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莽依圖满语ᠮᠠᠩᡤᡳᡨᡠ穆麟德Manggitu,1634年-1680年),又稱蟒吉兔兆佳氏满洲镶白旗人,諡襄壯,他是清朝軍事將領,率军平定三藩之乱

莽依圖

旗籍 满洲镶白旗
諡號 襄壯
出生 天聪八年(1634年)
逝世 康熙十九年(1680年)

生平编辑

早年征讨编辑

莽依圖之父武达禅早年跟從征討明朝,并攻下任丘、濟陽,賜巴圖魯,授予牛录章京世职。既入关,授太原城守尉,不久去世。其子莽依圖繼承職位,順治七年,授騎都尉加一雲騎尉,后任三等輕車都尉(三等阿达哈哈番)[1],順治十五年,跟從卓卜特攻下貴州,從都匀抵達盘江,攻破李定国防线,后官升二等輕車都尉[2]。康熙二年,跟从靖西将军穆里玛,攻克李自成馀党李来亨等镇守的湖北茅麓山。凯旋回朝后,康熙三年,授江寧協領[3][4]

三藩之乱编辑

康熙十三年,三藩之乱爆发,吴三桂攻陷湖南。莽依圖跟随镇南将军尼雅翰进攻岳州,在七里桥获胜。康熙十四年,吴三桂联合广西总兵马雄叛变,广东十座州府就失去四个。尚可喜请求朝廷出兵,康熙帝命尼雅翰率师赴广东,莽依圖署江寧副都統,在肇庆驻兵。部队刚抵达广东,尚可喜之子尚之信已经叛节联合吴三桂。康熙十五年,吴三桂命范齐韩等人率兵围困肇庆,莽依图率兵突围,且战且退,随后在江西驻兵。莽依圖听闻吴三桂派兵黄士标进攻信丰,于是率援兵出动,偷袭吴三桂军后部,与信丰城中合击,吴三桂军撤退,随后莽依图与会镇南将军觉罗舒恕,解围南康[5]

康熙十六年三月,康熙帝命舒恕留兵镇守赣州,而授莽依图署江宁副都统[6],代舒恕佩镇南将军印,帅部队再次进攻广东,并派以额赫讷穆成额参赞军事[7]。大军从南康进攻南安,再进攻南雄,吴三桂部队皆出城迎降,尚之信亦率所属籓兵归顺。莽依图于是计划逾岭进攻韶州,控制江西广东的咽喉之地。吴三桂帅胡国柱马宝以万馀人攻城,均被莽依图击退。此时江宁将军额楚援兵抵达,两军合力进攻,吴三桂军大败。莽依图趁势攻下风门澳、乐昌、仁化等地[8]

当时傅弘烈佩抚蛮灭寇将军印,担任广西巡抚,拥有义兵五千人。莽依图担心其力量不足,于是派遣副都统额赫讷率领八千部队,抵达梧州辅佐傅弘烈。然而尚之信却不提供船只,致使大军迟迟不能抵达。康熙十七年二月,莽依图进攻平乐,围城苦战最终只能撤退中山镇,莽依图遂和傅弘烈互相弹劾,康熙帝安慰两人。莽依图率兵回守梧州,引咎请罢将军,康熙帝批评后仍命其留任。康熙十八年,吴三桂之孙吴世琮进攻梧州,被莽依图与傅弘烈合兵击退,清军趁势攻占桂林[9]

吴三桂部下马承廕以南宁全城归降,吴世琮从梧州兵败回去后,就选择力攻南宁府。此时莽依图生病,听闻战警后,督军快速驰援。莽依图派遣额楚额赫讷率领先锋进攻,而自己则与舒恕麾大军进攻,并派遣部队在山后断吴世琮归路。叛军大败,吴世琮重伤,只带着数十骑逃跑。南宁府解围。当时,康熙帝命大军聚此,进攻吴三桂本营云南贵州,然而莽依图揣测马承廕虽然归降,但心怀叵测,请求暂时在南宁驻军。于是康熙帝命简亲王喇布镇守桂林,莽依图和都统希福军则缓慢进军。康熙十九年,授任護軍統領[10]。不久,马承廕果然在柳州叛变,傅弘烈遇害。莽依图率军抵达宜宾,马承廕摆出象阵迎战。莽依图则以劲弩射击,大象惊恐后向回狂奔,叛军乱阵,清军遂趁机进攻,叛军大败,马承廕只能投降。然而,莽依图此时病情加重,同年八月,莽依图在军中去世[11][12]

身后编辑

莽依图从小听从母亲教导,不杀降军不扰民,莽依图终身都听从此言,人称“仁义将军”。去世后,南宁百姓绘制他的肖像祭祀。三藩之乱平定后,朝廷追论莽依图失律的罪过。然而康熙帝则以莽依图率领多次战斗,而且从不干扰百姓,于是释罪,夺恩诏所加世职,以原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兼拖沙喇哈番,给予其弟博和里。博和里则不愿独吞兄的战功,上疏请改,于是改为莽依图孙布瞻阿继袭。乾隆元年,追谥襄壮[13]

