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忠 (东汉宦官)

趙忠,冀州安平人,東漢靈帝時期“十常侍”之一。

趙忠
十常侍
車騎將軍
朝代東漢
主君漢桓帝漢靈帝弘農懷王劉辯
封爵鄉侯→關內侯→列侯
籍貫冀州安平國
出生不詳
逝世中平六年(189年)
洛陽南宮朱雀門前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趙忠早年就成為宦官,桓帝時期便成為小黃門永興元年(153年),趙忠父親逝世,棺木運回安平,但因為葬禮違反法令,屍體竟佩帶金縷玉衣,因此冀州刺史朱穆派人前往調查,挖開墳墓,劈棺驗屍。桓帝聽聞之後大怒,把朱穆收押至左校。延熹二年(159年),趙忠以誅殺梁冀為名受封鄉侯。靈帝即位時更加封趙忠為中常侍,封列侯,對趙忠更加寵信,甚至在熹平元年(172年),竇太后逝世時,讓趙忠主持朝會。[1]光和四年(181年),大長秋曹節逝世,於是趙忠代領大長秋,聲勢更振。

封侯貴寵编辑

漢靈帝時期,趙忠的權力達到了巔峰,靈帝甚至說過:「張讓是我父,趙忠是我母。」[2]諸多大臣上書斥責宦官專權,大多被趙忠害死,如呂強[3]張鈞[4]等。中平三年(186年)甚至出任車騎將軍。趙忠不但建議漢靈帝徵收「修宮捐」等苛捐雜稅[5],其宅邸也是蓋得逾越禮制。[6],對當時東漢政局造成極大的破壞,可說是促使黃巾之亂等民變大量發生的主因之一。

死亡编辑

中平六年(189年),漢靈帝駕崩,大將軍何進上軍校衛蹇碩爆發戚宦之爭,趙忠等人站在何進一邊,於是何進順利捕殺蹇碩。但後來何進把苗頭對準了趙忠等人,於是趙忠等人反擊,趁何進入宮時誅殺何進,並矯詔任命親近宦官的許相司隸校尉樊陵河南尹。何進的部屬們不遵從這樣的安排,便在袁紹的率領下闖入南宮,趙忠也在朱雀門下被捕殺而死。

親屬编辑

  • 大弟:趙延
  • 幼弟:趙淳,與何皇后及上軍司馬潘隱相善交好,官兵入宮誅剿權宦黨羽時,與潘隱隨侍何皇后身旁得以倖免。
  • 從弟:趙苞,『忠孝難雙全』典故的主人公,恥為與權宦趙忠同宗而不與往來,拜為遼西太守時,母親及妻子為鮮卑所擄,雖終平寇虜,但因母、妻俱亡,悲痛嘔血而亡。

评价编辑

  • 范曄后汉书》:「是时,让、忠及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段珪、高望、张恭、韩悝、宋典十二人,皆为中常侍,封侯贵宠,父兄子弟布列州郡,所在贪贱,为人蠹害。」「自古丧大业绝宗禋者,其所渐有由矣。三代以嬖色取祸,嬴氏以奢虐致灾,西京自外戚失祚,东都缘阉尹倾国。成败之来,先史商之久矣。至于衅起宦夫,其略犹或可言。何者?刑余之丑,理谢全生,声荣无辉于门阀,肌肤莫传于来体,推情未鉴其敝,即事易以取信,加渐染朝事,颇识典物,故少主凭谨旧之庸,女君资出内之命,顾访无猜惮之心,恩狎有可悦之色。亦有忠厚平端,怀术纠邪;或敏才给对,饰巧乱实;或借誉贞良,先时荐誉。非直苟恣凶德,止于暴横而已。然莫邪并行,情貌相越,故能回惑昏幼,迷瞀视听,盖亦有其理焉。诈利既滋,朋徒日广,直臣抗议,必漏先言之间,至戚发愤,方启专夺之隙,斯忠贤所以智屈,社稷故其为墟。《易》曰:『履霜坚冰至。』云所从来久矣。今迹其所以,亦岂一朝一夕哉!」「任失无小,过用则违。况乃巷职,远参天机。舞文巧态,作惠作威。凶家害国,夫岂异归!」
  • 张钧:「窃惟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亲、宾客典据州郡,辜榷财利,侵掠百姓,百姓之冤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宜斩十常侍,县头南郊,以谢百姓,又遣使者布告天下,可不须师旅,而大寇自消。」
  • 张津:「黄门常侍权重日久。」

登場作品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竇太后母卒於比景,太后憂思感疾,癸巳,崩於雲臺。宦者積怨竇氏,以衣車載太后尸置城南市舍,數日,曹節、王甫欲用貴人禮殯。帝曰:「太后親立朕躬,統承大業,豈宜以貴人終乎!」于是發喪成禮。節等欲別葬太后,而以馮貴人配祔。詔公卿大會朝堂,令中常侍趙忠監議。太尉李咸時病,扶輿而起,搗椒自隨,謂妻子曰:「若皇太后不得配食桓帝,吾不生還矣!」既議,坐者數百人,各瞻望良久,莫肯先言。」
  2.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上常言:「張常侍是我公,趙常侍是我母。」」
  3.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趙忠、夏惲等遂共譖呂強,云與黨人共議朝廷,數讀《霍光傳》。強兄弟所在並皆貪穢。帝使中黃門持兵召強。強聞帝召,怒曰:「吾死,亂起矣!丈夫欲盡忠國家,豈能對獄吏乎!」遂自殺。忠、惲復譖曰:「強見召,未知所問而就外自屏,有奸明審。」遂收捕其宗親,沒入財產。」
  4.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郎中中山張鈞上書曰:「竊惟張角所以能興兵作亂,萬民所以樂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親、賓客典據州郡,辜榷財利,侵掠百姓,百姓之冤,無所告訴,故謀議不軌,聚為盜賊。宜斬十常侍,縣頭南郊,以謝百姓,遣使者佈告天下,可不須師旅而大寇自消。」帝以鈞章示諸常侍,皆免冠徒跣頓首,乞自致雒陽詔獄,並出家財以助軍費。有詔,皆冠履視事如故。帝怒鈞曰:「此真狂子也!十常侍固常有一人善者不!」御史承旨,遂誣奏鈞學黃巾道,收掠,死獄中。」
  5.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中常侍張讓、趙忠說帝斂天下田,畮十錢,以脩宮室、鑄銅人。」
  6. ^ 參考《資治通鑑》〈漢紀〉:「皇甫嵩之討張角也,過,見中常侍趙忠舍宅踰制,奏沒入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