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高仁厚(9世纪-886年),晚唐军将,效力于军阀西川节度使陈敬瑄,击败阡能韓秀升屈行從的叛军和与陈敬瑄为敌的東川节度使杨师立,随后被陈敬瑄任为东川节度使。但光启二年(886年),陈敬瑄对他产生疑心,将他袭杀。

高仁厚
出生 9世纪
唐朝
逝世 886年
唐朝
职业 唐朝将领、東川节度使

背景编辑

高仁厚家世不详,连《新唐书》本传也没有这方面的记载。但他刚从军时是在陈敬瑄帐下为神机营使。黄巢农民起义军攻陷长安迫使唐僖宗逃往西川军部成都时,中和元年(881年)六月,陈敬瑄从帐下号为“鵶儿”的五千精兵中拨出两千人给高仁厚指挥。[1]为防黄巢追赶僖宗,陈敬瑄命“鵶儿”北上。当时,很多流氓也逃离了长安,扰乱京兆地区人民的生活。高仁厚攻击他们,杀了几千人,安定了地方。[2]

讨伐阡能编辑

二年(882年),由于对陈敬瑄对西川的管理不满,爆发了农民反抗,最大的一支由阡能率领。阡能本邛州衙吏,因为误了公事,为避免遭到刑罚而出逃,聚众反抗。陈敬瑄最初派牙将楊行遷胡洪略莫匡時平叛,[1]但这些将领都很无能,为免责罚甚至杀良冒功。阡能不但占领了起事之地邛州,还进军蜀州。十一月,陈敬瑄派时任押牙的高仁厚为都招讨指挥使,率兵五百人接替楊行遷攻打阡能。[3]

高仁厚出发前一天,有个卖面的人从早上到中午多次出入营寨,巡逻者生疑抓住他讯问,果然是阡能派来的间谍,自称父母妻儿都被阡能扣押。高仁厚策反了他,让他回去告诉阡能高仁厚只有五百人,再秘密告诉阡能的部众:高尚书对你们没有恶意,只希望你们放弃支持阡能,高尚书会在你们的背上写“归顺”二字遣复旧业。次日,高仁厚发兵至双流,把截使白文现出迎,高仁厚看了一圈堑栅,怒责堑栅重复牢密,是白文现苟安养寇邀功,命引出斩之,监军一直求情,白文现才得免。高仁厚命平堑栅,只留五百兵守,其余兵都随身,又召诸寨兵,相继集合。阡能闻讯,遣罗浑擎于双流之西立五寨,伏兵千人于野桥箐。高仁厚探听后,围而不杀,派人脱下军装进入叛军中告谕,内容和之前对间谍说的一样。叛军大喜,争相丢弃盔甲兵器投降下拜,高仁厚都抚谕之,在他们背上写字,命他们回去告知寨中未降者,寨中馀众争相出降。罗浑擎狼狈越堑而逃,被部下抓住见高仁厚,高仁厚说:“这愚夫不足与语。”械送成都,命焚五寨及其甲兵,惟留旗帜,收降的有四千人。第二天,高仁厚以降卒为前部,以示没有虐待他们,让他们经过穿口、新津寨下,以背上字告谕其他犹豫未降者;取罗浑擎旗倒系,以五十人为队,授以一旗,让他们在前面跑,扬旗疾呼:“罗浑擎已生擒,送至使府,大军将至。你们居寨中者赶紧像我一样出降,立即可以为良人,没事了!”到穿口,阡能盟友句胡僧所置十一寨中人争相出降。句胡僧大惊,拔剑阻拦,众人投瓦石击之,共擒之以献于高仁厚,其众五千多人皆降。次日,焚寨,如法炮制,行至新津,阡能盟友韩求所置十三寨皆迎降。韩求投深堑,部下用钩捞出,已死,斩其首以献。将士欲焚寨,高仁厚制止说:“降人都没吃饭。”下令先运出粮食,然后再焚寨。新降者争着做饭,与先降来告者一起吃,谈笑歌吹,终夜不绝。次日,高仁厚放双流、穿口降者先回家,使新津降者执旗前驱,说:“等进入邛州境,也可遣散归家了。”阡能盟友罗夫子置九寨于延贡,其众之前望见新津火光,已不眠。新津人到后,罗夫子脱身弃寨奔阡能,其众皆降。次日,罗夫子至阡能寨,共谋聚众决战,还未定计,黄昏时,延贡降者到了,阡能、罗夫子走马巡寨,欲出兵,众人皆不应。高仁厚引兵连夜相逼,次日,诸寨知大军已近,呼喊着争相出迎,擒阡能,阡能窘迫投井,被众人所擒,不死;又擒罗夫子,罗夫子自刭。众人拿着罗夫子首级,绑着阡能,驱之前迎官军,见高仁厚,拥马首大呼泣拜,称负冤日久,无所控诉,今日见高仁厚,如死而复生,欢呼不止。高仁厚又分遣诸将前去收降其他地方的叛寨。高仁厚出军才六天,五叛首皆平。[4]每攻下县镇,立即补镇遏使,使其安集户口。于是陈敬瑄枭韩求、罗夫子首于市,将阡能、罗浑擎、句胡僧钉在城西,七日后处死。[5]阡能谋主孔目官张荣写诗哀求高仁厚,高仁厚将其送成都,钉死于马市。此外没有多杀一人。因高仁厚平阡能有功,十二月,陈敬瑄任他为眉州防御使[3]僖宗御楼劳军,授高仁厚检校尚书左仆射、眉州刺史[2]

