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齊满语ᠮᠠᠴᡳ穆麟德Maci太清Maqi[1]1652年-1739年),字秀水富察氏,满洲鑲黄旗人,清初重臣米思翰之子,廕生出身,清朝政治人物。歷任山西巡撫左都御史兵部尚書戶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保和殿大學士太子太傅、加太子太保銜。康熙二十八年,時任左都御史,隨同索額圖佟國綱代表清朝與俄國談判,簽訂尼布楚條約,收回雅克薩。四十七年,與佟國維等聯名保奏皇八子胤禩為儲,被罷官困禁,後復起用,转而支持胤禛雍正即位後,貝勒胤禩、十三阿哥胤祥、大學士馬齊、尚書隆科多四人被任命總理事務。乾隆四年(1739年),以87歲高齡去世,馬齊加太傅,諡文穆

馬齊的侄女(馬齊弟弟李榮保的女兒)是乾隆元配孝賢純皇后;有侄兒傅恆,乾隆年間的首席軍機大臣;乾隆晉妃為其曾孫女。

生平编辑

马齐18岁时(康熙八年,1669年),以当时满族贵族后代中较为普通的方式“荫生”步入仕途,进入国子监读书后,经过考试被授为工部员外郎。

康熙二十三年(1684)九月,迁内阁侍读学士。康熙二十四年(1685)九月,授山西布政使。康熙二十五年(1686)九月,擢山西巡抚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三月二日,陞任都察院左都御史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三月二十一日,時俄羅斯遣使請定界,詔遣大臣往議。馬齊疏言:「俄羅斯侵據疆土,我師困之於雅克薩城,本可立時剿滅,皇上寬容,不忍加誅。今悔罪求和,特遣大臣往議,垂之史冊,關系甚鉅,其檔案宜兼書漢字,使臣並參用漢員」。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四月四日,吏部議覆左都御史馬齊疏言:「九卿等會推漢官差遣俄羅斯議定邊界,御史陸祖修狂妄不謹,聲言抱病不能前往、御史楊燝柔懦不及自稱年老。查陸祖修、楊燝,俱託故規避,應照例革職」。從之。

康熙二十七(1688年)年五月一日,兵部尚書張玉書、刑部尚書圖納、左都御史馬齊、兵部侍郎成其範、工部侍郎徐廷璽,往阅罢任总河靳辅所修中河诸工善否。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五月二日,吏部議覆都察院左都御史馬齊疏言:「學士凱音布、侍衛馬武等前閱中河回京時,奉旨召集九卿面問河工事宜,有大理寺卿邊聲廷不能奏對,託詞耳蔽,應照才力不及例,降二級調用」。從之。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任左都御史的马齐与理藩院尚书阿喇尼一起列位议政大臣。十月,署理兵部尚书。十一月,兼任署理理藩院尚书事務。

康熙三十年(1691年)正月,授兵部尚书。三月,下诏安抚喀尔喀于沿边内外,避噶尔丹劫掠。马齐同侍郎布彦图等先往调集左右翼部长至上都河、额尔屯河两界中,候上亲行抚绥。四月,驾临阅视,命详定喀尔喀次第宴赉之,寻议喀尔喀诸王、贝子、公等为九等,分别坐次礼仪以进。五月,外藩阿巴噶部台吉奔塔尔首告乌珠穆沁部台吉车根等叛附噶尔丹,马齐奉命往审。

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二月二十五日,调户部尚书

康熙三十四年(1695年),奉命往赈山西平阳、临汾等州县地震被灾户口,动帑一十二万余两,并停徵洪洞、浮山等处额赋。

康熙三十七年(1698年)三月,命偕副都统乌达禅、侍郎满丕往莅喀尔喀诸部会盟,宣谕禁令。十二月,以漕臣桑额奏请挑濬引河,命偕侍郎于成龙、常绶往勘。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十一月五日,担任武英殿大学士,仍兼管戶部尚書事。

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二月二十五日,遣領侍衛內大臣公費揚古、大學士伊桑阿、馬齊、正白旗副都統吳達禪:考驗宗室子弟、文藝、騎射。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十一月十三日,康熙帝出行宮,率諸皇子及善射侍衛等射。上親射五矢皆中,繼令固原提標官兵射畢。康熙帝召大學士馬齊、兵部侍郎布雅努近前。諭曰:朕巡歷諸省觀綠旗兵丁,無如提督潘育龍之兵者,射既熟嫺人復勁健,此皆統率將領之訓練有方也,自提督以下官員,可俱加一級。

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七月,賜領侍衛內大臣公福善御書經遠世臣;大學士馬齊「永世翼戴」匾額。

