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杲(938年-993年)[1][2]師回北宋宋太宗趙炅年間任右諫議大夫知制誥永興軍路安撫使,年五十六歲。其父范正青州從事,其從父范質後周及北宋兩朝宰相,岳丈劉溫叟,同母兄范晞,另有兩子皆為北宋官員[3],而其中一人范坦進士[4]

生平编辑

范杲自幼喪父,其從父范質視范杲為親子。范杲志向學習,與姑臧李均汾陽郭昱齊名,文章深僻難曉,後輩多羡慕仿效。以蔭補太廟齋郎入官場,再遷國子四門博士[5]

太平興國四年(即公元979年)趙炅打敗北漢,收復河東旋歸,范杲叩馬進詩「千里版圖來浙右,一聲金鼓下河東。」。此舉令趙炅愛嘆不已,因而增范杲俸祿及賜予章服。[6][7]

范杲曾攜同自己的文章拜見陶穀竇儀,兩人都稱讚范杲之文采,更著范杲舉進士,及至秋試,有人上書認為范杲身為閥閱之家不應與寒士爭科第,所以令到范杲不應舉。[8]

另外范杲亦因為幼時攜同自己的文章作為見面禮送給劉溫叟,而得到劉溫叟讚賞,更將女兒許配給范杲。[9]

之後升遷為著作佐郎,出任兩州從事,但因事免去。太平興國初年,遷為著作郎史館直學士,歷右拾遺左補闕。趙炅雍熙二年(即公元985年),任貢舉同知。未幾上書自言其才可比東方朔,求重用,用以觀察效果,因而得到趙炅提拔擢升為知制誥[10]

趙炅任命范杲與翰林學士蘇易簡中書舍人王祐及同為知制誥之宋湜宋白等人接續編修《文苑英華》,至雍熙三年完成。[11]

范杲有一生性吝嗇同母兄長范晞,曾為興元少尹,但放棄官位而居於京兆府,范晞頗能增值財富,身家已累積鉅萬,但未嘗分給故舊親戚。到雍熙四年,范杲因家貧,已經欠人錢數百萬,有來自長安親故告知范杲,范晞已經不再吝嗇財物,更加揮金無數。范杲得知後非常高興,因而上言因兄長年紀漸老,希望出守主管京兆府以便照顧兄長,而趙炅亦順從其請,改范杲為工部郎中及京兆府知府,罷去知制誥。但到范杲到達京兆府上任才真正得知范晞吝嗇如故,更屢次以不法事干擾公府,令范杲非常後悔。范杲在京兆府任職多年,但不善治理。當時有賊黨劉渥在屬縣搶劫掠奪,吏卒每每解散奔走,而范杲就都十分擔心害怕,幾乎變成狂惑病。之後轉往壽州知州,上言認為自己世代史官,希望秉承,及完成國朝大典。趙炅亦順其意召為史館修撰[12][13]

淳化二年(即公元991年),趙炅御製「獨飛大鵝」、「大海求明珠」兩棋局,展示予三館學士,但全都不明所以,趙炅就召中使裴愈教授要點,范杲等之後都相繼上表稱謝。[14][15]

同年十一月,因時為翰林學士宋白降職遷往鄜州,范杲接連致書宰相李昉,求入翰林院為學士,而獲李昉屢次開解。未幾,趙炅賜牌匾「玉堂」予翰林院,范杲即呈上《玉堂記》請求備職。趙炅厭惡范杲過於急進,因而將范杲改為右諫議大夫出使濠州任知州,之後才復召為史館修撰。而畢士安則接任翰林學士之位。[16][17][18]

淳化三年,因趙普身故,時為右諫議大夫之范杲被派遣代任鴻臚卿協助辦理趙普之喪事。[19]

淳化四年,因為宋太祖趙匡胤朝代之典籍尚未完備,趙炅就召范杲、吏部侍郎秘書監李至翰林學士張洎及同為史館修撰之張佖同修國史。范杲得知被召後非常高興,以為提升官職,晨夜趨進。去到宋州,遇見朗州通判錢熙,范杲就問錢熙知否朝廷將其遷作何官,錢熙就答范杲,趙炅只召范杲重修《太祖寶錄》而已,范杲只好一直默不作聲。之後范杲更染疾,到達京師之後一個月就身故,終年五十六歲。而范杲兩子則因此得到趙炅憐憫而獲得錄用。[20][21][22]

