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薛岳(1954年10月4日-1990年11月7日),台湾摇滚歌手音乐制作人。1990年11月7日因為肝癌去世。薛岳是知名藝人伍佰年輕時的偶像[1]

薛岳
男歌手
英文名 Simon Hsueh
昵称 小岳、大頭
国籍  中華民國
籍贯 台北市
出生 1954年10月4日
 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北市龍山區(今萬華區)
逝世 1990年11月7日(36歲)
 中華民國臺北市北投區臺北榮民總醫院
死因 肝癌
职业 歌手、音樂製作人
音乐类型 搖滾
演奏乐器 爵士鼓
活跃年代 1984年-1990年
唱片公司 拍譜唱片
相关团体 幻眼合唱团

生平编辑

出道過程编辑

1971年,薛岳轉學入醒吾商專,由其大姊介紹加入陽光合唱團打鼓,同時他也因為抽煙而遭生母第一次打。當時他的每天都是白天上課,晚上在中泰賓館上班打鼓,下班後同夥伴吃喝玩樂,卻使其開始縱情菸酒。每月領三千元薪水,因為懷疑讀書是否有用而曾被留校查看。

1973年薛岳辦理休學並入伍。入伍前,名主持人余光在電視節目《青春旋律》中特別為他送行。空軍三年,先編入台南防砲部隊,輪流負責伙食,學會做饅頭。隔年因為急性肺炎住院,出院後,他調職台北藍天藝工隊,同時組織搖滾城市合唱團。在藝工隊的期間,常因不識五線譜而遭人恥笑,使他發憤學習五線譜,之後看譜、抄譜十分俐落,周末在美軍俱樂部打工。1976年退伍,退伍當日開始戒菸以慶祝新生活開始(事實上是因為抽煙後歌喉會受影響)。次日便開始鼓手生涯,在震撼西餐廳上班。隔年,其開始在音樂上尋求突破,自組合唱團,向菲律賓歌手學唱歌,並在菲僑俱樂部打鼓唱歌。此時的他跑的場次因為鼓越打越好而越來越多。

1980年擔任崔苔菁主持的台視節目《夜來香》專任鼓手,第一次接觸電視節目策畫,並由張剛賢處學會節目製作。隔年回俱樂部上班並由幕後走到幕前主唱,歌聲與演唱方式都受到鼓勵與肯定,使他信心大增。因為唱歌興趣更濃,毅然於放棄月薪六萬元之打鼓工作,由李亞明介紹,決心向唱片界進攻。1983年,加入高凌風舞台表演陣容,投入製作群,了解國語唱片市場,加盟拍譜唱片。偶爾在電視台上唱歌,早上九點通告,下午六點才輪到錄影,還要被主持人取笑奚落,無限辛酸,更使他發奮成功成名後才有路可走。隔年,與拍譜唱片接觸一年半後,開始灌錄第一張專輯《搖滾舞台》。製作過程中,罹患肺囊腫,住宏恩醫院一個月。出院續作時和製作單位意見溝通產生問題,然後又得肝病住院。因為情況混亂,情緒低落,全面封鎖消息,外界並不知肝病消息,出院病體未癒,在《搖滾舞台》出版時,人已累垮,毫無體力上電視打歌,竟造成「歌紅人不紅」之怪現象。使他氣得天天喝酒澆愁而造成他某日出車禍,失望與挫敗使其曾認真地想退出唱歌的行列去工廠做事。

歌唱事業巔峰编辑

1985年,第二張專輯《天梯》正式發行,當中主打歌《機場》造成轟動,這也使得「薛岳」變成一個鍍了金的名字,但當年他的肝病在酒與勞累之後又復發,雖只入院一月,元氣卻大傷,身體極為虛弱,使得他也了解了肝病的可怕,從此戒酒。隔年他擔任《蘭陵劇坊》舞台劇《九歌》音樂設計並參與演出,在導演卓明的帶引下,驚見一個音樂之外的新世界。第三張專輯《不要在街上吻我》也在當年出版。此時,他因為肝病再犯而在家中休養。虛弱使個性急躁的他意志消沉,令他懷疑自己能不能再忍受「像個廢人一樣的躺著」!又一次想到「死亡」,念及母親,知道自己無權這麼做,他認真地看醫生、吃藥、靜養。身體漸趨穩定,參加卓明帶領的戲劇成長團體,開始與伙伴認識這個社會,了解自身並開始讀書,有計劃地到國外吸收音樂及表演的新知。11月15日,與幻眼合唱團李亞明一起到東京新宿的《Live house「Freaks」》做兩場表演,演唱自己的作品及一首日文歌曲及英文歌曲,因為台下觀眾多為留學生日本愛樂者而反應非常熱烈。

