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蒔繪(日語:蒔絵),是在漆器上以金、銀、色粉等材料所繪製而成的紋樣裝飾,為日本的傳統工藝技術。利用漆的黏性,將銀粉或金粉依照想要的圖樣,固定於漆器上的技法稱作蒔繪。「漆」指的是漆樹的汁液,塗抹於器具上,除了可以固定銀粉、金粉,也可以使器具更有光澤。蒔繪的紋樣題材眾多,技法則是隨著時代不斷改良、推陳出新。日本的國寶中有許多都是蒔繪的作品,如《八橋蒔繪螺鈿硯箱》、《片輪車蒔繪螺鈿手箱》等。由於日本在江戶時期或更早的年代,與許多歐洲國家有過貿易往來,在現在一些歐洲國家的博物館亦可見到日本蒔繪的蹤跡,如英國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藏的《樓閣人物源氏物語蒔繪箱》,此件為17世紀日本實施鎖國時,由當時的荷蘭東印度公司向日本購買的作品。

目录

發展歷史编辑

日本最早有關蒔繪技術的藏品為正倉院的「金銀鈿荘唐大刀」,年代約在奈良時代末期。在這把唐大刀的刀鞘上可看見金色紋飾,稱作「末金鏤」。「末金鏤」一詞出自《東大寺獻物帳》(日文:東大寺献物帳):「鞘上末金鏤作。」末金鏤與後來的研出蒔繪相似,且比「蒔繪」一詞早出現,被認為是日本蒔繪的前身。

在平安時代,由於金銀粉的精製技術尚未成熟,此時流行的蒔繪技法為「研出蒔繪」。先前介紹的「金銀鈿荘唐大刀」也屬於研出蒔繪的一種。研出蒔繪的作法為,先塗上一層漆,撒上金粉後,整片繪畫區域再塗一層漆,最後用木炭慢慢磨平表面顯露出金粉層。


平安時代末期,隨著金銀粉製作技術的進步,出現「平蒔繪」的技法。平蒔繪的作法與研出蒔繪相似。差別在於平蒔繪撒上金粉後,只在紋飾部分上第二層漆,最後將表面磨平。安土桃山時代的高台寺的紋飾即以平蒔繪為主。

鎌倉時代出現「高蒔繪」技法。高蒔繪為在紋樣部分塗抹較厚的漆,使之凸起,有立體感。相較於其他蒔繪技法,高蒔繪的橫切面比較「高」。

室町時代將「研出蒔繪」與「高蒔繪」融合,發展出「肉合蒔繪」。除了塗抹較厚的漆外,也使用木炭研磨。然而與研出蒔繪不同的是,肉合蒔繪保留部分漆層,讓表面看起來較為光滑。

江戶時代是日本蒔繪的全盛時期,出現許多有名的蒔繪師,如尾形光琳、小川破笠等。在江戶時代中期還出現與庶民文化為題材的「元祿文化」。

明治維新以後,蒔繪沈寂了一段時間。後來日本國粹逐漸受到重視,美術學校相繼成立,因而留住了蒔繪這項傳統。

題材種類[1]编辑

文學编辑

有《源氏物語》、《伊勢物語》、和歌等。

植物编辑

:比喻君子高風亮節。

:日本比喻為神居住的樹。

蔦:蔦會攀附在其他植物或建築物上,在日本被比喻為依偎的意思。

鐵線:鐵線的莖細長堅韌,因此被稱作鐵線。常最為裝飾植物。桃山時代的服飾或器物即可見鐵線紋飾。 :象徵高貴脫俗的氣節。平安時代的日本文學家菅原道真喜愛梅花,之後梅花便被廣為喜愛

