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胡毋輔之(270年-318年)[1]彥國泰山奉高人。高祖父是東漢執金吾胡毋班。胡毋輔之為人嗜酒任誕,但有高名,後避亂南渡江東,在晉官至湘州刺史。

目录

生平编辑

胡毋輔之年輕時已有高名,並會評鑒他人。太尉王衍與他及王澄、王敦庾顗四人親好,將四人並稱為四友。胡毋輔之先後獲辟為別駕和太尉掾,但他都不就任,後來因家貧而請求試守繁昌,並為此改變了嗜酒的習慣,遂有能幹的名聲。後來調為尚書郎,並參與了進攻齊王司馬冏,獲賜爵陰平男。多次升遷後至司徒左長史,請求外任下轉為建武將軍、樂安太守。不過,胡毋輔之在樂安郡與當地人光逸經常飲酒,沒有理會郡中事務。隨後時為皇太弟的成都王司馬穎召胡毋輔之為中庶子。

後來東海王司馬越聽聞胡毋輔之的名聲,召他當自己的從事中郎,補振威將軍、陳留太守。不過,及後漢趙將領王彌經過陳留,胡毋輔之被指責沒有出兵討伐而被免官。不久又任司馬越的右司馬、本州大中正。永嘉五年(311年),司馬越去世,同年發生永嘉之亂,胡毋輔之南渡避難,時仍為安東將軍、琅琊王的晉元帝司馬睿遂以其為安東諮議參軍。不久改任揚武將軍、湘州刺史、假節。不過胡毋輔之到州後不久便去世,享年四十九歲。

性格特徵编辑

  • 胡毋輔之除了愛飲酒,行為亦放縱而不拘小節。在為太弟中庶子之時與謝鯤阮脩王尼畢卓等人交好,同時又以自己上承阮藉,得大道之本,故脫衣露體,行為如同禽獸[2]。渡江後,胡毋輔之等人行為飲酒任誕依舊,與光逸、謝鯤、阮放、畢卓、羊曼桓彝阮孚被當時人稱為「八達」[3]。而其時又有人將八位兗州士族人士並稱,稱阮放為宏伯,郗鑒為方伯,輔之為達伯,卞壼為裁伯,蔡謨為朗伯,阮孚為誕伯,劉綏為委伯,羊曼為濌伯,號為「兗州八伯」[4]
  • 胡毋輔之一次到河南郡飲酒,當時河南騶卒王子博箕腿坐在其旁邊,輔之就差使他去拿火。王子博卻拒絕:「我是個騶卒,只當做我職責內的事,還怎可以再給別人差遣!」輔之遂和他談話一番,然後歎道:「我比不上他呀!」後更向河南尹樂廣舉薦王子博,最終子博獲提拔為功曹。輔之都是這樣選拔人物的。

编辑

  • 胡毋謙之,字子光,二十餘歲卒。[5]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胡毋輔之傳》
  1. ^ 《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胡毋辅之(约269—318),西晋泰山奉高人,字彦国。”吴廷燮东晋方镇表》亦载胡毋辅之的任期终止于318年。
  2. ^ 王隱《晉書》:「魏末,阮籍嗜酒荒放,露頭散髮,裸袒箕踞。其後貴遊子弟阮瞻、王澄、謝鯤、胡毋輔之之徒,皆祖述於籍,謂得大道之本。故去巾幘,脫衣服,露醜惡,同禽獸。甚者名之為通,次者名之為達也。」
  3. ^ 《晉書·光逸傳》
  4. ^ 《晉書·羊曼傳》
  5. ^ 《晉書》:謙之字子光。才學不及父,而傲縱過之。至酣醉,常呼其父字,輔之亦不以介意,談者以為狂。輔之正酣飲,謙之規而厲聲曰:「彥國年老,不得為爾!將令我尻背東壁。」輔之歡笑,呼入與共飲。其所為如此。年未三十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