為人编辑

而史書記載范杲為人虛誕,喜說笑,治民非其所長,不善人際關係,惟獨與柳開友好,更相互標榜,時稱“柳、范”。范杲不善謀生計,家日益貧窮,終日端坐,不知生計所出。[23][24][25][26]

作品编辑

  • 《講聖》

「千里版圖來浙右,一聲金鼓下河東。」[27]

  • 《寄宣議大師英公》

「西游久不得師書,睹物相思展篆圖。情厚未忘蓮社約,分深曾伴橘洲居。青雲作陣宜長臥,白酒資吟莫破除。見說近來揮彩筆,字皆飛動有功夫。」

參考文獻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續資治通鑑‧第十七卷》:「太宗淳化四年四月,癸未……范杲同修國史。」
  2.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初,太宗以太祖朝典策未備,乃議召杲。杲聞命喜甚……至京師,旬月卒,年五十六。」
  3.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太宗閔之,錄其二子。」
  4.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子坦亦登進士第。」
  5.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杲字師回,父正,青州從事。杲少孤,質視如己子。刻誌於學,與姑臧李均、汾陽郭昱齊名,為文深僻難曉,後生多慕效之。以蔭補太廟齋郎,再遷國子四門博士。」
  6. ^ 《澠水燕談錄‧歌詠》:「藝祖收河東凱旋,范杲叩馬進詩曰:「千裏版圖來浙右,一聲金鼓下河東。」上愛嘆不已,增秩,賜章服。杲,魯公質之侄,好學有文,時稱「高、梁、柳、范」,謂高弁、梁周翰、柳開與杲也。」
  7. ^ 《詩話總龜‧前集‧卷四》:「太宗收並門,凱旋日,范杲叩回鑾進詩曰:「千裏版圖來浙右,一聲金鼓下河東。」賜一官。」
  8.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嘗攜文謁拜見陶穀、竇儀,鹹都大稱賞,謂杲曰:「若舉進士,當待對待汝以甲科甲科。」及秋試,有上書向君主進呈書面意見言閥閱之家不當與寒士爭科第,杲遂不應舉。」
  9. ^ 《宋史‧卷二百六十二‧列傳第二十一‧劉溫叟傳》:「范杲幼時,嚐以文贄溫叟,大加稱獎,以女妻之。」
  10.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稍遷著作佐郎,出為許、鄧二州從事,坐事免。太平興國初,遷著作郎、直史館,歷右拾遺、左補闕。雍熙二年,同知貢舉。俄上書自言其才比東方朔,求顯用,以觀其效。太宗壯之,擢知制誥。」
  11. ^ 《麟臺故事‧ 卷二》:「太平興國七年,詔翰林學士承旨李昉、翰林學士扈蒙、給事中直學士院徐鉉、中書舍人宋白、知制誥賈黃中、呂蒙正、李至,司封員外郎李穆,庫部員外郎楊徽之,監察御史李範,祕書丞楊礪,著作佐郎吳淑、呂文仲、胡汀,著作佐郎直史館戰貽慶,國子監丞杜鎬,將作監丞舒雅等閱前代文集,撮其精要,以類分之,為《文苑英華》。續命翰林學士蘇易簡,中書舍人王祐,知制誥范杲、宋湜與宋白等共成之。雍熙三年上之,凡一千卷。」
  12.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杲家貧,貸人錢數百萬。母兄晞性嗇,嘗為興元少尹,居主京兆,殖貨鉅萬。親故有自長安來者,紿杲曰:「少尹不復靳財物,已揮金無算矣。」杲聞之喜,因上言兄老,求典京兆以便養。太宗從其請。改工部郎中,罷知制誥。杲既至,而晞吝如故,且常以不法事干公府。杲大悔。杲視事逾年,境內不治。會賊帥劉渥剽掠屬縣,吏卒解散,遂驚悸成疾。移知壽州,上言:「家世史官,願秉直筆,成國朝大典。」召為史館修撰,固求掌誥詞,帝從之。」