參考编辑

  1. ^ 清史列傳 ,6卷 ,36
  2.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624號
  3.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624號
  4. ^ 清史稿》(卷254):莽依图,兆佳氏,满洲镶白旗人。父武达禅,崇德中从伐明,攻任丘、济阳, 并先登,赐号“巴图鲁”,予牛录章京世职。既入关,授太原城守尉。卒。 莽依图袭职,进三等阿达哈哈番。顺治十五年,从征南将军卓卜特下贵州,自 都匀次盘江,破明将李定国。移师定云南。康熙二年,李自成馀党李来亨等据湖北茅麓山,未下,从靖西将军穆里玛攻克之。凯旋,授江宁协领。
  5. ^ 清史稿》(卷254):十三年,吴三桂陷湖南,复从镇南将军尼雅翰攻岳州,砲击寇舰,败之七里桥。 十四年,三桂构广西总兵马雄叛,广东十府失其四。尚可喜请兵,上命尼雅翰率师赴广东,以莽依图署副都统,驻肇庆。甫至,而可喜子之信已叛应三桂。十五年, 三桂将范齐韩等偪肇庆,莽依图溃围出,且战且走,还驻江西。闻三桂将黄士标等攻信丰,亟率师赴援,遣奇兵出其背,与城兵衷击之,贼大溃,遂会镇南将军觉罗舒恕解南康围。
  6. ^ 明清史料 ,丁10 ,904
  7. ^ 蕉軒隨錄 ,11卷
  8. ^ 清史稿》(卷254):十六年三月,上命舒恕留兵守赣州,而授莽依图署江宁副都统,代舒恕佩镇南 将军印,帅师规复广东,以额赫讷、穆成额参赞军事。自南康进南安,再进南雄, 三桂所遣守将皆出降,之信亦率籓属归顺。莽依图遂逾岭进韶州,韶居五岭脊,为赣、粤咽喉,贼所必争。莽依图以城北当敌冲,厚增土墙,夜则縋卒出城濬壕通水,并分兵断广州饷道。三桂将胡国柱、马宝以万馀人攻城,莽依图屡击卻之;乃扼河西断我水运,又壁莲花山发砲,女墙悉坏。会江宁将军额楚赴援,莽依图出城兵夹击,破四垒,逐北至帽峰山,夜战,大败之。河西贼亦引去,饷运始通。莽依图督军追击,破敌风门澳,斩二千馀级。下乐昌、仁化诸县,乃还驻韶州。
  9. ^ 清史稿》(卷254):时傅弘烈佩抚蛮灭寇将军印,巡抚广西,所将义兵五千人。莽依图虑其力不支, 遣副都统额赫讷将兵八千赴梧州佐弘烈,而之信不为具舟,师久不集。十七年二月, 莽依图至平乐,围城,寇水陆拒战,引还中山镇,与弘烈互奏纠,上两释之。莽依图复还梧州,引咎请罢将军,上切责之,命留任图功赎罪。十八年春,三桂从孙世琮犯梧州,莽依图与弘烈谋合诸军分布水陆,与战,贼败去,遂复桂林。语具弘烈传。
  10. ^ 國立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清國史館傳稿 ,701005624號
  11. ^ 清史稿》(卷254):三桂将马承廕以南宁来降,世琮自梧州败归,并力攻南宁。城几陷,莽依图方卧病,闻警,督军倍道赴援。贼悉锐依山列鹿角拒战,莽依图使额楚、额赫讷引前 锋兵冲击之,而自与舒恕麾大军进,预遣兵潜出山后断归路,尽殪之。世琮负重伤, 以数十骑越山遁。南宁围解。命进取云、贵,莽依图以承廕虽降,心叵测,疏请暂 驻南宁。上命简亲王喇布镇桂林,莽依图俟都统希福军至,合兵谋进取。十九年,授护军统领。承廕果以柳州复叛,弘烈遇害。莽依图军进次宜宾,承廕驱象阵迎战,以劲弩射之,象返奔,贼阵乱,铁骑乘之,遂大败。承廕复以柳州降。莽依图疾益深,八月,卒於军。
