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敖氏

(重定向自鬬氏

若敖氏[1],又称若敖族[参考 1][参考 2]或若敖氏之族[2]。是活跃于春秋时期楚国芈姓家族,传统说法认为若敖氏祖先为楚国國君熊仪,若敖氏即是以他的諡号若敖为族称,然而新出文献却显示若敖氏是楚国远祖鬻熊之子侸叔的后裔[3][4]。在其内部又分鬬氏成氏两个支系。若敖族的成员鬬伯比鬬廉鬬祁鬬勃鬬穀於菟(子文)、鬬般成得臣成大心成嘉等人在楚武王楚庄王时代长期担任军政要职。經過楚莊王九年的若敖族之亂後,若敖族的地位迅速下降,但其後裔仍不时出现於春秋末期和战国的楚國政壇。

歷史编辑

早期编辑

若敖一族的祖先是於西周末至东周初年在位的楚君若敖。据《左傳》记载,若敖娶之女为妻,生鬬伯比。[5]鬬伯比和同胞兄弟鬬廉及族人鬬祁都是於楚武王时期为官,其中鬬祁更是担任令尹。

興起编辑

鬬伯比之子即為鬬穀於菟(子文)。在楚成王八年其族人鬬班除掉對楚王之母有野心的令尹子元之後,他便接任令尹之職。[6]子文是春秋時期楚國著名的政治人物,他上任之初就以自家的財產來資助楚國,後世稱之為“毀家紓難”。[7]在擔任令尹的二十餘年間曾兩去其職,也從不對此感到報怨。若敖族自子文開始世為令尹、司馬。

經過幾代人的經營,若敖族在楚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不但對令尹等職位有決定之權。如子文去職之後,就指定族人子玉(成得臣)為繼任人選。[8]面對當時另一大家族蒍氏成員蒍呂臣的質疑,[9]子文回應道:“我這樣做正是安定國家,子玉有大功而沒得高官,像他這樣的人才又有幾個?”[10]而且有自己的私人武裝若敖六卒,子玉在對晉國的戰爭中就以若敖六卒為中軍。[11]之後因為城濮之戰的失敗,子玉被迫自殺。令尹也改由蒍呂臣擔任,但實權仍在若敖族之手。[12]

與王室的矛盾编辑

楚成王想立長子商臣為嗣,當時的令尹鬬勃(子上)勸阻道:您現在還年輕,寵愛的女人又多,若早立太子將來又反悔的話,恐怕會引起內亂。楚國的國君向來是立小兒子,而且商臣為人殘忍,不宜立。成王並沒有聽從,仍坚持立商臣为太子[13]

後來到楚成王四十五年(公元前627年),晉國陽處父,子上領兵救援,和晉軍隔泜水相峙。陽處父擔心軍隊長期對峙會消耗過大,便派人向子上建議晉軍先後撤,楚軍再渡河進攻。不然的話,就由楚軍後後撤,晉軍來攻。子上意欲渡河,但被成大心勸退。於是子上便令楚軍後撤,讓晉軍渡河來戰,卻不料陽處父趁機宣揚說是楚軍逃走了。子上班師回國後,被太子商臣誣陷說是接受了晉國的賄賂才撤退的。於是被成王所殺。[14]

城濮之戰失敗後,令尹子玉自殺,司馬鬬宜申(子西)則貶為商公。後來子西偷入郢都被發現,於是再貶為工尹。商臣弒父即位後是為楚穆王,子西又聯合族人仲歸(子家)意欲謀弑穆王未遂被殺。[15]從此,若敖族和王室的關係變得緊張起來。

