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奧地利神經病學家、精神分析的創始之父
(重定向自西格蒙德·佛洛伊德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德語:Sigmund Freud,出生名:Sigismund Schlomo Freud,1856年5月6日-1939年9月23日),奥地利心理學家、精神分析學家、哲學家,犹太人。生於奥地利弗萊堡(今屬捷克),後因躲避納粹,遷居英國倫敦精神分析学的創始人,被稱為「維也納第一精神分析學派」(以別於後來发展出的第二及第三學派)。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
Sigmund Freud, by Max Halberstadt (cropped).jpg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1921年
出生 西格斯蒙德·施洛莫·佛洛伊德
(1856-05-06)1856年5月6日
 奥地利帝国摩拉維亞的弗萊堡(今捷克普日博尔)
逝世 1939年9月23日(1939-09-23)(83歲)
 英國伦敦漢普斯特德
国籍 奥地利
母校 维也纳大学(醫學博士,1881年)
知名于 精神分析
配偶 玛莎·贝奈斯(1886年成婚,1939年夫故)
奖项 歌德奖(1930)
皇家学会外籍成员[1]
科学生涯
研究领域 神經學
心理治療
精神分析
机构 维也纳大学
学术指导者 弗朗兹·布伦塔诺
恩斯特·布吕克
卡尔·克劳斯
签名
FreudSignature.svg

1881年,弗洛伊德获取了维也纳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一家维也纳医院工作,期间仍未放弃在脑性麻痹失语症以及微观精神解剖学方面的研究。这些临床经验为他将来对潜意识以及精神抑制机制的深刻理解和精神分析学(一种提倡通过精神分析学家与病人的沟通来治疗精神病例的学说)的提出奠定了基础。[2]尽管他提出的精神分析学后来有部份人认为并非有效的临床治疗方法,但激发了后人提出各式各样的精神病理学理论,在临床心理学的发展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著有《夢的解析》、《精神分析引论》、《圖騰與禁忌》等。提出“潛意識”、“自我”、“本我”、“超我”、“伊底帕斯情结”、“欲力”(Libido)、“心理防衛機制”等概念,认为人类男性天生具有弑父娶母的欲望和恋母情结(即伊底帕斯情结);女性則天生具有弑母嫁父的欲望和恋父情结(又叫厄勒克特拉情结),以及儿童性行为等理论,理论的框架和研究方式影响了后来的心理学发展,而且对哲学美学社会学文學流行文化等都有深刻的影响,被世人譽為「精神分析之父」。

生平编辑

 
弗洛伊德的出生地
 
16嵗的弗洛伊德和他的母親阿玛莉亚·弗洛伊德,攝于1872年[3]

早年编辑

1856年5月6日,弗洛伊德出生在奥地利帝国摩拉维亚弗萊堡(今捷克共和國普日博尔)的一个犹太人家庭,他的猶太出身對後來其理論的發展起著很大的作用[4]。他母亲共生了三个儿子和五个女儿,他是长子[5];还有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家裡經濟狀況紧迫,住宅拥挤,但他的父母尽力抚养他们,尤其是弗洛伊德。从幼年起,父母就着重培养他的智力,父母對他投入的精力往往超过他的兄弟姐妹[6]

他出生時身上附有胎膜,其母認爲這是一個吉利的徵兆[7]。他在幼年起已经显得才智过人,9岁时便以优异的成绩提前一年升入中学,在八年制的学习过程中连续六年是班级第一名,特别在体育这项科目上面名列前茅有七年已久。虽然当时社会上有反犹的组织,但是他依然于1873年进入维也纳大学学习医学。大学时,弗洛伊德对生物学和生理学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先后在动物实验室和生理实验室实习,发表了多篇论文。當時他心理學的導師是弗朗兹·布伦塔诺,而他也十分尊敬這位前輩[8]。1881年5月,弗洛伊德通过医学院毕业考试,获得医学博士学位。[9]

