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起源编辑

諸宮調或源自山西。北宋後期,諸宮調由山西澤州人孔三傳在開封首創。[1]現存《劉知遠諸宮調》在山西平陽刊印,《劉知遠諸宮調》和《西廂記諸宮調》故事都發生在今山西境內,其押韻均屬山西方言。[2]故調宮調或起源於山西。

流傳编辑

北宋後期,孔三傳在開封的瓦肆勾欄中演出諸宮調,頗為流行,「士大夫皆能誦之」。[3]宋室南渡,諸宮調由南遷的藝人帶到南方。南宋時,臨安有男女藝人效法孔三傳,演出諸宮調;其他大城市中,也偶有女子以諸宮調賣藝維生。[4]入元後,諸宮調曾在忽必烈宮中演出。[5]

諸宮調消亡於14世紀,無人演出,作品逐漸散佚。明代重刊《西廂記諸宮調》時,題目已不用「諸宮調」之名。[6]

體製编辑

諸宮調採用不同的宮調與曲子,合成一組,加插說白,說故事與唱曲合而為一,從而講唱故事。以《西廂記諸宮調》為例,共用15宮調,129曲子。[7]

諸宮調開首有開場詩。早期諸宮調的曲子,採用詞的兩片結構,套數組織較簡單,多由一支雙片曲子與一支結朿曲組成。後期諸宮調,曲子則多採用曲的單片結構,套數組織轉趨繁複。[8]

諸宮調中的套數,包含一支或一支以上的曲和一支「尾」。(若套數中只有一支曲時,這支往往是雙片曲。)「尾」的發明是諸宮調的主要特點。諸宮調的「尾」必由三句七言詩組成,句句押韻。最後一句往往是點明題旨、引人發笑的妙語。[9]

作品编辑

孔三傳的諸宮調,以「靈怪」和譏誚諷刺讀書人為主題,[10]題目失傳。今可考諸宮調僅有4部:《劉知遠諸宮調》、董解元《西廂記諸宮調》、「雙漸小卿」及王伯成《天寶遺事諸宮調》。

《劉知遠諸宮調》编辑

《劉知遠諸宮調》作者不詳,原有12卷,今存5卷,1907-1908年間由俄國考古探險隊在張掖發現。[11]

故事講述劉知遠由貧賤而發跡,位至九州安撫使,夫婦兄弟子母團圓。[12]作品文風俚俗,語言明顯帶北方方言特色。[13]

《西廂記諸宮調》编辑

西廂記諸宮調》簡稱《董西廂》,約撰於12世紀晚期,長約5萬字,故事改編自唐傳奇鶯鶯傳》,作者題「董解元」。「解元」可指未出仕的士人或職業藝人。在元代,董解元以為人樂天知命、恬靜閑適而著名,有兩部雜劇以董解元為主角。[14]

《董西廂》文字熟練,人物描寫繪影繪聲,深刻精細,內容講述張生與崔鶯鶯的愛情故事,故事中人的愛情衝破禮法藩籬,其婚姻卻又建立在門第功名之上,反映士大夫的思想。[15]

《董西廂》現存最古版本刊於1557年,是現存唯一一部完整的諸宮調。

雙漸小卿编辑

此諸宮調原名不詳,12世紀中張五牛原著,13世紀中期商道(1190?-?)改編,今佚,情節講述書生雙漸和名妓蘇小卿的愛情故事。雙漸與蘇小卿山盟海誓,鴇母卻將蘇小卿賣給富商,雙漸高中科舉後攜蘇小卿逃走,團聚結合。[16]

《天寶遺事諸宮調》编辑

作者元代涿州人王伯成,成書於13世紀後半期,今無完帙,部份曲子輯入明代的《雍熙樂府》。這部諸宮調中曲子與套數的排列,與元代雜劇分別不大。[17]

其他殘篇编辑

南宋戲曲《張協狀元》的開場詩自稱為諸宮調,但這部戲曲沒有諸宮調的一般特徵。後世把《張協狀元》劃為南戲(或稱戲文),而只有其開場詩部份被視為諸宮調的殘篇。[18]

演出编辑

諸宮調多在大都市的娛樂場所「瓦肆勾欄」中演出,男女藝人以此賣藝維生,演出時一人講唱。[19]明代時有官員家中唱《董西廂》,則數十人輪唱。[20]

諸宮調唱曲,以用鼓、鑼、板或琵琶伴奏。[21]作品卷中或每卷之末,往往都製造懸念。演出時,往往在懸念處暫停,以便演員將周圍的聽眾吸引過來。[22]

翻譯编辑

《董西廂》英譯本由陳荔荔譯出,1976年於劍橋出版;荷蘭文譯本由Wilt L. Idema(伊維德)譯出,1984年於阿姆斯特丹出版。

注釋编辑

  1. ^ 王灼《碧雞漫志》(1149)、耐得翁《都城紀勝》(1235),見Idema:〈調宮調研究〉,頁337、340引。
  2.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2。
  3. ^ 王灼《碧雞漫志》,見Idema:〈調宮調研究〉,頁337引。
  4.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3、367;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85-186。
  5.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53。
  6.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63-364。
  7. ^ 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89-190。
  8.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5。
  9.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61-362。
  10. ^ 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85-186;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0。
  11.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61-362;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91。
  12. ^ 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92。
  13.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5。
  14.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7-348。
  15. ^ 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94-197。
  16.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8-351。
  17.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54-355。
  18.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58、361。
  19. ^ 洪邁《夷堅志》中女藝人施惠英、《水滸傳》51回白秀英俱一人演唱,見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3、352引。
  20. ^ 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頁190-191。此或非金元時的做法。
  21.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43、368。
  22. ^ Idema:〈調宮調研究〉,頁352、364。

參考書目编辑

  • Wilt L. Idema(伊維德)著,程瑛譯:〈調宮調研究——對不同見解的重估〉,載樂黛雲等編:《歐洲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名家十年文選》(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1998),頁336-377。
  • 台靜農:〈女真族統治下的漢語文學——諸宮調〉,載《台靜農論文集》(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頁18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