叛亂编辑

鬬克曾在楚成王三十八年(公元前634年)秦晉聯軍攻時被秦國俘虜,楚成王四十五年時(公元前627年),秦晉之間又發生殽之戰,鬬克便被放回國,以求與楚國交好。他在兩國結盟的過程中出力很大,最後卻沒有受到重用。[16]等到楚穆王去世後,其子楚莊王幼年初立之時,正逢令尹成嘉(子孔)和太師潘崇攻打舒姓諸侯國。鬬克就聯合求令尹而不得的公子燮作亂,他們先是加築郢都的城墻,在派人暗殺子孔不果後,又企圖將莊王挾持往商密。但兩人最終被廬戢梨和叔麋誘殺。[17]

楚莊王初年,工正蒍賈陰謀誣害令尹鬬般(子揚),導致鬬般被殺。使得司馬鬬椒(子越)成為了令尹,他自己則任司馬。[18]等到楚庄王九年(公元前605年),鬬椒又以若敖族的武裝囚殺蒍賈,並以烝野為基地,發動針對王室的進攻。叛乱最终遭到失敗,子越本人在叛乱中被杀,[19]其子苗賁皇則逃往晉國。事後,若敖族的大部分勢力都被消滅。[20]

倖存者编辑

叛乱之时,子文的孙子箴尹克黄正出使齐国,在回國的途中知道了叛亂失敗的消息,雖有隨從再三警告,但他仍以有君令在身為由回國復命,之後又自行請求主管法律的司敗拘禁他。莊王感嘆當年子文治國的功績,於是让克黄官复原职,并將他改名为“生”。[21]克黄的后代鬬棄疾鬬韋龜鬬成然鬬辛四代也都在楚為官,但地位明顯下降,鬬棄疾甚至只擔任位階較低的宫厩尹

後來在楚灵王十一年(公元前530年)时,楚灵王曾以若敖氏之余的理由将成虎杀害。[22]说明若敖氏之乱时,成氏也有人幸存。

春秋後期编辑

若敖族失势后,楚莊王、楚共王楚康王三代先後重用蒍氏和公室成員。楚郟敖四年(前541年),楚共王次子公子圍弒侄奪位,是為楚靈王。[23]靈王是名殘暴的君主,他早在任令尹期间就曾殺大司馬蒍掩,盡取其室。[24]刚即位就先後奪去鬬韋龜、鬬成然父子和薳居的田邑,之後又以若敖之餘的理由殺成熊。[25]於是鬬成然、薳居、許圍、蔡洧及楚共王其餘的三個兒子公子比公子黑肱公子棄疾聯合起來反抗楚靈王的統治。他最終也在逃亡中自殺,[26]其位則最終落入公子棄疾之手。

公子棄疾即楚平王,平王即位後,鬬成然也因功官居令尹。但其自恃有功,不知有度。又與養氏家族結黨營私,貪得無厭。他的行為令平王非常不滿,結果被殺。因念及若敖族以前的功勞,他本人也有佐立之功,便將其子鬬辛封於鄖。[27]

楚昭王十年,吳國大舉攻楚。楚昭王攜棄郢都逃往鄖。鬬辛的弟弟鬬懷想殺他為父報仇,鬬辛先是對他進行勸阻,隨後又和另一個弟弟鬬巢帶領昭王逃往隨國[28]後來申包胥求得秦國援軍,又加之吳國的內部原因,終令吳軍撤軍。楚昭王返回郢都後,鬬辛兄弟三人都得到了賞賜。[29]

