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鸡血疗法,也称之为“打鸡血治百病”,简称“打鸡血”,是中国1960年代至文化大革命初期期间,流行的一种伪科学的健身方法。该疗法就是抽出新鲜的(最好是小公鸡)的血液,注射到人的静脉中(一说肌肉注射)。据上海大夫俞昌时介绍这种方法能治多种慢性病,对高血压偏瘫不孕症牛皮癣脚气脱肛痔疮咳嗽感冒等都有治疗和预防的作用,并据他“统计”,“自己5年来亲身注射鸡血的疗效至少有24种,胆石症、丝虫病、脚肿、心脏病老花、腹泻、睾丸硬化、冻疮、褥疮、脱皮、脱发等病痊愈,而且精神健忘乐观,视力增进,抵抗力强,面色红润,不怕冷,性欲旺,睡眠佳,大便畅,无任何病痛”。一时,各单位有病无病的人们,纷纷拎着大公鸡去医院排队打鸡血。各地流行(从大都市北京到穷乡僻壤的西双版纳)的起讫和流行的具体时间、长度略有不同。方法是抽取小公鸡(傳聞4斤以上重的纯种白色“来亨鸡”最好)的鸡血几十到100毫升,注射进人体,每周一次。

目录

成效编辑

鸡血注射在皮下肌肉(而非静脉注射)里,液体蛋白进入人体所引起的免疫反应。一些人有进补后的感觉,浑身燥热,脸色红润。在医学、医药条件相对低下的当时,可能具有某种类似替代性作用。但它的疗效和适用范围,显然被极端夸大了(一种夸张说法称它对半身不遂、脑中风、妇科病、阴道搔痒、不孕症、牛皮癣、脚气、脱肛、痔疮、咳嗽、感冒等都有治疗和预防的作用)。而且由于鸡感染的疾病较多,鸡血的质量情况也不明确,带来副作用的可能性不易控制(也有人注射后病亡的案例)。鸡血疗法本身的科学性没有得到理论和临床的证实,使用它的除了个别正规医院外,多是城市的街道诊所、县乡医院。高潮时候还需要排队注射。

历史编辑

鸡血疗法的发明人俞昌时,1903年生于安徽南陵谢家坝村(现属许镇镇林塘村)人。他虽然出身在大地主家庭,19岁在上海医科大学读书时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转为中共党员。“五卅运动”期间,活跃在上海总工会。[1]1926年11月25日,回南陵创立中共南陵特支并担任书记,[2]在南(陵)芜(湖)一带领导农民运动。1927年2月10日,中国国民党南陵县党部成立,俞昌时任常务委员。[2]后在武汉被捕失去组织关系。

1959年6月,在上海永安棉纺三厂任医生的俞昌时在职工中试验肌肉注射1毫升左右鸡血。据静安区卫生局调查证实,俞用“鸡血疗法”治过203例,“由病人口述所得的资料分析:对月经过多、胃溃疡、偏头痛等主觉症状有改善者达65%”,但同时也指出,“其中有36%发生高热、寻麻疹、淋巴结肿大等反应”。俞昌时自行印制于1964年8月的《鸡血疗法》一书中,辑录了一百多个病例。[3]1964年12月12日,俞昌时给卫生部中国科学院写信申诉。[3]在俞的申诉信中写道:“鸡血疗法”当时也得到了“医务界许多正直而前进的人士”一致“公认”;尤其在中医界,一些有名望的中医,认为它是祖国医学的固有遗产,应发扬光大,作为创造我国新医药学派的重要项目之一。俞昌时并不满足于肌肉注射鸡血,而是“现已成功地发展到对人作静脉注射”,虽然尚在缜密试用中,“但望其前途,将是对人类更大贡献的发展方向”。

1965年6月12日,上海市卫生局召开了专家座谈会,坚持认为:鲜鸡血是有异性蛋白过敏性血清反应存在,不安全,“目前虽未发生死亡事故,但如继续应用下去,意外事故势所难免,特别鲜鸡血治疗对象均为慢性病,该病本身无多大危险性,而治疗却冒着危险更值得考虑。”半月后,上海市卫生局写了《关于鸡血疗法的情况和处理意见的报告》呈送卫生部,称将限令俞立即停止私自给病人注射鲜鸡血试验的行为。1965年7月23日,卫生部下发了《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同意上海市卫生局调查报告的看法和处理意见,通知强调,“今后,应禁止医务人员用鲜鸡血给病人治病,以免发生过敏危险。群众要求医务人员用鲜鸡血给予治疗者,应加以劝阻。对于群众中流行的各种传说,应进行必要的澄清和解释。”[3]

 
卫生部《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

鸡血疗法一时间竟造成了小公鸡因紧俏而涨价,在低工资、高就业、物价稳定的当时,成为极罕见的现象。据称,被抽过血的公鸡瘦骨嶙峋,烹饪、食用时没有香味。

文化大革命其間,大量的非正常死亡、流血,使人们意识到生命的脆弱、易逝,因此特别重视肉体生命的保全。只是借助于西洋注射器械,又有了些“洋为中用”的科学色彩、现代意味,似乎愈发增加了可信度;在从众心理的驱使下,一哄而起、应和者特别地多。1980年代,相声演员姜昆曾创作《红茶菌和打鸡血》对其进行讽刺。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