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文甫

台灣九歌出版社創辦人

蔡文甫(1926年8月26日-2020年7月15日),江蘇鹽城人,臺灣圖書出版業者、小說家。原名世堯,曾改名竹生,筆名有丁玉丁田陳程等。1950年隨中華民國國軍撤退遷台,陸續擔任軍職、教職、報社記者等工作[1],1978年創辦九歌出版社,發掘臺灣各類文學作家,2005年獲新聞局頒發的金鼎獎「特別貢獻獎」,表彰其在文壇的功勳[2]

蔡文甫
蔡文甫像.jpg
出生1926年8月26日
 中華民國江蘇省鹽城縣建陽鎮馬廠鄉
逝世2020年7月15日(2020歲-07-15)(93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中正區臺大醫院
国籍 中華民國
别名蔡世堯、蔡竹生
语言江淮官話國語
教育程度改良私塾
建陽小學畢業
建華中學肄業(1940年)
职业作家、教師、編輯、出版業者
知名于小說寫作、創辦九歌出版社
知名作品《雨夜的月亮》、《解凍的時候》、《蔡文甫自選集》
政党中國國民黨 中國國民黨
儿女三女
父母蔡森林、邱氏
亲属兄長:蔡天培、蔡世知
五個姊姊(大姊與五姊早夭)
荣誉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小說創作獎(1969年)
韓國小說家協會文學獎(1984年)
新聞局副刊編輯金鼎獎(1989年)
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文藝工作獎(2001年)
新聞局金鼎獎特別貢獻獎(2005年)

江蘇時期编辑

求學時期编辑

1926年(民國15年)農曆七月十九,蔡文甫生於江蘇鹽城馬廠鄉,為家中么子,上有七名兄姊,父親蔡森林、母親邱氏,其母於蔡文甫上中學前過世。長兄蔡天培生於1911年(民國元年),自學成材,十七歲便出任鄉長,1930年初當時值對日抗戰期間,經濟與生活條件皆不佳,蔡天培仍努力開辦鄉中「改良私塾」,蔡文甫得以幼承庭訓,1938年轉入新式的建陽小學就讀也未有成績落後之問題。1940年,蔡文甫就讀建華中學僅39日,因共軍入鎮,學校永久停課,蔡文甫自此失學;十五歲起開始協助家中磨坊工作,依此買賣為生。[2][1]:457-458

青年時期编辑

1945年,蔡文甫考入憲兵學校就讀,1947年離開憲兵隊,參加江蘇省宜興縣地方行政幹部訓練,短暫擔任兩年鎮公所戶政幹事,但1949年國共內戰戰火延燒,四月份共軍渡江、中華民國國軍撤退,只得隨鎮長李光旭撤退至杭州,自此與家中父老失去聯繫。後又隨國軍退駐寧波,其中舟山群島輪留派駐各島嶼將近一年,1950年四月搭乘擁擠不堪的貨輪前往台灣,登陸基隆港,全連駐紮板橋酒廠,從此長住台灣,時年24歲。[1]:458-459、151

台灣時期编辑

軍職時期编辑

1950年甫到台灣,蔡文甫便報考無線電技術訓練班,成為電報收訊人員,暇時可閱讀大量文學經典與聆聽各處講座,期間以「丁玉」為筆名,投稿短篇〈希望〉順利在《中華副刊》刊登,開啟蔡文甫日後成為作家的契機。擔任軍職人員時日益久,蔡文甫自覺衣食固然無虞,卻無人生目標可言,終究有負長兄期許,開始萌生到外頭另行謀職的念頭,而蔡文甫由於沒有高中畢業證書,須通過普通檢定考試及格,才能參加公務人員任用的考試,為此展開苦讀自學。[1]:153-174

1953年六月,蔡文甫獲得普通行政人員檢定考試及格證書、1955年11月,蔡文甫通過高等考試普通行政人員任用資格未久,無故被軍中人員毆打,卻反而面臨懲處,心生不滿,申訴未果,憤而申請離職,翌年1956年四月離開軍營,時年30歲。[1]:189-200

教職、記者编辑

蔡文甫退伍之後,第一份工作是在中華文藝函授學校擔任行政人員,但函校財務營運不善,蔡文甫只得另謀出路,因緣際會被同鄉的朱義昌引薦,1957年受邀擔任桃園大溪初級中學復興分班(今桃園市立介壽國民中學)的教師。[1]:212-221

蔡文甫回憶起任職教員初期,因山區學生多是泰雅族人,「國語」程度普遍不佳,「數學」、「自然」等學科成績普遍反應較「語文類」好,後來來到汐止初中任教時,因自己是「江北佬」,說起國語亦是鄉音濃厚,溝通起來一開始頗為辛苦。[1]:236、253