衍生的氏编辑

在若敖族的后代中随着时间的发展,又衍生出不少新的氏。秦汉之时,当时还存在的氏又演变成了现代的姓氏。

鬬氏编辑

  • 鬬耆氏,鬬伯比之孙鬬耆在晋为官,有後代以鬬耆为氏。[30]
  • 鬬文氏,鬬伯比之孙鬬文在晋为官,有後代以鬬文为氏。[31]
  • 伯比氏,鬬伯比有后代以伯比为氏,楚怀王时有伯比仲华。[32]
  • 班氏,鬬伯比之子鬬穀於菟出生之時曾被老虎餵養,楚人謂虎「班」。鬬穀於菟的後代有人以此為氏。[33]
  • 令氏,鬬穀於菟曾任令尹,有後代以此為氏。[34]
  • 箴氏,子文之子克黃曾任箴尹,有後代以此為氏。[35]
  • 箴尹氏,子文之子克黃曾任箴尹,有後代以此為氏,[36]
  • 韋龜氏,克黃之孫鬬韋龜有後代以此為氏。[37]
  • 蔓氏,鬬韋龜之子鬬成然的封地在蔓,有後代以此為氏。[38]
  • 越椒氏,子良之子鬬越椒有後代以此為氏。[39]
  • 椒氏,子良之子鬬越椒有後代以此為氏。[40]
  • 苗氏,鬬越椒之子苗賁皇的封地在苗,有後代以此為氏。[41]
  • 權氏,若敖之子鬬緡在楚武王時為尹權,有後代以此為氏。[42]
  • 鬬彊氏,若敖之子鬬彊有後代以此為氏。[43]
  • 鬬班氏,鬬彊之子鬬班有後代以此為氏。[44]
  • 季融氏,鬬廉之子季融有後代以此為氏。[45]

成氏编辑

大心氏,成得臣之子成大心有後代以此為氏,楚懷王時有黃邑大夫名為大心子。[46]

後代编辑

若敖族世系编辑

 
 
 
 
 
 
 
 
 
 
 
 
若敖
 
 
 
 
 
 
 
 
 
 
 
 
 
 
 
 
 
 
 
 
 
 
 
 
 
 
 
 
 
 
 
 
 
 
 
 
 
 
 
 
 
 
 
 
 
 
 
 
 
鬬伯比
 
鬬廉
 
鬬彊
 
 
 
 
 
 
 
 
 
 
 
 
 
 
 
 
 
 
 
 
 
 
 
 
 
 
 
 
 
 
 
 
 
 
 
 
 
鬬穀於菟
子文
 
鬬子良
 
 
 
 
 
鬬班
 
成得臣
子玉
 
 
 
 
 
 
 
 
 
 
 
 
 
 
 
 
 
 
 
 
 
 
 
 
 
 
 
 
 
 
 
 
 
 
 
 
 
 
 
 
鬬般
子扬
 
鬬椒
子越
 
 
 
 
 
鬬宜申
子西
 
成大心
 
 
成嘉
子孔
 
 
 
 
 
 
 
 
 
 
 
 
 
 
 
 
 
鬬克黃
 
苗贲皇
 
 
 
 
 
 
 
 
 
 
 
鬬棄疾
 
 
 
 
 
 
 
 
 
 
 
鬬韋龜
 
 
 
 
 
 
 
 
 
 
 
鬬成然
子旗
 
 
 
 
 
 
 
 
 
 
 
 
 
 
 
 
 
 
 
 
 
 
 
 
鬬辛
 
鬬懷
 
鬬巢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编辑

  • 《楚国历史文化辞典》石泉主编;何浩、陈伟副主编 ISBN 7-307-02066-1
  • 《楚国史》魏昌著
  • 《左传》
  • 《世本八种》
  • 《楚史稿》李玉潔著
  • ^ 董珊:出土文獻所見“以謚爲族”的楚王族——附說《左傳》“諸侯以字爲謚因以爲族”的讀法
  • ^ 《中国传统“族群观”与先秦文献“族字使用浅析”》
  • 脚注编辑

