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純潔的愛情[1]印尼語Asmara MoerniIPA讀音:/asˈmara mʊrˈni/精確拼音英语Enhanced Indonesian Spelling SystemAsmara Murni)是一部1941年的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愛情片,由翁福林出品、由拉登·阿里芬英语Rd Ariffien執導,並由友聯影業發行。該片劇本由沙倫英语Saeroen撰寫,故事講述一位女傭得到自己主家一位醫生的愛慕,而她和一個同村村民之間的戀情則失敗收場。這部黑白電影阿德南·卡保·加尼朱瓦莉亞和S·優素福主演,而吸引人數日漸增加的土著英语native Indonesians知識份子觀看本片則成為本片選角和宣傳的目的。本片所獲得的評價褒貶不一,不過從商業角度來看,這部電影是成功的。和荷屬東印度大部份電影一樣,這部電影如今可能已經散佚

純潔的愛情
Asmara Moerni
Asmara Moerni cover.jpg
基本资料
导演 拉登·阿里芬英语Rd Ariffien
监制 翁福林
剧本 沙倫英语Saeroen
主演
制片商 友聯影業
产地  荷屬東印度
语言 印尼語
上映及发行
上映日期
  • 1941年4月29日 (1941-04-29)(荷屬東印度)

目录

故事大綱编辑

巴迪醫生(Dr. Pardi,阿德南·卡保·加尼飾)在婆羅洲山口洋市實習4年後返回爪哇島執業。在此之前,他首先回到芝格丁(Cigading)探望家人,並向他們贈送伴手禮。一回家,他就看見自己的兒時玩伴達蒂(Tati,朱瓦莉亞飾)已經長大,變成一個美女,還成為了自己家裏的女傭;他為此大感愕然。之後他就開始偷偷討好達蒂,不過他沒有對達蒂說出自己這樣做的原因。巴迪知道自己的母親絕不會准許自己突破階級隔阻,和一個女傭成婚,因此當他的母親叫他盡快成婚的時候,他只是說自己已經有心上人。他的母親又挑選了幾個女子待他迎娶,不過他拒絕與當中任何一人成婚。

達蒂的未婚夫阿米爾(Amir,S·優素福飾)留意到她受到別人的關注,而沒有時間陪自己,並為此感到妒忌。他計劃離開芝格丁,到荷屬東印度的首都巴達維亞(今雅加達)找工作;達蒂知道了這件事以後又跟着去。達蒂到了巴達維亞之後,在自己姨母的家裏居住,並以洗衣維生;而阿米爾則與一個當地人同居,還學會了駕駛載客三輪車(becak)的技能。兩人又開始一起儲蓄,來籌措結婚經費。他們不知道的是,巴迪縮短自己在芝格丁的行程,到巴達維亞執業,並在同時尋找達蒂。

阿米爾在婚禮前夕吹起笛子;當時一個名為奧美小姐(Miss Omi)的歌手走近他,請他加入自己的劇團,在世界各地巡迴演出。阿米爾沒有答應;奧美為了說服他加入劇團,便包租了阿米爾的載客三輪車,請他載着自己環遊巴達維亞,不過他還是拒絕了。奧美下了車以後,有一個人走近阿米爾,叫他送一個包裹,不過他沒能把包裹送給收件人,反而被人拘捕,並面臨走私鴉片的指控。

阿米爾沒有回來的事令達蒂和她的姨母憂心忡忡:達蒂曾經看見阿米爾和奧美一起相處,生怕他們兩個人一起私奔。她因此感到悲痛不已,還打算回到芝格丁。一次她和姨母一起探望她們的僱主阿都西迪(Abdul Sidik),遇到了阿都西迪的醫生巴迪,不過她們對此毫不知情。巴迪回家以後,便叫阿都西迪收留達蒂,把她當成親生女兒看待,並為她提供教育。達蒂的學習速度很快,不久之後她便可以和來自富貴人家的婦女相比。

阿米爾坐牢18個月期間一直未有受審,最終他獲判無罪釋放,並返回巴達維亞。他回來以後找不到達蒂,只好在街上流連。奧美發現了他,然後再次請他為自己的劇團表演。這次阿米爾答應了;過了不久,報紙上提及他的名字的廣告就變得鋪天蓋地。達蒂和阿都西迪看到了一則這樣的廣告,便前往觀賞阿米爾的表演,不過他們卻發現阿米爾因車禍受傷。巴迪在醫院救治阿米爾,而達蒂則在此時得知阿米爾不知行蹤的真正原因。阿米爾臨死的時候在病榻上叫巴迪照顧着達蒂;而巴迪和達蒂兩人後來也結婚了。[a]

