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額圖

索額圖满语ᠰᠣᠩᡤᠣᡨᡠ转写Songgotu[a],1636年-1703年),都英额赫舍里氏,字九如[4]。號愚庵滿洲正黃旗人,辅政大臣索尼第三子。清朝康熙年間重臣官至保和殿大學士领侍卫内大臣。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七月二十四日,索額圖奉康熙帝命令擔任清與沙皇俄國談判滿洲邊界問題的首席代表,並簽定了第一個中俄條約《尼布楚條約》。據《赫舍里氏家譜》索額圖有多位女兒,其中兩女較出名,如:乌云珠、桓若,分別嫁給大学士伊桑阿、清代詩人兼歷史學家李鍇

索額圖

籍貫 都英额
族裔 滿族
旗籍 滿洲正黃旗
原名 ᠰᠣᠩᡤᠣᡨᡠ
字號 (字)九如(號)愚庵,(別稱) 索三
出生 大清天聰十年
盛京(今瀋陽)
逝世 大清康熙四十二年
宗人府
親屬 碩色(祖父)

希福 (叔祖父)
索尼 (父)
富察氏 (生母)
帥顏保 (族叔)
噶布喇 (兄)
心裕 (弟)
法保(弟)
赫奕 (族弟)
赫舍里氏 (妹,夫安和亲王岳乐)
赫舍里氏 (姐妹,夫多罗贝勒察尼)
格爾芬 (子)
阿爾吉善 (子)
众圣保 (长女)
乌云珠 (女,夫大学士伊桑阿
桓若 (女,夫李鍇[1])
赫舍里氏 (姪女,孝誠仁皇后)
胤礽 (外姪孫)

經歷

生平编辑

出生年代推算當在崇德元年(1636年)前後,生於盛京(現瀋陽)。他是清開國功臣索尼的第三子。生母富察氏,内佐领屯塔西之女,为索尼之妾[5]。以父荫入仕,初授侍衛,自三等升为一等侍衛。

康熙七年(1668年)六月,以一等侍衛索額圖,授為吏部侍郎

康熙八年(1669年)五月,索额图辞去吏部侍郎职务,任一等侍卫。康熙帝以下棋为由召索额图入宫谋划,采取突袭的方式,逮捕鳌拜并惩鰲拜党羽。

康熙八年(1669年)八月,授國史院大學士[6]康熙九年十月,任保和殿大學士兼戶部尚書。史載“索額圖生而貴盛,性倨肆,有不附己者顯斥之。與朝士獨親李光地”。

康熙十六年(1677年),先是吴三桂反,大學士索額圖謂因撤藩激變,宜罪議撤藩諸臣。康熙帝不許,斥責索額圖的異議,並宣諭廷臣以前議撤藩,只有納蘭明珠米思翰莫洛等為能稱旨云。[7]

康熙十六年(1677年)八月二十二日,康熙帝御太和殿,遣大學士索額圖為正使,大學士李霨為副使,持節授鈕祜祿氏鄂必隆之女)立為康熙第二任皇后。[8]

康熙十七年(1678年)八月十九日,康熙帝遣大學士索額圖,祭先師孔子。[8]

康熙十八年(1679年)七月二十八日早,上御乾清門聴部院各衙門官員面奏政事,已時地大震,京城倒壞。[9]

康熙帝諭吏部等衙門:「自古帝王撫御萬方兢兢業業,勤求治理,必欲陰陽順序和氣迎庥,或遇災異示警,務省愆思過,實修人事,挽回 心。茲者地震之變,譴告非常,反覆思維深切悚惕。蓋由朕躬不德敷治未均,用人行政多未允符,內、外臣工不能精白乃心恪盡職掌、或罔上行私、或貪縱無忌、或因循推諉、或恣肆虐民、是非顛倒措置乖方、大臣不法、小臣不廉,上干天和召茲災眚,若不洗心滌慮痛除積習,無以昭感格而致嘉祥」。[8]

康熙帝召內閣九卿詹事科道滿漢各官齊集,命大學士明珠等傳諭曰:「兹者異常地震九卿大臣各官其意若何?朕毎念及甚為悚惕,豈非皆由朕躬料理機務未當?大、小臣工所行不公不法、科道各官不直行奏,無以仰合意,以致變生耶?令朕躬力圖修省務期挽回意。各官亦各宜洗滌肺腸公忠,自矢痛改前非,存心愛百姓國家,且爾等自被任用以來家計饒裕,乃全無為國報効之心」。[8]

康熙帝谕曰:「先年,吳三桂逆叛時,著議政王大臣議奏發兵。魏象樞云:此烏合之眾何須發兵?昔舜誕敷文德舞干羽而有苗格,今不煩用兵撫之自定,魏象樞與索額圖爭論成隙。後十八年,地震時,左都御史兼刑部尚書魏象樞密奏:速殺大學士索額圖,則於皇上無干矣。朕曰:凡事皆朕聽理,與索額圖何關輕重」。[8]