讨伐韓秀升、屈行從编辑

与此同时,陈敬瑄还要对付涪州刺史韓秀升、屈行從的农民變军,他们于同年十月在三峡地区起事。陈敬瑄派押牙莊夢蝶为峡路招讨指挥使平叛,但莊夢蝶战败,被迫退守忠州,东线江淮诸镇的补给线断绝,使唐僖宗的流亡朝廷资金匮乏,百姓食盐渐渐短缺。三年(883年)二月,陈敬瑄派高仁厚为西川行军司马,率三千兵攻打韩、屈,许诺事成后封他为东川节度使。三月,庄梦蝶与韩秀升、屈行从战,又败,败兵纷纷往回逃,地方官虽然慰谕,不可阻止。高仁厚于路遇到,叱止之,斩都虞候一人,令休整部伍。高仁厚召来耆老,问以山川蹊径及叛寨所据,高兴地说:“贼精兵都在船里,使老弱守寨,粮食皆在寨中,此所谓重战轻防,其败必矣!”于是扬兵江上,作欲渡河之状。叛军昼夜防备,遣兵挑战,高仁厚没有直接进攻,而是秘密派勇士千人拿着兵器和茎秆间道攻叛军寨,焚之。叛军望见,不及分兵往救,粮食皆毁,众心已动摇。高仁厚又招募善游者凿叛军船底,叛军的船相继沉没,叛军惶惑不能相救,高仁厚派兵在要路迎击并招降,叛军皆降。韩、屈的部众开始投降,他俩持剑攻击投降部众,结果被愤怒的部众抓住交给高仁厚。当高仁厚讯问他们反叛的原因时,被韩、屈指责唐宣宗死后朝政日非的大胆回答打动,他给他们好的食物,再将他们械送成都,他们就在那里被处决。[3]

讨伐杨师立编辑

陈敬瑄许诺让高仁厚当东川节度使的事被东川节度使杨师立得知。杨师立曾经是陈敬瑄的盟友,但已日渐为陈敬瑄因其弟近侍宦官田令孜的缘故得宠于僖宗而不满。田令孜认为杨师立会反对自己和陈敬瑄,决定先发制人。四年(884年)二月,他召杨师立回朝任位置很高却几无职权的右僕射。杨师立愤怒了,三月,传檄声言讨陈敬瑄、田令孜之罪,[6]出兵攻西川。[3]

