竇威

中国唐代官员

竇威(6世纪?-618年7月25日),文蔚扶风郡平陵县(今陕西省咸阳市秦都区)人,祖籍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隋朝、唐朝官员。

生平编辑

竇威的父亲窦炽是北周上柱国,在隋朝担任太傅,太穆皇后是窦威堂兄弟的女儿[1]。窦威性格深沉有才识度量,博览群书,他的家族世代都是功臣勋贵,各位兄弟都崇尚武艺,而窦威专心研习文史,专一自守。哥哥们都嘲笑窦威,称他是“书痴”。隋朝内史令李德林主持科举,窦威参加秀才考试,考中甲等,任秘书郎。任期结束后窦威应该升职,却坚持原职不愿调动,在秘书省十多年,学业更加增进广博。当时窦威的哥哥们都因为军功获得显要的官职,交往结识豪门权贵,宾客盈门,而窦威仅仅是闲散的官职。窦威的哥哥们对他说:“过去孔子积累学问成为圣人,还是在他的时代很狼狈,飘泊失意,你效法此道,又想追求什么?功名地位不通达,真是活该。”窦威笑而不答。过了很久,蜀王杨秀征召窦威出任记室,因为杨秀行事大多不守法,窦威自称患病回到故乡。杨秀被废黜后,王府的官吏大多获罪,只是窦威因为先见之明而获得保全。大业四年(608年),窦威屡次升任内史舍人,多次陈述朝政得失违背隋炀帝的旨意,窦威夫人是萧皇后的姐姐,因此改任考功郎中,后来被定罪免官[2],返回京城[3][4]

大业十三年(617年),李渊进入关中,征召窦威补任大丞相府司录参军。当时天下混乱,五礼荒废,窦威博学多识,很熟悉旧日的礼仪,朝章国典都是他制定的,禅让继位的文书也大多参与起草[5]。李渊经常对裴寂说:“叔孙通也不能超过窦威。”武德元年六月甲戌(618年6月28日),窦威出任内史令[6][7][8]。窦威奏议时仪态文雅,多引用历史为比喻,唐高祖很亲近看重他,有时将窦威引入卧室,常常促膝而谈。唐高祖曾经对窦威说:“昔日北周有八柱国的显贵,我与您家都曾任此职。如今我已是天子,您是内史令,根本相同末节差异,竟这样不平等。”窦威害怕,叩头拜谢说:“臣家过去在汉朝,四次成为外戚,到了北魏有三个皇后,陛下成为皇帝,我家又有皇后。臣因为姻戚的关系在中书省任职,自认为很惭愧,早晚谨慎害怕。”唐高祖笑着说:“您是以三朝皇后家族的身份向我夸耀吧!近来见到关东人和崔、卢结婚的,尚且自我夸耀,您家世代是皇帝的亲戚,不也是很高贵吗!”[9][10][11][12]

窦威卧病在床后,唐高祖亲自去探望。武德元年六月辛丑(618年7月25日),窦威去世[13][14][15],窦威个性简洁朴素,家中不经营产业,没有多余的财物,遗嘱简单安葬。唐高祖为之哭的很伤心,赠予窦威尚书右仆射、同州刺史,追封延安郡公,谥号[16]。窦威下葬的日子,唐高祖诏令太子李建成以及百官一起出动送葬。窦威有文集十卷[17][18]

其他编辑

窦威曾拜入王通门下,接受王通的教导[19]

墓碑编辑

窦威墓碑位于万年县,于志宁撰写,武德九年立碑[20]

家庭编辑

夫人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窦茂,隋朝邓国公
  • 窦恭,北周柱国、亳州刺史、酂国公
  • 窦览,隋朝开府、汶州总管、建安公
  • 窦深,隋朝开府仪同三司、蔚州刺史、绥安县开国公
  • 窦嶷,隋朝使持节、蔡州诸军事、蔡州刺史、上柱国、广武郡公
  • 窦谊
  • 窦含生,嫁北周赵国公宇文招,封赵国公夫人