魏象樞又云有密本因獨留面奏曰:「非常之變,惟重處索額圖納蘭明珠兩人,可以消除此災地震矣」。康熙帝諭曰:「朕身之過與伊等何干,朕斷不以己之過移之他人也!魏象樞惶遽懼怕不能對。當吳三桂叛变時,索額圖奏云:始言遷徙吳三桂之人可斬也,朕謂欲遷徙者之意也,與他人何涉!索額圖悚懼不能對」。[10][11]

(漢官)魏象樞亦奏稱:「恐天下不肖之輩…五部郎中,如:永茂、恆豫、元培、汝璞等贓私累累劣跡彰彰不知凡幾…科道官所行皆系徇私,有負朝廷耳目之任,罪皆應死…」。[12]

康熙十八年(1679年)八月二十九日,康熙帝諭曰:「參劾得實,朕法在必行,决不姑貸」。又諭曰:「滿漢論事,往往不能和衷,漢官每謂滿官偏執,若漢官肯實心為公,據理辨論,滿官豈有不從之理」。[8]

康熙十九年(1680年)六月二十七日,康熙帝以御书大轴赐大学士索额图、勒德洪纳兰明珠李霨杜立德冯溥。康熙帝谕曰:“朕万几余暇留心经史时取古人墨迹临摹,虽好慕不衰、未窥其堂奥,岁月既深偶成卷轴。卿等佐理勤劳朝夕问对,因思古之君臣美恶皆可相劝,故以平日所书者赐卿,方收勉所未逮,非谓书法已工也,卿等其知朕意”。[8]

康熙十九年(1680年)八月,索額圖以病乞解任大學士,上優旨獎其「勤敏練達,用兵以來,贊畫機宜」,改命為內大臣,尋授議政大臣[13]

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三月,因此有部分人士突然扮起北京百姓作起謠言曰:「索額圖與納蘭明珠逢迎貪縱,兩人形勢相埒,相互傾軋。因此,要平,杀老索;要安,杀老明」。[14]聽在天子康熙帝耳裡,用意是:天下(國家朝廷)和百姓要安定,必須殺了索額圖納蘭明珠;聽在百姓耳裡,康熙身旁兩大紅人權勢日升,卻是康熙帝欲處置的對象,成為北京百姓的話柄。[15]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二月四日,「大計天下各官:貪酷一百四員、不謹五十三員、罷軟四十五員、才力不及八十九員、浮躁四十三員,處分如例。又從逆官二百四十員,亦照不謹例,革職」。[8]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三月八日,康熙帝自聞奏刑部尚書魏象樞的建議、和北京部分人士以言語謠傳除掉索額圖和明珠天下始太平無災殃之建議後,康熙帝諭議政王大臣等:「索額圖巨富通國莫及,以索額圖驕縱,時加戒飭,並不悛改。在朝諸大臣無不惶遽懼怕之者」。經議政王大臣議奏,索額圖被革去議政大臣、太子太傅、內大臣職務後,康熙帝命仍留任佐領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八月二十三日,授領侍衛內大臣[8]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十月二十一日,康熙帝諭大學士等曰:「鎮國公哈爾薩為人鑚營有玷公爵,應將此公爵令伊兄六格襲替。蘇努雖係宗室其行事乃如人之奴僕,在安親王岳樂及索額圖家諂媚行走至在議政處,但遇勢要之人發一議論,伊輒唯唯聽從不敢更有論説,其阿順之態與家奴無異,爾等將此㫖傳諭哈爾薩、蘇努二人」。[8]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二月九日,康熙帝諭曰:「今在廷諸臣,自大學士以下、有職掌官員以上,全不恪勤乃職…種種情狀確知已久…雖洞見而不即指發,冀其自知罪戾痛加省改,庶可終始保全!…往後,大小臣工宜洗滌肺腸痛改陋習,潔己奉公勉盡職掌,以副朕寬大矜全,咸與維新之至意」。康熙帝給大小官員都予以懲處,革去職務者亦不占少數。所以並非只有索額圖與納蘭明珠兩人受過康熙帝懲處而已。[16]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三月,時俄羅斯遣使費岳多羅等,至色稜額地方,期我使至彼集議定界。康熙帝派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都統公舅舅佟國綱、及尚書阿喇尼、左都御史馬齊、護軍統領馬喇等…,往主其議。并率八旗前鋒兵二百、護軍四百、火器營兵二百,偕往。

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七月二十六日,先是,喀爾喀、厄魯特,搆兵。上命追還赴俄羅斯邊界會議官弁。令索額圖等率兵回駐汛界。至是,調回尚書阿喇尼。康熙帝諭之曰:「索額圖等所帶官兵駐彼無用,著撤回。其索額圖、佟國綱、馬喇,仍前留駐」。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四月二十六日,俄羅斯遣使費要多羅等,至尼布潮地方,請議分界事宜。康熙帝復遣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等,赴尼布潮就議。索額圖奏言:「尼布潮、雅克薩既係我屬所居地。臣等請如前議,以尼布潮為界,此內諸地皆歸我朝」。

