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革命军东征

國民革命軍東征,或稱東江戰役,从粤军角度称为救粤战争,是孫中山领导的廣東革命政府,以黃埔軍校師生所組成的國民革命軍為主力,於1925年至1926年間,與包括陳炯明林虎洪兆麟鄧本殷的粤军,以及发动了兵变的楊希閔劉震寰的滇桂军之間發生的戰爭。結果,國民革命軍徹底消滅陳炯明勢力,為日後的國民革命軍北伐奠定基礎。

国民革命军东征
Huizhou seige.jpg
國民革命軍第一軍攻佔“南中國第一天險”的惠州城
日期1925年—1926年間
地点
结果 國民革命軍勝利,消滅陳炯明勢力,兩廣統一。
参战方

第一次: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廣東革命政府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黃埔軍校教導團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第二次: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中華民國國民政府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國民革命軍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新桂系
中国共产党 中国共产党
提供支援:

 蘇聯
救粵軍 杨、刘叛变:
滇軍
旧桂系
指挥官与领导者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加伦将军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鲍罗廷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蔣中正
中国共产党 周恩来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何應欽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錢大鈞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陳銘樞
中華民國 (大陸時期) 李濟深
第一次:
陳炯明
第二次:
陳炯明
鄧本殷
楊希閔
劉震寰

背景编辑

 
1925年1月,陈炯明在汕头与粤军将官合影,下令反攻广州
 
黄埔军校第一次东征誓师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张作霖击败直系吴佩孚。10月,馮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直系大总统曹锟,驱逐溥仪,并邀請段祺瑞中華民國臨時執政,更电邀孙北上共商国事。1924年11月,孫中山北上與北京政府談判,臨行發表《北上宣言》,提出「廢除不平等條約」、「召開國民會議」等兩項主張。當時廣東的政治形勢,有許崇智蔣介石等支持孫中山的勢力。此外,東江有於12月7日在汕头被广东各团体代表推举为「救粵軍總司令」的陳炯明,以及粵軍的林虎、洪兆麟,南路有鄧本殷、申保藩,廣州內部則有滇軍楊希閔、桂軍劉震寰等勢力。

12月24日,在苏军顾问加伦的要求下,国民党中执委成立由胡汉民、廖仲恺、许崇智、蒋中正、杨希闵组成的军事委员会,开始准备东進。30日,军事委员会在加伦的主持下做出东進计划,决定以杨希闵指挥滇军为右路、刘震寰指挥桂军为中路、许崇智、蒋中正指挥國民政府系粵军、黄埔校军为左路分头进攻,总兵力达4.4万人。1925年1月7日,陈炯明见國民革命軍即将大举来犯,遂向粤军下达总动员令,要求分左、中、右路,由洪兆麟、叶举、林虎指挥向广州推进,总兵力为4万人。

兩次東江戰役编辑

第一次東江戰役编辑

第一次東江戰役,东征军方面称为第一次东征,自1925年2月至3月,包含響應孫中山的粵軍、桂軍、滇軍,[1]連軍的總規模約有5萬人。東征軍進軍開始的時間為1925年2月1日,進攻陳炯明所屬的救粵軍根據地粵東東江,此期間歷經的較著名戰役為淡水之役棉湖戰鬥

2月1日,东征革命军开始行动,左翼軍為滇軍杨希闵、中路軍為桂軍刘震寰、右翼軍為黃埔軍校與粵軍的混編部隊。國民革命军的作战计划,是以左路滇军吸引粤军中、右两路的进攻,而以右路校军击破粤军左路,沿海岸线推进至潮汕。在東征軍進軍中,左翼與中路軍並未接敵,且進軍緩慢,戰爭主要為右翼軍進行。東征軍在2月9日攻佔东莞、10日陷平湖、11日陷深圳,控制广九铁路沿线。在2月14日進軍到東江的門戶淡水城。

陈炯明的计划,是先以左路击破黃埔軍校學生編制的右路,之后“一战而下广州”。此役右翼軍有以黃埔軍校畢業生配屬的教導第一團與教導第二團,總數約3,000人。[2]此外的配屬兵力還有第二期學生總隊炮兵營、工兵隊、錙重隊,與第三期入伍生第三營,總和約在4,000人以內。另外還有粵軍第2師、粵軍第7旅,這些兵力總和約有1萬人。右翼軍的黃埔軍校部隊由蘇聯教官率領,指揮官為加伦将军及校长兼總教官蒋中正、党代表廖仲恺、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指挥。