子女编辑

  • 窦恽,唐朝岐州刺史、延安郡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新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二十》:窦威字文蔚,岐州平陆人。父炽,在周为上柱国,入隋为太傅,太穆皇后,其从兄弟女也。
  2. ^ 2.0 2.1 《册府元龟·卷八百五·总录部·高洁弃官》:窦威沈深有器局博览群言隋炀帝帝时以其皇后姊婿徵为考功郎数侍宴游非其所好。又见隋政日乱称病去官。
  3. ^ 《旧唐书·卷六十一·列传第十一》:窦威字文蔚,扶风平陵人,太穆皇后从父也。父炽,隋太傅。威家世勋贵,诸昆弟并尚武艺,而威耽玩文史,介然自守,诸兄哂之,谓为“书痴”。隋内史令李德林举秀异,射策甲科,拜秘书郎。秩满当迁,而固守不调,在秘书十余岁,其学业益广。时诸兄并以军功致仕通显,交结豪贵,賔客盈门,而威职掌闲散。诸兄更谓威曰:“昔孔丘积学成圣,犹狼狈当时,栖迟若此,汝效此道,复欲何求?名位不达,固其宜矣。”威笑而不荅。久之,蜀王秀辟为记室,以秀行事多不法,称疾还田里。及秀废黜,府僚多获罪,唯威以先见保全。大业四年,累迁内史舍人,以数陈得失忤旨,转考功郎中,后坐事免,归京师。
  4. ^ 《新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二十》:威沈邃有器局,贯览群言,家世贵,子弟皆喜武力,独威尚文,诸兄诋为书痴。内史令李德林举秀异,授秘书郎,当迁不肯调者十年,故其学益博。而诸兄以军功位通显矣,薄威职闲冗,更谓曰:“昔仲尼积学成圣,犹栖迟不偶,汝尚何求耶?”威笑不荅。蜀王秀辟为记室,威以秀多不法,谢疾去。秀废,府属皆得罪,威独免。大业中,累迁内史舍人,数谏忤旨,转考功郎中,后坐事免。
  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四》:又以前考功郎中窦威为司录参军,使定礼仪。威,炽之子也。
  6. ^ 《旧唐书·卷一·本纪第一》:六月甲戌,太宗为尚书令,相国府长史裴寂为尚书右仆射,相国府司马刘文静为纳言,隋民部尚书萧瑀、相国府司录窦威并为内史令。
  7. ^ 《新唐书·卷一·本纪第一》:六月甲戌,赵国公世民为尚书令,裴寂为尚书右仆射、知政事,刘文静为纳言,隋民部尚书萧瑀、丞相府司录参军窦威为内史令。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六月,甲戌朔,以赵公世民为尚书令,黄台公瑗为刑部侍郎,相国府长史裴寂为右仆射、知政事,司马刘文静为纳言,司录窦威为内史令,李纲为礼部尚书、参掌选事,掾殷开山为吏部侍郎,属赵慈景为兵部侍郎,韦义节为礼部侍郎,主簿陈叔达、博陵崔民干并为黄门侍郎,唐俭为内史侍郎,录事参军裴晞为尚书右丞。
  9. ^ 《旧唐书·卷六十一·列传第十一》:高祖入关,召补大丞相府司录参军。时军旅草创,五礼旷坠,威既博物,多识旧仪,朝章国典皆其所定,禅代文翰多参预焉。高祖常谓裴寂曰:“叔孙通不能加也。”武德元年,拜内史令。威奏议雍容,多引古为谕,高祖甚亲重之,或引入卧内,常为膝席。又尝谓曰:“昔周朝有八柱国之贵,吾与公家咸登此职。今我已为天子,公为内史令,本同末异,乃不平矣。”威谢曰:“臣家昔在汉朝,再为外戚,至于后魏,三处外家,陛下龙兴,复出皇后。臣又阶缘戚里,位忝凤池,自惟叨滥,晓夕兢惧。”高祖笑曰:“比见关东人与崔、卢为婚,犹自矜伐,公代为帝戚,不亦贵乎!”