    1. ^ 《左传·宣公四年》:子文曰:……弗杀,必灭若敖氏矣。
    2. ^ 《春秋左传正义》:子越又恶之,恶贾。杜预注:乃以若敖氏之族,圄伯嬴于轑阳而杀之
    3. ^ 田成方《东周时期楚国宗族研究》武汉大学 2011年博士论文
    4. ^ 來國龍. 清華簡《楚居》所見楚國的公族與世系——兼論《楚居》文本的性質. 简帛网. 2011-12-03 20:05:36. 
    5. ^ 《左传·襄公十三年》:初,若敖娶于䢵,生鬬伯比。 对此处的若敖,有二种解释。一是认为这里的若敖就是楚君楚仪;第二种意见则认为此处的若敖为楚仪的后代。
    6. ^ 《左传·庄公三十年》:“楚公子元归自伐郑,而处王宫。鬬射师谏,则执而梏之。秋,申公鬬班杀子元,鬬穀於菟为令尹”
    7. ^ 《左傳·莊公三十年》:鬬穀於菟為令尹,自毀其家以紓楚國之難。
    8. ^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秋,楚成得臣帥師伐陳,讨其贰于宋也。遂取焦、夷,城顿而还。子文以为之功,使为令尹。
    9. ^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叔伯曰:“子若國何?”
    10. ^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對曰:“吾以靖國也。夫有大功而無貴仕,其人能靖者與有幾?”
    11. ^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晋车七百乘,革显、革引、鞅、革半。晋侯登有莘之虚以观师,曰:“少长有礼,其可用也。”遂伐其木以益其兵。鲁巳,晋师陈于莘北,胥臣以下军之佐当陈、蔡。子玉以若敖六卒将中军,曰:“今日必无晋矣。”
    12. ^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既败,王使谓之曰:“大夫若入,其若申、息之老何?”子西、孙伯曰:“得臣将死,二臣止之曰:‘君其将以为戮。’”及连谷而死。晋侯闻之而后喜可知也,曰:“莫余毒也已!蒍吕臣实为令尹,奉己而已,不在民矣。”
    13. ^ 《左傳·文公元年》:初,楚子将以商臣为大子,访诸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未也。而又多爱,黜乃乱也。楚国之举。恒在少者。且是人也。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弗听。
    14. ^ 《左傳·僖公三十三年》:晋阳处父侵蔡,楚子上救之,与晋师夹泜而军。阳子患之,使谓子上曰:“吾闻之,文不犯顺,武不违敌。子若欲战,则吾退舍,子济而陈,迟速唯命,不然纾我。老师费财,亦无益也。”乃驾以待。子上欲涉,大孙伯曰:“不可。晋人无信,半涉而薄我,悔败何及,不如纾之。”乃退舍。阳子宣言曰:“楚师遁矣。”遂归。楚师亦归。大子商臣谮子上曰:“受晋赂而辟之,楚之耻也,罪莫大焉。”王杀子上。
    15. ^ 《左傳·文公十年》:王使适至,遂止之,使为商公。沿汉溯江,将入郢。王在渚宫,下,见之。惧而辞曰:“臣免于死,又有谗言,谓臣将逃,臣归死于司败也。”王使为工尹,又与子家谋弑穆王。穆王闻之。五月杀斗宜申及仲归。
    16. ^ 《左傳·文公十四年》:初,斗克囚于秦,秦有殽之败,而使归求成,成而不得志。公子燮求令尹而不得。故二子作乱。
    17. ^ 《左傳·文公十四年》:楚庄王立,子孔、潘崇将袭群舒,使公子燮与子仪守而伐舒蓼。二子作乱,城郢而使贼杀子孔,不克而还。八月,二子以楚子出,将如商密。庐戢梨及叔麋诱之,遂杀斗克及公子燮。
    18. ^ 《左傳·宣公四年》:及令尹子文卒,斗般为令尹,子越为司马。蒍贾为工正,谮子扬而杀之,子越为令尹,己为司马。
    19. ^ 《左传·宣公四年》:子越又恶之,乃以若敖氏之族圄伯嬴于尞阳而杀之,遂处烝野,将攻王。……秋七月戊戌,楚子与若敖氏战于皋浒。伯棼射王,汏力辀,及鼓跗,著于丁宁。又射汏辀,以贯笠穀。师惧,退。王使巡师曰:“吾先君文王克息,获三矢焉。伯棼窃其二,尽于是矣。”鼓而进之,遂灭若敖氏。
    20. ^ 《國語·楚語下》曰:“故莊王之世,滅若敖氏,唯子文之後在,至於今處鄖,為楚良臣。”
    21. ^ 《左传·宣公四年》::……其孙箴尹克黄使于齐,还,及宋,闻乱。其人曰:“不可以入矣。”箴尹曰:“弃君之命,独谁受之?君,天也,天可逃乎?”遂归,复命而自拘于司败。王思子文之治楚国也,曰:“子文无后,何以劝善?”使复其所,改命曰生。
