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玠(286年-312年),字叔寶,小字河东郡安邑县(今山西省运城市夏县)人,太尉卫瓘之孙,西晉太子洗馬

叔寶
職官太傅西閣祭酒→太子洗馬
籍貫河東安邑

生平编辑

衛玠容貌俊美,年幼時乘坐羊车到街市去,眾人圍堵,被稱為“璧人”[1]。衛玠的舅舅驃騎將軍王济,亦具丰姿,但每见到衛玠便嘆說:“珠玉在前,覺我形穢。”又說“與玠同遊,炯若明珠之在側,朗然照人耳。”

樂廣之女,裴叔道說:“妻父有冰清之姿,婿有璧潤之望,所謂秦晉之匹也。”衛玠曾經跟樂廣討論,衛玠問:“人為什麼會做夢?”樂廣說:“是因為想像。”[2]時稱“樂廣有何晏之緒,衛玠得王弼之音”。

晋怀帝时,天下大亂,衛玠輿母南至江夏[3]。永嘉六年(312年),衛玠到豫章,受长史谢鲲所雅重。衛玠不满于大将军王敦,或说是因为王敦曾杀其从弟王澄[4],而求向建鄴。衛玠终卒于豫章[5][6],谢鲲聞訊落淚[7]

衛玠之死有三种说法[8][4] 。一是迎合当时的审美之“看杀”,其说衛玠从豫章(南昌)至下都,观者如堵墙,衛玠劳病而死[9]。二是迎合当时的清谈之“谈杀”,其说衛玠在豫章与谢鲲彻夜长谈,后衛玠一病不起[10]。三是“病杀”,衛玠自幼身體不好[11],再加上时局动荡,这或为最有可能的说法。

家庭编辑

祖父
  • 卫璪,散騎侍郎
夫人

逸事编辑

王澄每听衛玠談道,总是絕倒[15]。王澄死后,王敦见到衛玠,对谢鯤说:若平子若在,當復絕倒[16][17]

注釋编辑

  1. ^ 劉孝標注引《玠別傳》曰:「玠在群伍之中,寔有異人之望。齠齔時,乘白羊車於洛陽市上,咸曰:『誰家璧人?』於是家門州黨號為『璧人』。」
  2. ^ 《世说新语·文学第四》:卫玠总角时,问乐令梦,乐云是想。卫曰:“形神所不接而梦,岂是想邪?”乐云:“因也。未尝梦乘车入鼠穴,捣虀啖铁杵,皆无想无因故也。” 卫思因,经日不得,遂成病。乐闻,故命驾为剖析之。卫既小差,乐叹曰:“此儿胸中当必无膏盲之疾!”
  3. ^ s:晉書/卷036:玠以天下大亂......乃扶輿母轉至江夏。
  4. ^ 4.0 4.1 刘强. 流寓与死亡—卫玠之死的三种解读(下). 文史知识. 2012, 11: 63–67. 
  5. ^ s:晉書/卷036:遂進豫章,是時大將軍王敦鎮豫章,長史謝鯤先雅重玠,相見欣然,言論彌日......以王敦豪爽不群,而好居物上,恐非國之忠臣,求向建鄴。京師人士聞其姿容,觀者如堵。玠勞疾遂甚,永嘉六年卒,時年二十七,時人謂玠被看殺。
  6. ^ s:世說新語/容止:刘孝标注:按《永嘉流人名》曰:「玠以永嘉六年五月六日至豫章,其年六月二十日卒。」此則玠之南度豫章四十五日,豈暇至下都而亡乎?且諸書皆云玠亡在豫章,而不云在下都也。
  7. ^ 《世说新语·伤逝》第六:卫洗马以永嘉六年丧,谢鲲哭之,感动路人。咸和中,丞相王公教曰:‘卫洗马当改葬。此君风流名士,海内所瞻,可修薄祭,以敦旧好。’
  8. ^ 刘强. 流寓与死亡—卫玠之死的三种解读(上). 文史知识. 2012, 11: 42–49. 
  9. ^ 《世说新语·容止》第十九:卫玠从豫章至下都,人闻其名,观者如堵墙。玠先有羸疾,体不堪劳,遂成病而死,时人谓‘看杀卫玠’。
  10. ^ [[s:世說新語/文學 ]]:衞玠始度江,見王大將軍。因夜坐,大將軍命謝幼輿。玠見謝,甚説之,都不復顧王,遂達旦微言。王永夕不得豫。玠體素羸,恆爲母所禁。爾夕忽極,於此病篤,遂不起。
  11. ^ 劉孝標注引《玠別傳》曰:玠素抱羸疾。
  12. ^ 劉孝標注引《晉諸公贊》曰:衛玠字叔寶,河東安邑人。祖父瓘,太尉。父恆,黃門侍郎。
  13. ^ s:晉書/卷036:玠妻父樂廣
  14. ^ s:晉書/卷036:玠妻先亡。征南將軍山簡見之,甚相欽重。簡曰:「昔戴叔鸞嫁女,唯賢是與,不問貴賤,況衛氏權貴門戶令望之人乎!」於是以女妻焉。
  15. ^ s:晉書/卷036:琅邪王澄有高名,少所推服,每聞玠言,輒歎息絕倒。故時人為之語曰:「衛玠談道,平子絕倒。」
  16. ^ s:晉書/卷036:敦謂鯤曰:「昔王輔嗣吐金聲於中朝,此子復玉振于江表,微言之緒,絕而復續。不意永嘉之末,復聞正始之音,何平叔若在,當復絕倒。」
  17. ^ 晉書“何平叔”当作“阿平”,见:邱久荣. 《晋书·卫瓘传附卫玠传》纠误. 社会科学辑刊. 1983: 42.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