毕业后,弗洛伊德继续在恩斯特·布吕克英语Ernst Brucke的生理实验室工作。与玛莎订婚后,为了增加收入,接受布吕克的建议放弃理论研究,改行做专职医生。1882年7月31日,弗洛伊德开始在维也纳综合医院工作,直到1885年8月底成爲維也納大學的神經病理學講師。[10]

他在24嵗時染上煙癮,並且認爲這種習慣可以幫助他提升工作效率。他的同事威廉·弗利斯曾就此事警告過他,但弗洛伊德依然故我,後來因此罹患口腔癌[11]。按照弗洛伊德1897年和弗利斯所講,煙癮等癮是手淫的代替物。[12]

除去他尊敬的老師弗朗兹·布伦塔诺,他也十分欣賞西奧多·里普斯[13]尼采的作品[14]。在尼采于1900年去世後,弗洛依德專門去買過尼采的作品合集[15]。但後來又對尼采失去了興趣,開始專攻神經學[16]。此外他還經常閲讀莎士比亞的英文原著,實際上他的很多精神分析原理都可以從莎士比亞的作品裏尋到源頭。[17]

家族编辑

弗洛伊德的女儿安娜·弗洛伊德也是一位心理学家,特别擅長在儿童心理学发展心理学领域。[來源請求]

弗洛伊德的孫子,包括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喜剧演员政治家作家克莱门特·佛洛伊德[來源請求]

弗洛伊德的曾孫,包括旅行家艾玛·弗洛伊德时装设计师贝拉·佛洛伊德與传媒巨头马修·佛洛伊德[來源請求]

佛洛伊德是公共关系与宣传学的先驱者爱德华·伯尼斯的亲舅舅。爱德华的母亲,安娜·弗洛伊德·伯尼斯是佛洛伊德的妹妹。他們兩家聯姻,爱德华的父亲,伊里·伯尼斯的妹妹玛莎·伯尼斯,是弗洛伊德之妻。[來源請求]

人格基本結構编辑

佛洛伊德把人的動機歸納為餓、渴、睡、性等,其中性慾佔主導地位(本我)。本我屬於身體方面的欲望需求,往往受到文化、道德、社會、風俗、習慣等現實條件所制約,而文化、道德、社會、風俗、習慣即佛洛伊德所謂之(超我)。本我受到超我的壓抑往往無法隨心所欲的得到滿足,得不到滿足的本我欲望並不會隨著時間的流失而消失,無法滿足之本我欲望轉而潛藏於內心深處成為所謂的潛意識,潛意識往往不經意的透過夢、衝動、失語等形式來表達。[來源請求]

伊德相信一個人如果以前曾經有一些創傷性的事件而導致心理問題,只要他能夠覺知地再重演一次,並將本我、自我和超我作回平衡的處理,那麼問題就會解決了。[來源請求]

意識编辑

佛洛伊德認為人之意識可對其當下所處環境恰如其分的描逑、認為此種論逑是有待商榷的。人無法以不帶自已主觀意識去認知當下所處情境,意即人往往以帶有情緒的心態去認知當下之環境,對此情境當事人常處於不自知的狀況,而認為自已是以非常客觀的心態認知當下之環境。[來源請求]

造成此差別之可能原因不外乎 教育水平、貧富差距、男女差別...等等因素。個體外顯之行為與表層意識所思之關係極微 ; 意即普通外顯之行為究其實實是潛意識之實行,而非當下意識之實踐。[來源請求]

潛意識编辑

人之某些欲望常不為現實社會所接受,該欲望並不會因為一時的無法實現而消失於無形,該欲望一方面受到接踵而來的眾多欲望所擠壓,以至將其擠壓至意識無法察覺的深處,另一方面也因為時間的推移而一時遺忘,潛藏內心深處之眾多欲望形成了所謂的潛意識。潛意識雖不被當事人所察覺,但確常以無心、口誤、筆誤、情不自禁、夢、憂鬱症 、躁鬱症、強迫症……等等精神官能症的面目出現。[來源請求]

