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大鈞

錢大鈞(1893年6月14日-1982年7月21日),字慕尹,江蘇吳縣人。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中國隊第十二期砲兵科畢業。獲得青天白日勳章

錢大鈞
錢大鈞2.jpg
中國空軍抗戰史畫插圖
錢大鈞

祖父钱伯熊是前清贡生。4岁时全家迁居苏州。6岁入私塾读书,9岁入英华学校学习,后又转入新创立的初等小学。1903年考入苏州长洲高等小学堂。後家道中落,曾中断学业,随次兄去上海经商。不久重新进入长洲高等小学堂复读。1909年因成绩优异保送南京江苏陆军小学。1914年,前往日本。在东京结识孙中山。二次革命参與討袁。1917年4月,留学日本,考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1919年毕业回国。1924年蔣介石創辦黄埔军校,钱大钧任军校中校战术教官,后升任党军教导团长。北伐时又升为第二十师师长。

北伐胜利后,钱大钧同江西省吉安人、同盟会员欧阳耀的长女欧阳丽藻结婚,又娶其妹。钱大钧娶欧阳藻丽、欧阳生丽两夫人,是亲姐妹,因此有“渔色”的名声。1932年6月,钱大钧担任蒋介石的南昌行营主任,翌年又随蒋赴华北,任保定行营主任。1933年,武汉要塞司令部撤销,编成第八九师。钱充任第十三军军长,指挥汤恩伯的第八十九师,孙元良的八八师及三三师,驻防武汉西安事变時遭蒋介石怀疑,被猜测为受了张学良指示。

1938年2月,錢大鈞接任宋美齡航空委員會主任的職務,專門指揮空軍對日作戰。1938年底,钱大钧從宋子文手上获得一笔特别费。1939年4月8日,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局長賀耀組及副局長戴笠聯名将此事報告蒋介石。[1]遂以“私分军费”的罪名下令将钱大钧撤职查办。本案的審判官、軍令部長徐永昌認為:“實則錢所犯僅蒙蔽或是取巧一項”。[2]1941年7月,在何應欽的舉薦下,錢大鈞出任軍事委員會運輸統制局參謀長,不久改任秘書長,1942年6月轉任軍政部政務次長。1944年11月底,由于国民党军政部改組,钱大钧第二次出任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第一处主任,兼军事委员会调査统计局局长。1945年5月,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抗戰勝利后,擔任上海市長一職,兼任淞滬警備司令。钱大钧貪財,当时上海的报纸故意把钱大钧的名字排错成“钩大钱”,不久,上海接收竟成了劫收。[3]1949年,錢大鈞隨蔣介石前往台灣。晚年不得志,任國民黨中央紀律委員會委員、中央評議委員、總統府戰略顧問等虛職。1982年在台北病逝。

履历编辑

 
苏州钱大钧故居
  • 黃埔軍校參謀處處長
  • 國民革命軍第1師參謀長
  • 國民革命軍第20師師長
  • 廣州警備司令
  • 新編第1師師長
  • 第32軍軍長
  • 第3師師長
  • 總司令部總參議
  • 中央軍校武漢分校教育長
  • 第14師師長
  • 武漢要塞司令
  • 第89師師長
  • 第13軍軍長
  • 豫鄂皖剿匪總司令部參謀長
  • 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侍從室第一處主任
  • 航空委員會秘書長、參謀長、主任
  • 運輸統制局參謀長、秘書長
  • 軍政部政務次長
  • 上海市市長兼淞滬警備司令
  • 重慶綏靖公署副主任
  • 西南軍政副長官
  • 中華民國總統府戰略顧問

注釋编辑

  1. ^ 「賀耀組、戴笠呈蔣中正報告」(1939年4月8日),〈中央軍法(二)〉,《蔣中正總統文物》,國史館藏,典藏號:002-080102-00041-002。
  2. ^ 《徐永昌日記》,第5冊(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1年),1939年5月29日,頁69。
  3. ^ 熊丸:《我做蔣介石「御醫」四十年:熊丸先生訪談錄》

參考書目编辑

  • 國民革命軍,師史總攬,知兵堂出版,2008年6月
  • 錢世澤編,《千鈞重負—錢大鈞將軍民國日記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