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四月二十六日,諭領侍衛內大臣等曰:「回鑾時,朕詣明太祖陵行禮」。大學士馬齊奏曰:「皇上已經遣官致祭,明太祖陵祈停親詣行禮」。得旨:「洪武素稱賢主,前者巡幸未獲躬,赴陵前,今當親詣行禮」。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康熙第一次废黜皇太子胤礽,但随即生出悔意,想要复立。可是,他又认为如此出尔反尔大失颜面,所以有意透露出这一想法后,采取让众臣于诸皇子中推举的方式,希望众臣能保奏胤礽为太子。同年十一月,康熙令全体朝臣推举太子之前,特别下谕旨让马齐不要参与这件事。然而马齐却没有服从这一旨意。在马齐与国舅佟国维的暗中倡导下,领侍卫内大臣阿灵阿、鄂伦岱等积极配合,全体朝臣共同保举皇八子胤禩为太子,康熙帝的期望完全落空。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正月二十一日,康熙帝召領侍衛內大臣滿漢大學士尚書等,問曰:「朕躬違和,命爾等於諸阿哥中保奏可為儲貳者,爾等何以獨保胤禩?胤禩獲罪於朕…豈可使為皇太子,況胤禩胤禔,胤禔曾奏言請立胤禩為皇太子伊當輔之,可見伊等結黨潛謀…其日先舉胤禩者為誰,爾等各據實陳奏」。…康熙帝諭曰:「此事明係馬齊暗中喻眾,馬齊向來謬亂」。

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正月二十二日,康熙帝諭曰:「…今馬齊、佟國維胤禔,倡言欲立胤禩皇太子殊屬可恨…馬齊原不諳事,此數年中,起自微賤,歷陞至大學士,其處心設慮無恥無情但務貪得,朕知之已久早欲斥之,乃潛窺朕意而蓄是心殊為可惡,理應立斬以為眾戒,朕因任用年久不忍即誅,著即交胤禩嚴行拘禁」。

马齐受到康熙的严责後,被革去大学士,交与胤禩严行管束拘禁,他的親族三弟马武、四弟李荣保及其族人都受到牵连。这是马齐的宦海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遭受重大挫折。

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十二月,康熙帝諭大學士溫達曰:「從前俄羅斯事務,俱交原任大學士馬齊管理,今俄羅斯來京貿易,著將馬齊釋放,管理俄羅斯事務」。

康熙五十年(1711年)十月十五日,馬齊之弟馬武,以原任乾清門一等侍衛副都統為內務府總管。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十月一日,康熙帝諭大學士等:「內務府事件積滯甚多所關甚要,著原任大學士馬齊署理總管事」。十月六日,康熙帝諭領侍衛內大臣等:「馬齊等所管佐領乃朕鑲黃旗舊有佐領,前曾撥給胤禩,今徹回,仍著馬齊等管轄,其族人一并隨入本旗。馬齊原係大學士,朕另有諭旨。馬武李榮保不必復職,其餘族人莊圖法生等三十七人,俱著復還原職」。[2]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五月二日,康熙帝諭扈從諸臣曰:「…今滿洲大臣內無能令漢大臣心服者,朕因仍用馬齊為武英殿大學士戶部尚書」。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七月七日,賜大學士馬齊御製避暑山莊詩集、御選唐時、周易折中、道德寶章各一部。[3]

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以武英殿大學士馬齊為纂修省方盛典。[4]

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五月,命察奏副都统永泰所奏世祖章皇帝实录内失载其祖图赖事,覆奏实录只载国家大政,其余细微之事,例不编入。永泰妄行陈奏,应议处。下部议,革永泰职。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一月十四日,康熙帝去世的第二天,還未即位的雍正帝即命允禩允祥、大学士马齐、尚书隆科多四人为总理事务大臣雍正帝谕曰:「苫塊之次中心紛瞀,所以啟奏諸事,除朕藩邸事件外,餘俱交送四大臣,凡有諭旨必經由四大臣傳出,并令記檔,則諸事庶乎秩然不紊,其奏事官員處,亦令記檔」。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十二月初三日,在康熙去世后第21天即“三七”之际,其灵柩由乾清宫移至景山寿皇殿。由于在此期间各项丧仪进行顺利,为此,雍正帝特嘉奖贝子允祹及允禩、允祥、隆科多、马齐等人。并恢复马齐曾被削去的世职,襲伊祖哈什屯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世職。