人的意識組成就像一座冰山,露出水面的只是一小部分(意識),但隱藏在水面下的絕大部分卻對其餘部分產生影響(潛意識)。弗洛伊德認為潛意識具有動能作用,有如推動蒸氣火車前進之蒸氣。它以不為人意識所知的方式去對人的行為產生動能和影響。[來源請求]

弗洛伊德在探究人的精神領域時運用了決定論的原則,認為事出必有因。看來微不足道的事情,如做夢、口誤和筆誤,都是由深藏大腦中之潛意識所決定的,只不過是以一種隱諱、寓意的形式表現出來。因此,弗洛伊德提出關於多層意識的假設,該假設將意識劃分為三個層次:意識、前意識和潛意識。[來源請求]

编辑

佛洛伊德認為「在現實中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往往以扭曲的形式出現在夢中」。他大膽地認為這些實現不了和受壓抑的願望多半是和「性」有關的。夢是一種潛意識的活動,由於人的心理防卫机制壓抑人的本我願望,被壓抑的願望並不會直接表達於夢中,而是通過扭曲變形後再以象徵的形式呈現,故夢都是象徵的。[來源請求]佛洛伊德認為夢是由「顯夢」(英語:manifest dream-content)及「隱夢」(英語:latent dream-thought)所組成的。前者乃夢的表面形式,像經過扭曲與偽裝的「密碼」,以表現隱夢。[來源請求]弗洛伊德認為夢以扭曲變形之形態來呈現個體內心之渴望;可將作夢看做是每一個體的求生機制,個體藉著在夢中重新經歷生命的創痛來警惕自己。[來源請求]

弗洛伊德在《夢的解析》書中提到『夢的構成材料是人的經歷,但夢不會將該經歷以平鋪直敘的方式呈現,往往以某種扭曲變形之形式出現在夢中』,所以要從現實世界中找尋解析夢的成因。夢的形成基本上可分為四種因素,因此可將夢的成因分類為四類:1.外部(客觀的)感覺刺激;2.內部(主观的)感覺刺激;3.內部(器官的)軀體刺激;4.純心理刺激源。[來源請求]

本我、自我與超我编辑

在其晚年作品中,佛洛伊德提出心理可分為三部分:本我、自我與超我。[來源請求]潛意識的本我(拉丁文字彙為「it」,原德文字彙則為「Es」)代表個體慾望的原始基因,本我慾望被引發時,該慾望必同時伴生著被滿足、達成、完成等與生俱來的本能;此字為佛洛伊德根據喬治·果代克英语Georg Groddeck的作品所建。[來源請求]同屬潛意識的超我(德文字彙為「Über-Ich」)代表由社會所引發而生成的良心,良心往往以道德及倫理思想的面目出現,在本我慾望產生之同一時間超我良心往往自然而然的就浮現心中、就像一體之正反兩面。[來源請求]

大部分屬於意識層次的自我(Ich)則存於原始需求與道德/倫理信念之間,借此平衡本我超我此二相對立之需求。健康的自我具適有應現實的能力,往往以兼容本我與超我的方式出現,並與外在世界互動。佛洛伊德認為心智並非僅具單一性、同質性的立論,深遠的影響著心理學領域以外的人們。佛洛伊德極為關注心智這三部分之間的動態關係,特別是三者間產生衝突的方式。[來源請求]這三個系統錯綜複雜,交互作用,從而產生各種行為和思想。本我要求自我滿足其欲望,超我則要求本我將欲望壓抑下去,自我則調和兩方面,依照現實環境,採取適當措施。[來源請求]