康熙帝諭曰:「今以尼布潮為界,則俄羅斯遣使貿易無棲託之所,勢難相通。爾等初議時,仍當以尼布潮為界。彼使者若懇求尼布潮,可即以額爾古納為界,并調黑龍江兵一千五百人往會之」。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索額圖等奏:「臣等抵尼布潮城與俄羅斯國來使:費要多羅、額禮克謝會議。彼初猶以尼布潮、雅克薩,為所拓之地固執爭辨。臣等以鄂嫩、尼布潮係我國所屬毛明安諸部落舊址、雅克薩係我國虞人阿爾巴西等故居。後為所竊據,細述其原委開示之,因其侵犯之,復宣諭皇上好生德意,於是費要多羅等、及俄羅斯國人眾皆歡呼誠服,遂出其地圖議分界事宜,共相盟誓、永歸和好…」。[8]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正月九日,康熙帝諭內大臣等:「朕於國家政務竭力勤求,是非自任從不委於臣下,即如遷移吳三桂叛亂之事,索額圖建議應請正法。朕堅持獨斷必令遷移。彼時十三省用兵數載,天下大事皆朕一人獨任,亦曾推委爾等乎?…又平定俄羅斯之事,滿漢諸臣咸謂彼距中國道遠,難以成功。朕謂此事,斷不可中止。即遣大臣前往,遵朕指示而行,俄羅斯隨即款服。朕未嘗自伐其功,但不似爾等稍有功績,即有人代為表揚也。朕乃萬姓之主,惟以兆庶未安,此衷不能稍釋,至於無知之人妄生議論,朕毫不介意也」。[8]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七月二日,噶爾丹深入烏朱穆秦地。康熙帝命裕親王福全統兵征噶爾丹,索額圖和諸王大臣參贊軍務。諸軍前發,惟佟國維、索額圖、明珠留京,俟大將軍至陰山馳往會之。七月二十五日,撫遠大將軍和碩裕親王福全又疏言:「蘇努、阿密達等兵,俱已來會」。康熙帝諭曰:「內大臣舅舅佟國維、內大臣索額圖、纳兰明珠、阿密達與王等親督指揮,視何處當應援親率兵赴之」。

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褔全索額圖和諸王大臣,以噶爾丹敗遁不行追剿,諸王大臣一起議罪後,索額圖被罷議政降四級留任。[17]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四月十日,命索額圖將兵部趕來馬匹取其臕壯者五百匹,并自京城趕來旗下馬匹照數看給。

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四月二十三日,康熙帝命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料理火礮事務。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四月三日,命留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於船站管理水路設站事務。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四月五日,諭議政大臣等:「今諸事俱畢,惟噶爾丹僅存,各處逃竄,大兵前進搜剿,不久旋師,路必由此。當逐站致米,師回乏糧者以米給之。來降之厄魯特、青海來朝之台吉等俱由此來。米糧馬匹已留於此,則駐此而理事者尤為緊要。朕本欲駐此親理其事,但天下事大是以回鑾。著留領侍衛內大臣索額圖、并都統阿席坦、噶爾瑪、王永譽、護軍統領蘇曷、副都統巴賽等於此」。

康熙四十年(1701年)九月二十四日,索額圖以老乞休,康熙帝允之。[8]

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十月五日,因皇太子胤礽患病,康熙帝駐蹕德州行宮,諭扈從領侍衛內大臣等:「皇太子胤礽患病,可召索額圖前來奉侍」。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五月十八日,領侍衛內大臣和碩額駙尚之隆等,傳康熙帝諭旨:「觀索額圖並無退悔之意,背後怨尤、議論國事。索額圖之黨類朕皆訪知:阿米達麻爾圖額庫禮溫待邵甘佟寶。…舉國之人盡懼索額圖乎,亦有不懼者,即今伊家人已將索額圖告發…索額圖之漢官亦多,若盡指出俱至滅族。…往後爾等若與索額圖絕交,將所行之事舉出,尚可。不然,被株連,必如噶褚哈阿思哈被滅族之禍…」。[8]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五月十九日,康熙帝命傳諭索額圖:「爾家人告爾之事,留內三年,朕有寬爾之意,爾並無退悔之意,背後仍怨尤、議論國事、結黨妄行。爾背後怨尤之言…爾心內甚明。舉國俱係受朕深恩之人,若受恩者半不受恩者半,即俱從…。爾任大學士時因貪惡革退,後朕復起用,爾並不思念朕恩,即如養犬尚知主恩,若爾者極力加恩,亦屬無益…朕亦欲差人到爾家搜看,但被爾連累之人甚多,舉國俱不得安,所以中止。朕若不先發,爾必先之,朕亦熟思之矣。朕將爾行事指出一端,就可在此正法,尚念爾原係大臣,朕心不忍,但著爾閒住,又恐結黨生事、背後怨尤議論,著交宗人府、與根度一處拘禁、不可疏放。」。[18]

