.
  3. ^ Giles 1912,第8
  4. ^ [1]Pozzi 2006,第159頁.
  5. ^ [2]Pozzi 2006,第167頁.
  6. ^ 如 Kondi Jūzō、Takahashi Kageyasu、Baba Sadayoshi 和 Yamada Ren
  7. ^ Elliot 2000, p. 628.
  8. ^ ed. Wolff & Steinberg 2007, p. 514.
  9. ^ ed. Edgington 2003, p. 114.
  10. ^ McCormack 1977, p. 4.
  11. ^ "Mantchourie" appearing among the name of Jesuit missionary districts in China, with 10,000 Christians, in: Annales de l'Oeuvre de la Sainte Enfance 18: 161, 1800 
  12. ^ "Les provinces tributaires du nord ou la Mantchourie, la Mongolie, la Kalmouquie, le Sifan, la Petit Bucharie, et autres pays vulgairement compris sous la fausse dénomination de TARTARIE", in: Mentelle, Edme; Brun, Malte, Géographie mathématique, physique & politique de toutes les parties du monde 12, H. Tardieu: 144, 1804 
  13. ^ Clausen 1995, p. 7.
  14. ^ Clausen 1995, p. 7.
  15. ^ Oriental Affairs: A Monthly Review. 1935: 189. 

注釋编辑

  1. ^ Pozzi 2006,第159, 167頁
  2. ^ 《世紀行過:張學良傳》第6分鐘
  3.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明亡清兴六十年49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4. ^ 阿桂 1988,第2頁
  5. ^ 孟森 2006,第6頁
  6. ^ 杉山正明 & 黃美蓉譯 2013,第389-391頁
  7. ^ 孟森 2006,第4-5頁
  8. ^ 孟森 2006,第5頁

书籍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