性心理發展编辑

弗洛伊德相信個體原慾的發展,如昇華概念所示,為不斷轉換客體。人生來即屬「多相變態英语Polymorphous perversity」,任何客體都可能成為快感之源。隨不同發展階段,人會固著於特定慾望客體——初為口慾期(如嬰兒因哺乳產生的快感),繼之以肛慾期,隨之為性器期,隨後是潜伏期,而最後性器官成熟后就會達到生殖期英语genital stage。孩童接著經歷固著性慾於母親之時期,即所謂恋母情结,但因此慾望有著禁忌的本質,必須予以壓抑——較不為人知的戀父情結則是性慾固著於父親。[來源請求]

弗洛伊德希冀此模型能放諸四海皆準,故轉求古典神話和當代民族誌為比較素材。弗洛伊德戀母情結一詞,原名伊底帕斯情結,即取自著名希臘悲劇作家索福克里斯之名作《伊底帕斯王》。弗洛伊德說:「我從自己身上發現對我母親的愛,對我父親的妒。如今我認為此乃孩童遍存之現象。」弗洛伊德嘗試於心理動態層面落實此發展模式。每一階段均為邁向成人的性成熟期之進程,該成熟期將產生堅實自我,並發展出延遲慾望滿足之能力。(參見《性學三論》)。弗洛伊德視伊底帕斯衝突為性心理發展與啟蒙之型態,藉此指出他所確信人性對亂倫的渴求,與壓抑此慾望的必要。他轉求文化人類學圖騰崇拜的研究,主張此崇拜以儀式性演繹,正反映出部落型態之伊底帕斯衝突。[來源請求]

任何對弗洛伊德思想的討論,其影響力深遠又爭議不斷,關於女性角色與心理層面之議題,便無法稱之完備。雖弗洛伊德為早期提倡女性自由與教育之健將,一些女性主義人士表示,不過弗洛伊德對女性性發展的看法,讓西方文化中女性的進步倒退數十年,向男尊女卑的意識型態靠攏。弗洛伊德相信女人為殘缺之男,必須學習接受自身的毀傷(缺了陰莖),謹記想像的生理誡命。他據此提出陰莖欽羨閹割恐懼等術語,描述欲於家庭以外場域,展其才學的女性心理,不僅「豐富」了歧視女性的辭藻,更造成1970年代以前,女性教育權的傷害,增加女性進入傳統以來由男性主導之社會場域的障礙。[來源請求]

雖弗洛伊德的論點受到關心女性平權人士質疑,然而朱立葉·米契爾英语Juliet Mitchell南西·查德羅英语Nancy Chodorow潔西卡·班哲明英语Jessica Benjamin珍·蓋洛普英语Jane Gallop珍·弗萊斯英语Jane Flax女性主義理論家,認為精神分析理論與女性主義所謀者並不分馳,可面對如其他理論傳統,將其納為己用,去除其中性別歧視成分。另一女性主義者舒拉米斯·費爾史東英语Shulamith Firestone,也認同弗洛伊德理論對女性主義運動仍有所用。[來源請求]

心理防衛機制编辑

弗洛伊德認為自我為解決超我與本我之間產生的衝突,會使用心理防卫机制。使用這個機制需要愛慾。若適當使用,防禦機制可減緩超我與本我間之衝突,但過度或過當使用,而不正視面對衝突,則會造成焦慮或產生罪疚(guilt),最終將導致如抑鬱沮喪的精神失衡。弗洛伊德之女安娜·弗洛伊德,在防禦機制領域的研究相當傑出,但她將首開防禦機制先河的榮耀歸於其父。防禦機制有以下數種:否認英语denial反向作用英语reaction formation轉移英语Displacement (psychology)壓抑英语Repression (psychology)心理投射英语Psychological projection理智化英语Intellectualization合理化補償英语Compensation (psychology)昇華情緒化英语Emotionality[來源請求]

