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廣漢

趙廣漢(?-前65年),字子都西漢涿郡蠡吾縣(今河北省博野縣西南)人,趙廣漢早年為,後歷任從事平準令陽翟縣縣令京輔都尉等職。又因參與擁立漢宣帝的議決,賜爵關內侯,升遷穎川郡太守京兆尹,趙廣漢為人精明幹練,嚴於吏治,深受京師百姓的愛戴。地节三年趙廣漢因誣告丞相魏相之妻殺人,而被司直蕭望之彈劾,經廷尉審訊後,遭腰斬而死[1]

生平编辑

早年經歷编辑

趙廣漢年輕時當過从事,以廉潔奉公、通達明敏、禮賢下士而聞名。後來他被推舉茂才,擔任平準令。又通過考核察舉孝廉,被任命為陽翟縣县令。因政績優異,擢升為京輔都尉,代理京兆尹。當時適逢汉昭帝駕崩,新豐縣杜建擔任京兆掾,負責監督營造漢昭帝的陵墓。杜建為人素來強橫任俠,他的門客乘機謀取私利,趙廣漢得知這件事後,先是婉言勸告,但杜建依然故我,於是趙廣漢便將他逮捕法辦。朝中有權勢的宦官與有名望的豪紳都來替杜建說情,趙廣漢始終不聽。杜家的族人和門客密謀籌畫,企圖要劫走杜建,而趙廣漢完全弄清了主謀者的姓名以及日常動向,派差吏警告他們說:「如果你們打算這樣做的話,將把你們滿門抄斬。」之後趙廣漢命令差吏們將杜建在鬧市處以死刑,沒有任何人敢靠近杜建,京城的百姓都稱讚這件案子辦得好[1]

這時,昌邑王刘贺被徵召來京繼承皇位,由於他荒淫無道,大將軍霍光與群臣共同廢黜昌邑王,改立汉宣帝。趙廣漢因為參與了廢立過程中的討論決策,獲封關內侯[1][2]

穎川除惡编辑

後來趙廣漢調任颍川郡太守。郡內的豪族原氏、褚氏橫行鄉里,其門下的賓客行盜做賊,前任俸祿二千的官員中,沒人能夠將他們制伏。而趙廣漢到任幾個月,就誅殺了原、褚兩族為首的惡人,郡中百姓大為震驚[1]

當初,穎川郡的豪門大姓相互通婚結為姻親,官吏們也拉幫結派成風。趙廣漢擔憂此種情況,便獎勵其中可利用之人,讓他們事先知道控告書的內容,審訊罪犯、判定罪名、執行判決時,趙廣漢故意向案犯洩露告發者的話,使他們互相怨恨責怪。趙廣漢又叫吏卒設置供人檢舉的告密桶,得到檢舉書後,就刪去檢舉人的姓名,假託是某豪門大姓子弟所所揭發的。從此以後,豪強大族們家家結怨,狼狽為奸的朋黨也分崩離析,郡中風俗大為改變。官吏和百姓相互檢舉揭發,趙廣漢得到這些人做耳目,盜賊們因此不敢作案,即使有人膽敢作案,也總能迅速將其捕獲。郡中所有事物都安定而有秩序,趙廣漢的威名廣為流傳,連投降汉朝的匈奴人也說,在匈奴部落裡都聽聞過趙廣漢的大名[1][2]

京兆政清编辑

本始二年,漢朝派遣五位將軍攻打匈奴,徵調趙廣漢以太守的身份統領軍隊,隸屬蒲類將軍赵充国。趙廣漢隨軍返回後,再次被任命為代理京兆尹,一年後轉正[1]

趙廣漢身為俸祿兩千的官員,和顏悅色地待人接物,安慰薦舉屬下,殷勤備至。有論功行賞的事,他總是把功勞歸給屬下說:「這事是某掾卿所做,不是我能做得到的。」趙廣漢的行為是出自於真心誠意,因此其麾下的屬吏們見到他皆能傾吐自己的心裡話,一點也不隱瞞,都樂意替他效勞,即使是冒著生命危險也不迴避。趙廣漢天資聰穎,對於屬下擔任什麼職務合適,辦事是否盡心盡力都心中有數。遇到不盡力的屬下,他總是先了解清楚,勸告仍不悔改的,才加以拘捕,無一逃脫,經審問查實立即定案,被審訊者都當即服罪[1][2]