康熙六十一年(1723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命大學士馬齊為聖祖實錄館監修總裁官。吏部尚書舅舅隆科多、大學士嵩祝白潢、吏部尚書張鵬翮為總裁官。禮部尚書張廷玉、都察院左都御史朱軾、兵部侍郎勵廷儀阿克敦、內閣學士額黑納登德為副總裁官。 加大學士馬齊、嵩祝、吏部尚書張鵬翮、俱為太子太傅

康熙六十一年(1723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吏部題:「大學士馬齊奉旨特給一等阿達哈哈番,併前所襲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又一拖沙喇哈番,授為二等伯,准其世襲。從之」。

雍正元年(1723年)三月五日,加吏部尚書兼步軍統領舅舅隆科多、保和殿大學士馬齊、川陝總督年羹堯俱為太保

雍正四年(1726年)九月十七日,大學士馬齊暫署都察院事。

雍正五年(1727年)七月,17岁的皇四子弘历乾隆帝)迎娶马齐的侄女、李荣保之女富察氏(后来的孝贤纯皇后)为嫡福晋

雍正五年(1727年),中俄签订《布连斯奇条约》,划定中俄中段边界,中国因此丧失了部分领土。谈判期间,俄国代表团团长萨瓦经由传教士巴多明结识马齐,后者“答应将在边境上促使有关问题的解决有利于俄国朝廷”,前者则许诺赠以2000的礼品。马齐把中国大臣们的态度和意见全部告诉了萨瓦,作为回报,条约签订后,俄方通过商队向马齐赠以价值1000卢布的貂皮。

雍正七年(1729年)四月三日,雍正帝命大學士馬齊、內務府總管尚志舜、工部左侍郎汪漋監造景陵聖德神功碑。

雍正十三年(1735年)九月,即雍正帝去世后第二个月,马齐称病引退,以原官致仕。

乾隆四年(1739年)五月,马齐病危之际,乾隆对他做出很高评价。在马齐病重期间,乾隆曾派御医调治,并差其弟和亲王弘昼、皇长子永璜代为看视。马齐去世后,乾隆赏银五千两治丧,赠太傅,给谥文穆,数年后又令入祀贤良祠。乾隆十五年(1750年),加封号曰敦惠。

史籍記載编辑

《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卷二十五》富察氏萬濟哈之長子哈什屯,蒙世祖章皇帝特恩授騎都尉,後屢授為一等輕車都尉、三遇恩詔優加至一等男後,又蒙特恩加一雲騎尉,歷任太子太保議政大臣内大臣内務府總管兼佐領卒,賜祭葬如典禮追諡恪僖崇祀賢良祠。其子馬斯喀承襲一等男兼一雲騎尉歷任議政大臣户部尚書内務府總管兼佐領卒,賜祭葬如典禮追諡敏果崇祀賢良祠。其第四子李榮保承襲一等男兼一雲騎尉歷任察哈爾總管,縁事革退。其親兄大學士馬齊襲職時削去恩詔所加之職承襲一等輕車都尉一雲騎尉。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奉(雍正帝)上諭馬齊身任大學士二十餘年甚屬敬謹寛厚,朕皇考凡所巡狩每常隨從殊為効力,此番大事又公同善為辦理甚是黽勉勤勞,伊之勤勞非尋常勤勞可比,勝於一切功績,著賞給一等輕車都尉,或兼於本身或情願襲於子弟聽其自便,欽此。馬齊奏准將恩賞一等輕車都尉兼於本身。續奉上諭大學士馬齊襲職時,將恩詔所得之職如何削去之處著查奏,欽此。經吏部查奏奉旨哈什屯効力所得一等男兼一雲騎尉,仍准承襲,欽此,合併恩賞一等輕車都尉晉封二等世襲罔替。雍正三年八月奉旨大學士馬齊總理事務効力國家竭盡忠誠勤勞辦理殊屬可嘉著賞給騎都尉,令其第十一子富良承襲,欽此。馬齊歴任太保太子太傅議政大臣保和殿大學士户部尚書兼佐領,雍正十三年九月引年乞休奉旨以原官致仕。乾隆四年五月軍機大臣奉上諭原任大學士二等伯馬齊在皇祖時即簡任機務倚毗甚殷,及皇考即位特命總理事務,嘉予勞績賞給伯爵世襲罔替,朕嗣位之初伊以年老力辭解退,朕重違其意俞允致仕頤養高年,以示優禮耆舊之意。

《欽定八旗通志。卷二》第三參領第九佐領係第十第十一兩佐領内滋生餘丁。康熙二十三年分編一佐領以大學士馬齊之第三弟馬武管理。四十八年因其兄馬齊獲罪改令佐領下三等侍衛厄爾特管理。五十一年馬齊復職仍以馬齊管理,馬齊因年老辭佐領任以其子傅慶管理。