康熙帝命令將索額圖交宗人府拘禁。不久,索额图死于幽所。索额图的同党多伏誅監禁流放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五月二十一日,康熙帝諭:「在索額圖處行走一二次者亦有人,伊等不知,每日疑慮,爾等可傳諭之至,翁俄里佟寶斷不可寬恕,伊等即如索額圖之也」。[8]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九月四日,康熙帝諭曰:「索額圖被處死後,皇太子胤礽欲為索額圖復仇結成黨羽,令朕未卜今日,被鴆明日遇害,晝夜戒慎不寧」。當下,康熙帝又宣諭索额图罪狀,誅索額圖之格爾芬、阿爾吉善。[19]

康熙帝覺得廢太子胤礽突然心性變異,品行不良,認為是索額圖父子所引起的。[20]

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十一月八日,康熙帝諭領侍衛內大臣等曰:「竭力調治廢太子胤礽,果蒙天佑,狂疾頓除…盡去其奢費虐眾種種悖謬之事,改而為善。自另有裁奪,如廢太子胤礽狂疾不痊,仍蹈前惡,天亦不容也!為君父,凡事皆真知灼見,當斬者斬之,當罪者罪之,並未嘗聽信人言而為此也。且一切暗中搆煽悖亂行事,俱係索額圖父子。頃,廢太子亦奏言:其向時悖亂,皆自伊等為之」。[21]

康熙五十年(1711年)十月二十七日,被康熙帝稱作「家奴或奴僕」的尚書耿額。康熙帝諭曰:「…耿額諂媚索額圖時,饋送禮物,於索額圖案內即應誅戮,朕特宥之,今乃負恩造謀結黨,為太子胤礽援結朋黨者,伊等所行皆由於耿額!…索額圖之竟不斷絕,俱欲為索額圖報復,豈伊等祖父,皆索額圖之奴僕乎…伊欲因皇太子胤礽而結黨者,何也?皇太子胤礽朕之子,朕父子之間並無他故,皆伊等在其間生事耳,此輩小人若不懲治,將為國之亂階矣!」。不久,康熙帝令耿額依擬絞死。[22]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二月,康熙帝諭領侍衛內大臣大學士九卿等:「廢太子胤礽驕縱之漸,實由於此,索額圖,誠本朝第一罪人也」。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正月二十一日,康熙帝諭曰:「廢太子胤礽心性改移,行事悖亂,皆索額圖導之也」。[8]