製作编辑

《純潔的愛情》參演演員朱瓦莉亞(左)和阿德南·卡保·加尼的劇照

《純潔的愛情》的導演拉登·阿里芬英语Rd Ariffien以前是一位記者,在從事電影業之前曾活躍參與民族主義運動英语Indonesian National Awakening勞工運動[2]。他在1940年加入友聯影業(《純潔的愛情》的製片商),而由他執導的第一部電影作品《血腥的寶藏英语Harta Berdarah》也在當年上演[3]。《純潔的愛情》的出品人是友聯影業的東主翁福林[4],而記者沙倫英语Saeroen則擔任這部電影的編劇[5];沙倫在加入友聯影業之前,曾經為由阿尔贝特·巴林克英语Albert Balink執導、票房大賣的電影《月圓英语Terang Boelan》(1937年)撰寫劇本,也曾經為陳氏電影英语Tan's Film擔任編劇[6]

這部黑白電影由阿德南·卡保·加尼、朱瓦莉亞和S·優素福(S. Joesoef)主演[7],是加尼和優素福的長片處女作[8]。而朱瓦莉亞則在該片上演一年前在《用靈魂償還》一片中演出,並成為友聯影業的演員[9]

當時,吸引並說服在荷蘭殖民政府營辦的學校接受教育的土著知識份子觀看本土電影的運動在東印度群島日益蓬勃,不過人們普遍認為當地電影的質素比進口的荷里活電影差得很遠[10]。這個問題出現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本土電影起用的演員和製作人員當中,大多數都曾經接受戲劇訓練[b]。正因為這樣,阿里芬便邀請當時身為醫生和民族主義運動知名參與者的加尼參演這部電影。雖然一些民族主義者認為加尼參演《純潔的愛情》一片會損害獨立運動,不過加尼認為這樣做是有必要的:他相信觀眾要對本土的電影作品給出更好的評價[12]

發行與反響编辑

1941年4月29日,《純潔的愛情》在巴達維亞的好麗安戲院(Orion Theatre)進行首映;首映群眾以當地土著英语native Indonesians華人居多[13]。按照評級,這部電影適合任何年齡的人士觀看,而該片廣告則注重介紹加尼的教育程度和優素福的上等階層背景[14]。廣告宣傳也提到這部電影突破舞台劇的傳統規範(例如音樂),而在當時的印尼電影,這些標準都是無所不在的[14]。及至1941年8月,該片已在新加坡海峽殖民地的一部分)上映,當地報紙的廣告則形容這部電影是「現代馬來戲劇」[15]。當年稍後,總部位於日惹的考爾夫-比寧出版社(Kolff-Buning)出版了一本改編自這部電影的小說作品[16]

這部電影成功贏利[12],不過影評家對這部電影的評價卻是褒貶不一。《巴達維亞新聞報英语Bataviaasch Nieuwsblad》一篇匿名影評認為這部電影「引人入勝」[c],演員演技精湛[13]。該報另一篇影評則認為,這部電影雖然比《五色》、《七重天英语Sorga Ka Toedjoe》這些同期的電影作品好,不過在評論這部電影是否合乎廣告宣傳中摒棄舞台規範的主張的時候,就要抱着「半信半疑」的態度[d][17]。總部設於泗水的《泗水商報》也刊登了一篇關於這部電影的影評,這篇影評認為該片富有戲劇色彩,並形容這部電影具備了「西式的敘事母題和富有巽他特色的本地敘事環境[e][5]。」

後續事件编辑

友聯影業在製作《純潔的愛情》一片之後,又製作了另外三套電影[18];當中只有《女人與英雄英语Wanita dan Satria》一部電影是由拉登·阿里芬執導,他在拍完這部電影之後不久便離開了友聯影業[19],沙倫也是一樣[20]。《純潔的愛情》上映之後,加尼沒有參演其他電影[12],而是重返民族主義運動。他在印度尼西亞獨立革命期間(1945-1949年)以軍火走私者的身份聞名,並在印尼獨立後成為政府部長[21]。2007年11月,印尼政府向加尼追授印度尼西亞民族英雄頭銜[22]。朱瓦莉亞在後來的電影當中飾演的角色越來越不重要,而她的演員生涯則一直持續到1950年代,此後她便重返舞台[9]