生死驅力编辑

 
弗洛伊德心理理论图解

佛洛伊德相信人類之心智、及由心智所產生的行為往往是由互相衝突的兩種慾望所驅動 :原慾能量愛慾與死亡驅力死慾。佛洛伊德所說的愛/原慾,包含所有創造性、及產生生命的驅力。相對於能量愛慾的死亡驅力(Death Drive)(或死亡本能)代表一切眾生之內在俱有一種相對於衝動、創造性的本能,該本能欲將衝動、創造性之動能Ò回覆至平靜狀態,甚至最終回到不再存在之狀況。佛洛伊德直到晚年才認知到死亡驅力,生死這兩種驅力的對照,代表了佛洛伊德思想風格的一大革命。[來源請求]

宗教心理学编辑

佛洛伊德於不同作品中解釋宗教起源。《圖騰與禁忌》一書,提出人類起始以「原初部落」方式群聚,此多配偶制(polygamy)組合,包含了一男、多女、及其子嗣。依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論,男孩生命早期對母親抱有性慾,此戀母情結為普遍存在的現象。父親有保護部落的能力,因此男性愛慕他,但也同時因父親與眾母親的關係而嫉妒他。兒子們瞭解獨力無法擊敗領導者父親,故合力予以殺害,之後以祭儀宴饗形式啖之,藉此將父親的力量納入己身。然而眾子之後背負的罪惡感,也使其強化對父親的回憶,並予以祭拜。超我便如此取代父親,形成內化的威權之源。部落內也由此產生亂倫婚姻的禁忌,並以象徵性的動物犧牲(獻祭)取代儀式性的活人宰殺。[來源請求]

摩西與一神論》一書,則根據弗洛伊德理论重建猶太教歷史,認為摩西是埃及人,為阿肯那頓一神教的信徒,阿肯那頓一神教失敗後,摩西率領埃及邊境地區的少數族群猶太人出走埃及,前往迦南之地,維持一神教的信仰,沿途並與夸底斯部落結合。但摩西嚴格的一神教信仰使百姓們無法忍受,因此殺死摩西。此後,摩西的追隨者一方面堅持一神教的傳統與埃及習俗(如割禮),一方面與夸底斯部族妥協,使夸底斯人崇拜的火山神耶和華成為新一神教的神祇。然而聖經學者與歷史學史家,因其說法與現存可信史料不符,不予接受。弗洛伊德思想在《幻象之未來》一書另有發揚。論及宗教為一種幻象,弗洛伊德強調其為一幻奇結構,人若要進入成熟期,必須脫離此結構。弗洛伊德對潛意識的處理,則偏向無神論[來源請求]

弗洛伊德的遗产编辑

 
位於弗洛伊德出生地捷克弗萊堡的紀念碑

心理疗法编辑

弗洛伊德身受醫師訓練,因此深信其研究與成果為科學產物。然而他的同僚及晚後的心理學者與學院人士,對他的研究與實踐多所批判。如朱立葉特‧米契爾(Juliet Mitchell)等人,提出其中緣由在於弗洛伊德基本立論──即潛意識的懼怕與慾望,啟動我們意識層次的思想及行為──挑戰了關於世界本身,屬於普遍性與客觀性的看法。某些擁護科學人士,認為此說讓弗洛伊德理論失效,使其成為詮解人類行為的一種方式。另擁護弗洛伊德人士,則認為此說同讓科學失效,也使其成為詮解人類行為的一種方式。今日的精神分析,仍與弗洛伊德生前所經歷的醫學院,維持相同的曖昧關係。

當今嘗試治療心理疾病的精神治療師,以不同方式與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產生關連。某些治療師修改弗洛伊德取向,發展各種精神動態(psychodynamic)的模式與療程。有些則拒斥弗洛伊德的心理模型,但將其療法的某些部分,特別是其中仰賴患者言談以治療形式者,加以改編再使用。精神醫師(psychiatrists)身受醫學訓練,但如同弗洛伊德時代的醫師,多排斥弗洛伊德的心理理論,療程中不重視言談,而多仰賴激活心理藥物(psychoactive drugs)。