《上諭八旗。卷十》《世宗憲皇帝實錄 卷之一百二十四》雍正十年十月初八日,奉上諭:「…雍正五年,大學士富寜安奉差陝西滿洲之在内閣者僅有馬齊一人,而馬齊之昏憒糊塗一事不曉,朕查閱皇考(康熙帝)昔年之諭旨其中舛錯者不可勝數皆馬齊傳宣紀載之誤罪無可辭。馬齊既不能辦事綸扉,而滿洲之官階資格可用為大學士者又不得其人,是以令馬爾賽備員政府以為班聨之領袖,其實未能贊襄一事敷奏一言,以稍裨政治於萬一,此亦舉朝之所共知者…」。

《聖祖仁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五十一》《欽定八旗通志。卷一百五十》《欽定八旗通志。卷一百四十》康熙四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康熙諭滿漢諸臣曰:…所以拘執皇太子(胤礽)者,因其獲戾於朕耳,並非欲立胤禩為皇太子而拘執之也。廢太子(胤礽)獲罪之處虛誣者甚多,今馬齊佟國維胤禔,倡言欲立胤禩為皇太子殊屬可恨,朕於此不勝忿恚,况胤禩乃縲絏罪人…今爾諸臣乃扶同偏徇保奏胤禩為皇太子,不知何意?豈以胤禩庸劣無有知識,倘得立彼則在爾等掌握中,可以多方𥳽弄乎?如此則立皇太子之事皆由於爾諸臣、不由於朕也。且果立胤禩,則胤禔必將大肆其志,而不知作何行事矣,朕悉睹其情形,故命亟釋皇太子。朕聽政四十九年包容之處甚多,惟於茲事忿恚殊甚,朕原因氣忿成疾。…(馬齊)昨乃身作威勢拂袖而出,眾人見之皆為寒心,如此不誅將誰誅乎,著將伊族屬一并拘拏,爾等傳問馬齊,伊之作威可畏果何益哉?馬齊奏曰:臣原無威勢,但因事務重大心中驚懼,并不知作何舉動,臣罪當死。奏入,諭曰:馬齊原係藍旗貝勒德格類屬下之人,陷害本旗貝勒,投入上三旗,問其族中有一人身歷戎行而陣亡者乎,乃不念朕恩擅作威勢。朕為人主豈能容此,馬齊之弟李榮保妄自尊大虛張氣焰,朕屢加儆戒而怙惡不悛,亦當治罪,馬齊等著諸王大臣會集速審擬奏。…奏入,康熙帝諭曰:馬齊原不諳事,此數年中,起自微賤,歷陞至大學士,其處心設慮無恥無情但務貪得,朕知之已久早欲斥之,乃潛窺朕意而蓄是心殊為可惡,理應立斬,以為眾戒,朕因任用年久不忍即誅,著即交胤禩嚴行拘禁李榮保著免死,照例枷責,亦聽胤禩差使。馬武革職,其族中職官及在部院人員,俱革退世襲之職亦著除去,准承襲

家族编辑

  • 祖父為哈什屯
  • 馬斯喀
  • 馬武
  • 李榮保
  • 十二子:富尔敦、傅庆、傅德、傅广、傅成、傅明、傅向、傅良、傅兴
  • 女兒:和硕履懿亲王允祹嫡福晋、[5]奉恩镇国慤厚公高塞之孙宗室釋迦保嫡妻。[6]
  • 傅良生于康熙五十年,终于乾隆四十二年。承袭二等敦惠伯”。傅良子五:长子善明、三子穆靖安、五子灵慧。二子、四子年谱未见记载。

脚注编辑

  1. ^ 满语意思是“扣环”。(安双成,《满汉大辞典》,746页)
  2. ^ 《聖祖仁皇帝實錄。卷之二百五十一》
  3. ^ 《聖祖仁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六十九 》
  4. ^ 《聖祖仁皇帝實錄。卷之二百八十二》
  5. ^ 《愛新覺羅宗譜》2冊甲二第824頁. 
  6. ^ 《愛新覺羅宗譜》4冊甲四第2050頁. 

参考编辑

官衔
前任:
紀爾他布
清朝兵部滿尚書
康熙三十年正月乙卯 - 康熙三十三年二月乙巳
1691年2月26日 - 1694年4月11日
繼任:
索諾和
前任:
席勒納
清朝戶部滿尚書
康熙三十一年二月乙巳 - 康熙四十年十月壬申
1692年4月11日 - 1701年11月18日
繼任:
凱音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