直至1945年11月,當地仍有戲院放映《純潔的愛情》一片[23],不過這部電影如今可能已經散佚。荷屬東印度的電影膠卷以非常易燃的硝化纤维製成;1952年,國家電影製片廠英语Produksi Film Negara發生大火,倉庫嚴重焚毀,此後以硝化纖維製成的電影膠卷都被故意銷毀[24]。因此,美国视觉人类学家卡尔·G·海德英语Karl G. Heider便推論,認為所有在1950年前制作的印尼电影均已散失[25]。不过,J·B·克里斯坦托(J.B. Kristanto)在《印尼电影目录》中表示,印尼電影資料館收錄了幾部荷屬東印度电影,使之得以流傳[26]。而电影历史学家米斯巴赫·尤薩·比蘭英语Misbach Yusa Biran則指出,有几部日本宣传电影藏於荷兰政府新闻处英语Netherlands Government Information Service,並留存至今[26]

註解编辑

  1. ^ 本片故事大綱由考爾夫-比寧出版社出版的同名電影改編小說改寫而成。
  2. ^ 包括魯姬亞英语Roekiah卡托羅英语Kartolo楊菲菲英语Fifi Young阿斯塔曼英语Astaman勒娜·阿斯馬拉英语Ratna Asmara安查爾·阿斯馬拉英语Andjar Asmara[11]
  3. ^ 原文:「... boeiend ...」
  4. ^ 原文:「... moet men dit wel met een korreltje zout」
  5. ^ 原文:「... een geheel naar westersche motieven opgezet scenario, spelend in het inheemsche milieu met specifiek Soendaneesche decors.」

註腳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 Asmara Moerni. filmindonesia.or.id. Jakarta: Konfiden Foundation. [2012-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6) (印度尼西亚语). 
  • Biran, Misbach Yusa. Sejarah Film 1900–1950: Bikin Film di Jawa. Jakarta: Komunitas Bamboo working with the Jakarta Art Council. 2009. ISBN 978-979-3731-58-2 (印度尼西亚语). 
  • Biran, Misbach Yusa. Film di Masa Kolonial [Film in the Colonial Period]. Indonesia dalam Arus Sejarah: Masa Pergerakan Kebangsaan V.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Culture. 2012: 268–93. ISBN 978-979-9226-97-6 (印度尼西亚语). 
  • Djuariah, Ng. R. filmindonesia.or.id. Jakarta: Konfiden Foundation. [2013-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0) (印度尼西亚语). 
  • Filmaankondigingen Orion: 'Asmara Moerni'. Bataviaasch Nieuwsblad (Batavia: Kolff & Co.). 1941-05-01: 11 (荷兰语). 
  • Heider, Karl G. Indonesian Cinema: National Culture on Screen.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1. ISBN 978-0-8248-1367-3. 
  • Iets over de Maleische Film. Bataviaasch Nieuwsblad (Batavia: Kolff & Co.). 1941-05-08: 10 (荷兰语). 
  • Mufid, Fauzani. Menyelundup untuk Kemakmuran Republik. Prioritas. 2012-07-23 [2012-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9) (印度尼西亚语). 
  • Pilem. Soeara Merdeka (Semarang). 1945-11-07: 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1) (印度尼西亚语). 
  • Presiden Anugerahkan Gelar Pahlawan Nasional. Suara Merdeka. 2007-11-10 [2011-03-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2-03) (印度尼西亚语). 
  • Rd Ariffien. filmindonesia.or.id. Jakarta: Konfiden Foundation. [2012-09-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30) (印度尼西亚语). 
  • Saeroen. Asmara Moerni. Yogyakarta: Kolff-Buning. 1941. OCLC 29049476 (印度尼西亚语).  (book acquired from the collection of Museum Tamansiswa Dewantara Kirti Griya, Yogyakarta)
  • Saeroen. filmindonesia.or.id. Jakarta: Konfiden Foundation. [2012-09-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9-02) (印度尼西亚语). 
  • Sampoerna: 'Asmara Moerni'. Soerabaijasch Handelsblad (Surabaya: Kolff & Co.). 1941-06-27: 6 (荷兰语). 
  • (untitled). Soerabaijasch Handelsblad (Surabaya: Kolff & Co.). 1941-06-24: 4 (荷兰语). 
  • (untitled). The Straits Times (Singapore). 1941-08-29: 6. 
  • 夏基安, 巴赫迪亚. 印度尼西亚民族电影的发展道路. 北京: 中國電影出版社. 19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