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賈午(260年-300年),平阳郡襄陵县(今山西省襄汾县)人,西晉初期權臣賈充幼女,晉惠帝皇后賈南風的同母妹,母親是郭槐韓壽的妻子,賈謐的母亲

生平编辑

泰始七年(271年),賈充政敵任愷不欲賈充權重,遂趁羌亂之機成功勸導晉武帝任命賈充為使持節都督秦涼二州諸軍事,出鎮關中。賈充為了避免出鎮,聽從了荀勖的計策,在荀勖的引導下將賈充女兒嫁給太子司馬衷為妃,讓賈充藉太子成婚一事而留下來。起初太子妃人選是屬意賈午,但當時賈午年紀太小,衣不稱身,於是只好改由姐姐賈南風於翌年成婚[1][2]

不久,賈充升任司空,時司空掾韓壽儀容俊美,賈午從窗外看見他後十分喜歡他,就向人打聽此人身份,有一個婢女自稱昔日在韓壽家為婢,並道出韓壽姓字,賈午更是動心,日思夜想,婢女及後就去韓壽家代賈午表白,更稱許賈午「光麗艷逸,端美絕倫」。韓壽聞言心動,亦請婢女代為轉達,賈午知韓壽對其亦有意,就開始了與韓壽偷情,不但送很多禮品過去,更在日暮時叫韓壽到她那裏。韓壽因為身手矯捷,每次都是攀牆而入,根本沒有人知道二人之事,但賈充就看出賈午最近心情特別舒暢,直至有一次賈充僚屬們和韓壽飲宴時發現韓壽有武帝所藏的西域奇香並報告賈充,賈充才知二人之事。原來武帝只曾把此香賜予賈充及大司馬陳騫,賈午就從府中偷了此香送給韓壽。然而,賈充自以府中門禁深嚴,不知韓壽怎能與賈午私通,於是拷問了賈午的隨從們,才真相大白。賈充最終都將這些事秘而不宣,並嫁賈午給韓壽[3]

賈午與韓壽生了韓謐,賈充於太康三年(282年)去世後,郭槐自作主張把韓謐過繼給早死的賈充長子賈黎民,改姓賈,以繼後嗣。按禮大宗無嗣當從賈氏旁支中選子弟入繼,故郭槐此舉在當時已經有爭議,但郭槐更聲稱這是賈充生前所願,晉武帝亦承認賈謐繼嗣[4]。而在太子即位後,成為了皇后的賈南風除掉了外戚楊氏,掌控了朝權,賈南風並不喜歡非自己所生的太子司馬遹。而郭槐則因賈南風沒有兒子,希望她能善待司馬遹,並希望能讓司馬遹與韓壽和賈午的女兒結婚,司馬遹本人也極有迎娶韓氏的意願,但賈南風與賈午皆拒絕這樁婚事,改為司馬遹娶了王衍的次女王惠風,大大加深了賈后一黨與太子之間的嫌隙。至郭槐臨終前,仍再三叮嚀賈南風務必將司馬遹視如己出,並且一定要斷絕與賈午和趙粲的往來,因為她們只會壞了她的大事而已。不過賈南風仍與賈午及趙粲謀害太子,賈南風還將韓壽子韓慰祖借來說是自己與惠帝在武帝喪期內所生的兒子,藉以實行廢太子的計劃。[5][6]

永康元年(300年),賈后假傳詔命殺害已被廢的太子司馬遹,趙王司馬倫以此為名推翻賈后,賈午和趙粲等都被送往暴室施杖拷問至死[7][8]

