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癣

(重定向自香港腳

足癬Tinea pedis)是由皮癣菌感染足部皮肤导致的皮癣菌病 [2]。足癣是用于诊断的医学术语,其ICD-10分类代码为B35.3 [3]。在华语地区,脚气是家喻户晓的俗称;在英国、香港、台湾、新加坡俗称香港脚[4] [5] 在美国则有一个更加响亮的俗称:运动员脚[5] 足癣被戏称为真菌“对现代文明社会的一个惩罚”,因为它好发于摔跤运动员、高尔夫球手、大学生、军官。这些人常常穿着上好的鞋袜,让足部长期处于一个温暖潮湿的环境,从而招致真菌感染。[5] 全球約15%的人口感染足癬[2],男性較多,以青壯年比例較高[6]。多数患者除了脚趾间的表皮鳞屑外,并无主观不适症状。但部分患者可能有糜烂、红肿,伴随局部难忍刺痒的与难闻的气味。绝大多数患者不需要看医生就知道自己患上足癣。[7] 足癣的治疗方法可谓五花八门,首选的治疗是各种非处方(OTC)抗真菌药膏,效果不好则需使用处方强度的药膏,少数患者甚至需要口服抗真菌药。[7] 尽管有这么多抗真菌药可供选择,但社会上还是存在多种偏方、验方等替代治疗措施。因为有些足癣的确十分顽固,很多患者则反复发作,真可谓挥之不去。足癣是高度传染性疾病,如果不及时治疗,不但引起自身其它部位感染,如甲癣、手癣、股癣等,还会传播给其它人,如家人、同学、朋友、同事等。[6] 及时发现足癣、及时治愈足癣,争当一个有良心、有道德的模范公民。因此,足癣的治疗是一个系统工程。[8]

足癬
同义词ringworm of the foot,[1] moccasin foot[2]
FeetFungal.JPG
足癬 Tinea pedis
类型體癬, foot disease[*], 皮膚病
分类和外部资源
醫學專科感染科
ICD-10B35.3
ICD-9-CM110.4
DiseasesDB13122
MedlinePlus000875
eMedicinederm/470
MeSHD014008

历史编辑

足癣是近代社会文明带来的皮肤传染病,首次报道足癬的人是英国皮肤病医师亚瑟·惠特菲尔德Arthur Whitfield英语Arthur Whitfield),他于1908年在《柳叶刀》发表了关于足癣的论文。[5] 此后又将足癣分为三个类型 [9],一直沿用至今。 而在1900年代之前,肆虐人类的皮癣菌病是儿童的头癣Favus英语Favus,俗称黄癣秃疮),主要的研究与治疗基地在法国,涌现了首批皮肤真菌学大师如大卫·格鲁比David Gruby英语David Gruby)、雷蒙德·萨布罗等。足癬在那个时代之前还是个罕見疾病。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间,英美在法国作战,很多英美軍人都患上了股癣(Tinea cruris),又称腹股沟痒 (Groin itch)或 Dhobi itch,同时这些军人患足癣、手癣。1916 年,兩名美國軍醫 Oliver Ormsby 和 James Mitchell 在《美國醫學會雜誌》發表文章,阐述軍人的手癬与足癬問題,认为与法國氣候較潮濕及長期穿軍靴又不能換襪有关。[5]

运动员脚由美国医师查尔斯·帕布斯特 (Charles Pabst)[10]于1928年提出,他指出当时全美應該有超過一千萬人患足癬,而當中 75% 没有意识到自己受到感染。當時美國人已经比较富裕,享用現代康體設施,帕布斯特指出在泳池、哥爾夫球會和體育會的更衣室,十之有九都有足癬。因为足癣是在這些設施中互相傳染,所以就叫作运动员脚。到了1930年代,很多愛到體育館锻炼的年輕人,特别是大学生都染上足癬,美國開始出現校园、社區范围的傳播。1931年《美國醫學會雜誌》一篇研究指,紐約州大約有一半成人染病,在加州和墨西哥邊境,情況更嚴重。1932年洛杉磯奧運会,醫學家还特制了消毒藥水供运动员足浴,以防運動員染病。[5] 因此,可以说,至1930年底,皮肤癣菌病完成了从头到脚的转移。

