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構詞分類

(重定向自语言的类型分类

语言的構詞形态分类(英語:morphological typology),是將語言依據構詞型態进行分类的一門學科,屬於语言类型学的一個子類。構詞是指語素构成單詞的方式,可分為分析語綜合語。分析语几乎没有词形变化,往往一個詞僅包含一個語素,透過語序、助词、句法等方式来传达多元的意义;与分析语不同的是综合语,有詞型變化,一個詞可包含多個語素。綜合語可再細分为两类:黏着语屈折语。黏着語單純將多個語素以黏著的方式構詞,較容易分析語素之間的關係;而屈折语使用不規則的方式構詞,或将多個概念的語素融合在一起構詞,因此有時較難分析出原始的構詞關係。黏着语的一个子类型是多式综合语,允許極端高程度的黏著法構詞(agglutination)。

最早由德國學者威廉·馮·洪堡提出。

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分析语、屈折语和黏着语。不过,每个类别都在一些语族和地区占主导地位,却在其他语族和地区中基本不存在。分析语包括汉藏语系,其中有汉语及东南亚、太平洋、西非,和一些日耳曼语言。屈折语包括印欧语系的大多数语言—例如,法语俄语印地语—以及闪米特语族乌拉尔语族的一些语言。世界上的大多数语言是黏着语,包括突厥语族日本-琉球语系班图语支的语言,以及美洲、澳洲、高加索、非斯拉夫语族的俄罗斯的语族。人工語言会有多种句构排列。

分立的形态分类的概念并非没有受到批评。一些语言学家认为,大多数(甚至可能是所有)语言都是处于持久的转型状态,一般会从屈折语到分析语到黏着语再回到屈折语。其他一些语言学家对这些类别的定义有异议,认为它们将一些截然不同的可变因素混为一谈。

分析语编辑

 
“我会说越南语”。注意单词的声调、单音节性质;这在分析语中很常见,也就是说几乎没有词形变化,单词用本身表示。

分析语的語素單詞之比很低;实际上,这种对应几乎是一对一的。分析语中的句子是由独立词根语素构成的。词与词之间的语法关系是通过单独的词来表示的,不过也可能用词缀来表示,只是不怎么出现在此类语言中。词语中只有极少或没有词形变化:往往是不变的。语法种类是通过词序(如疑问句动词与主语倒置)或通过引入额外的词(如在表示复数的时候,使用“一些”或“许多”,而非类似英语中-s变化)。个别词具有一般性的意思(根概念);细微之处是通过其他词来表达。最后,分析语的语境与句法要比词法更重要。

分析语包括一些主要的東亞語言,如汉语越南语。注意这些语言的表意书写系统在根据分析语(或孤立语)词法组织成连贯的语言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参见正寫法)。

英语南非語雖然有屈折语的構詞變化,但相較其他印歐語系語言,其比例相對偏低,固一定程度上也作為分析语。

孤立语编辑

分析語中一个極端的類型就是孤立语,这类语言中幾乎所有語素都單獨成詞,或接近「一個詞僅由一個語素構成」的樣貌。例如:現代漢語即是一個典型的孤立語。依照語言學家的定義與分類標準不同,孤立語有時不與分析語做區別。

综合语编辑

综合语是通过多個語素相結合来形成单词的。这些语素可能可以清楚地區分,也有可能不容易区分,它们可能会彼此融合或不規則地變化(因为多个语法信息可能会被合起来成为一个语素)。相对于分析语来说,这些语言中词序不是特别重要,因为原本需要用句法来表示的语法关系通过单独的词就可以表示了。此外,语法范畴上往往会达到高度的一致。因此,综合语中的词法比句法更重要。大多数印欧语系的语言都一定程度上属于综合语。

根据语素是否容易区分出来把综合语分为两种子类型:黏着语屈折语

黏着语编辑

又称胶着语。黏着语有词的形态变化,每个語素只表示一种语法意义,通过語素黏著的方式来形成新的意義,語素之間的構詞關係較容易區分出來。土耳其语蒙古語芬兰语馬札兒语日语朝鲜语泰米爾語等都是黏着语。

屈折语编辑

在屈折语中,一个語素可以同时表示多个语法意义,多個語素可能会彼此融合,或直接以不規則的變化形成新的意義,語素之間的構詞關係較不容易區分出來。印欧语系闪-含语系下的很多语言都是屈折语。

多式综合语编辑

多式综合语是一种特殊、極端高程度的綜合語,一個詞所含的語素量相當豐富,又称合体语或编插语。许多美洲原住民語言属于多式综合语。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