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嬪,尚佳氏[註 1],正白旗包衣人。閒散人英啟之姐[1],清朝道光帝之嬪。

生平编辑

嘉庆二十一年十一月初二日卯时出生。尚志傑家的譜牒顯示,豫嬪為内务府总管尚志傑之玄孫女,豫嬪的繼曾祖母是烏雅氏。烏雅氏為孝恭仁皇后的親侄孫女。不過,豫嬪的祖父和父親並非任官之人。

道光十四年經內務府選秀而入宫,初为玲常在,居延禧宮

道光十九年十二月初三日,玲常在使女大妞因偷拿白絲綫一綹而被責打四十板,右腿和左腿傷破。同月初十日,大妞又偷拿青丝线一绺,面上左右腮复受板责八下,大妞亦因而被趕出宮[2]

道光二十年五月某日,另一侍女大妞誤將玲常在所養之小貓踏斃,她的臉因而被人打了數下。及後,大妞又因摘食院內樹上杏兒、餧貓時誤將小貓踏傷而被責過數板。同年五月二十八日,因誤將洗手瓷盆踢有傷璺,兩手受責二十板,均是玲常在自行責打的[3]

道光二十年六月初二日,因自行責打宮女而降为尚答应

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咸豐帝晉稱為皇考尚常在。宣宗的妃嫔均从东六宮西六宫迁出,搬至“寿三宫”和“寿三所”居住。彤嫔舒穆禄氏与她所出的八公主居住在寿中宫,尚常在亦住寿中宫。

咸豐十一年(1861年)十月,同治帝晉尊為皇祖尚貴人。同年十二月,宣宗的妃嫔均搬入寿安宫居住。同治十三年(1874年)十一月十六日,光緒帝再晉尊為皇祖豫嬪

光绪年間,豫嫔與瑾妃之间曾在过节、對方生辰時互送些喫食和针线活计。光绪二十三年八月十六日瑾妃和豫嫔还互送的喫食,惟在二十九日,瑾妃便给二十八日故去的豫嫔进了一桌供饭,用銀六兩。豫嫔享年八十二歲,乃為宣宗后宫中活到最后者。同年九月十八日寅时,奉移慕东陵,九月二十二日辰时,豫嬪金棺奉安慕东陵。

參考编辑

  1. ^ 《道光帝玲常在出身與名號考補》:內务府闲散人等英启呈为恳祈剧情代奏恭谢天恩事。本月十六日奉旨:尚贵人晋封为豫嫔。钦此。闲散人英启系豫嫔之胞弟,闻命之下不胜感激之至,谨率阖族人等恭叩天恩。伏乞大人代为转奏。谨呈。
  2. ^ 《奏为宫内交出偷窃女子一名验得有伤情形事》:总管内务府谨奏,为奏闻事。道光十九年七月初四日奉旨:嗣后凡遇各宫未满年限交出女子,著总管内务府大臣派员详细查验后据实具奏等因,钦此。本月十四日,由敬事房交出延禧宫偷窃丝线出宫之官女子大妞一名交出,臣等当即派员详细查验,现据该员等禀称,查得:延禧宫交出女子一名,据称,年十五岁,于本年七月初五日进宫,在玲常在下当差。本月初三日,因偷拿白丝线一绺,受责四十板,右腿伤破,现在结痂,左腿仅只青肿。又于初十日偷拿青丝线一绺,面上左右腮复受板责八下,今日交出等语。现騐得该女子面上左右腮俱有青肿并未伤破等因。禀覆前来,谨将臣等遵旨查明缘由据实奏闻。谨奏。奉旨:知道了。
  3. ^ 《奏為查驗延禧宮交出女子一名情形事》:總管內務府謹奏,為奏聞事。道光十九年七月初四日,奉旨:嗣後凡遇各宮未滿年限交出女子,著總管內務府大臣派員詳細查驗後據實具奏等因,欽此。本月初一日,由敬事房交出延禧宮因笨出宮之女子大妞一名,臣等當即派員詳細查驗,茲據該員禀稱,查得:延禧宮交出女子一名,據稱年十六歲,於上年十一月初五日進宮,在玲常在下當差。進宮後,因學做活計粗笨,曾令太監責過四十板。本年五月間,不記日期,因過門楹,誤將小貓踏斃,臉上打過數下。後因摘食院內樹上杏兒,兩手責過數板。又因餧貓時誤將小貓踏傷,過日貓斃,責過左右肐膊十數板。又因貓抓伊手,將貓打傷,責過手掌十餘板。過日貓斃,並未責打。五月二十八日,因誤將洗手瓷盆踢有傷璺,兩手受責二十板,均係主位自行責打的等語。現騐得該女子麵上青腫之處,委系板責,傷痕並不甚重等因等因。禀覆前來,謹將臣等遵旨查明緣由據實奏聞。謹奏。奉旨:知道了。

注释编辑

  1. ^ 尚氏,內務府正白旗漢姓人,在《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卷七四,被“附載於滿洲旗分內之尼堪姓氏”。尼堪,滿語漢人意。清初,隸屬滿洲旗分的尼堪以其來源,大致劃為三類:撫順(撫西)尼堪、台尼堪、尼堪。俱詳《清朝通志·氏族志》。其中,除台尼堪隸屬八旗滿洲外,撫順尼堪和尼堪兩類多隸屬內務府。其共同特徵:先世均為遼東漢人;入旗時間久遠,一般在八旗漢軍成立前;因與滿洲人關係密切,被收入《八旗滿洲氏族通譜》。作為“附載於滿洲旗分內之尼堪姓氏”,他們可以被視為八旗內部滿洲化程度最高的漢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