趙廣漢為人強悍有勇力,生性擅長做官。其接見屬吏和百姓,有時徹夜不眠。他尤其善於用「鉤距法」尋找線索,來查清事實。所謂「鉤距法」,假設想了解的價錢,那就就先問的價格,又問價,然後問價,之後再問馬價,這樣彼此參照驗證牠們的價格,按類比較,就可以弄清馬價高低而不會有差錯了。只有趙廣漢最精通此種方法,那些仿效者沒人比得上他[1]

對於郡中的盜賊,鄉里行為不軌之徒的巢穴所在,以及官吏中極小的貪污受賄,趙廣漢都瞭若指掌。某一次长安城有幾個年輕人聚集在偏僻街巷的一間空屋裡,合謀一起綁架人,他們坐在那裡還沒來的及商議完,就被趙廣漢派差吏把他們逮捕,經過審訊,這些人全部服罪[2]。富人蘇回身為郎官,被兩個人劫持。過了一會兒,趙廣漢帶領差吏趕到。他站在院子裡,叫長安丞龔奢敲門告知劫持者說:「京兆尹趙君奉告二位,不得殺死人質,他是朝廷的侍從官。你們釋放人質,束手就擒,將得到優待,僥倖遇上大赦,還有免罪獲釋的機會。」兩名劫持者大為驚駭,又素來聽說趙廣漢的名聲,便開門出來,下階叩頭請罪,趙廣漢下跪稱謝說:「幸虧你們保全了郎官的性命,很好!」把二人送往監獄。趙廣漢吩咐獄卒以禮相待,供給他們酒肉。到了冬天,二人被判處死刑,趙廣漢預先替他們置辦棺材,撥給安葬的用具,並將情況告訴他們,兩人都說:「我們死而無恨!」[1]

趙廣漢曾經下公文召見湖縣都亭長來京兆府,都亭長西行經過界上時,界上亭長對他開玩笑說:「到了京兆府,請你替我多多問候趙君。」都亭長到了京兆府後,趙廣漢與他交談,問完公事,對他說:「界上亭長托你問候我,你為什麼不替他向我致意呢?」都亭長趕忙叩頭,承認確有此事。趙廣漢便說:「回去替我向界上亭長致意,希望他盡力思考他的職責,努力辦事,做出成績來報效國家,趙京兆不會忘記他的深厚之情。」趙廣漢揭發奸邪和明察隱情,都是這樣料事如神[1]

趙廣漢曾經上書朝廷,請求把長安地區游徼、獄吏的奉祿增加到百石,此後這些俸祿百石的官吏都較為自重,不敢違法任意拘留人。京兆地區的政治清明,官吏和百姓對趙廣漢贊不絕口。據老人們相傳,認為自漢朝建立以來,治理京兆的官員沒人能比得上他。當時左馮翊右扶風的官署都設在長安城,兩地的罪犯皆喜歡越界到京兆作案。趙廣漢為此嘆息道:「擾亂我們治安的,往往是左馮翊、右扶風啊,如果能讓我兼管二輔[註 1],那就容易多了」[1]

搜查霍家编辑

原先大將軍霍光執政時,趙廣漢在霍光手下辦事。等到霍光去世後,趙廣漢心知汉宣帝對霍家的疑忌,便調遣長安差吏並親自帶領,一同來到霍光之子博陆侯霍禹的府第,徑直闖入,藉搜查非法屠宰牲畜和釀酒賣酒為由,捶擊砸破盛放酒器的土墩子和盛酒器,用斧頭砍壞门闩而去。當時霍光的女兒霍成君是漢宣帝的皇后,聽說這件事後便向漢宣帝哭訴。漢宣帝心裡稱許此事,因此僅叫來趙廣漢詢問而已,趙廣漢從此敢於冒犯皇親國戚。趙廣漢平日喜歡任用那些世代為吏家族出身的新進官場年輕人,這些人獨斷專行,身強力壯,鋒芒畢露,遇事衝動,雷厲風行而無所顧忌,常常提出一些果敢堅決的計策,從不對事情感到為難棘手,趙廣漢終究因此招致禍患[1][2]