陳炯明所控制的救粵軍總數約有7萬人,對抗右翼軍投入了由林虎率領救粵軍第一軍(東路軍),總和戰力約2萬人。

救粵軍在兵力總數上占有優勢,但是東征右翼軍有远强于粤军的火炮。当时的香港报刊曾如是说:

此次东江粤孙两军之战,换言之,即粤军与中俄两国共产党之战也……(孙军装备的)此种大炮共有二十八尊,所配弹药由夥,口径为九生半,且属快炮一类。而粤军所用者为七生半,口径相差二生,故威力较逊,每次战争均为炮火所迫,不得不退。

但後世考證,東征軍使用蘇聯提供給的火炮為日俄戰爭繳獲的日製三一式速射山炮,雙方在火力對比並無顯著差距。

淡水之役编辑

不過一個月,粵軍第一次東征攻克東莞石龍平湖深圳淡水平山海豐,直搗梅縣[3]:10。2月13日,黃埔軍校教導一、二團佔領據點,校军兵临淡水城下。同日,粤军左路前锋数百人进驻淡水。淡水系惠阳县重镇,城高壕深,周围地形开阔,可谓易守难攻。14日,救粵軍反攻,戰鬥正式展開。蒋中正召集军事会议,决定以校军组织敢死队担负责攻城,校军官兵随即踊跃报名。校军选出了10名军官(其中8人为中共党员)和210名士兵,周恩来亲自向他们做政治报告,要求他们为革命献身。

15日上午6點。敢死隊在炮兵營的掩護下攻城。砲兵營營長陳誠指揮的炮擊壓制住城牆守軍,敢死隊隨即往淡水城突入,在上午7點,由教導第一團第二營第四連黨代表鄭洞國首先登上城牆突入救粵軍防線。救粵軍在防線遭破後隨即潰退敗逃平山,教導第一團攻入淡水城後,清點戰果獲得五百九十餘支步槍、機槍五挺、子彈數萬,俘虜700餘人。[4]

淡水戰鬥後右路軍繼續推進至平山,於2月20日和東路軍司令洪兆麟部隊交戰。25日,粤军发动反攻,在三多祝击败右路軍。26日凌晨,右路軍以夜襲攻入洪兆麟指揮所,東路軍主將洪兆麟與葉舉雖然成功逃脫,但也導致指揮癱瘓。2月27日右路軍逼近陳炯明故鄉海豐縣,由於陳炯明在前一天已經潛逃香港,救粵軍與主帥失聯的狀況下意失去戰意,2月29日棄守海豐縣城,右路軍在沒有組織性抵抗下繼續東進,在3月3日至3月7日間佔領寧、揭陽、潮安、汕頭。

棉湖之役编辑

 
何应钦和苏联顾问在东征途中合影

東征軍右路軍再拿下汕頭後,揮軍廣東北部。3月12日凌晨,黃埔軍校教導第一團與救粵軍林虎一部相遇,兩軍交戰於棉湖。教導團一團團長何應欽與林虎軍激戰至次日,之後教導第二團團長錢大鈞鯉湖趕來增援,林虎軍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敗逃。3月12日,孫中山於北京逝世,蔣在軍中發哀告全軍將士書,回廣州祭奠,並整理校務[3]:10

戰役之後,蔣介石曾評論:「棉湖一役,以教導團千餘之眾,禦萬餘精悍之敵,其危實甚;萬一慘敗,不惟總理手創之黨軍盡殲,廣東革命策源地,亦不可復保。」[5]

棉湖取勝之後,國民革命軍繼續推進,攻克了河婆、17日陷五華,並在21日佔領了興寧縣城。期间,东征军缴获了楊希閔刘震寰林虎陈炯明暗通款曲、交换情报的密电。[6]:159至此,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不足万人的右路東征军便击败了击溃了三路粤军。

至3月下旬,粤军林虎部退入赣南,叶举、洪兆麟部退入闽南,杨坤如则仍在坚守惠州。由于陈炯明提倡联省自治,赣督方本仁、闽督周荫人皆愿与他合作,遂为粤军提供休整之处。

同日,胡漢民電知革命軍孫中山已在12日於北京逝世。蔣见粤军主力已退出广东,立即在軍中發哀告全軍將士書,回廣州祭奠,並整理校務。[7]後於7月1日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改组为国民政府

