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嶺高爾夫球場

粉嶺高爾夫球場新界粉嶺古洞,佔地170公頃,包括3個18洞球場,先後於1911年、1931年及1970年啟用。歷史比台灣最古老的老淡水高球場(於1919年興建)更悠久[1]。自始建至今,球場一直由香港哥爾夫球會所租用及管理,兩者有者密不可分的淵源。 場内有超過一百五十棵古樹以及多座祖墳,並有多座古蹟,包括被列為一級歷史建築行政長官粉嶺別墅二級歷史建築粉嶺高爾夫球會會所及三級歷史建築粉嶺高爾夫球會小食亭。

粉嶺高爾夫球場內的荷花池

粉嶺高球場為香港高爾夫球代表隊的主要訓練場地,代表隊平均每個月在該球場集訓10至15日[2]全國運動會前更免費開放了逾20日予代表隊集體訓練[3]

歷史编辑

自1908年起,香港哥爾夫球會與政府和當地農民展開商討,並在1911年終於取得足夠土地興建18個洞的球場,即現時的粉嶺高球場。[4]

當粉嶺高球場的舊場平整土地時,除了鄰近粉嶺會所和三號果嶺僅有的幾棵外,高球場的土地並無樹木,只有少許小花。大規模的植樹在1915至1919年間展開[5]。1921年時,高球場仍泥濘處處,在颳大風的日子更是飛沙走石。果嶺最初栽種本地的大葉草,但並不適合推桿,而且蟲患嚴重[6]

1931年11月2日,港督貝璐主持粉嶺高球場新場的開幕儀式。[7]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粉嶺高球場滿目瘡痍。樹木被砍掉作柴、大部份果嶺被用作種菜。戰後,駐港英軍一度徵用粉嶺高球場駐紮部隊。新場被用作軍事訓練用途,地面出現無數狐洞。及後,球場歸還香港哥爾夫球會,但修復計劃需要大量資金,哥球會需要發「債權證」集資。[8]

1950年代,所有果嶺改鋪烏干達草。1951年,草種連泥土被放在一個鞋盒之中,由烏干達經開羅運返香港。香港哥爾夫球會前主席高登爵士憶述他在開羅機場轉機時,由於當時英國埃及關係僵持,海關人員於是對他的盒子抱有懷疑,而當他打開盒子發現內裡裝着什麼時,就更加懷疑。幸好空中服務員的介入,才令他可及時登機起飛。[9]

1959年,香港高爾夫球公開賽在粉嶺高球場舉辦。自此,成為該處一年一度的賽事。[10]

 
現時伊甸場仍有關於策畸的告示。

1967年,香港哥爾夫球會與香港賽馬會商討,協議將30英畝鄰近雙魚河的土地劃入作高球場。哥球會則容許賽馬會的會員在指定的土地策騎。1971年10月10日,伊甸場正式啟用,並由港督戴麟趾主持開幕。[11]

1999年政府一改過往契約每年續期的習慣,以1000批出21年的球場契約。還無償附送一幅11公頃的短期租約土地,使球場擴大到170公頃[12]

2008年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馬術比賽的6公里越野賽部份賽道於粉嶺高球場舉行。

2015年6月5至7日,第一屆「香港女子高爾夫球公開賽英语Hong Kong Ladies Open」在粉嶺高球場舊場舉行動。

2019年2月,行政會議通過研究局部發展粉嶺高球場的工作,面積達32公頃,主要包括粉嶺高球場於粉錦公路東側的停車場及舊場第一至九號果嶺的地方。[13]

設施编辑

  • 舊場

Old Course: 18洞高爾夫球場,始建於1911年,現時位置在粉錦公路兩側

  • 新場

New Course: 18洞高爾夫球場,於1931年開幕,位於粉嶺高球場中部及西北部

  • 伊甸場

Eden Course: 18洞高爾夫球場,於1971年開幕,位於粉嶺高球場西部及北部,第12至14果嶺圍繞行政長官粉嶺別墅

 
粉嶺會所
  • 練習場

練習場設有32條球道,而晚間練習場於晚上6至10時開放[14]