僖宗下诏削杨师立官爵,任高仁厚为东川留后,以西川押牙楊茂言为行军副使,率兵五千讨伐杨师立。[4][7]五月,屯德阳,杨师立遣其将郑君雄张士安据鹿头关以拒之,二将坚壁不出。高仁厚在东川军部梓州周围建了十二座营寨,想拖垮东川军。相持四天后,鄭君雄、張士安在二更天夜袭城北副使寨,杨茂言率众弃寨逃跑,旁边很多寨的士兵也恐慌逃离。东川军合兵南攻中军,高仁厚闻之,大开寨门,设炬火照之,亲自率士卒为两翼伏在道路左右。东川军到了,见寨门开,不敢入而回转。高仁厚发伏兵击之,东川军皆狂奔,高仁厚追杀至城下,困其于壕中,斩获甚众而归。又念及弃寨逃跑次日论罪当诛的甚多,就秘密召孔目官张韶,谕道:“你赶紧遣步探子率数十人分道追逃跑者,以你的名义谕之:‘仆射幸好不出寨,都不知道,你们赶紧归来,次早如常集会,勿忧。’”张韶素为有名长者,众人相信他,至四更天都还寨,惟有杨茂言跑到张把才被追上。高仁厚听闻诸寨打更如故,喜道:“都回来了!”次日,诸将集会,以为高仁厚真的不知道,坐了很久,高仁厚对杨茂言说:“昨夜闻副使身先士卒,跑到张把,有这事吗?”杨茂言答:“昨夜闻贼攻中军,左右言仆射已去,才策马跟随,后来察觉是假消息,复还寨中。”高仁厚说:“仁厚与副使俱受命于天子,将兵讨贼,若仁厚先走,副使当叱我下马,行军法,代总军事,然后奏闻。现在副使已先逃跑,又行欺罔,理当如何?”杨茂言拱手说:“当死。”高仁厚说:“然!”命左右扶下,斩之,诸将股栗。高仁厚便召昨夜所俘虏数十人,释缚放归。郑君雄等闻之惧怕,说:“彼军法严整如是,自今兵不可复出矣!”张士安不敢复出,杨师立亲自督战,十战皆败。高仁厚陈兵鹿头关城下。郑君雄等全军出战,高仁厚设伏于陈后,诈败,郑君雄等追杀时,伏兵发作,郑君雄等大败遁还梓州。陈敬瑄发兵三千以助高仁厚军,进围梓州。[3]

但高仁厚的围城最初并不成功,久攻不下。六月,他将书信射入城中,告诉杨师立的部将们,他不想杀东川士兵,缓攻十日,只要他们送上杨师立的首级,都可以免罪,否则分兵为五,分昼夜以攻城,如果五日不下,四面俱进,必能破城。郑君雄于是与张士安发动兵变,以高仁厚书示杨师立说:“请以死谢众。”杨师立投水自杀。郑君雄率梓州投降。高仁厚入城,释放囚犯,赈济穷人,献杨师立首及其妻子于行在[8]他随后被任为剑南东川节度使。[9]

身亡编辑

但在光启二年(886年)三月,陈敬瑄对高仁厚起了疑心,欲除去他。高仁厚也不再和陈敬瑄通信。[2]恰在此时,被任为遂州刺史的郑君雄[10]攻占漢州,进军成都。陈敬瑄派部将李順之予以防御,李順之将郑君雄败杀。陈敬瑄借机调动維州茂州兵攻打高仁厚。羌兵击败高仁厚,将其斩杀。[9]唐昭宗继位后,讨伐陈敬瑄,于乾宁年间(894年 - 898年)追赠高仁厚为司徒[2]

后世影响编辑

明朝崇祯十二年(1639年),湖广佥事、监郧、襄诸军张克俭辅佐大学士督师杨嗣昌,忧新降士卒作乱,但杨嗣昌不以为意,说:“昔高仁厚六日降贼百万,擒阡能,监军为何露怯?”[11]

评价编辑

注释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