  10. ^ 《新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二十》:高祖入关,召补大丞相府司录参军。方天下乱,礼典湮缺,威多识朝廷故事,乃裁定制度。帝语裴寂曰:“威,今之叔孙通也。”武德元年,授内史令。每论政事得失,必陈古为谕,帝益亲瞩,尝引入卧内,谓曰:“昔周有八柱国,吾与公家是也。今我为天子,而公为内史令,事固有不等耶?”威惧,顿首谢曰:“臣家在汉,再为外戚。至元魏,有三皇后。今陛下龙兴,臣复以姻戚进,夙夜惧不克任。”帝笑曰:“公以三后族夸我邪!关东人与崔、卢婚者,犹自矜大,公世为帝戚,不亦贵乎。”
  11. ^ 《唐会要·卷三十六》:武德元年,高祖尝谓内史令窦威曰:“昔周朝有八柱国之贵,吾与公家,咸登此职,今我已为天子,公为内史令,本同末异,无乃不可乎?”威曰:“臣家昔在汉朝,再为外戚,至于后魏,三处外家。今陛下龙兴,复出皇后。臣又阶缘戚里,位忝凤池,自惟叨滥,晓夕兢惧。”高祖笑曰:“比见关东人崔、卢为婚,犹自矜伐。公世为帝戚,不亦贵乎?”
  12. ^ 《太平御览·卷四百七十·人事部一百一十一》:《唐书》曰:窦威拜内史令。威奏议雍容,多引古为证,高祖甚亲重之。或引入卧内,帝为前席。又尝谓曰:“昔周朝有八柱国之贵,吾与公家咸登此职。今我为天子,公为内史令,本同末异,乃不平矣。”威谢曰:“臣家昔在汉朝,四为外戚,至于后魏,三处外家,陛下龙兴,复出皇后。臣又阶缘戚里,位忝为婚,犹自矜伐,公代为帝戚,不以贵乎。”
  13. ^ 《旧唐书·卷一·本纪第一》:辛丑,内史令窦威卒。
  14. ^ 《新唐书·卷一·本纪第一》:辛丑,窦威薨。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五》:辛丑,内史令延安靖公窦威薨。
  16. ^ 《唐会要·卷七十九》:靖。(秉德安众曰靖。宽乐令终曰靖。恭己鲜言曰靖。)赠司空淮安王神通。赠太子太保长平郡王叔良。赠尚书右仆射延安郡公窦威。魏州刺史辛君昌。鸿胪卿怀仁县公郭嗣本。赠越州都督渭源县侯顾琮。赠太子太师冀国公窦希瓘。赠左散骑常侍路嗣恭。赠太子太傅崔损。
  17. ^ 《旧唐书·卷六十一·列传第十一》:及寝疾,高祖自往临问。寻卒,家无余财,遗令薄葬。谥曰靖,赠同州刺史,追封延安郡公。葬日,诏太子及百官并出临送。有文集十卷。
  18. ^ 《新唐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二十》:后寝疾,帝临问,及卒,哭之恸。赠同州刺史,追封延安郡公,谥曰靖。威性俭素,家不树产,比丧,无余赀,遗令薄葬。诏皇太子、百官临送。
  19. ^ 《中说·附录》:门人自远而至。河南董常,太山姚义,京兆杜淹,赵郡李靖,南阳程元,扶风窦威,河东薛收,中山贾琼,清河房玄龄,巨鹿魏徵,太原温大雅,颍川陈叔达等,咸称师北面,受王佐之道焉。如往来受业者,不可胜数,盖千余人。隋季,文中子之教兴于河汾,雍雍如也。
  20. ^ 《宝刻丛编·卷八》:唐中书令延安靖公窦威碑   于志宁撰武徳九年【京兆金石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