  • 粉嶺會所

1911年,粉嶺高球場的舊場平整之後,再委託譚仁紀建築師樓的Edward Albert Ram英语Edward Albert Ram建築師設計會所。工程在1914年完成。[15]

  • 半日亭

粉嶺高球場內的半日亭(Half Way House)被列為三級歷史建築物。[16]

  • 再用水灌溉

香港哥爾夫球會於1980年代中期,建設「再用水灌溉」系統,以改善高球場缺水問題,從而可重鋪更優質高球場草坡。[17]

生態编辑

 
高球場內的大樹

粉嶺高球場總面積有超過百分之五十是被樹林所覆蓋。香港哥爾夫球會披露,內部樹木調查報告顯示,粉嶺高球場發現有接近100種不同的樹木品種,當中包括已被登記在香港政府的古樹名木冊,發現有84種相同樹種。 其中位於粉嶺的許多樹種,樹齡均已超過80年,包括榕樹桉樹(舊場第16洞開球台右側就有不少)、本土樟樹阿拉伯膠樹鐵木樹諾福克松樹、和白千層[18]

2019年,土木工程拓展署的環評工程簡介指出,指粉嶺舊場內有「帶狀植物區」、次生林地、區內水道發現具保育價值的淡水魚「月鱧」、全球受威脅的淡水束腰蟹,而場內也存有相當數量受保護的土沉香[19]。在舊場南端大龍實驗農場則有印度馬兜玲Aristolochia tagala)及水松Glyptostrobus pensilis),而過去亦有發現陸地哺乳類動物(果子狸小靈貓赤麂石虎等)、蝙蝠短耳犬蝠中菊頭蝠大蹄蝠絨山蝠東亞家蝠扁顱蝠中黃蝠等)、鳥類(牛背鷺褐魚鶚等)、兩棲爬行動物(草龜中國水蛇等)、蝴蝶紅珠鳳蝶裳鳳蝶等)及Spiralisigna gloriae, Fustius sterling)。[20]

古蹟编辑

粉嶺高球場範圍內有三棟歷史建築,分別是舊場(Old Course)上的「Half Way House」(三級歷史建築)、粉嶺會所(二級歷史建築)及行政長官粉嶺別墅(一級歷史建築)。[21]

最初,粉嶺高球場上有不少山墳和金塔。1920年,幸得時任港督梅含理慷慨損出5萬元給受影響山墳的家庭作補償,才可以搬走大量山墳。在舊場10號球洞那片地,被暱稱為「Tommy Tucker」(取自廣東話諧音「唔得㗎」),就是因為那裡有不少金塔,而原居民常說「唔得㗎」阻止打球,以免金塔被高球打中。[5]

現時,粉嶺高球場上有69個中國墳墓和80個金塔粵语金塔 (殯葬),分散在粉嶺高球場上。其中18個祖墳分散在舊場上,而高球場南部的一個大山丘亦被劃為墓地[22]

開發爭議编辑

由於欠缺康樂體育用地,政府一直在私人遊樂場地用地實施優惠地價政策,以換取私人經營的遊樂場用地撥出若干時段開放公眾。不過,私人遊樂場的公眾開放情況卻屢起爭議。2012年,申訴專員公署主動調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執行情況,指政策是早年政府由於欠缺康樂體育用地,以租約形式將官地借予各私人體育會(包括香港哥爾夫球會),各體育會一直只是在交象徵式地價。[23]2013年審計處披露顯示1999年政府以1000元批出21年長期契約[12],引起香港市民廣泛討論。