参考史籍编辑

  • 《聖祖仁皇帝實錄》
  • 《欽定宗室王公幼績表傳》初次襲富達禮原封貝子洛託第七子,康熙四年九月襲洛託軍功所得騎都尉世職十二月改降襲奉恩將軍,八年七月晉一等輔國將軍二十三年正月任頭等侍衛,二十五年四月授散秩大臣,十一月以諂領侍衛内大臣索額圖恃勢致富,為其從弟蘇起所訐,削爵爵除。
  • 《平定準噶爾方略前編 卷七》出征烏蘭布通時,阿密達因天晩撤兵云皇上必不以撤兵故遂殺我等將兵撤退。索額圖明珠選勇士數百人近身防䕶。勇士云挑選我輩原擬或戰或追詎意止令防䕶共生忿怨後,中路出兵。
  •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卷四》康熙二十七年三月丙子,命尚書阿爾尼以遣使俄羅斯集議事曉諭喀爾喀,時俄羅斯察罕汗遣使費岳多羅等至色稜格地方來期我使至彼集議定界。上命内大臣索額圖、都統公國舅佟國綱、及尚書阿爾尼、左都御史馬齊、䕶軍統領馬拉等,往主其議并率八旗前鋒兵二百護軍四百火器營兵二百偕往。
  •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卷六》康熙二十九年五月,命内大臣索額圖諭俄羅斯使人,上既聞噶爾丹將借兵,俄羅斯其使人吉里古里伊法尼齊等時在京。諭内大臣索額圖曰:爾曾至泥卜潮俄羅斯人識汝,汝可諭其使人言噶爾丹迫於内亂食盡無歸内向行劫,今乃揚言會汝國兵同侵喀爾喀喀爾喀已歸順本朝,倘誤信其言是負信誓而開兵端也,汝等可疾遣善馳者二人歸告泥卜潮頭目,伊凡遍諭俄羅斯之衆索額圖即日宣諭,令俄羅斯瓦什力齊克滿馳驛先往越三日遣吉里古里伊法尼齊等歸。
  • 《欽定皇朝通志 卷九十三》二十八年暫開寧夏等處互市。先是領侍衛大臣索額圖等與俄羅斯來使議定分界事宜。至是遣官立碑於界,凡一切行旅有來往文票者,許其貿易不禁自是遣使通貢互市不絶。
  • 《大清一統志》二十八年遣内大臣索額圖等與其使臣費要多羅等會議,於尼布潮之地定格爾必齊河以北大興安山一帶為界,其前所侵之尼布楚、雅克薩諸處俱歸版圖,於格爾必齊河旁立碑為誌。
  • 《定盦文集補編》最錄平定羅刹方略。平定羅刹方略四卷無纂修銜名始于康熙二十一年八月,遣副都統郞坦等偵探羅刹情形事終于二十八年,內大臣索額圖立碑與羅刹定地界事。羅刹者謂俄羅斯國之人也,俄羅斯順治時擾黑龍江雅克薩尼布潮二城而有之,至是三十年。
  •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第二集 卷二十七》康熙三十六年二月二十日,諭領侍衛内大臣索額圖:頃因雨雪或在邊内或在邊外馬騾拴住皆用氊蓋不可怠忽,可通諭衆人知之。
  •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卷四十三》康熙三十六年四月乙丑。上駐蹕薩察莫墩地方,命軍中所餘騾馬仍送至京城。尚書庫勒納等奏言:臣等送到駱駞一千一百三十九頭騾三千六百三十四頭此内大兵取用駱駞五百三十頭騾二百九十五頭運米都御史于成龍等取用駱駞四百五十一頭騾二千三百二十九頭侍衞䕶軍執事人員取用騾四百四十九頭共選取駱駞九百八十一頭騾共三千七十三頭現存小臕駱駞一百五十八頭大臕騾四百頭小臕騾一百六十一頭今行兵部咨言侍衞䕶軍執事人員騎來騾匹俱交于成龍等無可發回,應將所存駞騾或臣等仍在寧夏同地方官監喂或交地方官喂養請㫖定奪。得㫖:庫勒納等所喂馬騾駱駞併朱都納之馬一百五十八匹俱送至内大臣索額圖所,著索額圖將此馬騾駱駞仍交伊等,勿致損少分羣送至京城…。

《聖祖仁皇帝親征平定朔漠方略 卷四十三》康熙三十六年四月壬子。上曰:著留内大臣索額圖理其事,將汝等所議交索額圖,著喀爾喀公車木楚克納木津衞徴諾顏阿玉璽同索額圖俱留於船站,其他蒙古王公台吉俱由陸路而去,遣大同所留官兵回京,䕶軍統領蘓丹等奏曰:前於大同毎翼留將領一員䕶軍百名兹解馬之便亦應令伊等偕來。上曰:伊等馬匹已經調來與其至此地,無寧行文令彼量力徐徐回京。

清史稿编辑

㈠索额图,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索尼第二子。(《清史稿》列傳56誤為第二子,列傳36為第三子)

㈡《清史稿》記載:康熙十八年,會地震,左都御史(漢官)魏象樞入對陳:「索額圖怙權貪縱狀」。是時索額圖、明珠(兩人),同柄朝政,互植私黨,貪侈傾朝右,故諭及之,上並書「節制謹度」榜賜焉。

但是,《聖祖仁皇帝實錄》記載是:

康熙十八年七月,全國天下地震災變頻傳,康熙帝時常斥責所有滿漢群臣所行的不公不法才導致此災變地震。後來,康熙三十三和四十五年,康熙帝向諸臣告實:「先年,吳三桂逆叛時,著議政王大臣議奏發兵。魏象樞云:此烏合之眾何須發兵,昔舜誕敷文德舞干羽而有苗格,今不煩用兵撫之自定。魏象樞與索額圖爭論成隙,後康熙十八年,地震時,魏象樞密奏:速殺大學士索額圖,則於皇上無干矣!朕曰:凡事皆朕聽理,與索額圖何關輕重?」魏象樞又云有密本因獨留面奏曰:「非常之變,惟重處索額圖、納蘭明珠兩人,可以消除此災地震矣」。康熙帝諭曰:「朕身之過與伊等何干,朕斷不以己之過移之他人也!」[23][10]

(漢官)魏象樞並奏稱:「恐天下不肖之輩…五部郎中,如:永茂、恆豫、元培、汝璞等贓私累累劣跡彰彰,不知凡幾…科道官所行皆系徇私,有負朝廷耳目之任,罪皆應死…」。[12]

康熙十八年八月二十九日,康熙帝諭曰:「參劾得實,朕法在必行,決不姑貸」。又諭曰:「滿漢論事,往往不能和衷,漢官每謂滿官偏執,若漢官肯實心為公據理辨論,滿官豈有不從之理」。[8]

康熙二十二年二月四日,「大計天下各官:貪酷一百四員、不謹五十三員、罷軟四十五員、才力不及八十九員、浮躁四十三員,處分如例。又從逆官二百四十員,亦照不謹例,革職」。[8]