    22. ^ 《左传·昭公十二年》:楚子谓成虎若敖之余也,遂杀之。
    23. ^ 《左傳·昭公元年》:十一月己酉,公子围至,入问王疾,缢而弑之。
    24. ^ 《左傳·襄公三十年》:楚公子围杀大司马蒍掩而取其室。
    25. ^ 《左傳·昭公十二年》:楚子谓成虎若敖之余也,遂杀之。
    26. ^ 《左傳·昭公十三年》:王夺斗韦龟中犨,又夺成然邑而使为郊尹。蔓成然故事蔡公,故薳氏之族及薳居、许围、蔡洧、蔓成然,皆王所不礼也。因群丧职之族,启越大夫常寿过作乱,围固城,克息舟,城而居之。……夏五月癸亥,王缢于芋尹申亥氏。
    27. ^ 《左傳·昭公十四年》:楚令尹子旗有德于王,不知度。与养氏比,而求无厌。王患之。九月甲午,楚子杀斗成然,而灭养氏之族。使斗辛居郧,以无忘旧勋。
    28. ^ 《左傳·定公四年》:郧公辛之弟怀将弑王,曰:“平王杀吾父,我杀其子,不亦可乎?”辛曰:“君讨臣,谁敢仇之?君命,天也,若死天命,将谁仇?《诗》曰:‘柔亦不茹,刚亦不吐,不侮矜寡,不畏强御。’唯仁者能之。违强陵弱,非勇也。乘人之约,非仁也。灭宗废祀,非孝也。动无令名,非知也。必犯是,余将杀女。鬬辛与其弟巢以王奔随。”
    29. ^ 《左傳·定公五年》:王赏鬬辛、王孙由于、王孙圉、钟建、鬬巢、申包胥、王孙贾、宋木、鬬怀
    30.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潛夫論,氏族略四引英賢傳
    31.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姓纂五十候引英賢傳
    32.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姓纂二十陌
    33.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漢書自敘,姓纂二十七刪
    34.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史記孝文本紀索隱,通鑑注漢紀七
    35.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姓纂二十一侵
    36.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校注:氏原本作姓,按姓在上氏在下之例,當做氏
    37.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姓纂八微
    38.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廣韻姓纂二十五願
    39.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潛夫論誤入吳同姓下,今校正,姓纂十月,氏族略四
    40.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姓纂四宵
    41.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廣韻四宵,通鑑注漢紀二十九
    42.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廣韻二仙,姓纂二仙,校注:原本誤作一先,據姓纂改
    43.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通志氏族略四
    44.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按姓纂五十候,鬬班氏,楚若敖子彊生班文子,因氏焉,班之諡又見於此
    45.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姓纂六止,氏族略四
    46. ^ 《世本八種·秦嘉謨輯補本》注:氏族略四引英賢傳,廣韻十四泰,懷作襄
    47. ^ 《漢書·卷一百上·敘傳第七十上》:班氏之先,與楚同姓,令尹子文之後也。子文初生,棄於瞢中,而虎乳之。楚人謂乳「穀」,謂虎「於菟」,故名穀於菟,字子文。楚人謂虎「班」,其子以為號。秦之滅楚,遷晉、代之間,因氏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