2013年中,《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引起爭議,環保觸覺建議發展粉嶺高球場,以替代計劃建議發展的古洞、粉嶺北及打鼓嶺,高球場的存廢引起社會爭論[24][25][26]。2014年首季,規劃署土木工程拓展署開展為期約15個月的《發展新界北部地區初步可行性研究》,粉嶺高爾夫球場被包括在研究範圍內,以探討發展其處的可行性[27]。至2015年4月,根據初步研究評估,認為即使整座粉嶺高爾夫球場所涉及的土地收回用以興建住宅,礙於地形狹窄、種植有大量古樹及山墳等因素,僅能夠興建10,000個豪宅單位。若然僅收回舊有場區,則僅能夠興建2,000個單位[28]。(詳見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2017年,政府成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探討香港的土地供應,並列出18個選項,於2018年諮詢公眾,當中包括「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自此,關於粉嶺高球場的存廢,社會再度激烈討論。有記者前往粉嶺高球場實測,非會員無裝備需要6000元入場費,質疑球場為「貴族樂園」[29](有關土地供應大辯論,詳見2018年土地供應諮詢。)

交通编辑

九巴:77K
專線小巴:57K

照片廊编辑

舊場

新場及伊甸場

生態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老淡水球場勝在夠老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東方日報》,2011年3月16日
  2. ^ 港高球隊盼保留粉嶺球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文匯報》,2013年9月10日
  3. ^ 港高球隊摘銀 捍衛粉嶺場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星島日報》,2013年9月10日
  4. ^ Waters, T.F.R.,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9
  5. ^ 5.0 5.1 Waters, T.F.R.,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16
  6. ^ Waters, T.F.R.,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17 - 18
  7. ^ Waters, T.F.R.,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20
  8. ^ Waters, T.F.R.,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25
  9. ^ Robinson, S. (1989) “Festina Lente, A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1
  10. ^ S.C.M. POST OPEN GOLF COMPETITION,《南華早報》,1959年2月2日
  11. ^ Robinson, S. (1989) “Festina Lente, A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40 - 46
  12. ^ 12.0 12.1 11公頃土地 拱手送高球場 年租值80萬元 地政總署明益. 蘋果日報. 2013-11-14 [2020-07-15] (中文(香港)). 
  13. ^ 粉嶺高球場32公頃 行會拍板收回建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星島日報》,2019年2月20日
  14. ^ 晚間練習場. Hong Kong Golf Club. 
  15. ^ Waters, T.F.R., "History of the Royal Hong Kong Golf Club", p.14
  16. ^ Brief Information on Proposed Grade III Items. Item#805, p.430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2-10-17.
  17. ^ 張建東談「救亡」過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頭條日報》,2014年1月10日
  18. ^ 香港哥爾夫球會-社區外展-香港哥爾夫球會的珍貴樹木. [2015-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19. ^ 粉嶺高球場發展文件 發現多種稀有動植物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星島日報》2019年5月31日
  20. ^ 土木工程拓展署《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局部發展技術研究-可行性研究工程項目簡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3.6.1至3.6.4段
  21. ^ 土木工程拓展署《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局部發展技術研究-可行性研究工程項目簡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4.8.1段
  22. ^ 土木工程拓展署《粉嶺高爾夫球場用地局部發展技術研究-可行性研究工程項目簡介》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4.8.2段及第3.7.2段
  23. ^ 申訴專員公署 主動調查報告 「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政策之執行 (PDF). [2019-07-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24. ^ 特首可毋須賠償收回高球場 新界東北爭議 倘符地契原則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明報》,2013年7月8日
  25. ^ 力抗星級廣東 港高球隊添銀牌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蘋果日報》,2013年9月10日
  26. ^ 高球男團全運添銀 盼挽回粉嶺高球會. 雅虎新聞. 2013-09-03 [2020-07-15]. 
  27. ^ 粉嶺高球場特首別墅列發展考慮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東方日報》 2013年10月14日
  28. ^ 粉嶺高球場可建萬個單位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東方日報》 2015年4月22日
  29. ^ 徐凱鳴, 陳潤南. 【粉嶺高球場】貴族樂園?6000元打一場 記者實測粉嶺高球場打波. 香港01. 2018-04-24 [2020-07-15] (中文(香港)).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