康熙二十七年二月九日,康熙帝諭曰:「前已屢頒諭旨嚴行申誡,又復諄諄面諭,訓誨再三,今在廷諸臣,自大學士以下、有職掌官員以上,全不恪勤乃職…種種情狀確知已久…雖洞見而不即指發,冀其自知罪戾痛加省改,庶可終始保全!…往後,大小臣工宜洗滌肺腸痛改陋習,潔己奉公勉盡職掌,以副朕寬大矜全,咸與維新之至意」。康熙帝給大小官員都予以懲處,革去職務者亦不占少數。所以,此天災地震,並非僅有索額圖與納蘭明珠兩人受懲處。[16]

《清史稿》是民國三年(1914年),以趙爾巽、繆荃孫、柯劭忞等人總纂完成;而《清實錄》的編纂方式,以抄錄上任皇帝的御筆朱批檔案為準,並經由清朝無數官員的監督促下,和下任皇帝的親自審閱才完成,因此實錄的可信度大於清史稿,

影視作品编辑

年份 劇名 演員 剧中姓名 註解
1983年 電影《鹿鼎記 楊志卿 索額圖
1984年 電視劇《鹿鼎記 唐復雄 索額圖
1984年 電視劇《鹿鼎記 焦雄 索額圖
1987年 電視劇《滿清十三皇朝 張鴻昌 索額圖
1998年 電視劇《鹿鼎記 羅浩楷 索額圖
2001年 電視劇《康熙王朝 薛中銳 索額圖
2002年 電視劇《天下无双 郭亮 索額圖
2008年 電視劇《鹿鼎記 譚非翎 索額圖
2014年 電視劇《食為奴 王俊棠 索額圖
2014年 電視劇《鹿鼎記 李慶祥 索額圖
2017年 電視劇《龍珠傳奇 盧星宇 索額圖
2018年 電視劇《一代名相陳廷敬 薛山 索額圖

家庭生活编辑

索額圖漢化甚深,“好古玩,凡汉唐以来,鼎镬盘盂,索相见之,无不立辨真赝,无敢欺者”。[24]

父为康熙朝首席辅政大臣一等公 索尼

母为索尼之妾沙济富察氏,佐领屯塔西之女。

妻佟佳氏。

九子:格尔芬、阿尔吉善、托贤、傲贤、朱贤、色尔金、噶哈(此二人或作索斌、朱斌)、景芳、普贤。

长女法名众圣保,生于康熙七年七月十三日,卒于康熙甲寅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年仅七岁。

一女名乌云珠(满语,汉语译为九十,取长寿之意),又名蕊仙,适满洲正黄旗伊尔根觉罗氏文华殿大学士伊桑阿,诰封一品夫人。女诗人,著有《绚春堂吟草》。慎郡王允禧《花间堂载笔》称其“长白女史,澹如工诗。每誉蕊仙,天资颖异,流览经史,寓目不忘,有大家风范。”诗作在《国朝闺秀正始集》中有收录;

一女名桓若,适正黄旗汉军辽东李氏湖广总督李辉祖之子,辽东三老之一李锴,誉为“有孟光、少君(桓少君)之风”。女诗人,诗作在《国朝闺秀正始集》中有收录;[25]