參考文獻编辑

  • 晉書·后妃傳》
  • 《晉書·賈充傳》
  1. ^ 《晉書·賈充傳》:「侍中任愷、中書令庾純等剛直守正,咸共疾之。又以充女為齊王妃,懼後益盛。及氐羌反叛,時帝深以為慮,愷因進說,請充鎮關中。……充既外出,自以為失職,深銜任愷,計無所從。將之鎮,百僚餞于夕陽亭,荀勖私焉。充以憂告,勖曰:『公,國之宰輔,而為一夫所制,不亦鄙乎!然是行也,辭之實難。獨有結婚太子,不頓駕而自留矣。」充曰:『然。孰可寄懷?』對曰:『勖請言之。』俄而侍宴,論太子婚姻事,勖因言充女才質令淑,宜配儲宮。而楊皇后及荀顗亦並稱之。帝納其言。會京師大雪,平地二尺,軍不得發。既而皇儲當婚,遂不西行。」
  2. ^ 《晉書·后妃上·惠賈皇后》:「始欲聘后妹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歲,短小未勝衣。更娶南風,時年十五,大太子二歲。」
  3. ^ 《晉書·賈充傳》:「父韓壽,字德真,南陽堵陽人,魏司徒暨曾孫。美姿貌,善容止,賈充辟為司空掾。充每讌賓僚,其女輒於青璅中窺之,見壽而悅焉。問其左右識此人不,有一婢說壽姓字,云是故主人。女大感想,發於寤寐。婢後往壽家,具說女意,并言其女光麗艷逸,端美絕倫。壽聞而心動,便令為通殷勤。婢以白女,女遂潛修音好,厚相贈結,呼壽夕入。壽勁捷過人,踰垣而至,家中莫知,惟充覺其女悅暢異於常日。時西域有貢奇香,一著人則經月不歇,帝甚貴之,惟以賜充及大司馬陳騫。其女密盜以遺壽,充僚屬與壽燕處,聞其芬馥,稱之於充。自是充意知女與壽通,而其門閤嚴峻,不知所由得入。乃夜中陽驚,託言有盜,因使循牆以觀其變。左右白曰:『無餘異,惟東北角如狐狸行處。』充乃考問女之左右,具以狀對。充祕之,遂以女妻壽。」
  4. ^ 《晉書·賈充傳》:「及薨,槐輒以外孫韓謐為黎民子,奉充後。郎中令韓咸、中尉曹軫諫槐曰:『禮,大宗無後,以小宗支子後之,無異姓為後之文。無令先公懷腆后土,良史書過,豈不痛心。』槐不從。咸等上書求改立嗣,事寢不報。槐遂表陳是充遺意。帝乃詔曰:『太宰、魯公充,崇德立勳,勤勞佐命,背世殂隕,每用悼心。又胤子早終,世嗣未立。古者列國無嗣,取始封支庶,以紹其統,而近代更除其國。至於周之公旦,漢之蕭何,或豫建元子,或封爵元妃,蓋尊顯勳庸,不同常例。太宰素取外孫韓謐為世子黎民後。吾退而斷之,外孫骨肉至近,推恩計情,合於人心。其以謐為魯公世孫,以嗣其國。自非功如太宰,始封無後如太宰,所取必以己自出不如太宰,皆不得以為比。』」
  5. ^ 《晉書·愍懷太子傳》:「初,賈后母郭槐欲以韓壽女為太子妃,太子亦欲婚韓氏以自固。而壽妻賈午及后皆不聽,而為太子聘王衍小女惠風。太子聞衍長女美,而賈后為謐聘之,心不能平,頗以為言。」
  6. ^ 《晉書·后妃上·惠賈皇后》:「初,后詐有身,內稿物為產具,遂取妹夫韓壽子慰祖養之,託諒闇所生,故弗顯。遂謀廢太子,以所養代立。……后母廣城君以后無子,甚敬重愍懷,每勸厲后,使加慈愛。賈謐恃貴驕縱,不能推崇太子,廣城君恒切責之。及廣城君病篤,占術謂不宜封廣城,乃改封宜城。后出侍疾十餘日,太子常往宜城第,將醫出入,恂恂盡禮。宜城臨終執后手,令盡意于太子,言甚切至。又曰:『趙粲及午必亂汝事,我死後,勿復聽入,深憶吾言。』后不能遵之,遂專制天下,威服內外。更與粲、午專為姦謀,誣害太子,眾惡彰著。」
  7. ^ 《晉書·司馬倫傳》:「遂廢賈后為庶人,幽之于建始殿。收吳太妃、趙粲及韓壽妻賈午等,付暴室考竟。」
  8. ^ 《晉書·賈充傳》:「及是,謐死於鍾下,賈后服金酒而死,賈午考竟用大杖,終皆如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