  13.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十八》:「太宗雍熙四年二月,右補闕、知制誥范杲家貧,負人息錢數百萬。母兄晞,嘗為興元少尹,棄官居京兆。能殖貨,家累鉅萬,性尤吝嗇,未嘗分故舊親戚。人有從長安至者,紿杲曰:「少尹不復靳財物,揮金無算矣。」杲聞之,喜,因請出守給養兄。上可其奏。壬子,授工部郎中、知京兆府。知制誥出領外藩,自杲始。杲既至,晞吝嗇如故,屢以不法事干公府。杲大悔恨,性簄俊放誕,喜談諧,而治民御下非其所長。時有叛卒劉渥者,聚觽攻劫屬縣,關右騷然。杲每見吏卒趨走,即驚悸,以為渥至,幾成狂惑病。乃移知壽州,復上言家世史官,願得秉直筆成國朝大典,因召為史館修撰。」
  14.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十二》:「太宗淳化二年二月,內出御製飛天蛾、大海求明珠二碁勢,示三館學士,皆不能曉。上召中使裴愈授以指要,史館修撰范杲等相率上表稱謝。」
  15. ^ 《麟臺故事‧ 卷五》:「太宗皇帝待遇三館特厚。淳化二年,詔翰林學士蘇易簡以上三體書石本遺吏部侍郎兼祕書監李至、左諫議大夫楊徽之及三館學士,凡二十五人,皆上表謝。明年,以新印《儒行篇》賜中書、樞密院、兩制、三館、御史中丞、尚書丞郎、給諫等,人各一軸。又嘗內出御製「獨飛大鵝」、「大海求明珠」二棊勢示三館學士,皆不曉,上召中使裴愈授以指要,修撰范杲等相率上表稱謝。自是奎文宸翰必以宣示,新異之物必以燕賞,製作必令歌頌,常與宰執、侍從等,而其從容文藻則又過之。」
  16.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時翰林學士宋白左遷鄜州,賈黃中、李沆參知政事,蘇易簡轉承旨,杲連致書相府,求為學士,且言於宰相李昉曰:「先公嘗授以制誥一編,謂杲才堪此職。」因出示昉,昉屢開解之。未幾,太宗飛白書「玉堂」額以賜翰林,杲又上《玉堂記》,因請備職。太宗惡其躁競,改右諫議大夫、知濠州,復召為史館修撰。」
  17.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三十二》:「太宗淳化二年十一月,刑部郎中、知制誥范杲數致書宰相,求入翰林為學士,又嘗出制誥一編示李昉,曰:「先公謂杲才任學士,故以此付杲,不敢失墜。」昉每開釋之。於是獻玉堂記,請備其職,上惡其躁競,終不使居內署,改右諫議大夫,出知濠州。」
  18. ^ 《續資治通鑑‧卷十六‧宋紀十六》:「太宗淳化二年十一月,刑部郎中、知制誥范杲數致書宰相,求入翰林為學士,又嘗出制誥一編示李昉曰:“先公謂杲才任學士,故以此付杲,不敢失墜。”昉每開釋之。於是獻《玉堂記》,請備其職。帝惡其躁競,終不使居內署,改右諫議大夫,出知濠州,以考功員外郎、知制誥畢士安為翰林學士。」
  19. ^ 《宋史‧卷二百五十六‧列傳第十五‧趙普傳》:「遣右諫議大夫范杲攝鴻臚卿,護喪事。」
  20.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初,太宗以太祖朝典策未備,乃議召杲。杲聞命喜甚,以為將加優擢,晨夜趨進。至宋州,遇朗州通判錢熙,杲問以「朝議將任仆何官」,熙言:「重修《太祖寶錄》爾。」杲默然久之。感疾,至京師,旬月卒,年五十六。太宗閔之,錄其二子。」
  21. ^ 《續資治通鑑‧第十七卷》:「太宗淳化四年四月,癸未,以吏部侍郎兼秘書監李至、翰林學士張洎、史館修撰張佖、范杲同修國史。」
  22. ^ 《宋史‧卷二百六十七‧列傳第二十六‧張洎傳》:「俄奉詔與李至、范杲、張佖同修國史。」
  23. ^ 《宋史‧卷二百四十九‧列傳第八‧范質傳》:「杲性虛誕,與人交,好面譽背非,惟與柳開善,更相引重,始終無間。不善治生,家益貧,杲端坐終日,不知計所出,人皆笑之。」
  24. ^ 《續資治通鑑長編‧卷二十八》:「性簄俊放誕,喜談諧,而治民御下非其所長。」
  25. ^ 《宋史‧卷四百三十九‧列傳第一百九十八‧文苑一》:「周翰與高錫、柳開、范杲習尚淳古,齊名友善,當時有“高、梁、柳、范”之稱。」
  26. ^ 《宋史‧卷四百四十‧列傳第一百九十九‧文苑二》:「杲好古學,尤重開文,世稱為“柳、范”。」
  27. ^ 《楊文公談苑》:「范杲《講聖》云:「千里版圖來浙右,一聲金鼓下河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