一女适佐领觉罗巴良。

一女适正黄旗汉军辽东李氏佐领李佩德。

注释编辑

  1. ^ Songgotu为常见满族人名,或译为松果托、松俄托、松古图。意为好哭。满语中,songgo为“哭”的词根,tu表“善做某事”。
  1. ^ 朱吉吉. 第一章清代前期满族女诗人的诗歌创作 第一节清初满族女子 3、桓若. 《清代满族女诗人研究》 (论文) (硕士论文). 浙江大学. 2011-06-04 [2019-06-01] (简体中文). 
  2. ^ 《清实录》太宗文皇帝實錄
  3. ^ 《聖祖仁皇帝實錄》
  4. ^ 索額圖鑒藏印:欽賜忠孝長白山長索額圖字九如號愚庵書劃(畫)珍藏永貽子孫
  5. ^ 杨珍. 清史论丛·第十三辑·索额图研究. 1996. 
  6.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先是,吏部侍郎索額圖請解侍郎任,願為侍衛効力。上允之,授一等侍衛。至是,命索額圖為內國史院大學士。
  7. ^ 《欽定八旗通志 卷一百五十一》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8.14 8.15 8.16 8.17 《聖祖仁皇帝實錄》
  9. ^ 《康熙起居注》康熙十八年七月二十八日早,上御乾清門聴部院各衙門官員面奏政事。辰時,上詣太皇太后宫問安,已時地大震,京城倒壞城堞衙署民房死傷人民甚衆。上復詣太皇太后皇太后宫問安。未時,奉旨傳内閣九卿詹事科道滿漢各官齊集召大學士眀珠李霨尚書宋德冝左都御史魏象樞學士佛倫入乾清宫。面奉上諭曰:兹者異常地震,爾九卿大臣各官其意若何?朕每念及甚為悚惕,豈非皆由朕躬料理機務未當?大小臣工所行不公不法科道各官不直行奏,無以仰合天意,以致變生耶?令朕躬力圖修省務期挽回天意。爾各官亦各宜洗滌肺腸公忠,自矢痛改前非,存心愛民為國,且爾等自被任用以来家計頗已饒裕,乃全無為國報効之心,爾等所善之人,即以為善而奏聞爾等所不合之人,即不行奏,請此等不公事情,朕聞見最確欲即行處分,猶望改過,雖知之不行議罪,也令見所行,愈加貪酷習以為常,且從前遇此等災變之事,朕亦屡曾申飭,但在朕前云欽遵申飭之旨,究意全不奉行…。
  10. ^ 10.0 10.1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起居注》康熙四十五年三月八日,上諭大學士等曰:朕觀前史,如漢朝有災異見即重處一宰相,此大謬矣。夫宰相者,佐君理事之人,倘有失悞,君臣共之,竟諉之宰相可乎。或有為君者,凡事俱付託宰相,此乃其君之過。不得獨咎宰相也。康熙十八年地震,魏象樞云有密本,因獨留向朕密言,此非常之變重處索額圖、明珠可以弭此灾矣!朕謂此皆朕身之過,與若軰何預?朕斷不以己之過移之他人也,魏象樞惶不能對。當吳三桂叛時索額圖奏云:始言遷徙吳三桂之人可斬也。朕謂欲遷徙者朕之意也,與他人何涉,索額圖悚懼不能對。
  11.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十八年五月二日,都察院左都御史陞刑部尚書魏象樞疏請仍留臣左都御史任、庶得勉竭愚悃、激濁揚清、為朝廷振肅綱紀。得旨:魏象樞著加刑部尚書銜,仍留左都御史任。
  12. ^ 12.0 12.1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十九年(1680年)正月二十一日,諭九卿等:…魏象樞等奏稱:恐天下不肖之輩不識朝廷慎重道員之意疑為厭薄言路之端等語,邇年以來,姚文然、李之芳、施維翰等內陞未久即任以大僚督撫,亦因其克盡言職才能素著之故也,此無論天下智愚不肖當亦知朝廷無厭薄言路之意矣,其外轉者或係素無建白或係昧於事理或係任臆妄言或係才力不及,原非因其條奏而外轉也,又稱近年外轉之科道並無貪污溺職之一人,而五部郎中俸深陞道,如范永茂、高恒豫、盧元培、程汝璞等贓私纍纍劣蹟彰彰,不知凡幾等語。科道外轉者豈並無溺職之一人乎?五部俸深陞道員者甚多,豈盡係貪劣之人乎?…魏象樞去歲七月內,曾於朕前面奏科道官所行皆係徇私,有負朝廷耳目之任,罪皆應死。今甫數月,復言外轉者並無溺職之一人,前後參差,何其速耶。爾等所奏理不宜批答,因註語內有以存國體之語,故令諸臣知之。至若外轉科道以小品官員用,遂至有傷國體,朕殊不解,故特諭諸臣,示以朕意。
  13. ^ 《清史稿》
  14. ^ 《朝鮮王朝實錄》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숙종실록 13권, 숙종 8년 3월 17일 肅宗八年3月17日:索額圖、明珠等, 逢迎貪縱, 形勢相埒, 互相傾軋, 北京爲之謠曰:「天要平殺老索, 天要安殺老明」。삭액도(索額圖)·명주(明珠) 등이 위의 뜻을 맞추며 탐욕하고 방종하는데 형세가 대등하여 서로 모함하므로, 북경(北京)에서 이를 노래하여, ‘하늘이 노색(老索) 을 없애겠지, 하늘이 노명(老明) 을 없애겠는가?’ 한다 합니다. 또 듣건대 섬서 총독。