觸法而死编辑

當初,趙廣漢的門客私自在長安城的市場上賣酒,被丞相的屬吏趕走,門客懷疑是一個叫蘇賢的男子告發此事,便把這個想法告訴了趙廣漢。趙廣漢派長安丞審訊蘇賢,讓名叫禹的尉吏故意彈劾蘇賢身為屯駐在霸上的騎士,卻不到軍營服役,犯了違反軍法的罪。蘇賢的父親上書辯冤,告發趙廣漢,案子交付給主管官吏審理。尉吏禹被判處腰斬,主管官吏請求朝廷拘捕趙廣漢。漢宣帝詔命就地審訊趙廣漢,趙廣漢供認不諱,適逢朝廷大赦,只受了降職一級的處分。趙廣漢懷疑這件事是蘇賢的同鄉之子榮畜所唆使,後來便藉別的罪名誅殺了榮畜。有人上書檢舉趙廣漢,朝廷把案件交給丞相和御史大夫處理,案子追查得很緊。趙廣漢派一名親信的長安人去當丞相府的門卒,讓他暗中打探丞相府內違法之事[1][2]

地节三年七月中,丞相魏相的貼身婢女因犯了錯而上吊自殺。趙廣漢聽說後,懷疑是丞相夫人由於嫉妒而在府內殺了婢女,此時丞相因為要去宗庙祭祀而齋戒。趙廣漢得知此消息,便派中郎趙奉壽前去暗示丞相,想以此要挾他,使其不要徹底追查自己的案子。而丞相非但不理,追查案子反倒追的更急了。趙廣漢想要控告丞相,先去詢問懂得星象雲氣的太史,太史說今年將有大臣被殺,趙廣漢遂上書指控丞相的罪行。漢宣帝命令說:「此事交由京兆尹審理。」趙廣漢知道事情緊迫,於是親率差吏直闖丞相府,傳喚丞相夫人跪在院子裡受審對質,又拘捕奴婢十餘人而去,考問他們殺死婢女一事。丞相魏相上書申訴到:「臣的妻子確實沒有殺死婢女。趙廣漢屢次犯法不伏罪,反而以狡詐的手段脅迫臣,希望臣有所寬容不舉奏他的罪行。臣希望陛下指派清正的官員查明趙廣漢所辦臣妻殺婢一案。」漢宣帝將此案交付廷尉查辦,經過查明,丞相確實曾因婢女有過失而責打他,婢女被趕到外宅後自己上吊而死,不像趙廣漢所說的那樣[1][2]

司直蕭望之上奏彈劾趙廣漢說:「趙廣漢侮辱誣告丞相,想以此挾制奉公執法的大臣,違背禮節,有傷風化,是不道的罪行。」漢宣帝於是厭惡趙廣漢,把他交付廷尉府監獄,其先前所犯殘殺無辜、斷案不實和擅自以違反軍法誣告蘇賢等幾項罪名一併懲治。長安城的官吏、百姓在得知漢宣帝批准對趙廣漢死刑的判決後,好幾萬人伏在宮門前哀號哭泣,有人說:「臣活著對國家沒什麼益處,願意替趙京兆受死,好讓他繼續撫養百姓。」趙廣漢最終仍是被腰斩[1][2]

趙廣漢雖然因犯法而被處死,但他擔任京兆尹期間,廉潔清明,威制豪強,百姓各得其所,百姓們對他追思懷念,歌頌不止[1][2]

註釋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

 漢書·卷076》,出自班固汉书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汉书》·趙尹韓張兩王傳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資治通鑒》·漢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