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粲(469年-533年),字文亮河東郡聞喜县(今山西省运城市聞喜县)人,中国南北朝北魏官员,裴叔业的侄子,裴叔宝之子。

生平编辑

萧宝卷即位后大肆诛杀大臣,裴粲的叔叔裴叔业当时任豫州刺史,内心不安,朝廷也猜疑裴叔业有叛离之心。当时裴粲和和哥哥裴植裴飏裴瑜都在皇宫担任直阁,害怕大祸临头,于永元二年(500年)抛弃母亲逃到豫州寿阳,告诉裴叔业南齐朝廷必定要出其不意的袭击豫州,应该早日谋划。徐世檦等人劝萧宝卷派裴叔业的族人中书舍人裴长穆宣布旨意,准许裴叔业继续留任豫州刺史,裴植兄弟还是对裴叔业劝说不已[1][2][3][4]

裴粲性情舒缓。景明初年,封舒县子。历任正平郡太守恒农郡太守。後来被陽固弹劾免官。

高陽王元雍曾经请托裴粲,裴粲没有同意。元雍非常怨恨。裴粲拜见元雍时,元雍見他举止优雅,于是解除旧怨。裴粲被免官后,魏宣武帝知道他的名声,想要考察他的风度。当时僕射高肇作为外戚,威勢不可一世,裴粲对他只是拱手长揖。他拜訪清河王元懌,遇到暴雨,依然優雅闲步,周围的人都感到驚奇。裴粲喜欢佛学,亲自登坛讲学,虽然他对義理了解不深,但他優美態度令人敬重。但是裴粲不涉猎经史,还是被同行轻视。

魏宣武帝末年,担任前将軍太中大夫、揚州大中正,转任安南将軍、中書令。520年(正光元年),魏孝明帝释奠(奠祭先圣先师),裴粲担任侍講。受位金紫光禄大夫。529年(永安二年),元顥洛陽,让裴粲担任西兗州刺史。被濮陽郡太守崔巨倫驱逐,他放弃西兗州逃到了嵩高山。

531年(普泰元年),召還洛陽,担任驃騎将軍、左光禄大夫,再任中書令。532年(普泰二年)正月末日,魏節閔帝到洛水之滨,裴粲为皇帝奉酒。節閔帝在酒席问裴粲当时对篡位的北海王元顥以酒相諫,和今天有什么不同。裴粲说北海王只在沉湎,陛下聪慧温和,臣敢献微诚。

魏孝武帝即位,裴粲出任驃騎大将軍、膠州(治今山东省诸城市刺史。膠州大旱,官民劝他向海神祈祷請願,裴粲说五岳相当于三公四渎相当于诸侯,没有方伯拜海神的道理。533年(永熙二年),青州耿翔叛魏接受南朝梁的官爵。裴粲高谈虚論,不知軍事防备。耿翔突袭膠州州城,手下向他報告,他也没有采取应对措施。耿翔軍突破城門,他说:「可以带耿王到官厅议事,其他部众且置城外」。结果裴粲被耿翔殺害,首級送到建康。享年六十五岁。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编辑

  • 裴植,北魏安东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度支尚书、崇义县侯
  • 裴飏,北魏辅国将军、南司州刺史、义阳县侯
  • 裴瑜,北魏勃海郡太守、灌津定子
  • 裴衍,北魏署理镇北将军、相州刺史、北道大都督、临汝县公

儿子编辑

  • 裴舍,字文若,員外散騎侍郎

参考文献编辑

  • 魏書·卷71 列传第59》
  • 北史·卷45 列传第33》
  1. ^ 《南齐书·卷五十一·列传第三十二》:永元元年,徙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军事、南兖州刺史,将军、持节如故。叔业见时方乱,不乐居近蕃,朝廷疑其欲反,叔业亦遣使参察京师消息,于是异论转盛。叔业兄子植、飏并为直阁,殿内驱使。虑祸至,弃母奔寿阳,说叔业以朝廷必见掩袭。徐世檦等虑叔业外叛,遣其宗人中书舍人裴长穆宣旨,许停本任。叔业犹不自安,而植等说之不已,叔业忧惧,问计于梁王,梁王令遣家还都,自然无患。
  2. ^ 《魏书·卷七十一·列传第五十九》:鸾死,子宝卷自立,迁叔业本将军、南兖州刺史。会陈显达围建邺,叔业遣司马李元护率军赴宝卷,其实应显达也。显达败而还。叔业虑内难未已,不愿为南兖,以其去建邺近,受制于人。宝卷嬖人茹法珍、王咺之等疑其有异,去来者并云叔业北入。叔业兄子植、飏、粲等,弃母奔寿阳。法珍等以其既在疆场,急则引魏,力不能制,且欲羁縻之,白宝卷遣中书舍人裴长穆慰诱之,许不复回换。
  3. ^ 《北史·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三》:齐帝崩,废帝即位。诛大臣,都下屡有变发。叔业登寿春城,北望肥水,谓部下曰:“卿等欲富贵乎?我言富贵亦可办耳。”未几,见徙南兖州刺史。会陈显达围建邺,叔业遣司马李元护应之,及显达败而还。叔业虑内难未已,不愿为南兖州。齐废主嬖臣茹法珍、王咺之等疑其有异,去来者并云叔业北入。叔业兄子植、飏、瑜、粲等弃母奔寿阳。法珍等以其既在疆场,且欲羁縻之,白齐主,遣中书舍人裴穆慰诱之,许不须回换。
  4. ^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十三》:豫州刺史裴叔业闻帝数诛大臣,心不自安;登寿阳城,北望肥水,谓部下曰:“卿等欲富贵乎?我能办之!”及除南兖州,意不乐内徙。会陈显达反。叔业遣司马辽东李元护将兵救建康,实持两端;显达败而还。朝廷疑叔业有异志,叔业亦遣使参察建康消息,众论益疑之。叔业兄子植、飏、粲皆为直阁,在殿中,惧,弃母奔寿阳,说叔业以朝廷必相掩袭,宜早为计。徐世檦等以叔业在边,急则引魏自助,力未能制,白帝遣叔业宗人中书舍人长穆宣旨,许停本任。叔业犹忧畏,而植等说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