1958年,蔡文甫轉任汐止初中任職,同年獲聘為中華日報兼任汐止特約記者,生活趨於穩定,課餘時不斷在各大報投稿、發表小說創作,如《解凍的時候》、《雨夜的月亮》等作品,1960年代與1970年代堪稱蔡文甫創作的高峰期。[1]:284-2871963年,37歲的蔡文甫與國史館展覽組服務的郁麗珍結婚,並與岳父岳母同住,填補自己未能孝親侍奉的缺憾。[1]:296-299

副刊編輯编辑

蔡文甫在汐止國中服務期間,便兼任汐止特派記者,1971年卻被中華日報社長楚崧秋破例拔擢為〈中華日報.副刊〉的編輯。後拜編輯職務因素,蔡文甫常與台灣多位文壇人士求稿、而時時有所往來,如梁實秋何凡陳若曦漢寶德余光中王鼎鈞等均在此一時期結識,奠定下日後開辦出版的人脈。[1]:336-344、354-358但因白色恐怖時期,一凡被有心人舉發涉嫌影射當局,編者與專欄作者無不戰戰兢兢,蔡文甫也曾因發表〈豬狗同盟〉一文,差點被控下獄。[1]:341、304於是1978年蔡文甫開辦九歌出版社之後,勉強續任中華副刊編輯一年,便也再無心久留棧位,斷然辭職。[1]:390-394

探親返鄉编辑

蔡文甫1950年來到台灣,與親人斷絕音訊三十年,直到1980年才首次透過書信聯繫上對方,從回信中得知二哥與其他姊姊們分住上海武漢,大哥蔡天培與父親蔡森林早於1963年、1966年先後逝世。1988年,蔡文甫與二哥蔡世知、三位姊姊會見於香港,兄弟姊妹闊別45年重逢。2001年,蔡文甫睽違半世紀親訪故里鹽城,一圓返鄉夙願,執筆寫下〈一抔黃土-武陵「漁人」回鄉記〉一文,收錄於《天生的凡夫俗子-蔡文甫自傳》序章。[1]

逝世编辑

2020年7月15日下午3時許,蔡文甫病逝於台大醫院,享耆壽95歲[3][4],8月2日舉行告別式,文化部部長李永得到場弔唁並代表頒贈總統褒揚令,由夫人郁麗珍代表受贈,褒揚令全文為: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瑋質清徽,儒謹端愨。少歲國故頻仍,流離轉徙,參隨政府播遷,自持礱淬,載籍博綜。爰通過高等考試,執鞭桃園大溪、臺北汐止初中,兼任中華日報撰述委員、主筆等職。公餘宣勤操翰,汲取多元在地題材,悉力兒少小說推廣;直抒心靈感悟剖析,尋求創新突破基點,尤以《雨夜的月亮》、《解凍的時候》、《天生的凡夫俗子》等雋品稱頌,切情入理,鋒穎精密;筆塚研穿,辭意曉然。嗣堅秉「為讀者出好書」誓念,啟設九歌出版社、文學書屋暨文教基金會,蘊蓄本土深耕思維,賡揚文化承續使命;籌策後輩培植計畫,體現獎掖提攜高懷,復彙編《中華現代文學大系》、《臺灣文學20年集》、《華文文學百年選》等鴻篇,機杼獨出,睿旨幽隱;金匱典冊,牢籠百家。曾數度獲頒金鼎獎、中山文藝創作獎暨中國文藝協會榮譽文藝獎章等殊榮。綜其生平,踐履臺灣文學薪傳宿志,引領國人閱讀寫作風潮,前緒遐烈,卷帙芳流。遽聞嵩齡凋殞,悼惜彌殷,應予明令褒揚,用示政府崇禮才彥之至意。

總   統 蔡英文    
行政院院長 蘇貞昌    

創辦九歌编辑

1970年代,時逢台灣出版業蓬勃黃金時期;蔡文甫1975年自汐止國中退休,除仍在中華日報副刊兼職之外,便賦閒在家。文友王鼎鈞遂鼓勵蔡文甫開辦出版社,王鼎鈞不僅願意提供書稿,亦願意資助蔡文甫湊足出版業的登記資本額(新台幣30萬),蔡文甫慨然應允,商請爾雅出版社代理發行業務[1]:390-394,1978年正式開辦「九歌出版社[a]」,蔡文甫時年已52歲。[1]:390-394

九歌出版社開辦之初,蔡文甫自兼編輯,連同會計和發行部門,僅有三位員工;第一年刊行十四本文庫、三本叢刊,銷量幾乎全數破萬,翌年才開始加聘人手。[5]1980年代,當年有不少文人開辦出版社,於是蔡文甫創辦的「九歌出版社」,便和「純文學出版社」、「大地出版社」、「爾雅出版社」與「洪範出版社」並稱「五小出版社」,蔚為一時佳話[6]

1987年,蔡文甫在師長朱義昌的推薦之下,接管原本出版體育及技能科教科書的「健行文化」,由於書系方向和九歌讀者性質完全不同,便仍保留健行文化舊名,替九歌出版集團另闢偏好保健、親子、兩性或勵志領域的讀者。[5][7]

