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樂廣(?-304年2月29日),彥輔南陽淯陽人。西晉時期官員,官至尚書令,在當時聲望很高,故亦稱樂令八王之亂期間因被司馬乂懷疑叛投司馬穎而憂死。

目录

生平编辑

樂廣因父親樂方早死,年少孤貧,僑居於山陽,因家世寒微且貧困而無人知曉。後來裴楷曾請樂廣與他共談,談了一夜後相互欽佩推崇,裴楷更自言不如樂廣。當時任荊州刺史王戎因樂廣曾被夏侯玄稱許[1]而舉他為秀才,及後裴楷又向時任太尉賈充推薦樂廣,樂廣於是被賈充任命為太尉,後遷任太子舍人。當時樂廣亦被朝中名士如衞瓘王衍等人讚賞,衞瓘更命兒子門去造訪他。

樂廣後外任元城縣令,隨後又入朝任中書侍郎,又曾當過太子中庶子,屢次升遷後至侍中、河南尹。永康九年(299年)十二月,皇后賈南風廢掉司馬遹太子之位,至次年年初,司馬遹被送至許昌禁閉,並下令太子宮中屬官不能送行。不過江統潘滔等人都違反禁令去送行,故遭司隸校尉滿奮命人收縛下獄,不過樂廣就下令將因此事而拘禁於河南郡的太子屬官都釋放了。當時人們都為樂廣擔心,不過因孫琰賈謐說若收捕樂廣和屬官,將會彰顯司馬遹的善,賈謐聽從,樂廣於是沒有獲罪。後趙王司馬倫於永康二年(301年)篡位稱帝,樂廣與滿奮及崔隨奉璽綬授予司馬倫[2]

樂廣後來遷吏部尚書尚書左僕射永寧元年(301年)司馬繇將任尚書左僕射,樂廣於是轉任尚書右僕射,領吏部。後接替升任司徒的王戎任尚書令

成都王司馬穎與河間王司馬顒進攻長沙王司馬乂,圍攻洛陽時,因為樂廣的女兒是成都王妃,故此作為當時朝望的樂廣受到誹謗。司馬乂亦因而去問樂廣,不過樂廣神色不變,答:「我怎會為了一個女兒而換掉了我家五個男子的性命。」意謂不會因為女兒而依附司馬穎,換來五人被司馬乂誅殺[3]。不過司馬乂未因此釋疑,樂廣亦於太安三年正月丙午日(304年2月29日)[4][5]憂死。

性格特徵编辑

  • 樂廣性格淡泊儉約,有遠見,沒甚麼嗜好慾望,無與人爭競之心。
  • 樂廣擅長清談論事,且都以簡約言詞論理以令人心服,如有一次有客人問樂廣《莊子》中「指不至」的意思,樂廣不解釋文句,直接以塵尾的柄子敲打几子說:「至不?」客人就答:「至。」樂廣又舉起塵尾說:「若至者,那得去?」客人都心服了。[6]。而當樂廣不知該事時,就會沉默不言。另外他亦對王澄胡毋輔之等人放任自己及至裸體的清談者不以為然,曾經笑說:「名教內自有樂地,何必乃爾!」
  • 樂廣在地方當政,在任內其實都沒甚麼功績榮譽傳出,不過每到離任後,人們都會思念他所作的。
  • 樂廣談論人時,必定說他的長處,而隨後其短處即使不需說出也顯而易見了。人有過失,樂廣都寬大地看待,然後其善惡就彰顯了。
  • 樂廣和王衍都用心於俗事以外,在當時名聲極重,當時談論風流之人,他們兩個都在首位。

逸事编辑

  • 樂廣受任河南尹,他打算辭讓,不過自以文筆不夠好,於是請潘岳為其寫表章。當時樂廣就寫了二百句話述說自己的志向,而潘岳就以此寫了名篇。當時人們都說:「若果樂廣不假借潘岳的文筆,潘岳不取用樂廣的志向,都不能達成這美好的事呀。」
  • 因為河南尹官邸流傳有很多妖怪出沒,所以以前的河南尹都不敢住正房,不過樂廣任河南尹時卻不怕。一次樂廣房子的門自動關上,身邊的人都很害怕,但樂廣神色自若。樂廣及後看到牆上有孔洞,於是命人掘開牆壁,抓住了狸貓並將牠殺掉,及後妖怪之事都沒有發生了。
  • 有一次,樂廣發現一個親好的客人好久沒有到來,於是問他原因,那人就說:「早前到你那裏,你拿酒給我喝,就想喝時就看見杯中有蛇,十分不快,喝後就患了病。」當時河南尹聽事堂壁中有角飾,畫了蛇的樣子,樂廣於是覺得所謂杯中有蛇其實是角飾的倒映。樂廣後來特地請那客人到訪,並將酒杯於在當時的位置,客人說還看見蛇在杯中。樂廣於是告知客人原委,客人聽後不再害怕,病也好了。[7]

評論编辑

  • 《晉書》史臣曰:「樂令解愍懷之客,豈聞伯夷之風歟,愞夫能立志者也。」
  • 《晉書》贊曰:「樂令披雲,高天澄澈。」
  • 夏侯玄:「神姿朗徹,當為名士。」
  • 衛瓘:「自昔諸賢既沒,常恐微言將絕,而今乃復聞斯言於君矣。」「此人之水鏡,見之瑩然,若披雲霧而覩青天也。」
  • 王衍:「與人語甚簡至,及見廣,便覺己之煩。」
  • 劉訥:「樂彥輔我所敬。」[8]
  • 王敦:「樂彥輔短才耳。後生流宕,言違名檢。」[9]
  • 郗鑒:「彥輔道韻平淡,體識沖粹,處傾危之朝,不可得而親疏。及愍懷太子之廢,可謂柔而有正。」[10]

家庭编辑

子女编辑

六世孫编辑

樂藹[11]

參考資料编辑

  • 《晉書·樂廣傳》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三至八十五
  1. ^ 據《晉書·樂廣傳》,樂廣父親曾參征西將軍夏侯玄軍事,故夏侯玄在樂廣八歲時就曾與他對話,更稱樂廣「神姿朗徹,當為名士。卿家雖貧,可令專學,必能興卿門戶也。」
  2. ^ 《晉陽秋》:「趙王倫篡位,樂廣與滿奮、崔隨進璽綬。」
  3. ^ 《晉書·樂廣傳》:「乂以問廣,廣神色不變,徐答曰:『廣豈以五男易一女。』」
  4. ^ 《晉書·惠帝紀》: 「永興元年春正月丙午,尚書令樂廣卒。」
  5. ^ 兩千年中西曆轉換 因此時期改年號頻繁,是年有「太安」、「永安」及「永興」三個年號,此網取永安年號,是為永安元年。然而樂廣死時仍為太安三年。
  6. ^ 《世說新語·文學篇》
  7. ^ 中華書局版《晉書》內寫:「于時河南聽事壁上有角,漆畫作蛇。」並非弓。此記載與《風俗通義·怪神》篇中亦有類似記載,然該記載則寫為赤弩,才是成語「杯弓蛇影」的語源。
  8. ^ 《世說新語·品藻篇》
  9. ^ 《晉書·郗鑒傳》
  10. ^ 《晉書·郗鑒傳》
  11. ^ 梁書·樂藹傳》:樂藹字蔚遠,南陽淯陽人,晉尚書令廣之六世孫,世居江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