:日本的國花。約在平安時代時被廣為喜愛。

:象徵長生不老。日本貴族姓氏之一「橘氏」,其家紋即為橘紋。

:象徵長生不老。菊為日本皇室常見的家徽。

春蘭:春天開花,比喻芳潔美好。

紅葉:楓葉在日本稱為紅葉。常作為秋景的代表。

唐草:唐草是在中國唐朝時傳來日本,在日本奈良時代十分流行。在日本有繁榮茂盛、長久的比喻。

萩:萩生長在水邊。自平安時代以來就不斷地作為裝飾紋樣的題材。

土筆:早春時地下莖冒出地面,其嫩芽的形狀像是毛筆,因而稱為土筆。常被紋飾化,作為春景。

蒲公英:蒲公英春天生長,春景之一。

:常作為家紋,如平安時代藤原氏即以藤紋為代表。

瓢:瓢為對半的葫蘆。葫蘆多子,被喻為繁茂之意。

動物编辑

鳳:龍鳳圖案是從中國傳到日本,後成為天皇的圖案。象徵永生不死。

龜、鶴:龜萬年、鶴千年,兩者都象徵長生不老,是受到中國蓬萊神仙思想的影響。

千鳥:千鳥指的是成群的鳥。

海松貝:海松為海藻,海藻依附在貝上,因而稱為「海松貝」。海松貝象徵海洋,是桃山時代出現的蒔繪圖樣。

蜻蜓:在水草處飛翔。

蝴蝶:蝶與「耋」同音,代表長壽的意思。

佛教编辑

日本在中國唐代曾多次派遣唐使與中國交流,因此在奈良時代的漆器時常具有唐代風格。然而在平安時代時,桓武天皇為了弱化寺院的影響力,以「密宗」為新佛教取代奈良時期的舊佛教。此時有關佛教題材的漆器也逐漸發展出日本的獨特樣式。佛教在漆器蒔繪中的題材有法華經(亦稱妙法蓮華經)、蓮花等。密宗的蒔繪題材有日輪、月輪等。

其他類编辑

片輪車:據說描繪的是安平時代的日本人為了防止車輪乾燥破裂,而將車輪浸泡在水中的情景。

雪輪:雪花片。桃山時代的服飾已經有雪輪紋的出現。

:扇常見於日本傳統舞蹈、茶道香道等。桃山時代開始流行將扇面的圖案裝飾在器具上。

山水:鎌倉時代受到宋朝山水與禪宗佛教的影響,山水水墨畫流行,追求與世隔絕的意境。此外也將山水畫轉化為蒔繪的紋飾,裝飾於工藝品上。

家紋:家族的徽章紋飾。日本的家紋據說有上萬種。有些家紋是為了紀念祖先,有些則是宗教信仰等。

主要技法[2]编辑

  • 研出蒔繪:改良因金粒顆粒大小不一導致表面不平的缺陷。先使用漆描繪出紋樣。撒上金粉後,在整個漆器面上反覆塗漆,將金粉固定。最後再使用木炭或砥石將表面磨平,顯現出紋樣。因為研出蒔繪是整面處理,因此漆器表面十分平滑。
  • 平蒔繪:研出蒔繪需要在整面反覆塗漆,並且整面研磨,較為費時。平蒔繪在固定金粉時,只在紋樣處塗漆。最後也使用木炭研磨表面。由於平蒔繪只在紋樣處塗漆,在紋樣處會顯得較為突出。
  • 高蒔繪:繼承平蒔繪的特色。高蒔繪在紋樣上刻意用漆或木炭或漆灰(日文:錆)堆高。堆高後再撒上金粉,並研磨表面。高蒔繪相較於其他技法,著重在表面的立體感。
  • 肉合蒔繪:研出蒔繪與高蒔繪的結合。肉合蒔繪除了有高蒔繪的突起外,也重視整體表面的平滑。

其他技法[3]编辑

背景樣式编辑

  • 地蒔:在紋樣以外的地方撒上金、銀粉。
  • 木地:不在器具上塗漆,保留木頭紋路。然後直接在木頭上繪製紋樣,以木頭作為底色。
  • 黑蒔繪:以黑漆作為底色。其中以夜櫻蒔繪較為有名,描繪的是夜晚中的櫻花。
  • 片身替:將漆器面用曲折的線條出分成兩半,一半不灑金、銀粉,另一半則灑上金、銀粉。

