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王濟(?-?),字武子太原晉陽(今山西太原)人。西晉重要將領、司徒王渾的次子。

生平编辑

王濟才華橫溢,善清言,愛《老子》、《莊子》和《易經》。又修飾辭令,文詞美妙而豐富;而且喜好射箭騎馬,有過人的勇氣和氣力,可謂文武雙全。在當時與和嶠裴楷齊名。後娶晉武帝司馬炎之女常山公主。王濟成年後曾任中書郎、驍騎將軍和侍中。任侍中時又與侍中孔恂王恂楊濟並稱為一時秀彥。連司馬炎亦都十分欣賞王濟,經常和他討論朝政得失;而因為他善於清言辭令,司馬炎亦日益親近他,議論者見此亦認為是因他的才能才獲升遷,而非姻親緣故。

王濟雖然才能獲眾人稱許,但他表面高雅而實質刻薄嫉妒,更愛出口傷人,朋友亦因亦而對他疏遠。而因父親王渾與王濬不和,王濟亦排斥王濬,此舉令當時人都譏諷他。王濟生性亦十分嚴厲,有人處事不當,他都會依法處罰。後王濟調任河南尹,未上任就因鞭打王官而被免官,更被排斥,遷居到北芒山下。後被任命為太僕。四十六歲時逝世,比父親早死。王濟獲追贈驃騎將軍

性格特徵编辑

  • 史載王濟風姿英爽、氣蓋一時。
  • 王濟生性奢侈,曾在當時地貴的首都洛陽買地作為馬埒,並舖上金錢,當時的人都稱它為金溝。而且他的家食物亦都十分豐富,都存放在琉璃容器內。
  • 王濟了解馬匹所想。有一次王濟騎馬,馬匹在一灘水前停下來不肯前進,王濟知道馬匹是不想馬匹身上的馬韀被污水沾污,於是將馬韀解去,馬匹及後即願意前行。杜预尝称王济有马癖。[1]

逸事编辑

  • 其父王浑任徐州刺史时,娶当地民女颜氏为后妻,但成礼时,观者认为新郎王浑作为长官不应该对身为民女的新娘答拜,于是王浑没有答拜。王济认为没有答拜就是没有成礼,不但不视颜氏为后母,还呼为“颜妾”。颜氏以为耻,却碍于王家的门第,始终不敢与王浑离婚。[2]
  • 和嶠生性節儉,家中種有一種好的李樹司馬炎要求之下和嶠才上貢了數十顆。王濟一次則趁和嶠入宮值班,帶著幾名少年到和嶠的園子裏吃光李樹的果子,更把李樹斬了。
  • 司馬炎到王濟家時曾嘗過他的蒸人乳豬,覺得味道十分好,於是問王濟為何能造得這麼好,王濟則答小豬是以人奶飼養的。司馬炎聽後深感不平,未吃完就走了。[3]
  • 東吳亡後,末帝孫皓被遷到洛陽。一次司馬炎與王濟下棋,孫皓在側,王濟問他為何要剝人皮,孫皓見王濟此時雙腿在棋盤下伸直,甚為無禮,於是說對君主無禮的人就要被剝皮,借此譏諷。[4]
  • 吳亡後,陸機陸雲受召前往洛陽,陸機拜謁王武子,武子面前放了幾斛羊酪,指給陸機看,說:“江東何物能敵得過這個?”陸機說:“有千里湖的蒓羹,而且還不必加鹽豉呢!”後以千里純羹表讚譽、思戀故鄉。[5]
  • 王濟要求與王愷打賭射箭,願出賭注銅錢一千萬文,來賭王愷飼養的名牛「八百里駮」(能行走八百里),王愷認為自己的射箭功夫頗精準,就算輸了,王濟也捨不得殺死這隻名牛,誰知王濟一射就中靶,立刻殺了這隻牛,烤了牛心來喫,並只喫一口。[6]
  • 孫楚一向敬重王濟,在王濟死後在屍身前慟哭,賓客莫不垂涕。王濟生前喜歡聽孫楚模仿的鳴叫,孫楚於是在他靈前叫了數次,就像真的一樣,令賓客們都大笑。孙楚卻回頭氣著說:“使君辈存,令此人死!”[7]

評價编辑

晋书》评价王济:“少有逸才,风姿英爽,气盖一时,好弓马,勇力绝人,善《易》及《庄》、《老》,文词俊茂,伎艺过人,有名当世,与姊夫和峤裴楷齐名。”又说他:“然外虽弘雅,而内多忌刻,好以言伤物,侪类以此少之。”

關於生活上的奢侈,《晋书》也有相關評價曰:“性豪侈,丽服玉食。”

家庭编辑

编辑

  • 王渾,曹魏及西晉時期將領。

编辑

兄弟编辑

姊妹编辑

子女编辑

  • 王卓,庶長子[8]。嗣子,給事中。
  • 王聿,庶次子,襲嫡母常山公主爵位,封敏陽侯。

注釋编辑

  1. ^ 《晋书·杜预传》所言:“(杜)预尝称(王)济有马癖,(和)峤有钱癖。武帝闻之,谓预曰:‘卿有何癖?’对曰:‘臣有《左传》癖。’”
  2. ^ 语出《世说新语·尤悔》
  3. ^ 語出《世說新語·汰侈篇
  4. ^ 史載賈充亦曾諷刺孫皓剝人皮而反被孫皓譏諷。
  5. ^ 世說新語·言語》: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置數斛羊酪,指以示陸曰:“卿江東何以敵此?”陸云:“有千里蒓羹,但未下鹽豉耳。”
  6. ^ 《世說新語·汰侈篇》
  7. ^ 語出《世说新语·伤逝》,《晉書》亦有相似記載,但所說是:「諸君不死,而令王濟死乎!」
  8. ^ 因常山公主失明而妒忌心重,王濟沒有嫡子

參考書目编辑

  • 《晋书·列传第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