1987年,第四張專輯《情不自禁》由天狼星唱片製作,可登唱片出版。當年體力漸佳,開始進健身房,練出幾塊稜角分明的肌肉,十分得意。與李亞明合辦《燃燒的誘惑演唱會》。認識法國女友瑪麗,瑪麗教他許多東西,並一起欣賞爵士樂,雖然瑪麗最後仍回國,但他卻對這段戀情刻骨銘心。隔年他開始擔任唱片製作人,並為伊能靜製作《19歲的最後一天》專輯。在新開播的中廣青春網主持《午安陽光》節目。1989年他參與李亞明、王柏森讓世界都知道》合輯演出,並巡迴全台演唱34場。參與民風樂府訪美演唱會。參與《把愛找回來》活動。主持中廣青春網《新鮮派週日現場》。10月,赴大陸看唱片展,並與崔健暢談音樂,在大陸期間連連發燒,疑是感冒,在北京協和醫院看診,醫生用手觸診發現硬塊。回台北檢查肝功能仍為正常,在協議以超音波檢查後才發現肝腫瘤已7、8公分大。在生病時的他,仍為郭子製作《純屬虛構》專輯。11月腫瘤已發展成11、12公分左右,敏感的他以話向醫生套出得知是肝癌的事實,緊鑼密鼓策畫第五張個人專輯《生老病死》。進榮民總醫院,於12月20日手術切除肝上壞細胞。手術期間,十數年從未聯繫的父親由媒體得知消息,在去榮總看病時順道探望薛岳。開刀後採用自然療法、素食、用多種偏方。

逝世编辑

1990年3月,考慮再三後仍隨《民風樂府》赴美國巡迴演唱,一路發燒,仍堅持完成全程。回國後檢查身體,醫生告知還有半年時間,與母親在各自房間哭泣。第五張專輯《生老病死》由新笛唱片錄製,可登唱片於8月出版,在這張唱片製作過程中,他一天只能工作3小時,過時則會發燒,體力無法負荷。9月17日,於國父紀念館舉辦《灼熱的生命演唱會》,全場爆滿並起立鼓掌3次,久久不歇。竭盡全力利用時間參與各種義演、公益活動。

10月7日,原訂由初中同學張衛禮陪同至大陸尋醫卻在六日晚間頭疼欲裂,急診後發現腦中有瘤,腦血管破裂而影響視力,住進榮總胃腸科病房。住院期間,自己已無體力梳頭,要求剪去蓄留多年的長髮,並說「不要再麻煩媽媽了!」11月起,他一天24小時皆在睡夢中,雖閉目,眼球仍有活動。

11月7日,下午2時4分逝世,享年36歲。次日大殮。13日在榮總懷遠堂舉行告別式,遺體在基隆火化。骨灰厝台北市外雙溪東吳大學旁之妙光寺。

感情编辑

薛岳於20歲時因為急性肺炎住院,在住院期間與護士談戀愛,出院後,他調職台北藍天藝工隊,護士則調到台北市空軍總醫院,薛岳對這段感情十分在意,但不久便因第三者介入而失戀,使其萬念俱灰,曾企圖吞食安眠藥自殺,但被人獲救。在醫院裡醒來後其了解人可以一夕之間如此絕情。

25歲時也認識了一個女性朋友並交往,但進入第三年還是以分手收場。

代表歌曲编辑

  • 搖滾舞台
  • 超級巨星
  • 機場
  • 溫柔的拒絕
  • 天梯
  • 失去聯絡
  • 不要在街上吻我
  • 你在煩惱些什麼?親愛的
  • 補習街
  • 情不自禁
  • 如果還有明天

相關新聞编辑

  • 資深音樂人韓賢光對媒體表示他當年幫薛岳做了一張西洋專輯,結果他來不及唱就走了,讓他深感遺憾[2]

參考資料编辑

  1. ^ 翻版伍佰29日飆唱 伍佰想扮燈光師現身】文章提到:伍佰提及過去表演時,看到偶像薛岳在台下看,雖然沒緊張到手軟,但也緊張到飄飄然。自由時報. 2013年3月14日 [2018年4月17日閱覽] (繁體中文)
  2. ^ 韓賢光搶時間幫青蛙王子錄歌】文章提到:來不及幫薛岳,韓賢光不想再遺憾。中國時報. 2013年9月2日 [2018年4月17日閱覽] (繁體中文)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