線條表現编辑

  • 描割:常用在葉脈的表現。在葉脈處不灑金、銀粉,保留底色以表現線條。
  • 針描:灑上金、銀粉後,趁漆未乾時,用刀刮出線條。
  • 線描:灑上金、銀粉後,用沾上繪漆的筆描繪線條,因此線條部份較厚。

彩色粉末编辑

  • 蒔朱繪:在以黑漆為底的漆器上,塗上紅色顏料點綴。
  • 色粉蒔繪:灑完金、銀粉後,在紋樣上塗上一層薄的彩粉。

貼片编辑

  • 箔繪:將金、銀金屬片裁成想要的圖樣,再利用漆使其黏牢於漆器表面上。

文化交流编辑


歐日交流[4]编辑

  • 南蠻漆器

16世紀,歐洲各國紛紛來亞洲貿易及傳教。歐洲人受到日本蒔繪技藝的吸引,從日本訂製了以蒔繪裝飾的神龕、聖餅箱、放置聖經的書架與西方外形的洋櫃;這些漆器大多是黑色漆底,以平蒔繪及螺鈿的技法做出精緻的圖樣。當時的日本人稱歐洲人為「南蠻」,於是這些特別為歐洲人訂做並且外銷給歐洲人的漆器,便稱之為「南蠻漆器」。

  • 紅毛漆器

17世紀,日本實施鎖國政策,這時荷蘭人成為獨佔日本貿易的國家。此時銷往荷蘭的漆器螺鈿的用量減少,平蒔繪與高蒔繪的用量增加,常見大面積的風景繪圖,這種新的風格被稱之為「紅毛漆器」。不少蒔繪傢俱、用品,亦結合了當時西方流行的巴洛克與洛可可樣式,成為中西並蓄下的產物。

中日交流[5]编辑

日本漆器藝術曾受到中國唐朝與宋朝的影響,如唐朝的唐草、宋朝的山水畫等。然而在明朝的相關古籍卻有記載中國人反過來學習日本的泥金畫(蒔繪)。如明朝黃大成著《髹飾錄》 「至天順年間西塘又有楊塤父子習髹日本遂以楊倭漆著名」、明朝慎蒙著《皇明文則》:「宣德年間嘗遣人至倭國,傳泥金畫漆之法以歸,楊塤遂習之。」、明朝高濂著《遵生八箋》:「漆器惟倭稱最,而胎胚式製亦佳。......有高二尺香幾,面以金銀蜔嵌《昭君圖》,精甚。種種器具,據所見者言之,不能悉數。而倭人之製漆器,工巧至精極矣。」明朝除了遣人至日本學習蒔繪技術,其技術的精細程度也受到明朝人的稱讚。以蒔繪裝飾的傢俱、文具、香具與古玩收藏盒頗受明代文人喜愛;清代亦延續明代之使用方式,將日本的手箱改造成可供玩賞的多寶格、以印籠收納小型玉器,是中日文化交流下蒔繪的新詮釋。

台灣蒔繪编辑

1916年日治時期山中公來臺設立「山中工藝美術漆器製作所」。其所出產的漆器圖案,主要描繪臺灣當地的庶民生活。色彩明亮且鮮豔,發展出台灣獨特的漆器藝術,有「蓬萊塗」的稱號。山中公的學徒們除了有彩漆的作品外,也有有關蒔繪的作品。如王清霜的《月下美人(2008)》,是一件高蒔繪作品。

擴展閱讀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翁徐得,《漆器文物保存修護調查研究報告 : 以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典藏日治時期總督府日用漆器為例》(臺南:國立文化資產保存研究中心籌備處,2006),頁46-75
  2. ^ 沢口悟一著,《日本漆工の研究》(東京:美術出版社,1966),頁135
  3. ^ 松田権六著,《うるしの話》(東京:岩波書店,2001)。
  4. ^ 京都國立博物館編集,《Japan蒔絵 : 宮殿を飾る 東洋の燦めき》(大阪:読売新聞大阪本社,2008)。
  5. ^ 黃成著,《髹飾錄圖說》(濟南:山東畫報出版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