關於香港腳名稱的流傳眾說紛紜,各种网络版本的诠释更是无案可稽。幸好英国医学史家Homei博士对足癣的历史做了详实的考证,使得香港腳的词源得以正本清源。香港腳一词出现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英国军队在东南亚香港新加坡一带作战,官兵们染上了足癣。在香港染上的足癣叫香港脚,在新加坡染上的叫新加坡脚(Singapore foot),在上海染上的叫上海脚(Shanghai foot)。[5] 当时,当地的居民并不罹患足癣,一个原因是他们常常赤脚或他们的鞋袜透气性好,一个是这些地方还没有出现当时在美国的健身设施。

病因编辑

當皮膚一直保持在潮濕的狀況,表皮尤其是腳掌最容易孳生真菌,當真菌大量繁殖並入侵皮層,便誘發足癬。

腳掌潮濕的原因有很多,例如:腳掌容易出汗;洗澡後或游泳後,沒有確實把腳掌特別是趾縫擦乾;穿著包得很緊的鞋子如高筒運動鞋;穿著吸汗力差或透氣不佳的襪子;身處炎熱或潮濕的環境。

許多不同的皮癣菌都會感染足癬 [11],包括表皮癬菌毛癬菌屬小孢癬菌[6]。足癬一般是透過接觸感染部位或是碰觸環境中的癬菌傳播[11],像游泳池及沐浴間都是常見有癬菌的區域[12]。足癬也可能透過其他動物傳播[13]

临床表现编辑

按照临床表现,在Whitfield分型的基础上 [9],将足癣分为四个类型:慢性指间型足癣、慢性足底型足癣、急性溃疡性足癣和囊泡型足癣[11] [14]

1. 慢性趾间型足癣是指皮损局限在脚趾之间的皮癣菌病,最常见的部位是在第四和第五趾之间。[11] 非运动员的致病菌多为红色毛癣菌,患者除了趾间局部皮损外一般无瘙痒等主观症状。皮损主要是表皮鳞屑,可为多层鳞屑。如果足部长期处在潮湿环境或在水中浸泡,鳞屑会变软、发白。[15]

2. 急性溃疡型足癣也是皮损局限在脚趾之间的皮癣菌病,但通常发生在名副其实的运动员,多由下颔毛癣菌引起。患者有刺痛甚至烧灼感等症状。趾间皮肤红肿、软化、糜烂、皲裂或结痂,皮损境界清楚,周边有鳞屑。由于继发细菌感染患足会有难闻的气味。[15]

3. 慢性足底型足癣又称莫卡辛脚(Moccacin foot),皮损主要在足底及边缘,范围酷似莫卡辛鞋所覆盖的皮肤区域。因为致病菌多为红色毛癣菌,患者大多无主观症状。受损皮肤仅表现轻微红斑、表皮鳞屑,足底表面有粉状物覆盖,这些粉状物是破碎的过度角化的表皮。尤其在中年女性,最常见的受累部位是脚后跟,皮肤粗糙,感觉若砂纸,很难与牛皮癣、湿疹、老茧区别。[9] [11] 

4. 囊泡型足癣是由下颔毛癣菌引起的足部皮癣菌病,通常发生在脚底皮肤。其特征是在红肿皮损的基础上突然出现发痒的水泡和囊泡。[8] 按照定义,囊泡小于5–10 mm,大泡大于5–10 mm。这种脚癣亚型通常并发化脓性链球菌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15]

诊断编辑

绝大多数患者不需要看医生就知道自己患上足癣。[7] 医生一般依据症狀及體徵進行診斷,也可以用微生物培養英语Microbial_culture,或是用顯微鏡觀察菌絲判斷[6]

治疗编辑

一般使用抗真菌药,如咪康唑(miconazole)、伊曲康唑(itraconazole)、特比萘芬(又称兰美抒,terbinafine)等治疗;另外局部外用角质溶解剂如水杨酸。外用药很多时候不能彻底治愈足癣,特别是很多病人把瘙痒减轻误以为治愈,自行停止用药。治疗期间,病人换下来的袜子、内衣和床上用品应用热水(60℃以上)烫洗,以减少传染可能。[16]

