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英国SP17射手驅逐戰車,因车内空间原因,驾驶座在固定开放式炮塔后部,正常行驶时火炮向后,被戏称为“倒开”的坦克歼击车
雲豹裝甲車的火砲型

坦克殲擊車猎坦克,為裝甲戰鬥車輛的一種,分別爲對英語Tank destroyer德語Jagdpanzer的中文直譯。而原创国德国语境中则细分有轻装甲的Panzerjäger(装甲猎车),和重装甲的Jagdpanzer(猎坦克),后者如Jagdpanther(猎豹)和Jagdtiger(猎虎);英语则将这两者统一归类为Tank destroyer。臺灣稱之爲驅逐战车,此名来自日语英語Tank destroyer的翻译,日语将“destroy(er)”译为“驱逐(舰/车)”。

簡介编辑

反坦克火箭反坦克导弹尚未開發的時候,面對重裝甲的坦克僅能依靠大口徑反坦克炮進行摧毀,但是拖曳式反坦克炮的運動性無法有效跟隨機械化部隊的作戰協調,因此武器工程師設法將大口徑反坦克炮搬上裝甲車輛上,使得反坦克炮也可以跟隨機械化部隊執行機動作戰,作戰主要目的是「專門對付敵方的坦克」,因而稱為「Tank destroyer」。

但是對於擊毀坦克的方式各國有著不同想法,必须在火力、装甲和机动力三者上做出取舍,因此驅逐戰車的設計出現了几種不同的概念:

原始的主流概念源自德国自“闪电战”发展出的“装甲猎车”/Panzerjäger,应对在入侵法国战役的进攻中遭遇的大量法国FT-17雷诺坦克。使用与坦克相同的底盘,牺牲装甲以加强火力,而保持机动力使這類戰鬥車輛也可以跟隨機械化部隊執行機動作戰;同时除火炮与炮塔部分外,车体诸多的繁杂零件与对应的坦克相同,简化了后勤的零件供应,驾驶相应坦克的车手也无需专门训练很容易就能操作此类坦克歼击车并进行简单维修。美国利用M4雪曼坦克底盘的M10狼獾M36坦克歼击车,苏联利用T-34坦克底盘的SU-85SU-100坦克歼击车亦采用这种概念。這類戰鬥車輛為了承擔後座力以及加大戰鬥室以容納反坦克炮的復制機長度故多數使用無炮塔設計,這類設計亦普遍被二戰參戰國家(包含二戰末期的美國)所接受。除此之外因為撤銷了炮塔的設計因此在製造以及成本上也比普通坦克來的低廉,在二戰中也成為部份缺乏足夠坦克之國家的最佳代用品。实战中跟随坦克一同进攻,但位于战线较后,利用其威力更大的火炮对冲锋在前的坦克提供直接反坦克火力支援(对于反步兵和反工事的火力支援则发展出“突击坦克”/“突击炮”/Sturmpanzer)。

随着战事越来越激烈,德国必须要在转入防御中面对苏联的T-34钢铁洪流,演化出“猎坦克”/Jagdpanzer,以正面對決為設計核心,加强火力和装甲,牺牲机动力,因此設計了比同等坦克厚重的裝甲以及大口徑反坦克炮。這類戰鬥車輛因属重型、超重型,造价高昂产量极为有限。並且大多因為厚重裝甲而使機動性降低,由於無炮塔設計因此射擊角度受限極大,相對適合防禦作戰而不適合攻勢作戰。

美國的“巡洋舰”式的驅逐戰車在思想上則是被1930年代的步兵戰術給制約。由於一開始的目標選擇只限制在驅逐支援步兵作戰的坦克,所以增强机动力,牺牲火力和装甲。美國裝甲兵軍官對驅逐戰車的要求是重視搜索以及速度,搜索以提早取得敵人位置,以速度繞過坦克的厚重裝甲進而打擊其脆弱地區;這類需求制定直到美國參予二戰時仍未修改,因此美國驅逐戰車的特點除了為了方便搜索而設計的開放式炮塔外,其火力以及體積上有著中型坦克標準以上,但速度與裝甲卻有著轻型坦克的等級以達到高速迂迴作戰的作戰思想。原计划脱离速度较慢的坦克部队独立作战。由此开发出连底盘全新设计,被指揮官安德魯·戴維斯·布魯斯中校称为“巡洋舰”风格,更确切地说颇具“牛仔”风格的M18地獄貓坦克歼击车。指揮官雖然滿意這武器,但其76毫米M1戰車炮(药室容量140立方寸为M 10狼獾使用的同口径M7炮200立方寸的70%)無法對1944年西線的納粹重戰車構成傷害,前線官兵希望有更大口徑的火炮,最终原本近9000辆的生产计划缩水至2000余辆。

随着战场实战检验,遲至二戰後期,即便是正规的30吨M4、30吨的T34,与44吨的豹式直接交换比也仅约4:1(M4,T34承担了更多的反步兵和反工事任务),為了對付德國齊格菲防線的堅固碉堡以及德軍重型戰車,美國才開始採用“装甲猎车”概念,利用M4坦克底盘搭载76毫米甚至90毫米重炮,成为M10狼獾M36坦克歼击车(此时英国已绞尽脑汁终于将具有300立方寸药室的76毫米QF-17磅炮塞进自行设计的炮塔,装在M4底盘上成为“萤火虫”坦克)。虽然这些仓促改装的坦克歼击车与全新设计的M18地獄貓相比各种机械故障频发,但作为坦克部队的直接反坦克火力支援被大量生产和使用,总产量近9000辆,用掉约1/6的M4坦克底盘。同时美國亦注意到重裝甲無砲塔的“猎坦克”理念,製造了T28超重型坦克计划用於正面攻堅防線,最终因造价过高产量仅2辆,且开发过迟未投入战场。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由於成型裝藥無後座力炮的使用與反坦克导弹的出現,反坦克方式多样化,不一定需要龐大的體積安裝重型火炮亦有擊毀坦克可能。所以戰後的驅逐戰車大都走向美國風格小型化與高速化,装载轻型与减压反坦克炮成本便宜并可大量生產;与装载反坦克导弹、无座力炮或重型后膛装填迫击炮的裝甲運兵車步兵戰鬥車一度并存,最终這些多功能車輛以接近的装甲、破甲能力和机动速度,逐漸取代專業驅逐戰車的任務。

21世紀後各國現役的驅逐戰車幾乎已絕跡,但仍有若干輪式裝甲車輛加裝减压的上一代105mm反坦克主砲,形成一種輪式驅逐戰車,例如半人馬裝甲車,可以算是驅逐戰車概念的最後遺留。該類輪型戰鬥車輛因為本質是步兵裝甲車所以防護力較弱,一般仅需抵抗14.5mm穿甲弹;主砲虽无法与上一代坦克比拟,仍有对敌方中、轻装甲车辆构成威胁的火力,形成與原始驅逐戰車的戰術特性完全不同的新用途。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