弗洛伊德的心理理論至今爭議仍大,許多重要的學院與研究領域之精神醫師[谁?],認為他不過是個郎中;但也有其他這方面的重量級人士[谁?],認同弗洛伊德的理論核心。精神失序常視為[谁?]純然的疾,基本上屬遺傳性病源。此觀點強調心理疾病的生理構成。佛洛伊德則相信大部分的精神失序,源自生理構成與環境因素之共成,何者較為重要,則因人而異。

哲学编辑

不論精神分析作為哲學的形式其價值為何,弗洛伊德引介下列三個概念,與西方以前的哲學產生斷裂。

  • 他創建心理程序的模型,破除了笛卡兒我思。對弗洛伊德而言,思緒產生的程序,非主體直接反思所能探知。自歷史角度觀之,馬克思意識型態的分析早於弗洛伊德,但後者更將主體性之不明視為根本。二者之後,人實踐的目標,及用來合理化其目標的想法,其構成核心不外乎弗洛伊德的性心理史,和馬克思的社會階級角色。
  • 在夢、口誤、神經病徵、和精神病患的文字構建等,這些看起來全然難解、無理、和無意義的素材中,弗洛伊德檢視了其中找到的「合理性」。相對言之,在工作活動、政治哲學、制式社會行為這些清楚明白具「合理性」的素材中,他發現了其中的「不合理性」(如純然專斷和怪異的元素)。
  • 佛洛伊德從言談治療引進創新的言說技術,藉此讓人透過間接洩漏潛意識內容的方式以消減沮喪。精神分析療程的逆向程序,顯示了個人如何依據符號壓縮與情緒轉嫁的邏輯,以潛意識的方式形成所遭遇的諸種問題。

批判回应编辑

佛洛伊德的性心理發展模型遭受諸多批判。有些學者[谁?]攻擊弗洛伊德認為兒童為性生物的立論(連帶波及弗洛伊德發揚的性概念)。另外也有些學者[谁?]雖接受弗洛伊德的性概念,但認為此種發展模式並不具普同性,對於健康成人的發展而言也非必須,另強調社會及環境因素的重要性,並認為需重視弗洛伊德較為忽略的社會動能因素(例如階級關係)。這一支批判弗洛伊德的思想,深受赫伯特·馬庫色作品影響。

也有人批評弗洛伊德拒斥實證論的態度。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形構出一套分辨科學與非科學的方法。他認為一切合理的科學理論,均具備能夠證明其證偽的可能。若一理論無法存偽,便不能稱之為具備科學性。波普指出弗洛伊德的心理學理論永遠不可被「證實」,因無任何行為得以證明其存偽。雖然科學家普遍接受波普辨明科學與非科學的方法,然而在科學哲學與一般哲學領域內,仍有爭議。學院派心理學[來源請求]通常僅區分出「理論」與「假設」,前者過於抽象無法證明其存偽,後者雖源自理論,卻可能經研究予以驗證。

行為主義演化心理學、及認知心理學均視精神分析為偽科學,而予以拒斥。人本心理學堅持精神分析看待人的觀點,既苛刻也不正確。心理學其他學派則建構心理治療的替代方法,其中包含了行為治療認知治療(cognitive therapy)、及個人中心治療