兩次東江戰役的間期编辑

 
黄埔军校里的"讨逆"(杨刘兵变)宣传办公室
 
国民革命军在广州石井桥战胜了杨刘军的残部

6月,滇軍楊希閔、桂軍劉震寰發動叛變,蔣奉命令兼任廣州衛戍司令,東征軍右路軍迫於後方變故,放棄剛戰勝收復的縣城西返,黃埔教導團由東江反攻廣州,粵軍則由廣九鐵路反攻。6月5日,大元帅府免去二人的滇、桂军司令之职,下令各部重夺广州。廣州國民政府蔣為總指揮。楊希閔在反叛廣州國民政府時,並沒有讓建國滇軍屬下完全得知,因此起事後,建國滇軍第三軍軍長胡思舜與建國滇軍第二師師長廖行超藉故拖延布署,導致楊希閔無法善用其兵力優勢建構防禦線,而是選擇在廣九鐵路一線與石龍和國民革命軍決戰。

6月初,粵軍與黃埔軍校教導團組成的聯軍開始攻入廣州,6月12日,國民革命軍以炮擊擊斃在廣州瘦狗嶺布防滇軍第一師師長趙成梁,主力部下戰死的楊希閔無力再戰,當天由陳廉伯協助從沙面島遁逃香港。失去主將的滇軍在6月13日全數投降,遭國民革命軍繳械或改編。但由於滇軍士兵素質太差,因此被保留士兵的主要是在廣東才招募的粵民或是桂系部隊。滇桂聯軍被擊潰除了提升國民政府的聲譽外,實質利益是既往被楊希閔把持的廣州菸賭稅回歸廣州省政府徵收,改善廣東財政。

同日,国民党中执委决定将大元帅府改组为“国民政府”、将麾下各军编为“国民革命军”。7月,軍事委員會成立,蔣為委員,建議革命六大計劃[3]:10。7月1日,以实行“打倒列强、除军阀”、实行“国民革命”为目标的国民政府建立,汪兆铭出任主席,与胡汉民、谭延闿、许崇智、林森同任常务委员。6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成立,汪兆铭任主席,胡汉民、伍朝枢、廖仲恺、谭延闿、许崇智、蒋中正任委员,建議革命六大計劃。8月26日,军事委员会将各部整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一、二、三、四、五军,由蒋中正、谭延闿、朱培德、李济深、李福林分任军长。各军仿照苏联红军,均设立政治部和党代表。國民革命軍至此诞生。

8月,廖仲愷遇害,人心激憤,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特別委員會,任命蔣為委員,負責政治軍事及警察全權,處理廖仲愷案,平定時局[3]:10。國民革命軍改為國民革命軍第一軍,蔣任軍長[3]:10

在此期间,退入赣、闽的粤军补充饷械,逐渐恢复了軍備。他们趁國民軍的撤退重新入粤,重新佔領了梅州、潮州、惠州一带的大片土地。陈炯明更得到港英政府帮助,获300万发子弹支援。1925年9月16日,陈炯明坐镇香港,开始策划反攻事宜。

第二次東江戰役编辑

 
國民革命軍第一軍砲兵營部份官兵與蘇聯軍事顧問(前排右四)在惠州城北門外合影
 
第二次东征途中的苏联顾问
 
1925年底黄埔军校在长洲岛万松岭修建的“东征阵亡将士墓”

第二次東江戰役,国民政府方面称为第二次东征,時間從1925年9月至12月。1925年9月,陳炯明再次於集結,與廣東革命政府軍衝突。其中最具關鍵性的戰役為「惠州之役」。因惠州城三面環水,易守難攻,夙有「嶺南天險」之稱,此時惠州城由陳炯明手下的楊坤如防守。

1925年9月,蔣奉命為東征軍總指揮[3]:10。汪兆铭为党代表、周恩来为政治部主任,将第一、第四军近3万人编为三个纵队,分由何应钦、李济深、程潜指挥。

10月,第二次東征,首克惠州城,連戰皆捷,東江大定[3]:10。10月9日,東征軍進攻惠州城,雙方激戰至次日中午,東征軍最終攻破惠州城。蔣介石戰役之後評論:「名城雖克,實不能償本校精華之損失也。」

