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米歇爾·德·蒙田

(重定向自蒙田

米歇爾·德·蒙田[3](法语:Michel de Montaigne,姓又譯蒙泰涅;1533年2月28日-1592年9月13日)是法國北方文藝復興時期最有標誌性的哲學家,以《隨筆集》(Essais[4]三卷留名後世。《隨筆集》在西方文學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作者另闢新徑,不避謙疑大談自己,開卷即說:「吾書之素材無他,即吾人也。」(je suis moi-même la matière de mon livre.[5]

米歇爾·德·蒙田
Michel de Montaigne 1.jpg
出生 米歇爾·德·蒙田
1533年2月28日 (多爾多涅省)
法國聖米舍德蒙泰尼
逝世 1592年9月13日(1592-09-13)(59歲)
法國聖米舍德蒙泰尼
信仰 羅馬天主教
时代 文藝復興哲學
地区 西方哲學
学派 文藝復興人文主義文藝復興懷疑論
著名思想
The essay,
Montaigne's wheel argument[1]
签名
Unterschrift des Michel de Montaigne.png
蒙田的肖像與家族紋章

目录

生平编辑

 
蒙田堡附近的多爾多涅河

蒙田生於波爾多附近的佩里戈爾(現在的多爾多涅省),為家中長子。家族為殷實商人,從事的國際貿易。家中信奉天主教,蒙田一生堅持舊教信仰,但有幾個弟妹後改奉新教。其父在意大利當過兵,吸收了一些新穎的教育思想。六歲以前寄宿在農村家庭,以農民夫婦為教父母,並由只說拉丁文的老師教導,因此以拉丁文為母語。少年時代,在吉耶訥學院(Collège de Guyenne)習希臘文法文修辭術,因拉丁語流利,多在拉丁劇中擔任主角;後來到圖盧茲(一說巴黎)習法律

1557年起蒙田在波爾多最高法院(Parlement de Bordeaux)任職,並認識博埃希(Étienne de la Boétie),成為莫逆。1561年至1563年在查理九世的宮廷出入。1563年博埃希離世,大受打擊。1565年成婚,兒女多夭折,唯一女長成。1568年父親離世,襲其封號與領地,成一家之主。1571年起退居蒙田堡(Château de Montaigne),潛心寫作。

宗教內戰期間,蒙田為舊教的亨利三世和新教的納瓦拉的亨利居間調停。1578年起為腎石所困擾,1580年至1581年遊法國、德國奧地利瑞士、意大利等地,散心之餘,尋找療法。回國後出任波爾多市長直至1585年,並繼續增修《隨筆集》。59歲病逝於蒙田堡。

作品编辑

 
蒙田親自校改的《隨筆集》,圖為卷一第28章《論友誼》("De l'Amitié")的部分,注意右上方用紅筆加上去的是蒙田論友誼的名句:「因為是他;因為是我。」(Par ce que c'estoit luy; par ce que c'estoit moy.)

為完成父親的遺願,蒙田將西班牙神父兼醫生塞朋德(Raymond Seybond)的著作《自然神學》(Theologia naturalis)由拉丁文譯成法文。1564年該書的序文被教會列為禁書,但蒙田將序文部分大幅修改,譯本也在1569年順利出版,後來被多次翻印。

蒙田的首兩卷《隨筆集》在1580年出版,三卷版付梓於1588年,死前蒙田還在病榻上增訂該書。學者習慣將蒙田的思想分為三個階段(儘管未必準確):斯多噶時期(1572─74年)、懷疑主義危機(1576年)、伊壁鳩魯時期(1578-92年)。三個階段的思想也粗略反映在三卷《隨筆集》中,卷二的〈為塞朋德辯護〉(Apologie de Raymond Sebond)一文,被認為代表了蒙田的懷疑主義思想,該篇也是《隨筆集》裡最長的一篇(後世很多出版商將這一篇獨立成書)。

後人也將蒙田的《旅遊日誌》(Journal de voyage)和書信(現存39封)整理、出版。

評價编辑

  • 愛默生在日記中提到《隨筆集》:「剖開這些字,會有血流出來;那是有血管的活體。」 (Cut these words, and they would bleed; they are vascular and alive.)[6]
  • 尼采談到蒙田:「世人對生活的熱情,由於這樣一個人的寫作而大大提高了。」 (Dass ein solcher Mensch geschrieben hat, dadurch ist wahrlich die Lust auf dieser Erde zu leben vermehrt worden.)[7]

注釋编辑

  1. Robert P. Amico, The Problem of the Criterion, Rowman & Littlefield, 1995, p. 42. Primary source: Montaigne, Essais, II, 12: "Pour juger des apparences que nous recevons des subjets, il nous faudroit un instrument judicatoire ; pour verifier cet instrument, il nous y faut de la demonstration ; pour verifier la demonstration, un instrument : nous voilà au rouet [To judge of the apparances that we receive of subjects, we had need have a judicatorie instrument: to verifie this instrument we should have demonstration; and to approve demonstration, an instrument; thus are we ever turning round]" (transl. by Charles Cotton).
  2. FT.com "Small Talk: José Saramago". "Everything I’ve read has influenced me in some way. Having said that, Kafka, Borges, Gogol, Montaigne, Cervantes are constant companions."
  3. 全名為蒙田領主米歇爾‧埃康Michel Eyquem, Seigneur de Montaigne),「米歇爾」為名,「埃康」為姓,「蒙田領主」則是世襲封號。
  4. 或譯為《試筆》,但中文世界一般譯為《隨筆》。
  5. 見《隨筆集》開卷的「致讀者」("au lecteur")。
  6. Bliss Perry, ed., The Heart of Emerson's Journals, p.54.
  7. Friedrich Nietzsche, "Schopenhauer als Erzieher", in Unzeitgemässe Betrachtungen.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