預防编辑

足癬感染最容易在黑暗温暖潮湿的环境中发生。所以,当心公共更衣室等消毒不良的场合、勤换洗鞋袜、改穿透气性好的鞋子或排汗機能襪等都有利于防止足癣。 預防方法就是盡量避免在公共澡堂行走時光著腳、不讓腳指甲過長、穿合腳的鞋子並每天更換襪子[6][13]。一旦感染後,雙腳需保持乾燥而且穿著涼鞋對疾病的治療是有幫助的[11]

参考文献编辑

  1. ^ Bolognia, Jean; Jorizzo, Joseph L; Rapini, Ronald P. Dermatology. St. Louis, Mo.: Mosby/Elsevier. 2008: 1135. ISBN 978-1-4160-2999-1. OCLC 212399895 (英语). 
  2. ^ 2.0 2.1 2.2 Bell-Syer, Sally E. M.; Khan, Sameena M.; Torgerson, David J. Oral treatments for fungal infections of the skin of the foot. The Cochrane Database of Systematic Reviews. 2012-10-17, 10: CD003584. ISSN 1469-493X. PMC 7144818. PMID 23076898. doi:10.1002/14651858.CD003584.pub2. 
  3. ^ ICD-10 Version:2015. 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10th Revision (ICD-10)-2015-WHO Version for 2015. 
  4. ^ 卓健醫療. 香港腳. [2020-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7).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Homei, A.; Worboys, M. Fungal Disease in Britain and the United States 1850-2000: Mycoses and Modernity. Springer. 2013-11-11: 44. ISBN 978-1-137-37702-9 (英语). 
  6. ^ 6.0 6.1 6.2 6.3 6.4 Kaushik, Neha; Pujalte, George G. A.; Reese, Stephanie T. Superficial Fungal Infections. Primary Care. 2015-12, 42 (4): 501–516. ISSN 1558-299X. PMID 26612371. doi:10.1016/j.pop.2015.08.004. 
  7. ^ 7.0 7.1 7.2 Denise M. Aaron. Tinea Pedis (Athlete's Foot). 
  8. ^ 8.0 8.1 Moriarty, Blaithin; Hay, Roderick; Morris-Jones, Rachael. The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of tinea. BMJ (Clinical research ed.). 2012-07-10, 345: e4380. ISSN 1756-1833. PMID 22782730. doi:10.1136/bmj.e4380. 
  9. ^ 9.0 9.1 9.2 Whitfield, Arthur (1921). A handbook of skin diseases and their treatment (2nd ed.). London: Edward Arnold.. 
  10. ^ 纽约时报. CHARLES F. PABST, HEALTH CRUSADER. April 16, 1971, Page40.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Hygiene-related Diseases. CDC. December 24, 2009 [24 Jan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30). 
  12. ^ Hawkins, Danielle M.; Smidt, Aimee C. Superficial fungal infections in children. Pediatr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014-04, 61 (2): 443–455. ISSN 1557-8240. PMID 24636655. doi:10.1016/j.pcl.2013.12.003. 
  13. ^ 13.0 13.1 People at Risk for Ringworm. CDC. December 6, 2015 [2016-06-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07). 
  14. ^ Symptoms of Ringworm. CDC. December 6, 2015 [24 January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0). 
  15. ^ 15.0 15.1 15.2 Tiougan, BE; Mancini, AJ; Mandell, JA; Cohen, DE; Sanchez, MR. Skin conditions in figure skaters, ice-hockey players and speed skaters: part II – cold-induced, infectious and inflammatory dermatoses". Sports Medicine. 2011, 41 (11): 967–984. doi:10.2165/11592190-000000000-00000. PMID 21985216. S2CID 20771331. 
  16. ^ Ghannoum, Mahmoud; Perfect, John R. Antifungal Therapy. CRC Press. 2016-04-19: 258. ISBN 978-0-8493-8786-9 (英语). 

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