個案案例编辑

重要著作编辑

  • 歇斯底里症研究》,與約瑟夫·布魯爾(Josef Breuer)合著。(Studies on Hysteria / Studien über Hysterie,1895)
  • 夢的解析》(The Interpretation of Dreams / Die Traumdeutung,1899)
  • 日常生活的精神病學》/《日常生活之精神病學》(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 / Zur Psychopathologie des Alltagslebens,1901)
  • 性學三論》(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 / Drei Abhandlungen zur Sexualtheorie,1905)
  • 圖騰與禁忌》(Totem and Taboo / Totem und Tabu,1913)
  • 論自戀》(On Narcissism / Zur Einführung der Narzißmus,1914)
  • 超越快樂原則》(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 / Jenseits des Lustprinzips,1920)
  • 自我與本我》(The Ego and the Id / Das Ich und das Es,1923)
  • 幻象之未來》(The Future of an Illusion / Die Zukunft einer Illusion,1927)
  • 文明及其不滿》(Civilization and Its Discontents / Das Unbehagen in der Kultur,1929)
  • 摩西與一神論》(Moses and Monotheism / Der Mann Moses und die Monotheistische Religion,1939)
  • 精神分析概要/精神分析引論》(An Outline of Psycho-Analysis / Abriß der Psychoanalyse,1940)
  • 诙谐及其与潜意识的关系》(Jokes and Their Relation to the Unconscious,1905)
  • 《朵拉:歇斯底里案例分析的片斷 》(Fragment of an Analysis of a Case of Hysteria,1905),2004年,心靈工坊出版,劉慧卿譯,ISBN 986-757-419-2
  • 《論女性:女同性戀案例的心理成因及其他》(Psychogenesis of a Case of Homosexuality in a Woman and Other Works,1902),2004年,心靈工坊出版,劉慧卿、楊明敏譯,ISBN 986-757-421-4
  • 《史瑞伯:妄想症案例的精神分析》(Psycho-Analytic Notes upon an Autobiographical Account of a Case of Paranoia,1911),2006年,心靈工坊出版,王聲昌譯,ISBN 986-757-464-8
  • 《鼠人:強迫官能症案例之摘錄》(Notes upon a Case of Obsessional Neurosis,1909),2006年,心靈工坊出版,林怡青、許欣偉譯,ISBN 986-757-470-2
  • 《狼人:孩童期精神官能症案例的病史》(From the History of an Infantile Neurosis,1918),2006年,心靈工坊出版,陳嘉新譯,ISBN 986-757-472-9
  • 《小漢斯:畏懼症案例的分析》(Analysis of a Phobia in a Five-Year-Old Boy,1909),2006年,心靈工坊出版,簡意玲譯,ISBN 986-757-482-6

影響编辑

弗洛伊德的學說造就了超現實主義存在主義的出現。

参见编辑

相關概念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A. G. Tansley. Sigmund Freud 1856—1939. Obituary Notices of Fellows of the Royal Society. 1941-01-01, 3 (9): 247–275 [2018-04-03]. ISSN 1479-571X. doi:10.1098/rsbm.1941.0002 (英语). 
  2. ^ Ford & Urban 1965, p. 109
  3. ^ Peter Gay (1995), Freud: A Life for Our Time: picture caption "his adored mother"
  4. ^ Robert, Marthe (1976) From Oedipus to Moses: Freud's Jewish Identity New York: Anchor pp. 3–6
  5. ^ Gresser 1994, p. 225.
  6. ^ Gay 2006, pp. 4–8; Clark 1980, p. 4
  7. ^ Deborah P. Margolis, M.A. Margolis 1989. Pep-web.org. [2014-01-17]. 
  8. ^ Pigman, G. W. Freud and the history of empathy.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1995, 76 (Pt 2): 237–256. PMID 7628894. 
  9. ^ HOPKINS, P. (1939), SIGMUND FREU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8: 163–169. doi: 10.1111/j.1467-6494.1939.tb02171.x
  10. ^ Gay 2006, p. 42-47
  11. ^ Gay 2006, pp. 77, 169
  12. ^ Freud and Bonaparte 2009, pp. 238–239
  13. ^ Pigman, G. W. Freud and the history of empathy. Th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1995, 76 (Pt 2): 237–256. PMID 7628894. 
  14. ^ Paul Roazen, in Dufresne, Todd (ed). Returns of the French Freud: Freud, Lacan, and Beyond. New York and London: Routledge Press, 1997, p. 13
  15. ^ Gay 2006, p. 45
  16. ^ Holt 1989, p. 242
  17. ^ Bloom 1994, p. 346

外部链接编辑

其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