  15. ^ 《朝鮮王朝實錄中的中國史料》第十冊,第4038頁
  16. ^ 16.0 16.1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二十七年二月九日,諭大學士等曰:…今在廷諸臣、自大學士以下有職掌官員以上,全不恪勤乃職,惟知早出衙署偷安自便、三五成群、互相交結、同年門生、相為援引傾陷、商謀私事、徇庇同黨、圖取貨賂、作弊營私,種種情狀確知已久…九卿諸臣宜體朕心,從選舉,方為不負委任,乃歴來所舉官員稱職者固有,而貪黷匪類…大小官員背公徇私交通貨賄,朕雖洞見而不即指發,冀其自知罪戾痛加省改,庶可終始保全…嗣後,大小臣工各宜洗滌肺腸痛改陋習,潔己奉公,勉盡職掌,以副朕寬大矜全,咸與維新之至意。
  17. ^ 康熙二十九年《聖祖仁皇帝實錄》十一月二十二日。得旨:噶爾丹於烏闌布通為我軍擊敗遁走。而領兵諸王大臣不復追殺,反信濟隆胡土克圖議好之誑詞、遣人語內大臣蘇爾達等、令盛京、烏喇諸路兵、勿與之戰。是以噶爾丹奔竄、過盛京、烏喇、科爾沁軍營、竟不邀擊縱之使去。其時蘇爾達欲羈縻噶爾丹,與土謝圖親王沙津、達爾漢親王班第等公同商議,選遣公主之子阿拉善下人鄂漆爾、及郭爾羅斯台吉吳爾圖納蘇圖旗下佐領祈他邁往,令噶爾丹且止,將與之會語,噶爾丹不少留倉皇宵遁,如使蘇爾達等邀擊之,則噶爾丹可以就擒矣,伊等不戰乃大誤也。福全等俱應依議治罪,但此舉已擊敗厄魯特兵、噶爾丹遠遁,諸王大臣槩從寬免革。福全、常寧罷議政、與雅布俱罰俸三年。福全撤去三佐領。佟國維、索額圖、明珠、蘇努、喇克達、阿錫坦、諾邁俱罷議政。與阿密達、彭春、班達爾沙、楊岱、苗齊納各降四級留任。蘇爾達、費揚古、希福俱免罰俸。塞赫、羅滿色俱罰俸一年。查努喀著革職。
  18.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四十二年五月十九日,命近御侍衛海青、乾清門侍衛武格、馬武,傳諭索額圖。爾家人告爾之事,留內三年,朕有寬爾之意,爾並無退悔之意,背後仍怨尤議論國事、結黨妄行。爾背後怨尤之言不可宣說,爾心內甚明,舉國俱係受朕深恩之人,若受恩者半;不受恩者半,即俱從爾矣。
  19.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從前索額圖助(太子胤礽)潛謀大事,朕悉知其情,將索額圖處死(後)。胤礽欲為索額圖復仇結成黨羽,令朕未卜今日,被鴆,明日遇害、晝夜戒慎不寧。
  20.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正月二十一日,康熙帝諭:「廢太子胤礽心性改移,行事悖亂,皆索額圖導之也」。
  21.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四十七年(1708年)十一月八日,「朕竭力調治(廢太子胤礽)、果蒙天佑、狂疾頓除、不違朕命、不報舊讎、盡去其奢費虐眾種種悖謬之事、改而為善、朕自另有裁奪如狂疾不痊、仍蹈前惡。天亦不容也朕為君父、凡事皆朕真知灼見、當斬者斬之當罪者罪之、並未嘗聽信人言而為此也。且一切暗中搆煽悖亂行事、俱係索額圖父子。頃廢皇太子亦奏言其向時悖亂皆自伊等為之。此等情節、小人不知妄意朕召見廢皇太子、似非無故、欲致慇懃於廢皇太子而條陳保奏者、甚非也。凡事皆在朕裁奪、其附廢皇太子之人、不必喜。其不附廢皇太子之人、不必憂。朕自有定見。十月十七日、查出魘魅廢皇太子之物。服侍廢皇太子之人奏稱、是日廢皇太子、忽似瘋顛、備作異狀、幾至自盡諸宦侍抱持環守、過此片刻、遂復明白。廢皇太子亦自驚異、問諸宦侍、我頃者作何舉動朕從前將其諸惡、皆信為實。以今觀之、實被魘魅而然無疑也。」
  22. ^ 《聖祖仁皇帝實錄 卷之二百四十八》
  23. ^ 《聖祖仁皇帝實錄》康熙三十三年閏五月七日,康熙帝諭大學士等:「先年,吳三桂逆叛時著議政王大臣議奏發兵。魏象樞云:此烏合之眾何須發兵?昔舜誕敷文德舞干羽而有苗格,今不煩用兵撫之自定,與索額圖爭論成隙。後十八年,地震時,魏象樞密奏:速殺大學士索額圖,則於皇上無干矣。朕曰:凡事皆朕聽理,與索額圖何關輕重」。
  24. ^ 昭梿《啸亭杂录·卷一》
  25. ^ 引(清)陈芸《小黛轩论诗诗》:“赫舍理女士,字桓若,大学士索额图女,归李锴。夫妇偕隐盘山獬豸峰下,有孟光少君之风。”;恽珠国朝闺秀正始集》:“桓若,赫舍里氏滿州人輔政大臣一等公謚文忠索尼女孫,大学士索额图女,徵士李锴室。按锴字鐵君號眉山,又號焦明子。以詩名由筆帖式薦,鴻博文又舉經學,隱居盤山獬豸峰下,豸青山人。桓若本贵介女,後偕铁君隐居盘山北麓,钗荆衣布,白首相庄,方诸少君,真无愧其字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