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山撫番

開山撫番,意指清廷自1874年牡丹社事件之後,在清治台灣之周邊地區推行的政策,內容包含積極進入臺灣後山(含括今中部山區、東部的花蓮縣台東縣,以及屏東枋寮以南的地區)和討伐並招撫當地原住民政權(清作「生番」),由臺灣海防欽差大臣沈葆禎首開其端,後由臺灣巡撫劉銘傳延續。[1]:98-100

政策內容编辑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開山编辑

沈葆楨欽差期間,除奏請增設臺北府,以平衡南北地位的失調外,也亟思改善臺灣前山、後山的地形阻隔、交通困難的問題。他認為開山、撫番須同時進行,並要積極開發後山地區,以免為外人所佔。因此他急於打通前後山聯絡通道,分北路中路南路同時進行;北路由噶瑪蘭廳蘇澳花蓮奇萊,共計205里、中路由彰化林圮埔花蓮璞石閣,共計265里、南路由屏東射寮台東卑南,共計214里,而中路即是三路中至今僅存,被列為國定古蹟八通關古道[2][3]

撫番编辑

沈葆楨增加行政區域,以入侵台灣原住民領域(生番),將埔里地區單獨設立埔裏社廳,改「北路撫民理番同知」為「中路撫民理番同知」,移駐埔里。另在後山地區設置卑南廳,移「南路撫民理番同知」駐守。所謂的“撫番”即是有計畫強取各項資源以及加速推動“生番”漢化作業。其所擬定的計畫包括選土目、查番戶、定番業、通番言、禁仇殺、設番學、修道路、易冠服等。他在計劃開山深入山地之時,道路所經之處,隨時隨地招撫當地“番社”,強迫使其接受漢化,脅迫其放棄以武力抗爭(出草)來守護領域,若有不服招撫而抵抗者,便以強大武力征服、侵略和摧毀部落,致原住民反彈激烈[2][3];其間先後發生誘殺阿美族菁英的大港口事件[4]、與消滅撒奇萊雅族噶瑪蘭族加禮宛戰役屠殺事件[5],又凌遲處死赴營請降的族長古穆·巴力克(Komod Pazik)、並當眾慘殺其夫人伊婕·卡娜蕭(Icep Kanasaw),花東二族在抵抗清軍的持續入侵中幾近滅絕[6]

廢除渡臺禁令编辑

沈葆楨認為若要徹底落實「開山撫番」工作,並增墾平地與利用各項資源,則必須將過去限制漢人攜眷入島、禁止漢人偷渡渡臺禁令以及禁止漢人進入山地、禁止漢人原住民女子為妻等禁令加以解除,藉以引進多數漢人來加速推進及鞏固其政策目標,因此沈葆楨於1875年2月奏准解除對台灣的一切禁令。[2][7][8]

擴大撫番编辑

清法戰爭期間1884–1885年法軍侵台,清廷警覺台灣在海防的重要性,1885年台灣建省,劉銘傳為台灣巡撫,以防務、軍政、清賦、撫番四項為新政。由於經費短絀,故新政以擴大「撫番」以掠奪山林資源以及樟腦利益獨佔為首要,招民移墾開發森林資源,建立在掠奪臺灣原住民族領土和征服之上。[9]著手漢化原住民的工作,於台北設番學堂,贈與衣食、教算術漢文官話臺語及漢人生活模式。[10]

劉銘傳與地方巨商,為掠奪山林資源、壟斷樟腦獨佔利益(劉銘傳在奏摺中自稱為「伐木裕餉」),由地方巨商向政府官員捐輸買官、提供民勇人丁,官員發動戰爭劫掠搶取更深山原住民族群的土地,租給地方巨商招募民工腦丁入墾山林,所得再租稅裕餉,如此循環,自1886年起七年間持續發動一連串大嵙崁戰役以帝國優勢現代武力征伐今大溪、三峽、復興、烏來等地的泰雅部落,[9]許多臺灣原住民部落不是被「破庄滅族」、「喪身滅社」,就是逃離原本的活動領域,往深山遷徙,然後將漢人移往臺灣原住民區域開墾,剝奪原住民生存空間,也導致原漢關係的緊張不斷。經過原住民的抵禦,大多部落仍未讓清軍輕易佔領,因此最終仍無法撼動臺灣高山族之傳統政權。[11][2][12][13][3][14]

臺東直隸州最後一任知州胡傳胡適之父)曾對劉銘傳的“開山撫番”留下如此評語[15]

參考文獻编辑

  1. ^ 溫, 振華. 《臺灣原住民史.政策篇(清治時期)》. 南投縣: 國史館臺灣文獻館. 2007. ISBN 9789860115611 (中文(臺灣)). 
  2. ^ 2.0 2.1 2.2 2.3 開山撫番. nrch.culture.tw.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06). 
  3. ^ 3.0 3.1 3.2 專題演講:晚清後山的開發 (PDF). archive.is. 2017-03-21 [2017-03-2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3-21). 
  4. ^ 吳明季、楊秀隆. 《記憶中通往桃花源的路》. 台灣: 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奇美部落. 2019年5月5日 [2020年10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5日). 
  5. ^ 康培德; 李宜憲; 陳俊男. 《加禮宛事件》 初版. 台灣: 原住民委員會. 2015年12月. ISBN 9789860468502. 
  6. ^ 奇萊平原上的巨大茄苳樹:撒奇萊雅族人的生命與毀滅之歌. Mata Taiwan. 2013-10-02 [2017-02-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2-05). 
  7. ^ 第二節沈葆楨的開山撫番
  8. ^ 潘繼道. 晚清「開山撫番」與臺灣後山太魯閣族群勢力之變遷 (9): 49–70. 2003-09-01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9. ^ 9.0 9.1 傅琪貽(藤井志津枝). 《大嵙崁事件》 (PDF). 原住民族重大歷史事件系列叢書(五). 原住民族委員會. 2019年5月 [2021-06-25]. ISBN 978986059088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25). 
  10. ^ 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期刊管理 - 原住民族文獻會網站. ihc.apc.gov.tw. 2014-04-21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2). 
  11. ^ 清末台灣的「開山撫番」戰爭__臺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 ndltd.ncl.edu.tw.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12. ^ 中研院民族所數位典藏. c.ianthro.tw.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1) (英语). 
  13. ^ NCHU 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CRIS: 晚清台灣開山「撫番」政策(1874-1895). 2017-03-21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1). 
  14. ^ 何易達. 晚清臺灣"開山撫番"與建省財政及樟腦,茶生產之探討(1885-1895年). 2013-01-01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4) (中文). 
  15. ^ 2016愛詩網徵文活動. [2017-03-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21). 
  • David Pong(龐百騰)著,陳俱譯:《沈葆楨評傳——中國近代化的嘗試》(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
  • 溫振華著,《臺灣原住民史.政策篇(清治時期)》,(南投:國史館臺灣文獻館,2007)。

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