  12. ^ 《蕉轩随录》(卷11):廖柴舟文集有《蟒将军传》,云:“公名蟒吉图满洲人(满俗不尚姓,故蟒亦称名)。年十九,袭父职,随征云、贵,夺铁索桥,复征楚之毛鹿山,功俱称最。康熙十三年,逆藩吴三桂、耿精忠相继叛,公奉命随镇南将军尼某援粤东。后某卒,将军舒恕署公副都统,护总督金光祖守肇庆。未几,尚之信复以粤叛。我军退保赣州,伪帅马雄率众围肇急,公念与其坐困穷城,孰若背城借一,尚可死地图存。遂突围出,贼分道追蹑,复行伪檄,沿路要截。日军无乡导,公以指南车谕众东北走,间关险阻,转斗二千余里,凡九十日,经大小七十余战,始达信丰。被困已久,城将陷,贼众号数万,我军出肇庆时计七千有奇,至此仅六百余人。饥疲之余,多不堪命,佥曰:‘惫矣,况众寡不敌,不如疾走赣州,会大军以图再举。’公曰:‘城中数万生灵,不救将尽毙。我军虽疲极,然屡战屡克,余勇犹堪再鼓。况遇敌而避,非丈夫也。’诸将士咸感泣,奋起一战,围解。旋会大军于赣,复击走贼之寇南康者。捷闻,上惊叹曰:‘蟒吉图以数百之疲师,当数万之强寇,突围陷阵,所向靡前。虽三国赵云当阳长坂之战,何以加此!’持节拜公镇南将军。将军舒恕以下皆听节制。随题恕安南将军,留镇赣州,而与各都统收复南安,降伪帅严自明、王虎等。逾梅关,传檄南、韶、广、肇,尚之信旋复归正,全粤遂定。时公以韶与楚邻,为粤咽喉,命都统穆成格驻守,为犄角计。自提大军赴省会,商进取机宜。十六年六月,伪帅马宝、张星耀等复陷韶州,公闻驰还,登城审视,正北当冲,急筑土围以防。贼用大炮攻城,城墙崩陷,赖土围得存。贼复乘夜由北而西,渡河东踞莲花山,绝我饷道。先是,公檄将军额楚来援,至是骤至,方下营,贼乘虚来攻。公以五十骑出城遮道赴敌,并檄绿旗援军夹击,遂大破之。贼因遁去。佥谓使全粤复得安枕者,公解韶围之力也。寻进征粤西,围平乐。将下,同事有龃龉者,移营渡河而南,意欲截贼上流,值霖雨二十余日,江水暴涨,贼乘舟直冲其营,我军以河阻,救援不得,遂失利,暂旋军苍梧。公引罪上疏自劾,温旨三慰谕焉。是岁冬,贼复来犯,公率师败之,乘胜复浔、横、永淳诸要地。时南宁郭义潜约内附,为伪帅吴世琮所觉,围之急。公方卧病,闻之跃起,曰:‘岂可以我一人误国事!’力疾趋战,大败贼于八尺江。世琮为贼之骁勇善战者,全军覆没,而桂林、柳、庆等郡知失援难守,遂相率请降。上闻奏,喜曰:‘真将军也!’诏加公诸路总统将军。初,马承荫之降也,公觉其诈,密令将军额楚驻永淳防变。后承荫果叛,公往征,败贼于陶邓,得象、马、军器无算。进击三江口,与提督军会,直扌氏柳城,而承荫就擒,粤西复平。方拟进伐滇、黔,而公于是岁戊午七月,以疾卒于军,年四十有七。公忠孝根于天性,早孤,事母最孝,每食必侍立,亲进所奉。军行之日,母谕诫酒,遂终身不饮。问候书必跪拜而后遣使传。母命至,亦如之。伪将张星耀家口在韶,所积甚多,公毫无所取。有一妾殊色,召其父还之。公御军严肃,然亦不多杀戮,其下畏之如神明。性谦让,不伐能,与士卒同甘苦。尤善于筹画,以故战无不克,所在立祠祀。公卒之先,有巨蟒见于柳之山麓,公一矢中其项而毙。次日公项发肿,大如斗,寻卒。人以公名蟒,故蟒为之先兆云。曲江廖燕曰:滇逆变起,粤、闽继之,而西南遂成战区。公能奋不顾身,卒以偏裨而膺大任,克复两粤,厥功大矣。且公忠诚罔贰?而内行凛然,似将才不足以尽之,殆古君子之流亚欤?呜呼!何其贤也!予韶人,公守韶之功居多,不可忘,因摭其巅末而为之传如此。”浚师按:蟒吉图当作蟒依图,廖传中所载,与国史馆大臣传悉合,而叙其战功较国史尤详。惟蟒卒于康熙十九年八月,此作十七年戊午七月,误。蟒于乾隆初元曾蒙恩赐谥襄壮云(镇南将军尼某者,尼雅善也,穆成格当作穆成额)。
  13. ^ 清史稿》(卷254):莽依图母贤,尝训以不杀降,不掠民,莽依图终身诵之,时称“仁义将军”。 既卒,南宁人绘其像祀之。事平,朝议追论自平乐还梧州失律罪,当籍没。上以莽依图战多,且不扰民,宽之,夺恩诏所加世职,以原授拜他喇布勒哈番兼拖沙喇哈番予其弟博和里。博和里曰:“兄平粤有功,上褒之,不可使吾子孙复袭此职。” 乃抚其孙布瞻阿继袭。乾隆元年,追谥襄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