1991年,成立「九歌文教基金會」,贊助文學刊物與舉辦文學活動如「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九歌小說寫作班」等。[2]

1995年,說服堅持不出書、正躺在病榻上的張繼高,出版《必須贏的人》,出版隔月張繼高病逝。[8][9]

1996年,時年廿八歲的朱少麟寫出長篇鉅作《傷心咖啡店之歌》,因字數多達25萬字屢遭出版社退稿或被要求刪減,直到蔡文甫接過書稿,便決定「一字不刪」出版,造成台灣文壇轟動,銷量破20萬冊(累計2014年破50萬冊[10]),而蔡文甫慧眼識朱少麟,創造所謂的「朱少麟奇蹟」。[5]

2000年,蔡文甫未忍好友的出版社事業結束,便同意其接辦公司,改組並籌辦新的出版社,即「天培文化」,以出版翻譯文學、飲食文學和自然文學為主。天培文化之名乃是紀念兄長蔡天培栽培之恩的緣故,對此蔡文甫曾說:「如果不是關心我教育的天培,我只是一個目不識丁的農夫。」[2][5][1]:441-442

2018年,九歌出版社為慶祝創社四十周年,推出《九歌40:關於飛翔、安定和溫情》一書,台灣文壇知名代表人物陳若曦廖玉蕙蕭蕭張默隱地張曉風向陽陳雨航阿盛等皆出席響應,高齡92歲的蔡文甫也勉力出席,面對台灣出版社走過黃金時代,爾今正面臨銷售低迷的跌宕時期,「一生和逆流搏鬥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蔡文甫以濃厚的江淮鄉音如是說道。[11]

文學作品编辑

短篇小說

  • 《小飯店裡的故事》,1958年。
  • 《解凍的時候》,1963年。
  • 《女生宿舍》,1964年。
  • 《沒有觀眾的舞台》,1965年。
  • 《飄走的瓣式球》,1966年。
  • 《磁石女神》,1969年。
  • 《霧中雲霓》,1969年。
  • 《移愛記》,1973年。
  • 《舞會》,1976年。
  • 《變調的喇叭》,1977年。
  • 《成長的故事》,2010年(收錄蔡文甫早期發表報章雜誌的故事)

中長篇小說

  • 《雨夜的月亮》,1967年。ISBN 9789574446308
  • 《玲玲的畫像》,1972年。ISBN 9789574447534
  • 《愛的泉源》,1978年。ISBN 9789574448838

自傳

英譯本

  • 王克難譯,《雨夜的月亮》(英語:Rainy Night Moon),1999年

相關條目编辑

注釋编辑

  1. ^ 「九歌」之名乃出自屈原楚辭九歌》,蔡文甫在替出版社命名前夕,多方徵詢文友意見,後剩「長廊」與「九歌」待票決,最後由「九歌」勝出。(2001:397)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蔡文甫. 《天生的凡夫俗子-蔡文甫自傳》. 台北市: 九歌. 2001. ISBN 9575608283 (中文(臺灣)). 
  2. ^ 2.0 2.1 2.2 2.3 公司簡介. 九歌文學網. [2018-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31) (中文(臺灣)). 
  3. ^ 〈【文學傳播掌舵者】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病逝 終年95歲〉. 蘋果日報. 2020-07-15 [2020-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5) (中文(香港)). 
  4. ^ 〈九歌出版社創辦人蔡文甫病逝 享耆壽95歲〉. 自由時報. 2020-07-15 [2020-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6) (中文(臺灣)). 
  5. ^ 5.0 5.1 5.2 5.3 蘇惠昭. 〈內蘊風華,瑰麗綿長:九歌出版公司〉,《台灣人文出版社30家》. 台北市: 文訊雜誌社. 2008: 375–395. ISBN 9789868392861 (中文(臺灣)). 
  6. ^ 林麗如. 〈延伸閱讀〉五小出版社 純文學的美好年代. 國立中央大學新聞網. 2011-10-31 [2018-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7) (中文(臺灣)). 
  7. ^ 羅苑韶. 〈九歌四十 見證陪伴台灣文學成長〉. 中央通訊社. 2018-01-31 [2018-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7) (中文(臺灣)). 
  8. ^ 張夢瑞. 張繼高成了「必須贏的人」. 《民生報》. 1995-03-27 (中文(臺灣)). 
  9. ^ 蔡文甫.《剪稿十年方成書》.1995
  10. ^ 朱少麟. 《傷心咖啡店之歌(50萬冊紀念版)》. 九歌文學網. 2014-11-01 [2018-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7) (中文(臺灣)). 
  11. ^ 凌美雪. 〈九旬創辦人蔡文甫出席社慶 九歌40周年引發美好的混亂〉. 自由時報. 2018-0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2-13) (中文(臺灣)).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