惠州失守后,粤军大势已去。之後國民政府將東征軍為三個縱隊:第一縱隊出海豐、第二縱隊出紫金、第三縱隊出河源。國民革命軍快速推进,于20日陷河源、22日陷海丰。

27日,蒋中正率第一军第三师,在五华县华阳附近与粤军林虎部突然遭遇。粤军已在此构筑了坚固的工事,虽奋勇攻击,将猝不及防的東征軍第三师彻底击溃,击毙其团长、副团长、连长等军官8人、党代表8人。在一片慌乱中,敌第三师代理师长陈赓背着蒋中正渡河逃命。这是粤军在東江戰役战争中的最后一场胜利。

至10月底、11月初,東征軍第一縱隊攻佔潮、汕,第二縱隊進佔饒平,第三縱隊佔領五華興寧梅縣大埔。11月1日,重整旗鼓的蔣軍再次进攻,10月30日击溃林虎部,俘虏4000余人。11月1日,洪兆麟部惨败于河婆,洪腿部中弹,部队丧失战斗力。11月6日,汕头失守。7日,粤闽边境的饶平易手,洪兆麟、林虎率残余粤军全部退往闽南。

11月7日,国民革命军与苏联顾问在汕头举行了庆祝俄国十月革命五周年纪念日的集会。会上,蒋中正发表演说[8]:212

我们应该庆祝这个纪念日,因为俄国革命的成功,即是中国革命的成功。如果俄国革命失败了,我们今日便不可能有这个革命。让我们欢呼:“俄国革命成功万岁!”“中国革命成功万岁!”“世界革命成功万岁!”“汕头人民万岁!

12月,蔣凱旋廣州[3]:11

粵西戰役编辑

 
親国民政府工會的“打倒邓本殷”宣传画

粤东的战事已经全部结束。但在海南岛和粤西,还有粤军的势力。他们的指挥官是粤军将领邓本殷。邓本是陈炯明的部属。1922年6月陈炯明驱逐孙文后,委任邓为琼崖善后处长。1923年1月,广州易手,邓本殷遂趁势联合高州、雷州、罗定、阳江、钦州、廉州、琼崖诸军,自任“南路八属联军总司令”,成为一独立于陈炯明之外的势力。東征軍在攻勢過程中,鄧本殷統率八屬聯軍從粵西圖襲擊廣州。

1925年10月24日,國民革命軍与李宗仁、白崇禧的桂军联手攻邓。此戰役被稱為國民革命軍的南征。邓军节节败退。30日,开平易手。31日,台山易手。11月2日,恩平城破。7日,阳江陷落。12日,高州易手。15日,罗定不守。至21日,化州易手。30日,廉州陷落。12月7日,桂军攻陷钦州。至此,邓军全线崩溃,残部撤往海南岛。

國民政府先以第四軍第十師師長陳銘樞出兵南伐,再以李济深为南征军总指挥,命其率国民党第四军两个师渡海攻岛。1926年1月17日,國民革命軍乘军舰横渡琼州海峡,于琼东北海岸的新榄港登陆。邓军反登陆作战失败,在敌方猛烈的炮火下纷纷溃退。22日,琼山县城易手。邓本殷见大势已去,遂抛下军队,乘日本军舰流亡越南。至2月中旬,海南岛的残余邓军彻底覆灭,广东境内最后一支反对国共两党的粤军被消灭。

兩廣統一编辑

第一次東江戰役結束之後,原中華民國陸海軍大元帥大本營於1925年7月1日改組為國民政府,並於8月整編各部為國民革命軍。1926年1月26日,國民政府由譚延闓汪兆銘廣西李宗仁黃紹竑梧州會面,對兩廣統一事宜作初步商談。2月24日,國民政府成立了兩廣統一委員會,並於3月15日確定了兩廣統一的方案,廣西政治、軍事及財政均置於國民政府直接管轄之下。3月24日,軍事委員會改編廣西軍隊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任命李宗仁為軍長,兩廣統一遂告完全實現。6月1日,国民党任命黄绍竑为广西省主席。

參見编辑

參考编辑

  1. ^ 中華百科全書 東征之役
  2. ^ 中華民國陸軍軍官學校 棉湖之役(民國十四年三月十二至十三日)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4. ^ 第一次东征,陈诚是怎样帮助何应钦转败为胜的?
  5. ^ 熊宗仁. 《一級上將何應欽》. 
  6. ^ 刘红. 《蒋介石全传1》 第一版. 北京: 团结出版社. 2017. ISBN 9787412660206. 
  7.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年表,第10頁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8. ^ 宋其蕤、冯粤松,《广州军事史》下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